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在澹州 第十六章 我把菜刀獻給你



但信里的字里行間,總是會透出些不怎麼符合范若若年齡的憂愁來。想來應該是京都府中,大夫人死後,那位生了位公子的姨娘越來越囂張了,小女孩孤身一人在京都,司南伯又忙于公務,她的日子或許有些小問題。

揀起筆,蘸了些墨水,范閑略思考了一下,開始回信。在信中他寫的很隱諱,讓妹妹首先多爭取一些與司南伯爵相處的時間,在父親面前表現的柔弱可愛些,絕不埋怨,但要偶露幽怨。

第二步,則是要在那位姨娘和驕蠻的某位弟弟面前表現的厲害些,所謂人善被人欺,要想不被人欺負,就至少要表現出來自己有反抗的意願。

第三步,對家里的下人好一點,尤其是對于司南伯爵的幕僚,要采取那種純淨無辜眼,看著大叔展示無聊仰慕的手段。

然後,盡可能地小小觸犯一下京都府中目前的女主人,受些小苦,然後想辦法讓男主人知道這件事情——任何一個男人都會有一種莫名其妙的保護欲,更何況是對自己的女兒,相信在周遭的影響下,司南伯爵一定會記起來自己死去的正妻還給自己留下了一個女兒。

但是這種家庭手腕也需要掌握度,范閑隨意暗點了兩句,心想如果若若足夠聰明,應該明白自己的意思,只是不知道這種自己學自前世言情小說的招術會不會有用處。

他忐忑不安地等著回信,生怕自己瞎出主意會給那個十一歲的小女孩帶去什麼麻煩。

過了兩個月,范若若的回信來了,不知道是這些招數起了作用,還是京都府里根本就沒有所謂後媽虐女事件,總之范閑能很明顯地看出來,妹妹最近很高興。

只是在信中,范若若有些不解地問,為什麼要對家里的下人好些。范閑這才醒悟過來,在這樣一個階層森嚴的社會里,並不是所有人都像自己一樣看待人與人之間的關系。于是他又去了一封信,講了幾個小故事來表明:尊重這個事情,不止對別人有好處,對自己也是有益處的。

本來范閑想憑自己的記憶抄幾個十日談的故事夾在寄給京都的信中,因為記得前世看教科書時,權威的評論家總是稱贊薄伽丘在書中歌頌愛情,倡導社會平等和男女平等,但稍一回神,范閑卻是後怕不已,想起來十日談里面的黃色段子可真是不少。

這是范閑生活當中的一個小插曲,卻讓他找到了某種精神上的寄托,似乎京都那個小女孩過的好不好,也成為了他生活幸福指數的一個指標。

遠在京都的范若若雖然年幼,但也能從這些信里感覺到遠在澹州的那位哥哥,似乎和一般的小孩子不一樣。心理年齡相差極大的這一對兄妹就這樣書信來往,很明顯,范若若也受了范閑的不少感染,信上言語談吐,要比一般的小女孩成熟許多,看待世界也開始有了一些很細微的改變。

春有風箏,夏有魚,秋有青鳥,冬有雁,書信一來一往間,日子就這樣過去了。

————————————————————————

范閑每次給范若若寫信的時候,都會不停的苦笑搖頭,他的手臂在這幾年的時間里基本上就沒有好過,不是腫就是痛,像針刺一樣。有時候右手根本就抬不起來,只好用左手寫,以致于身在京都的范若若收到信後,會很驚歎于哥哥的小心謹慎,居然隔一封信就會換一種筆跡。

這一切都源于六年前的那個晚上。

費老離開後,小范閑很寂寞,在某天晚上邁著小腿偷偷鑽出狗洞,來到了那間古怪的、經常關門歇業的雜貨店外,熟門熟路地找到後門,從石階角下厚厚的草葉里取出鑰匙,開門進去。

雜貨店里本來是一片漆黑,直到范閑來到後門前,里面才有一盞微弱的油燈被點亮。小范閑抽了抽鼻子,很輕易地發現了五竹為他准備的黃酒,甜甜地笑了笑,自己動手拿碗盛酒喝了起來。

五竹不喝酒,范閑甚至都沒有看見他吃飯,所以早就習慣了。自顧自的豪飲,只是這個場景看起來不免有些荒誕,一個六歲的小男孩兒居然像世間的豪邁游俠一樣灌著酒,不管是誰看到了都會覺得是自己眼花。

但五竹卻偏偏任由范閑喝,從來沒有管他的意思,甚至還很自覺地開始准備幾個小涼菜,讓這個小爺下酒。

雖然喝的是黃酒,但喝多了仍然會有些暈,范閑眯著可愛的小醉眼,看著那個臉上一直沒有表情,似乎永遠不會變老的瞎子:“叔,為什麼這麼多年,你的樣子都沒怎麼變?像是不會老似的。”

他接著自問自答道:“看來絕世強者,真的可以永駐青春……不過,你不是沒有練過內功嗎?”

“叔,在這個世界上真正厲害的人物有多少?怎麼分級別?”

“九級?怎麼又是九?”醉意十足的小家伙根本沒有注意到自己言語里的漏洞。

“你是幾級?”

“沒級?”

“那東夷城練四顧劍的白癡幾級?”

“也沒級?”

“京都那誰誰誰的師叔葉流云是幾級?”

“還是沒級?”

其實所有的話都是范閑在自問自答,最後他嘻嘻笑著說道:“那不成,我也要練成沒級。”

瞎子五竹的手正緩緩而又堅定地切著蘿蔔絲兒,他下刀很快,但刀刃卻是剛一觸木板便會收回,精確到一種十分恐怖的地步,而切出來的蘿蔔絲都像是用工具量過的一樣粗細,不差分毫,晶瑩一片碼在案板之上,十分美麗。

五竹抬起頭來,略略遲疑了一下,走到范閑的身邊,將手中的菜刀塞進他的手里。

(伸手發誓,本書絕對不是穿對穿或者雙穿。另:封面每日一更,更完之後,就會固定下來,以起點更新封面最快之人的名義,笑臉伸手要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