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在澹州 第十八章 臉面問題



周管家今天不知道為什麼顯得有些囂張,皮笑肉不笑地說道:“少……爺,這府里的事情,老夫人說我還是管得的。”

少爺這個稱呼被周管家刻意地拉長了,里面那種不尊敬的意味表現的一展無遺。

范閑微笑看著對方眼里的那一絲鄙夷,雖然自己從來沒有因為自己私生子的身份而自憐自艾過,但難得碰見這種看孽種的眼神,不免有些略感不爽。

見到事情不妙,有個聰明的丫頭偷偷溜走去找老夫人。而其他的丫環下人,則是緊張地注視著場內。雖然明義上是兩房,但大家都知道,范閑少爺的身份其實不怎麼光彩,而且澹州港別府的一應用度,全部是從京都拔出來的,出自那位二太太的手。

也正是因為這樣,二太太的心腹周管家,才敢于對這位少爺如此不敬。畢竟在大家的心目中,將來繼承司南伯龐大家產的,只可能是京都里的那位小少爺,而不是面前這個笑容可愛的十二歲少年。

下人們雖然一向尊敬疼愛范閑,但是在這樣站陣營的時刻,並沒有人敢冒著得罪二太太的危險,站到范閑的那一邊。

只有貼身丫環思思緊緊地握著范閑的手。范閑很清楚這些下人們的考慮,誰想生活的好點都不容易,所以也不會覺得悲哀或是心寒,只是偏著頭,很好奇地看著面前這位面色不佳的周管家,心想一直安份的他,為什麼終于還是忍不住了呢?

周管家是京都司南伯爵府的二管家,因為在京都里犯了一些小錯,所以被趕到遙遠而偏僻的儋州港來了。但是這位周管家並沒有覺得自己的人生從此就遠離了京都的繁華,也不因此而感到悲哀。

司南伯爵的正妻已經死了很多年,二太太七年前又生了一個兒子,水漲船高,加上二太太娘家很有些背景,所以眼看著就要登上正位。在這樣一個關鍵的時候,身為二太太心腹的周管家來到儋州,自然沒懷什麼好意。

為了完成任務,所以他很小心地管理著伯爵別府,對老夫人特別的尊重,對下人也是和顏悅色,而且很少插手別人的職司,只是每次看見那個害自己被變相流放的小賤種時,總會忍不住流露出來真實的想法。

但不知道為什麼,他有些害怕那個只有十來歲的男孩。

因為不論他走到哪里,似乎都能看到那個男孩微微笑著的臉,還有那雙清澈透明的雙眼。那張臉很乾淨漂亮,但如果從一醒來後,就時時刻刻發現這張臉陪伴在你身旁,那種感覺就很怪異了。

當周管家滿臉和藹地與下人們打著招呼時,小范閑那張漂亮臉蛋隱在花叢之中,癡癡地望著他;當周管家皺著眉頭認真察看帳目的時候,小范閑那張乾淨的臉蛋擱在帳房的窗台上,天真地望著他;當周管家恭敬無比地向老夫人彙報時,小范閑那張可愛的臉蛋輕輕依在老夫人的身邊,充滿無數好奇地望著他。

就這樣過了幾個月,周管家覺得自己要瘋了,不管睜眼閉眼都能看到那張乾淨可愛無害的小臉蛋,就像是一個飄浮在幽幽白霧中的鬼臉,如果不是鬼的臉,怎麼可能那麼漂亮,而且那麼專注地看著自己。

他已經快要承受不住這種精神上的壓力,甚至開始疑神疑鬼,是不是那個小男孩兒知道自己是來對付他的?但周管家馬上想到,這個孽種才這麼大點兒,怎麼可能知道成人世界里的那些陰險,可是……為什麼他總看著我?為什麼?就像現在這種情況一樣,明明自己的話應該會讓這小賤種覺得屈辱,為什麼他還能笑得出來?

周管家冷笑著,心想澹州的事情馬上就要結束了,我何必還要受這個小賤種的氣。

……

……

范閑並不知道自己對管家肆無忌憚的觀察,會給對方帶來這麼大的精神壓力,當然就算他知道了,也不會有更多的歉意。他只是好奇京都的的那位姨娘,會用什麼樣的手段來對付自己。

但看見周管家借著教訓自己的大丫環來拂自己的臉面,范閑的情緒就已經開始陰郁了起來,聽到那句不陰不陽的少爺二字後,臉上的笑容開始緩緩斂去。

“聽說少爺前些年將個大丫環趕出府去,也太胡鬧了。”周管家像是沒有看見少年的臉色變得不好起來,仍然繼續說話,面上帶著一絲不屑,“今後這些府里的人事,少爺年紀還小,就少操些心。”

范閑笑了笑:“你這是警告我安分些?”

周管家口稱不敢,卻語帶驕縱:“哪敢?只是臨來前,二太太交待過,少爺年紀小,要小的多照看一下。”

“難道你就不怕我端出少爺的架子扇你大嘴巴?”范閑好奇問道。

周管家呵呵笑了起來,摸了摸下巴底下並不多的胡須,說道:“雖然少爺……這個自幼喪母,少人管教,但大家都知道,但畢竟也是自幼飽讀詩書,怎麼會如此苛待下人。”

他看著面前這個十來歲的漂亮少年,內心暗自好笑,就這樣一個小孩子,居然還想在我面前擺主人的譜。

“噢。”這時候范閑似乎才想起來自己私生子的身份,醒過神來,轉身離開。

丫環們雖然暗底里為少爺打抱不平,但看著沒有起沖突,也是為范閑感到松了一口氣。思思握著范閑的手,眼眶里都開始濕了,心想少爺真是可憐,又怕他生氣,偷偷用余光看去,發現范閑眼里滿是甯靜,這才放下心來。

范閑牽著思思的手進了屋,搬了兩個板凳放在門口,讓思思坐在一個板凳上,搬著另一個板凳來到花園里。

下人丫環們還沒有散去,周管家還在回味剛才的英武。

范閑將板凳放在周管家的身前,旁邊的人覺得很奇怪,周管家也不解其意,正准備發問的時候,小范閑已經踩著凳子站了上去。

這時候范閑才十二歲,身高並不高,加上一個凳子,才將將和周管家一般高。

眾人迷惑不解,不知道他站到凳子上去做什麼,就在這個時候,只見范閑抬起右手湊到嘴邊呵了兩口熱氣,然後高高的抬了起來。

“你要做什麼?”這句話還停留在周管家的嘴里,沒有來得及和唾沫星子一起噴出。

范閑的小手已經向後一掄,往前狠狠扇了下去!

啪!的一聲脆響,周管家被這一記耳光扇倒在地,臉上出現一個紅通通的巴掌印,嘴角滲出一絲鮮血,他整個人都被打蒙了,他絕對想不到這個小孩兒居然力氣居然這麼大,而且……這小孩兒居然……真的敢打自己!

小范閑從凳子上跳了下來,揉揉手腕,從旁邊一個小丫環手里拿過一方手帕擦了擦手,望著在地上捂臉呻吟的周管家,輕聲說道:“飽讀詩書也是會打人的。我雖然不虐待下人,但很樂意讓你知道什麼叫紈绔子弟的做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