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龍神的故事(上)
12:05加精大會照常召開,歡迎朋友們都來參加。

------------------------------------------------------------------------

希拉德眼中流露出一絲驚訝,“好,你可以算是個人才。冰火同源魔法與我們的召喚術同樣是神秘而擁有悠久的曆史。但是,我之所以不殺你並不是因為這個,而是因為你先前奮不顧身,以自己為代價讓我女兒逃走。你認識貓貓有多長時間了?”

念冰苦笑道:“大概有兩個多時辰了吧,我們是中午前剛剛認識的。您可以放心,我只是把她當成妹妹看待而已。”

希拉德驚訝的道:“才兩個時辰麼?這麼短的時間就能讓貓貓信任你,看來,你確實有過人之處。那貓貓所說的鳳女呢?和你是什麼關系?”

念冰眼前閃過鳳女那絕美的容顏,淡然道:“算是朋友吧。貓貓剛才說過鳳凰之女四字,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希拉德眼中光芒連閃,道:“這個你現在還不需要知道,如果鳳女想告訴你,她自然會說的。這里灰塵太大,我們到那邊坐會兒。”說著,他指了指先前貓貓逃走的方向。

念冰暗暗松了口氣,面前這神秘的召喚師確實給他帶來了極大的壓力,在他心中,貓貓已經成為了麻煩的代名詞,自從遇到她以後,自己的麻煩就沒有停止過,現在,他最希望的就是希拉德趕快把貓貓帶走。

“迷茫的孩子,醒來吧。”充滿磁性的聲音再次響起,精神的波動是奇妙的,那是一種特殊的波段,似乎只有貓貓才能感受的到。她全身一震,從茫然中清醒過來,楞了一瞬間後,立刻將目光鎖定在念冰身上,“念冰哥哥,你沒事吧。”三步兩步跑到念冰身前,上下看著他,眼中充滿了關切,剛認識時的頑皮不見了,這一刻,貓貓似乎長大了許多。

念冰下意識的拍了拍貓貓的頭,微笑道:“放心吧,我沒事。剛才前輩只是和我開個玩笑而已。”

貓貓疑惑的看向自己的父親,希拉德冷哼一聲,道:“看樣子,爸爸在你心中還沒有一個外人重要,等回去我再和你算帳。”

貓貓眨了眨眼睛,嘻嘻笑道:“爸爸才不會呢,爸爸最疼貓貓了,我已經知道錯了。要不,你讓媽媽懲罰我好不好。”

希拉德失笑道:“她?要不是她把你寵成這樣,你也不至于調皮的敢離家出走。”三人走到一旁,找了個乾淨的地方坐了下來,念冰特意將先前用布裹著的麝香揀了回來。

貓貓嘻嘻笑著跑到一旁,一會兒的工夫,就提著先前烤好的獐子跑了回來,“還熱著呢,爸爸,念冰哥哥,咱們一起吃吧。”

念冰將香獐接了過來,手腕一振,傲天刀出現,他從旁邊找了幾片乾淨的樹葉鋪在地上,手中青光連閃,一塊塊連皮帶肉的香獐整齊的出現在樹葉上,“前輩,貓貓,這里比較偏遠,你們湊合著吃吧。”

貓貓此時見父親似乎對念冰已經沒有什麼敵意了,頓時寬心大放,也不顧香獐上的油,用手捏起一塊就往嘴里送。

希拉德看向念冰,問道:“你的冰火同源是跟誰學的,魔法界我也算比較熟悉,但卻從來沒聽說過誰會這種傳說中的魔法。你的魔法力似乎只有大魔法師的境界,但憑借冰火同源,卻可以發揮出接近魔導士威力的魔法。剛才如果不是遇到了金背地龍這種稀有品種,一般魔獸絕對傷不了你們。”

念冰淡然一笑,道:“如果我跟您說,我的冰火同源魔法是自己摸索著修煉出來的,不知道您相不相信?”

希拉德眉頭微皺,但他很快就點了點頭,道:“我信。當初,我們白人的祖先,偉大的聖召喚師也是憑借自己的才智擁有了強大的實力,開創了召喚術這門高深的魔法,以及輔助的精神魔法。冰火同源魔法以前必然是存在的,否則不可能像召喚術一樣有傳說。你能摸到冰火同源的門徑,證明機緣已在。這也是我為什麼不殺你的一個重要原因。”

念冰苦笑道:“但這修煉卻並不容易,根本沒有人修煉過的魔法,只能靠我自己一點點摸索著,還要時刻警惕冰與火兩種極端魔法元素隨時有爆發的可能。到現在我自己都沒弄清楚,修煉的到底算不算是冰火同源魔法。”

希拉德想了想,道:“應該還不完全是。其實,在你烤肉的時候我就已經到了,只是那時看到你同時使用冰、火兩種魔法進行烹制香獐,所以才沒有出現。後來在你對抗金背地龍的時候,我發現你的冰火同源雖然可以利用兩種相克魔法在一定程度上爆發出更強的魔法攻擊力,但是,卻並不是真正的冰火同源。因為,在魔法元素爆發的時候,你還不能將冰與火的特性完全保留下來。否則,就算是金背地龍防禦力超強,也絕不可能完全抵擋住冰火同源魔法的攻擊,先寒再熱或者先熱再寒,是破除任何防禦的最佳辦法,一漲一縮下,只要威力夠,再強的防禦也有攻破的機會。小子,你要走的路還很長,就像我的先祖那樣,沒有人可以真正的幫到你,一切都只能依靠你自己的努力。”

“爸爸,你不吃一塊兒麼?真的好香好香啊!回去以後你也做給我吃好不好,有好吃的東西,我保證不再偷跑了。”一邊說著,她將一塊香獐肉遞給了希拉德。

希拉德隨手接過女兒遞來的獐子肉送入口中,只咀嚼了一下,臉上驚容頓現,此時念冰正在思考著他所說的話,希拉德可以說是一語驚醒夢中人,正如他所說的那樣,如果自己能夠在通過冰火同源來增加魔法攻擊力的同時,讓這兩種截然相反的魔法元素各自發揮出自身的特性,那樣,就不只是爆發性的增強攻擊那麼簡單了,冰與火的屬性也將完全展現出來。

一個火紅色的身影偷偷摸摸的朝三人這邊接近著,貓貓眼神一動,頓時發現了它的存在,沒好氣的道:“你給我過來,那那。剛才你死到哪里去了。哼,一聞到肉味就跑回來了,你這只死狐狸,看我回去怎麼收拾你。”最後一句,完全是學著剛才她爸爸說她時的口氣。

狐狸那那低著頭走到貓貓身旁,口涎順著嘴角流淌而出,一臉饞相哀求般的看著貓貓。

希拉德看了狐狸一眼,道:“貓貓,你就給他點吃吧,它現在還沒有進化,自身不具備攻擊的能力,你也用不著怪它。”聽了希拉德的話,小狐狸竟然連連點頭,一臉獻媚的樣子。

貓貓哼了一聲,道:“你這個小牆頭草,平時我都白疼你了,就懲罰你一個月內不許吃淡淡的奶。”一邊說著,將一塊念冰切好的肉扔給了狐狸那那。那那此時已經顧不上有什麼懲罰了,兩只前爪捧著獐肉就狂吃起來。此時,獐子在自由之風的輕吟傲天刀作用下,已經只剩余骨架了。念冰將骨架也扔到狐狸身旁,自己也拿起一塊肉吃了起來。

希拉德道:“念冰,你的刀法非常純熟,難道你還兼修武技不成?”

念冰楞了一下,微笑道:“沒有。單是修煉魔法我要走的路還很長,怎麼可能再兼修武技呢?如果那樣,恐怕我一生也無法窺到任何一種能力的顛峰了。”

希拉德贊許的點了點頭,道:“不錯,正是如此,冰火同源就已經需要耗費你絕大部分精力來研究了。千萬不要因為自己聰明而學的太雜,那樣對你一點好處都沒有。你現在這柄刀應該是風系頂級的魔法物品,還有剛才那柄火焰刀,你怎麼會用它們來切肉呢?”

念冰微微一笑,道:“因為它們不但是我的魔法杖,同時也是我的菜刀啊!我真正的職業是一名廚師。”此時,不知道為什麼,念冰對希拉德已經多出了幾分好感,雖然希拉德一直冷著臉,但他毫不做作的語氣與神情令念冰想起了自己執著的父親。

“什麼?廚師?一名大魔法師卻做廚師麼?”希拉德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念冰。

念冰微微一笑,道:“事實如此。我的廚藝可要比魔法強的多了。”

希拉德又拿起一塊獐子肉,並沒有再多問,只是贊同的點了點頭,道:“確實,你做的食物味道真是不錯。”

正在這時,一股強烈的金色光芒突然引起了念冰三人的注意,金光發出的方向,正是先前那只已經被希拉德用精神魔法禁錮的金背地龍。

希拉德臉色微微一變,似乎在思索著什麼,很快,他眼中就流露出了一絲喜色,“太好了,那只金背地龍竟然變異了。你們在這里不要動,變異後的金背地龍是很可怕的,我去去就回。貓貓,你不是一直想要一直強大的寵物麼?這次有了。”一邊說著,希拉德右手一揮,一個紅色的魔法六芒星出現在他面前,紅光閃爍間,一只長約三米的青色大鳥出現在希拉德面前,他直接跨上鳥身,口中發出奇異的聲音,青色大鳥頓時帶著他的身體高飛而起,朝金光出現的方向飛去。

念冰看著希拉德根本不用咒語就用出了召喚術,心中不禁大為羨慕,如果自己也能有一只這樣的召喚獸,在大陸上行走不就方便的多了麼?

“念冰哥哥,對不起。”貓貓突然低下頭向念冰道。

念冰一楞,道:“貓貓,怎麼了?”

貓貓依舊低著頭,道:“我知道我錯了,可是,你能原諒貓貓麼?”

念冰微笑道:“傻丫頭,在我最危險的關頭你都跑回來救我,還有什麼可錯的呢?到底是什麼事啊?”

貓貓執著的道:“你先答應原諒我,我才告訴你。”

念冰哈哈笑道:“好,不論什麼事我都原諒你,現在你可以說了。”

貓貓一把抓起依舊在地上吃著獐子肉的狐狸那那,道:“先前那只金背地龍恐怕是那那的尿味引來的。”

念冰莞爾一笑,道:“看來你這只寶貝狐狸的威力還真不小啊!不過,這一點我早已經猜到了。那只金背地龍應該是先被尿的味道引來,然後又聞到了獐子散發的香味才會注意到我們的,這根本沒什麼,我怎麼會生你氣呢?”

貓貓抬頭偷看念冰一眼,低聲道:“還有一點,其實,地龍是非常貪吃的,雖然它很凶殘,但如果當時我們把獐子,它根本不會注意到我們。我是想看看哥哥的魔法有多厲害,才騙你說它一定會攻擊我們的。可是,可是我也沒想到它竟然會是一只金背地龍。”話一出口,貓貓的頭垂的更低了,就像等待審判的小女孩兒似的,看上去分外惹人憐惜。

念冰有些苦澀的看著貓貓,他現在才明白,原來自己拼死拼活只是因為貓貓的一句謊話,但是,現在他還能怪貓貓什麼呢?輕歎一聲,摸摸貓貓柔軟的黑發,道:“算了,不過以後千萬不要再開這種玩笑,那是致命的啊!貓貓乖,哥哥不怪你就是了。”

貓貓猛的抬起頭,眼中光芒大放,“哥哥,你真的不怪貓貓了麼?”

念冰無奈的點點頭,心道:怪你有什麼用,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反正你這個小魔女馬上就會和你父親離開,我何必再怪你呢?

貓貓歡呼一聲,猛的抱住念冰,用力的在他臉上親了一口,“哥哥最好了,哥哥最好了。”

當貓貓縱體入懷的那一刻,念冰才發現,原來貓貓真的已經不是個孩子了,柔軟的嬌軀帶著淡淡的幽香,雖然身材不如鳳女那樣修長,但在有些破損的寬大衣服掩蓋下,絕對可以算是含苞待放的花蕾。他剛想說些什麼來掩飾自己的尷尬,大地突然劇烈的震動了一下,念冰和貓貓朝先前金光出現的方向看去,只見,希拉德已經騎著青鳥高飛在空中,正注視著下方的金光。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