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火烤香獐(上)
12點05加精大會准時開始,請大家在加精前先投出你們寶貴的推薦票和VIP票,謝謝.

----------------------------------------------------------------------

念冰從來都不是一個鐵石心腸的人,他可以離開龍靈,是因為龍靈有她的父親和整個魔法師工會為後盾,他可以離開雪靜,是因為以雪靜的脾氣不欺負人就是好的了,誰又會欺負她呢?他能夠離開洛柔,更是因為她的智慧足以抵得千軍萬馬。至于沒有任何後盾的鳳女,自身強大的實力就是最佳保證。離開她們,念冰心中最多有一絲不舍,卻並不擔心什麼。但是,眼前這個叫希云的小女孩兒卻不一樣。離開家的她無依無靠,雖然會點召喚魔法,但卻並不足以保護自己,再加上她天真的性格,真要遇到什麼事,恐怕……

想到這里,念冰並由得停下腳步,他暗暗問自己,能夠扔下貓貓不管麼?答案是否定的。

貓貓看念冰停了下來,哭聲頓時止住了,幾步跑到念冰身旁,拉住他的手臂,道:“念冰哥哥,你不會不要貓貓的,對不對?”如果這句話是念冰在冰雪城中認識諸女任何一個說出,他肯定會感到曖昧,但是,從淚眼朦朧的貓貓口中說出,他心中卻只有憐惜。

轉身看向一臉期望之色的貓貓,念冰輕歎一聲,摸了摸她柔滑的黑色發絲,“告訴我,你的家在哪里,哥哥送你回去。”

貓貓眨了眨大眼睛,“我,我忘記了耶,當初走的時候為了怕爸爸發現我選擇了晚上,荒不則路的就跑了出來,早就忘記了回去的路。”

念冰自然不會相信她的話,“那你能不能告訴我,你打算玩兒到什麼時候再回家呢?難道你就不想你的爸爸、媽媽麼?”

貓貓吐了吐舌頭,道:“當然想啊!可是回去就不能出來玩兒了,怎麼也要等我玩兒夠了才能回去啊!哥哥,你就帶著我吧,我真的會很乖的,我會給你捶背,還可以召喚牛牛幫你拿東西。”

念冰面對貓貓,已經沒有什麼可說的了,“先走吧,我想,你父親一定會來找你的。記住你自己說的話,在路上不許給我找麻煩,還要聽我的話。當然,我也會一直給你做好吃的東西吃,這是我們的約定。”說著,他向貓貓伸出了手。

貓貓笑著在念冰手上拍了一下,臉上哪兒還有一點悲傷的意思。其實,念冰真是小看了她,大陸上唯一一名龍召喚師的女兒,真的沒有自保的能力麼?

貓貓召喚出她那只奶牛淡淡騎了上去,這里已經不是城市,大道上人並不多,騎在一頭牛上並不會引人注意。一邊走著,念冰一邊向貓貓道:“你是怎麼從鳳女哪里跑出來的?我記得離開時還看見你在門口啊!”

貓貓嘻嘻一笑,道:“當然有辦法,你等會兒就知道了。哥哥,你既然是魔法師,為什麼不穿魔法袍呢?現在的衣服和你一點都不配哦。”

念冰道:“做人要低調一些,穿這些粗布衣才是最舒服的。貓貓,你身上的衣服似乎很久沒有換過了吧。等到了下一個宿處,找個地方給你買身衣服。對了,把我的錢袋還我。”

貓貓攤開手,故做無辜的道:“錢袋?錢袋在哪里?我有拿過你的錢袋麼?”

在冰雪城還能縱意花叢的念冰,此時卻拿面前的女孩兒一點辦法也沒有,哼了一聲,道:“算我沒說。”當下,他也不再說話,大步向前走去。

貓貓的那頭奶牛雖然看上去很肥胖,但跟著念冰的步伐卻並沒有顯現出疲憊。雖然念冰不再理會貓貓,但她自己卻依然玩兒的很開心,只要路上沒人,她就會交替的召喚出自己的幾只寵物出來玩耍,不過,只要那只叫那那的狐狸一出現,奶牛就會立刻停止腳步,牛眼中露出憤怒的目光,使得貓貓只能召喚老鼠和小粉豬出來玩兒了。

為了讓自己不生氣,念冰控制著不與貓貓說話,貓貓也很自覺,一路上只要有人路過,她會立刻將自己懷中的寵物送回,到是並沒有找什麼麻煩。

念冰准備在大陸游曆是並沒有目的地和先後順序之分的,除了十個月後去華融帝國首都代表冰月帝國魔法師工會參加比賽以外,他自己再沒有其他特定的事情要做,所以,現在的目標,自然就是冰月帝國東南方的奧蘭帝國了,到了那里,也好順便幫洛柔完成那個囑托。當然,念冰也有著自己的想法,當初,在與師傅第一次到冰雪城的路上,那位美麗的少婦送給他天華牌,從某種角度來說,那位少婦可以說是他的救命恩人,如果有機會的話,他也想尋找到那位少婦,用自己所學的廚藝來感謝她。

念冰突然意識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自己在離開冰雪城的時候實在太匆忙了,竟然連張大陸的地圖都沒有購買,現在兩眼一摸黑,看來也只能憑著運氣朝東南方而行了,不知道從這里到奧蘭帝國首都還有多遠。

“哥哥,我餓。”貓貓終于忍不住向念冰開口了。

念冰回頭看向一副可憐樣子的貓貓,再看看周圍,道:“這里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你讓我哪里給你弄吃的啊!中午剛吃過飯也就一個多時辰,我記得那時你可吃了不少啊!”

貓貓吐了吐舌頭,道:“人家還在發育嘛,自然吃的多點了,哥哥,我餓。”

面對這可愛的少女,念冰心中除了無奈就是無奈,“好吧,咱們先到路邊休息一會兒,我也沒帶什麼吃的,如果你真想吃的話,我不介意幫你把這頭牛變成美食,當然,老鼠和豬也可以。嘿嘿。”

看著念冰一臉壞笑,貓貓眼中流露出警惕的目光,“哥哥好壞,老惦記著人家的寶貝寵物們,它們不可以吃的。”正在這時,她似乎感覺到了什麼,黑色的眼眸突然亮了起來,念冰明顯感覺到一股精神力的波動從貓貓處發出,朝周圍散去。

地面微微一動,一個小小的身體鑽了出來,很快就來到了貓貓身前,發出悉嗦的聲響。念冰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大的蟑螂,頓時吃了一驚,貓貓從奶牛淡淡背上翻了下來,從地上將大蟑螂捏起來,嘻嘻一笑,道:“謝謝你了。回去吧。”紅光一閃,蟑螂頓時在她手中消失了。

念冰驚訝的道:“這也是你的寵物麼?”

貓貓點了點頭,道:“當然拉,就是靠它才穩住鳳女姐姐,我才能跑出來的。它叫強強,很乖的。能夠分辨出我的氣味,就算很遠的距離也能找來,而且,它可以變幻出各種幻影哦。你先前離開鳳女姐姐那里時看到的,就是它變出來的我。很厲害吧。”

對于召喚術念冰還是非常有興趣的,聞言不禁好奇的道:“你這些寵物的技能都是怎麼來的?它們表面上看雖然很普通,但本身卻都有著很多不普通的地方,難道是天生的麼?”

貓貓道:“當然不是拉。它們都是爸爸用特殊方法培養出來的,不過,它們的技能是隨機的,我也是與他們都結下契約後才一一發現的。所以,哥哥不要小看貓貓哦。”

念冰眼中流露出尊敬之色,由衷的道:“那你父親一定是一位偉大的召喚魔法師。有機會,我到想向他多請教請教。”

貓貓連連搖頭道:“不要,不要,爸爸很凶的。你最好還是不要看到他的才好,除了媽媽以外,沒有人能管的了爸爸呢,要是他找來,貓貓的小屁股就慘了。”

念冰好笑的道:“你的膽子夠大了,我要是你爸爸,抓到你後也一定會打你屁股。誰讓你這麼不聽話,居然敢離家出走。”一邊說著,他帶著貓貓走到路邊的蔭涼處坐了下來,走了半天,身為魔法師的他確實也有些疲倦了。

貓貓毫不避嫌的靠著念冰坐下,那頭奶牛到也乖巧,自己到路邊去吃草了。

“哥哥,你准備弄什麼給我吃呢?”貓貓好奇的看看周圍,再看看念冰。

念冰苦笑道:“出來的太急,我什麼都沒有帶。我看,這里只有野菜還能吃,但我身上連調料都沒有,怎麼做?你還是先忍耐一下吧,或者,去喝點你那頭奶牛的牛奶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如果我們能找到一些野獸,或者找到個村子,吃的東西就好解決了。”雖然他是廚師,但也不可能將所有廚師用的工具都帶在身邊。

貓貓眼中一亮,道:“有野獸就可以麼?那太容易了。哥哥,你等下,看貓貓的。不過,我只負責把野獸引來,你要負責殺哦。”一邊說著,她黑色的眼眸中光芒一閃,精神力劇烈的波動起來,“以我希云之名召喚你,出來吧,我的寵物,那那。”紅色的六芒星在他們面前出現,那頭賊頭賊腦的狐狸憑空鑽了出來。

狐狸那那眨了眨小眼睛,一看到奶牛,頓時來了精神,剛想沖過去喝那美味的牛奶,卻被貓貓一把抓住了後頸上的火紅色長毛提了起來,“那那,不許淘氣,你要幫貓貓才行哦。”

那那有些急切的吱吱叫了幾聲,賊賊的小眼睛連向奶牛那邊瞟去,奶牛顯然已經感受到了它的氣息,眼神不善的哞哞低吼著。似乎隨時有可能抬起身,用它那濃郁而富有沖擊力的牛奶攻擊狐狸那那。

貓貓指了指一旁的草叢,道:“那那,去撒泡尿,快點。撒完了我就讓你去找淡淡玩兒。”

那那又眨了眨眼睛,似乎在思考似的,半天才不情願的點了點頭。貓貓將它放在地上,那那打了一個滾,立刻跑到草叢中一抬腿,撒尿的姿勢竟然與狗沒什麼兩樣。

腥騷的味道隨著清風而來,念冰和貓貓都下意識的捂住了鼻子,那那歡快的叫了一聲,似乎很舒爽似的,一個加速,就朝奶牛淡淡撲去。淡淡並沒有真的用自己的牛奶射它,只是抬起前蹄向他踢去,那那的身體非常靈活,原本直線前進的身體突然一拐一繞已經來到了淡淡身下,一下叼住個奶頭,大口大口的吸吮起來。

念冰疑惑的看著貓貓,道:“難道這狐狸的尿能吸引野獸過來?”

貓貓嘻嘻笑道:“是啊!那那的尿很有特點的,味道不錯吧。”

念冰沒好氣的道:“不錯個屁,這頭狐狸除了毛看上去還湊貨以外,沒有一樣東西能讓我看上眼,狐狸肉的味道不好,很騷,看來,它這尿更是騷的厲害。”

貓貓不滿的道:“不許你這麼說那那,其實那那很聰明的,在我這些寵物中,那那可是軍事哦。”

念冰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以前只聽說過狗頭軍師,沒想到現在又出來個狐頭軍師。有機會我到要看看它聰明在什麼地方。只是吃奶麼?”正說著,念冰突然聽到身後不遠處傳來沙沙的聲音,帶著些驚訝他站了起來,向樹叢中看去,只見一只動物緩緩的正朝自己所在方向接近著,似乎在聞著什麼,其樣子似鹿而小,毛黃黑無角,四肢細長,後肢比前肢長,正是一頭獐子,這只獐子的個頭不小,犬齒發達,隱隱可以看到其中的獠牙。

貓貓顯然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動物,“念冰哥哥,這是什麼東西啊!”

念冰向貓貓比出一個噤聲的手勢,拉著她退到樹後,右手一晃,在魔法力的注入下,青光頓時出現,正是自由之風的輕吟——傲天刀。

獐子的速度並不快,念冰集中自己的注意力,驟然從樹後躥出,猛的就是一刀虛空劈去。他雖然不會武技,但手中卻是極品寶刃,青光從傲天刀中一閃而出,帶起一到風刃。這種程度的風刃對武者自然不算什麼,但對付這只獐子卻足夠了,血光崩現處,獐子頓時身首異處。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