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金背地龍王(上)
12:05召開加精大會,歡迎朋友們參加

--------------------------------------------------------------------------念冰心中升起回身掐死貓貓的欲望,都什麼時候了,她還有心情興奮,免疫六階以下所有魔法,天啊!那還怎麼打,要知道,自己可是魔法師。如果只有自己一個人,自己很有把握能夠憑借冰火同源魔法擾亂面前這什麼鐵背地龍的視線,再用暴風雪飛走,但現在麻煩的是,有貓貓在,以暴風雪的能力根本不可能帶兩個人飛走,自己能撇下她不管麼?念冰心中私心剛起,立刻就打消了念頭,絕對不能。

先前准備好的火牆術通過火焰之神的咆哮發出,而念冰立刻回過身向貓貓道:“快帶著你這些寵物有多遠跑多遠,這里交給我。”火牆術是四階魔法,高達兩丈的火焰頓時擋住了鐵背地龍前進的身形。

貓貓驚訝的看著念冰,“念冰哥哥,可你是魔法師,打不過它的啊!”

念冰急噪的道:“讓你跑你就跑,快一點,這里有我,打不過我還不會纏麼?快走。”

貓貓看著念冰焦急的眼神中那一抹關切,黑色的大眼睛中似乎多了些什麼,答應一聲,回身追向她的奶牛,那奶牛淡淡和狐狸那那一個比一個跑的快,早已經在數十米外,一看貓貓也跑了過來,頓時發出歡快的叫聲。

念冰可沒工夫注意貓貓怎麼跑了,轉過身,眼中流露出凝重之色,低聲吟唱著自己擅長的咒語,“偉大的火焰之神啊!請允許我,借用您的左手,讓火焰降臨人間,撲滅一切邪惡的力量,讓火焰普照大地,毀滅一切阻擋在前方的障礙吧。——火神的左手。”

巨大的黑影從火牆術中穿了過來,正如貓貓所說的那樣,四階的火牆術對它根本沒有一絲效果,原本心思全在美味上的鐵背地龍似乎被火牆術激怒了,怒吼一聲,猛的向念冰沖來。

暴風雪卷軸將念冰的身體帶起到一旁,由于他要分心控制火神的左手,所以飛的並不高。鐵背地龍似乎對他一點興趣也沒有,驟然加速,朝貓貓的方向追去,擋在它身前的樹木和灌木在那巨大的身體壓迫下,根本起不到任何的阻攔作用。

念冰有些慌了,貓貓跑的並不快,以鐵背地龍的速度,根本用不了多久就能追上她,火神的左手,緊緊的攥住,在念冰全力控制下,如同流星一般超越了鐵背地龍的身體,猛的一個轉向,重重的轟擊在鐵背地龍的胸口上。

火星四散分飛,憑借著火焰神的咆哮,這火神的左手發揮出接近六階的威力,即使鐵背地龍的防禦再強,也不禁被轟擊的停頓了一下,前沖的勢頭頓止。鐵背地龍回過身,墨綠色的大眼睛中滿是凶殘之色,顯然對像蒼蠅一樣的念冰非常不滿。

念冰知道,此時只有自己的冰火同源能夠對付面前的大家伙,深吸口氣,像當初面對龍智時那樣,右手送回了冰雪女神的歎息,而換出了冰凌杖。

“偉大的火焰之神啊!請允許我,借用您的左手,讓火焰降臨人間,撲滅一切邪惡的力量,讓火焰普照大地,毀滅一切阻擋在前方的障礙吧。——火神的左手。”火光大放,巨大的火焰神左手出現在念冰左邊。

“偉大的冰元素啊!凝聚吧,化為萬古寒川之冰,化為凝實月華之冰,冰與冰的融合,出現吧,雙色冰封球。”冰凌杖斜指,藍色光點不斷的凝聚著,一個充滿了寒冰尖刺,一半淺藍一半深藍的巨大冰球出現了。

鐵背地龍的智慧並不是很低,原本想繼續追貓貓的他突然發現了空中傳來的壓迫力,不禁停下腳步,仿佛意識到什麼似的,低吼一聲,撒腿就跑,依舊是追向貓貓的方向。

念冰急了,他知道自己已經沒有壓縮魔法的時間,大喝一聲,雙色冰封球和火神的左手同時拋出,紅與藍兩團光芒分別從兩側超越了鐵背地龍的身體,朝它身前不遠處同一點撞去。

沒有壓縮過的魔法相對要穩定許多,念冰控制起來也更加容易,再加上離開冰雪城前,通過火焰神之石與冰雪女神之石增強的魔法力,使他控制起這個魔法得心應手,冰凌杖和正陽刀同時向身前一合,大喝道:“冰——火——同——源——。”

火神的左手與雙色冰封球驟然在空中相撞了,在念冰的控制下,巨大的爆炸力驟然回撞,只奔前沖的鐵背地龍。

鐵背地龍怒吼一聲,巨大的身體突然蜷縮在一起,背後那些如同魚鰭般的突起突然變成了金色的。冰火同源引動的爆炸力確實強大,雖然在沒有壓縮的情況下,爆發出的威力還是相當于七階魔法的顛峰,周圍的草木被強大的爆炸力轟的四散分飛,泥土飛濺起足有近十米高。

念冰臉色有些蒼白的落在地面上,接連幾個大魔法的使用,已經消耗掉了他一半的魔法力,雖然冰火同源的韌性很強,卻魔法力的多少還是限制魔法師發揮的最大屏障。

塵土漸漸散去,念冰目瞪口呆的看到,那頭鐵背地龍竟然緩緩的站了起來,身上的角質層完全變成了金色,同時,他的眼睛也由墨綠變成了血紅。

憤怒的一聲咆哮,周圍的森林都隨之顫抖了一下,它竟然在顛峰的七階魔法作用下,身上連一絲傷害都沒有,下一刻,那巨大的身體,帶著無比狂暴的沖鋒驟然向念冰的方向奔來,怒吼接連的爆發著,聲波震的念冰竟然無法集中精神吟唱咒語。無奈之下,他只得取出了兩個卷軸,用來進行冰火同源攻擊的卷軸。威力雖然並不會比剛才那一擊強,但這也是他唯一的應對辦法了。

正在這時,貓貓清脆的聲音突然響起,“淡淡,噴射。甜甜,沖撞。”

八道乳白色的光芒閃電般從一旁撞上了鐵背地龍巨大的身體,使得它前沖的勢頭頓時晃了一下,奶牛淡淡此時已經奔到了不遠處,兩只前蹄剛剛落下。

灰黑色的身影在一團灰霧的包裹中沖擊到了鐵背地龍面前,轟然巨響中,灰色身影應聲彈飛,而鐵背地龍前沖的勢頭也終于停止了。

貓貓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跑了回來,懷里還抱著她那只小粉豬官官,正怒視著鐵背地龍。

看她回來了,念冰頓時急了,“貓貓,你怎麼這麼不聽話,還回來干什麼,趕快跑啊!”一邊說著,他抖手將兩張卷軸甩了出去,深吸口氣,快速的第二次吟唱起咒語。

冰火同源強悍的攻擊力重新將鐵背地龍的目標轉向自己,念冰此時心中已經無怒無喜,眼神完全凝視著面前的龐然大物,沒有一絲退卻的意思。

先後兩次被冰火同源炸到,雖然並沒有傷害到鐵背地龍,但冰火兩極轟擊所帶來的痛苦卻極為劇烈,猛的低下頭,背後金光大放,十數道金色的光芒帶著強烈的破空聲直奔念冰攻來。這一次,鐵背地龍終于用出了自己的絕招。

貓貓驚呼一聲,“官官,快出絕招,獸——血——沸——騰——。”

原本的小粉豬官官,此時竟然散發出異常龐大的氣勢,正個身體從貓貓懷中沖了出去,展現出與它身體完全不符的速度,身體如同氣吹般漲大十倍,周身血光繚繞,猛的向鐵背地龍撞去。但是,就算它的動作再快,也絕對快不過光,那些金色的光芒還是已經攻向了念冰。

“冰——火——同——源——。”凝聚起最後所有的魔法力,念冰再一次發動了冰火同源。這一次,精神力極度凝結下,發出的魔法體積竟然減小了三分之一。龐大的魔法力瞬間爆炸,形成一個能量旋渦將那十余道金光完全吞噬。

鐵背地龍最強悍的還是身體,這些金光雖然可以遠距離攻擊,但卻並不像表面那麼厲害,魔法的爆炸力與它自身的能量撞擊在一起,頓時相互抵消。在巨大的沖擊下,鐵背地龍不禁晃了一下,而此時,正是全力催動獸血沸騰絕技的官官沖到它身體之時。

砰的一聲,連冰火同源都沒有炸飛的鐵背地龍竟然被官官撞的飛了出去,在地上接連打了幾個滾,被撞到的地方一片血紅,他身上散發著的金色光澤正在朝那片血紅不斷的集中著,似乎在化解自己的創傷。

官官也並不好受,變大的身體像皮球一般反彈而回,當它重新落入貓貓懷中時,已經變回了先前的大小,很疲倦似的閉上了眼睛。

念冰全身一陣搖晃,勉強控制著自己的身體不倒下去,但是一絲鮮血還是不禁順著唇邊流淌而下。鐵背地龍的防禦力確實太強悍了,即使耗盡了魔法力,他還是沒能給它造成一絲傷害。

一聲刺耳的尖叫突然從貓貓口中發出,原本已經站起來的鐵背地龍突然一個翻滾,又倒在了地上,看樣子很痛苦似的。雖然尖叫不是針對念冰,但他依然感覺到大腦仿佛被針刺了一下似的,身體一晃,頓時摔倒在地。但他此時還是清醒的,腦海中閃過四個字——精神魔法。貓貓在剛才那一聲尖叫中,精神力如同尖錐般發出,念冰自認為強大的精神力,也絕對無法比擬。

臉色蒼白的貓貓幾步跑到念冰身旁,她似乎很虛弱似的,“念冰哥哥,我們快走,都是貓貓不好,是我害了你。”一邊說著,她重新扶著念冰站了起來。

看著貓貓泫然欲泣的樣子,念冰安慰道:“這也不能怪你,那鐵背地龍確實太強大了。”

貓貓喚過奶牛淡淡,送回了被撞暈的大老鼠甜甜和虛弱的小豬官官,扶著念冰道:“哥哥,你先騎上淡淡吧,我沒想到那竟然是一只進化了的金背地龍,我們趕快走,剛才的精神震懾最多只能讓它昏迷一小會兒的工夫。馬上就會醒過來的。”

面臨危機,念冰的腦子卻非常清醒,“他昏迷了?那我們還有機會。”目光落向手上的正陽刀,念冰冷哼一聲,“正陽不但是火焰之神的咆哮,同時,它也是一柄無堅不摧的利刃。我就不信,這頭地龍的防禦能夠抗的住正陽刀。”右手一揮,一個魔法卷軸挑入手中,念冰隨手將卷軸展開,頓時,卷軸化為一團火焰,凝聚成一只巨大的手,正是五階火系魔法——火神的左手。

魔法力雖然消耗殆盡,但精神力還在,火神的左手在念冰控制下接過了他手中的正陽刀,立刻朝金背地龍的方向飛去。念冰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要憑借著正陽刀的鋒銳將面前威脅著自己和貓貓性命的金背地龍斬殺,這是唯一的機會了,否則,跑又怎麼跑的過呢?

火神的左手與火焰神的咆哮正陽刀完美的結合在一起,就像一道流光般朝倒在地上的金背地龍沖去,眼看著正陽刀上的紅芒即將命中金背地龍之時,一個聲音突然響了起來,“夠了。”

簡單的兩個字,卻如同重錘一般重重的砸在念冰腦海中,眼前一陣發黑,他不禁噴出一口鮮血。而包裹著正陽刀的火神的左手竟然自行消散,一道白色的光影驟然飛出,帶著正陽刀飛向一旁。

念冰在貓貓的攙扶下才沒有再倒下去,駭然看向那白色光影消失的地方,只見一名白衣人緩緩的從那里走了出來,此人身高與自己差不多,但要瘦一些,看上去三十多歲的樣子,相貌很普通,但是,不普通的卻是他的眼神,第一眼看去,他那雙黑色的鳳目似乎很平淡,但是,當你注意到他的眼神時,立刻會發現,他的眼神似乎帶著金屬的質感,宛如可以洞穿心扉一般,只不過輕輕一掃,念冰吃驚的發現,自己的身心靈魂似乎都被某種莫可名狀的事物穿透了,異常難受的感覺,使他不禁又噴出了一口鮮血,腦海中一陣暈眩。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