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火烤香獐(下)
今天12:05召開加精大會,歡迎朋友們參加

----------------------------------------------------------------------

貓貓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嗔道:“哥哥,你好狠的心啊!竟然隨便殺生。”

念冰沒好氣的道:“不殺了它,你吃什麼,要是覺得不好,待會你不要吃就是了。快跟我走吧,我們到林子里處理它。”一邊說著,他走到那頭獐子身旁,將它的尸體拎起,讓鮮血從傷口處流干後,率先朝林子中走去。

貓貓不敢去看那死獐的樣子,躲在奶牛身旁跟著念冰向林子里走去,到是那只狐狸那那似乎對念冰手中的獐子很感興趣,在他身邊蹦來跳去的,似乎在要著吃。

走到林中,念冰瞬發出一階的冰凍術將正只獐子連頭封住,剛要繼續下一步行動,貓貓湊過來問道:“哥哥,這是什麼動物啊!真的能吃麼?”

念冰看了她一眼,道:“我真正的職業是廚師,如果連什麼能吃什麼不能吃都分辨不出,我也就不用混了。學著點,這是獐子,你看,它的犬牙從唇間露出一點,顯然是雄獐,而且,身上有淡淡的香味發出,如果我猜的不錯,這還是只香獐呢,看來,我們的運氣確實不錯。”

貓貓被念冰的話吸引,疑惑的問道:“哥哥,香獐是什麼東西啊!”

念冰手中光芒一閃,傲天刀再次出現,他沒有動獐子的身體,而是直接向它的頭下刀,一邊動作著,一邊道:“獐就是一種動物,樣子與鹿有點相似,但卻要小一些,雄性的獐子犬齒比較大,而且身上有麝香,是不可多得的美食好材料。用于藥膳相當不錯。今天你有口服了。”一邊說著,他已經將獐子的兩顆犬齒取了下來,然後把獐頭扔給一旁垂涎欲滴的狐狸那那,“一邊吃去,不要讓我聞到你身上的騷味。”

念冰將獐子的身體放平,手中刀光一閃,頓時在獐子的腹部開了一個口子,香氣刹那間變得數以十倍計的濃郁起來,念冰小心的從衣服上撕下一塊,平放在地面上,探手入獐子下腹部的開口處,從里面掏出一些黏呼呼的黃色晶體,小心翼翼的放在布上,“還真是一只香獐,看到沒有,這些黃色的東西叫麝香,才是香獐身上最珍貴的東西。以前師傅教我廚藝的時候,曾經給我看過一本各種肉類材料的介紹,其中說到這香獐時提到,香獐是獐中雄性帶麝者,雄性獐呼為麝、雌性獐呼為獐,其中,雄的獐子有香味者為香獐,這香獐全身都是寶,尤其是這麝香,當香料時,保香性極強,還能驅除各種小蟲子,如果用做藥材,有開經絡、通竅之用。這些麝香待會兒我做樣禮物送給你吧。”

貓貓一聽有禮物拿,早已經忘記了剛才那血腥的一幕,“好啊!好啊!送什麼給我呢?”

念冰微微一笑,道:“別急,先吃東西再說。”他小心的將所有麝香全掏了出來用布包好放在一旁,精湛的刀藝展開,在撥掉獐皮的同時,完美的保留了所有獐肉。趁著冰凍,念冰將獐子的內髒都掏出來扔到一旁,然後從旁邊的大樹上折下一根比較直的樹枝將獐子穿了過去。在做這些的時候,他的傲天刀也沒有閑著,一顆小樹完全被劈成了柴和,如果雪極知道他這樣用傲天刀,不知會不會心疼。

一階的火球術在念冰用來不過是隨手之事,柴堆頓時燃燒起來,這里沒有水,但念冰卻有冰系魔法,經過冰花的洗禮和揉搓,獐子身上的髒物早已經被洗掉了,念冰看著獐子想了想,道:“真可惜,這里沒有什麼合適的調料,否則就更完美了,湊合著吧。”一邊說著,他開始在火焰上烤起了手中的獐子,沒有像普通燒烤那樣用木架支撐,而是完全憑借手臂的力量在轉著手中的樹枝,念冰將獐子距離火焰很遠,轉動的很小心,他的手非常穩定,注意力完全集中在獐子之上。

貓貓疑惑的問道:“哥哥,以前爸爸也給我烤肉吃過,不過,好象沒你這麼遠啊!你距離火那麼遠,能烤的熟麼?”

念冰淡然一笑,道:“魔法上我或許遠遠比不上你父親,但要說到做飯,恐怕他還不不上我。難道你不知道我們現在沒有任何調料麼?一般的燒烤是要刷上醬汁和油的,這樣才能確保肉不會焦糊,而我們現在什麼東西都沒有,要想讓獐子肉又好吃,還不焦糊,那就只有利用它自身的油了。這只獐子足夠肥,先將它體內的油脂烘出來,再逐漸烤熟,這樣熟的才能均勻,味道也能達到最佳狀態,你在一旁歇會兒,等著吃就好了。”

多的調料沒有,但作為百味之首的鹽,念冰還是隨身帶著的,但他並沒有急于把鹽撒上去,只是小心的翻轉著獐子,動作不急不慢,始終保持著一個穩定的頻率。

正如念冰所說,油脂在烘烤中漸漸出現了,念冰逐漸降低了手中的獐子,同時,將自己所擁有的火魔法力緩緩向獐子肉中輸送著,隨著魔法力的增加,獐子逐漸轉化成了紅色,而這時,念冰則從先前弄出的麝香中挑出一些,用傲天刀小心的塗抹在獐子身上。傲天刀不愧為頂級寶刀,油脂竟然無法沾染其上,做完這些,它依舊如同先前般明亮,青色的光芒猶如一彎秋水般動人。

專注于烤肉的念冰和一旁聞著香味擦著口水的貓貓都沒有發現,危險正朝著他們接近著。

淡淡的香氣逐漸變得濃郁起來,麝香特有的味道與油脂在烘烤聲產生的香氣有效的融合在一起,那是令人流口水的香味啊,貓貓的口水流的不算多,那頭狡猾的狐狸此時早已經放棄了獐子頭,老實的蹲在貓貓身邊,口水正滴答滴答的向下流淌著,眼中滿是貪婪的光芒。只有素食主意者奶牛淡淡此時才能不被那香味所惑,悠閑的吃著他的青草。

半個時辰後,念冰手上的獐子已經完全變成了金黃色,而等待著的貓貓和狐狸那那此時眼睛都已經直了,念冰交替換手烘烤著,如果不是多年的練習絕對無法支撐這麼長時間,怎麼說這只獐子也有二十斤左右的樣子,微微一笑,念冰瞥了下身旁的一人一獸,“看你們那樣子,好象很多天沒有吃過東西了似的,已經好了。”說著,他從空間之戒中取出自己所帶的鹽巴,均勻的撒在獐子上,鹽他用的不多,為了使獐子的香氣不被鹽的味道所掩蓋。

正在貓貓和狐狸那那准備一起沖上去的時候,奶牛淡淡的巨大牛頭突然抬了起來,背後的棕毛驟然豎氣,哞的發出一聲低吼,那似乎是威脅般的吼叫,他一邊叫著,一邊向念冰和貓貓這邊退了過來,似乎是遇到了什麼危機似的。

念冰手中的傲天刀微微一震,周圍的風元素明顯強盛起來,輕微的低吟聲從刀身中發出。念冰立刻明白了傲天刀的意思,雖然在自己所擁有的三把刀中,冰雪女神的歎息和火焰之神的咆哮都是由自己的鮮血完成了最後的鑄造,關系上更親密一些,但這柄自由之風的輕吟卻同樣不弱,在當初念冰用它來展現出自己最快刀功的時候,他們的默契就已經達成了。傲天刀的輕吟只有一個意義,那就是警兆。

念冰隨手將穿著香獐的樹枝遞給貓貓,並將她拉到自己身後,低聲道:“離我近一些,恐怕有危險。”一邊說著,自由之風的輕吟飄然而去,換來的,是火焰之神的咆哮和冰雪女神的歎息,晨露刀可以不用,但卻必須要准備著,因為,那未知的敵人不知道會有多麼強大。如果是為了保命,那時就什麼都顧不上了。

嘶嘶的聲音響起,念冰眼中流露出一絲怪異的目光,究竟是什麼呢?

聲音是從一叢高大的灌木後發出的,念冰冷靜的看著灌木叢,嘴上已經開始念動咒語了。

狐狸那那從念冰腳下探出頭來,突然全身顫抖著一個跳躍回到了貓貓懷中,貓貓楞了一下,向念冰道:“哥哥,那那好像很害怕的樣子,那東西似乎很危險,你一定要小心啊!”

念冰點了點頭,手中寬厚的正陽刀前指,一個只有拳頭大小的一階火球飄然而出,在精神力的控制下,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朝灌木叢後面射去。同時,他已經准備好了更強的魔法。

火球在樹叢後帶起一片清晰的火星,一聲使大地為之顫抖的憤怒咆哮聲響起,一個體形巨大的黑影從樹叢後面直立而起,原本高約半丈多的樹叢,竟然只到它胸部,怒吼中,它那龐大的身體向前一壓,樹叢頓時被完全撲倒,露出了它健壯的身體。

念冰瞪大了眼睛看著面前的生物,天啊!這是什麼東西?那確實是他聞所未聞的一種生物,表面上看去,高度約一丈左右,上半身直立而起,全身都覆蓋著鐵灰色的角質層,看上去極為堅實,體形比較向一只大蜥蜴,但明顯比蜥蜴要大的多了,背後豎起兩排黑色像鰭一樣的東西,兩只有力而粗大的後腿支撐著它龐大的身體,長長的尾巴拖在後面,怒吼時,露出口中的巨大的劍齒,從頭到尾長度有近兩丈,它的前肢明顯比後肢要小很多,但爪子卻一邊大,念冰完全有理由相信,它可以輕易撕碎自己的身體。

大地在震動中,怪獸一步踏出灌木叢,墨綠色的大眼睛死死的盯著念冰背後的貓貓,准確的說,應該是盯著貓貓手中的香獐。

興奮的聲音從貓貓背後傳來,“哇,竟然是一只可愛的鐵背劍齒蜥,這麼大個,恐怕有上百歲了吧。”

可愛?念冰一點也沒覺得面前這大家伙可愛,它身上散發的無形氣勢已經壓的自己喘不過氣來,他是想吃那獐子麼?如果可以用一只香獐換取它的離開,那也算幸運了。“貓貓,你既然認得這種生物,他有沒有什麼特性?”

“有啊,有啊!爸爸曾經跟我說過,鐵背劍齒蜥生性凶殘,一旦看到其他生物,必然會將其化為自己的食物,絕沒有一絲僥幸的可能。還特意叮囑我,要是遇到這種東西,最好掉頭就跑,要是跑不了,就放奶牛給它吃,估計夠它吃一會兒了。念冰哥哥,你快幫我抓住他好不好,要是能收它做我的小寵,以後就不怕被人欺負了。”

念冰帶著貓貓一步步向後退去,“你說的輕松,我們先保命再說吧,你能不能命令你那頭奶牛去送死,我用魔法試試,或許能打退他,不過,他身上的角質層似乎很堅硬似的。”

鐵背劍齒蜥虎視眈眈的看著他們,不知道為什麼,他並沒有急于發動攻擊。

貓貓似乎一點也不擔心自己的安危,“淡淡已經跑到我們後面去了呢,讓他送死恐怕不太容易哦。念冰哥哥,告訴你一個不好的消息哦,鐵背劍齒蜥也叫鐵背地龍,雖然不是真正的龍,但由于有一些龍的血統,所以它對一些魔法是免疫的,我記得爸爸說,普通的鐵背劍齒蜥可以免疫四階以下的所有各系魔法呢。”

聽貓貓這麼一說,念冰頓時松了口氣,“那還好,我最高能用到六階的魔法。”

貓貓嘻嘻一笑,道:“哥哥,可是你面前這只百歲以上的鐵背劍齒蜥不是普通鐵背劍齒蜥啊!爸爸還說過,百歲以上的鐵背劍齒蜥可以免疫六階以下的所有魔法呢,雖然不像真龍那樣足以免疫八階以下所有魔法,但你的魔法對它來說恐怕只是搔癢哦。”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