第一卷 在澹州 第三十八章 離開澹州

藤子京萬萬沒有想到,這次伯爵交待的任務,居然完成的如此順利——他本來以為,范閑大少爺既然沒有拿得出手的身份,那麼一定會非常抵觸去京都觸二太太的黴頭,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拖在澹州——沒想到這位大少爺竟似毫不在意地同意了伯爵的要求。

他大清早就知道了老夫人留在澹州的決定,但也不以為意。只要那位沒名份的大少爺跟著自己一干人回京就成,至于老太太,既然喜歡海邊,就在這兒養老吧,反正伯爵也沒有要求整個別府非要這次一起搬回京去。

黑色的三駕馬車停在別府的正門口,禦者的座位是藍色的布墊,藍黑相加,看著比較漂亮。門口已經圍滿了澹州城的居民,大家看見這種搬家的陣勢,早就圍了過來,四相打聽才知道范家大少爺今天要回京都了。

雖然澹州港的居民們擁有人類所有應有的缺點,比如好妒,比如嘴尖,但是這十幾年來,時常看見那個不像少爺的范小少爺在街上逛著,在屋頂上喊著,總是會生出一些感情來。此時聽說他要走了,要去京都那種繁華地,料到多半是再沒有回來的一天,自然還是有些唏噓。

一大群人在伯爵別府門口,等著范閑最後一次踏出這個家門。

但等了半天,還是沒有看到那張漂亮而且永遠帶著溫柔笑容的臉。

……

……

後院里忙成一團,范閑微笑著倚在柱子上,看著幾個丫環忙來忙去。一個丫頭喊著:“牙刷,牙刷忘記帶了。”這聲喊又讓丫環們找了半天。

他來到這個世界之後,沒有什麼大發明,只是將牙刷整的舒服了一些,將時人喜歡用的馬尾牙刷變成了豬毛,同時把枕頭整的軟和了一些,用棉花代替了硬梆梆的枕頭,另外還做了個淋浴用的噴頭,懸在臥室的後面。

還有很多很多,只是目前看來,能夠帶到京都去的,只能是其中很少的一部分。

不知道過了多久,當幾個大包將最後面那輛馬車塞的實實在在之後,范閑終于扶著老夫人,滿臉微笑,緩步從別府里走了出來。

與四周鄉親父老拱手後,范閑並不意外的在人群之中看見眼睛微紅的思思,想來昨天夜里哭過了。

范閑今天破例穿了件長衫,掀起前襟,拜倒在地,向老夫人叩了個頭。

站起來後,他又用完全不合當世禮法的方式,將老太太狠狠地抱在懷里,用力地在奶奶滿是皺紋的額頭上親了一大口,然後輕聲說道:“奶奶,想法子給思思找個好婆家,至少要像冬兒那樣。”

全府下人們就當沒有看見少爺胡鬧的模樣。

老夫人也是被搞的大驚,斷沒有想到一向沉穩懂事的孫兒居然也有如此胡鬧的一面,敲了一下他的額頭,罵道:“胡鬧什麼,這些事情我自然會處理。”

目光從眼前這些熟悉的臉上掃過,范閑微微一笑,拱手向四處行了一禮:“這些年來辛苦大家了。”

下人丫環們哪敢受禮,趕緊避讓。

老夫人忽然微笑說道:“走吧,不要讓你父親在京都著急,至于思思……將來你如果在京中過的舒服,我讓她過來跟你。”

范閑一怔,來不及分說什麼,就已經糊里糊塗的上了車。隨著車輪滾滾作響,馬車緩緩行出了澹州城。

天光明媚,藍天之上,白云如絲,分外美麗。

馬車行過關了門的雜貨店,遠遠經過豆腐攤,范閑掀開車簾,看著豆腐攤上的那位少婦和她身邊已經能夠到處亂跑的小丫頭,唇角浮出一絲微笑,坐回座位。

座位下是個古舊的黑色皮箱。

——————————————————————————

澹州城生意最差的那間雜貨鋪終于倒閉了,城里的居民們隨口說了幾句,估計那位瞎子老板恐怕將來會孤老潦倒,同情了幾句,又開始把話題轉移到剛剛離開這座小城不久的范大少爺身上,人們紛紛猜測著,伯爵大人讓自己的私生子進京,准備給他安排個什麼樣的職司。

此時范閑正躺在寬敞的馬車上,這輛馬車在隊伍的中間,上面鋪滿了他自己准備的被褥,十分軟和,感受不到太多的顛波。他自然也會猜想父親讓自己進京的真正原因,所以請這一行護衛的頭領藤子京進來一敘。

藤子京沉著臉坐在車廂的另一邊,一雙腳不知道該放在哪里,生怕弄髒了腳邊的那床雪白被褥,心里實在是很有些不舒服,看來這主兒也是個敗家子,比京都里的小少爺好不到哪兒去。

范閑很舒服地伸了個懶腰,眯著眼睛,望著這位明顯實力不俗的中年人,問道:“藤大,這都已經離澹州很遠了,能不能告訴我,父親這次讓我入京,到底是因為什麼?”

藤子京有些猶豫,似乎有些話不好說出口。

范閑微笑著,眼睛里清亮無比,望著他的雙眼,柔聲道:“您也知道我的出身,所以難免會有些擔心。”

藤子京擠出一絲笑容,恭謹回答道:“少爺多想了,老爺這次接少爺進京,那自然是要為少爺打點前程做准備。”

范閑揮了揮手,搖頭道:“車里就我們兩個人,何必掩飾什麼。”他忽然笑了起來:“如果你不肯說的話,說不定我呆會兒就跳車跑了。”

藤子京笑了起來:“少爺喜歡說笑。”

話還沒有說完,范閑已經冷冷截道:“有時候我不喜歡說笑話。”

藤子京心里咯噔一聲,心道難道這位說的是正經話?如果你真不想進京,這是大家都能猜到的事情,那為什麼在澹州城的時候,卻沒有在老太太面前提出反對意見?他看著面前這個面相柔美的少年,越發覺得對方其實並不簡單。

范閑自然不會真的跑,雖然他也知道進京估計沒太多好事兒,但這些年的富貴閑人生活,早就讓他沒了闖江湖的勇氣,要住荒山破廟吃苦,這不符合他的性格。

他來這個世界,是來享福的。

而他又很願意去京都看一看,所以當司南伯派人來接自己的時候,他根本沒有想過要反對。但這並不代表,他會不好奇這件事情背後隱藏著的東西。

沉默了許久之後,藤子京終于有些忍受不住車廂里冰一般的平靜,開口說道:“少爺,這次之所以要急著接您回京都,其實是老爺給你准備了一門親事。”

范閑看著他,半天之後才開口說道:“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