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火焰之神的咆哮(下)
第一秀場(),這是瘋子撒冷賠掉所有稿費做的一個視頻網站,里面有很多教育,培訓以及實用類視頻,大家有時間去去捧捧場。另外,這個網站每個會員的空間都是無限大的,只要是影音,就可以無限上傳,大家有什麼讓人看了有所得好影音,要記得傳上去喔。

--------------------------------------------------------------------------

尷尬,難以掩飾的尷尬,當著兩個女孩子赤身裸體,這種感覺讓念冰恨不得一頭撞死,勉強咳嗽一聲,道:“對,對不起,剛才,那個……”

鳳女半轉身偷看一眼,見念冰已經穿好衣服,這才拉著貓貓轉了過來,“好拉,不用解釋了,你拜托我的事我已經完成了,我不要報酬,你只要記得欠我一次就行了。給你個建議,你身上似乎帶著空間儲存類的魔法物品,既然如此,這兩把刀就都不要用刀鞘了,如此寶刀又何必掩蓋其鋒銳呢?”

念冰低頭想了想,頓時明白了鳳女的意思,魔法師在面對武者時,能否快速的用出魔法是勝敗關鍵,而刀是否出鞘將關系到這可以用做魔法杖的兩柄寶刀能否同時將法力貫穿于刀身之上,更好的吸收魔法元素。看了一眼先前被扔在一旁的刀鞘,點了點頭,道:“你說的對。鳳女,我必須馬上離開這里,晨露刀鋒銳已露,恐怕不久後就會有人來找我。咱們雖不同路,還是一起離開吧,你趕快收拾一下東西。”

鳳女將手中離天長劍歸鞘,微笑道:“沒什麼可收拾的,有它足以。師傅留下的東西,就都留在這里吧,說不定我什麼時候還會回來呢。貓貓,麻煩你先到門口等我們好麼?我有幾句話要單獨跟你念冰哥哥說。”

貓貓可愛的小臉流露出陽光般的笑容,“好啊!姐姐,那你們快點哦,我先出去。”說完,跑跳著出了院門。

鳳女看著念冰,念冰也同樣在看著她,兩人都覺得自己的心仿佛漏跳了一拍似的。還是念冰先開口,道:“你還有什麼事麼?”

鳳女輕咬下唇,聲音在斗氣的包裹中送入念冰耳中,“如果,我是說如果,我們可以一直在一起,你願不願意陪伴我去一個地方,在那里,或許有很多東西會讓你感興趣的。但是,到了那里以後,你可能就再也無法回到現實社會了。”

念冰心中隱隱感覺到了些什麼,輕歎一聲,道:“鳳女,你知道麼?你是我見過最美麗的女孩子,坦白說,我真的很喜歡你。如果不是因為我有必須要去做的事,或許我會答應你的要求吧,但是,我現在的生命並不只屬于自己,同時,還屬于我死去的師傅和父母。我們永遠是朋友,對麼?如果有緣分的話,我們一定能夠再見面的。我走了,再見。”晨露與正陽同時收到空間之戒中,念冰低下頭,朝著大門的方向走去。當他經過鳳女身旁時,突然,紅光一閃,離天神劍毫無預兆的連鞘搭上了念冰的肩頭,如同山岳般的強烈壓迫感令他寸步難移。

鳳女微嗔的聲音響起,“就知道你會這麼說,你這家伙啊!”

念冰勉強扭頭向鳳女看去,發現她也正看著自己,碧藍的眼眸中流露著淡淡的笑意,“鳳女,如果以後我想找你,要在什麼地方呢?”

鳳女道:“你會找我?”

念冰微笑道:“我們是朋友,為什麼不會找你呢?”

鳳女沒好氣的道:“那你就向直接喊上一千遍鳳女,我就出現了。”

念冰哈哈一笑,道:“希望如此吧,我真的會喊啊!”

劍離身而起,念冰重新恢複了自由,鳳女走到他身旁,低聲道:“我叫貓貓先出去,只是想提醒你一件事,冰火同源魔法對于你來說雖然是實力的保證,但同時也是一個大麻煩,在大陸上,並不是只有已知的那些所謂高手,真正的武技和魔法的泰斗都隱藏在暗處,我想,那些隱士一定會對你很感興趣的,不要在一個地方逗留的時間太長。”

念冰點了點頭,道:“師傅也同樣提醒過我,這次留在冰雪城是萬不得已的,同樣的錯誤我不會再犯,謝謝你,鳳女。哦,對了,你是不是本來就認識貓貓?”

鳳女一楞,道:“你怎麼知道?”

念冰微微一笑,道:“否則,以她召喚術傳人的身份,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將自己的秘密展現在你面前呢?其實我一直都能感覺到,你並不像表面那麼簡單,但你放心,我不會多問的,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秘密。你認識貓貓也好,那我就把她交給你了。”

鳳女沒好氣的瞪了念冰一眼,道:“你難道不明白,有時候太聰明了不好。”

念冰聳了聳肩頭,道:“我當然知道,如果換了別人,就算我看出來也不會說的。好了,我真的要走了,鳳女,我們後會有期吧。”說著,他張開雙臂,猛的將鳳女那充滿馨香的嬌軀摟入懷中,然後再突然放開,發動一個貼身的暴風雪卷軸,身體在凝聚的暴風雪帶動下沖天而起,眨眼間消失不見,在院子中只留下了幾片薄薄的雪花。

鳳女俏臉通紅的看著天空,強烈的異樣不斷刺激著她的嬌軀,有生以來第一次讓異性如此接近,但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卻並沒有什麼反感。念冰去了,悵然若失的感覺不斷的侵襲著她的心。

“貓貓,進來吧,我們也該走了。”門開,聽到鳳女呼喚的貓貓從外面走了進來,只不過,原本活潑的她現在看上去有些木訥。鳳女剛想去簡單收拾一下自己的東西後離開這里,突然,她心中感覺到有些不對,走到貓貓身前,疑惑的看著表情有些木訥的她,皺眉道:“貓貓,你沒事吧。”

貓貓有些呆滯的看著鳳女,卻一句話不說,鳳女暗道不好,一掌向貓貓身上按去,她沒有用力,但手掌卻輕易的從貓貓身體一透而過,紅光一閃而盡,貓貓的身體竟然就那麼憑空消失了,而地面上卻出現了一只足有雞蛋大小的蟑螂,它慌張的看了鳳女一眼,一低頭,竟然就那麼鑽入土里,眨眼間消失不見。

鳳女先是呆了一下,緊接著,俏臉上流露出又好氣又好笑的表情,“好你個貓貓,竟然連我都敢騙,怪不得剛才答應的那麼好聽,竟然用幻影術。”她完全可以肯定,剛才那只大蟑螂必然是貓貓的召喚寵物之一,其特點就是幻化成人形幻影,而真正的貓貓恐怕早已跑掉了。

無奈的搖了搖頭,鳳女並沒有去追趕,有著一身奇異魔法的貓貓如果想擺脫一個人並不困難,輕歎一聲,自言自語的道:“不愧是希拉德的女兒,龍召喚師培育出來的寵物果然各有各的特點,算了,以希拉德的能力找回自己的女兒並不費事,自己又何必強求呢,還是盡快去朗木帝國做該做的事吧。念冰,你說的對,如果我們有緣分,就一定會再見的。”

念冰悄悄的走了,不久後,冰月帝國皇室的人就來到了冰雪城宣布國王的調令,但他們卻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找到念冰,雖然冰月帝國魔法師工會並不受到帝國的重視,但工會的名字依舊擺在那里,國王的使者也無法做出定論,只得泱泱而回,大成軒的老板金浩雖然對這個結果並不是很滿意,但至少念冰這個最大的威脅已經離開了,如果他再出現于清風齋,自己也能以抗旨不尊的名義讓諾亞侯爵將他緝拿。

隨著念冰的離去,大成軒的生意逐漸恢複了一些,但由于明元廚藝的提升,他們卻始終沒有再趕超清風齋的能力。

當念冰離開三天後的一個中午,清風齋老板雪極在尋找女兒時,從女兒房間的桌子上發現了一封信,信中的內容很簡單,只有寥寥十余字:爸爸,我去幫您找念冰了,這麼好的廚師我們怎麼能放棄呢,勿念。靜靜。

隨著念冰的離去,冰雪城因為冰火魔廚而引起的波動逐漸平息了,又恢複了原來的景象,但是,雪極與金浩的斗爭卻並沒有結束。當冰雪女神祭祀第二次來到冰雪城尋找冰雪女神之石時,結果依舊是同樣的,只不過,這次女神祭祀的脾氣更加大了些,使得諾亞侯爵受到了一些牽連,憑借著女神祭祀對冰月帝國的影響,他也只能逐漸淡出政壇了。

念冰並沒有直接飛出城,那畢竟太引人注目了,憑借著暴風雪魔法,他小心的降落在冰雪城南門附近一個無人的角落後,這才大搖大擺的走出了這座冰月帝國第二大城市。

走在寬闊的大道上,念冰心中說不出的舒暢,對于他來說,冰雪城就像一個巨大的牢籠,雖然那里有著眾多足以吸引自己的美女,但是被束縛的感覺卻令人難以忍受。幸好想做的一切已經完成,正陽刀多了一個火焰之神的咆哮名頭,而自己在與明元切磋的過程中,對于一些廚藝的細節也有所領悟,最可貴的是拜了龍智為師,三個月的時間,終于填補了自己對于魔法理論的空白,雖然還有許多東西沒能理解,但至少也已經都記了下來,理解是需要時間的,只要知識在自己腦海中,這個時間只是過程而已,對于自己的才智,念冰有著充分的信心。

大道兩旁有著一棵棵高大的樹木,看樣子,至少都有數十年的樹齡了,樹蔭遮蓋了太陽的照射,帶來陣陣清涼。清新的空氣嗅之舒爽,念冰並不急于趕路,一邊緩慢的行走著,一邊思考著腦海中那些自己還不明白的魔法知識。

正當他沉浸在自己的魔法海洋之時,一個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他一跳,“念冰哥哥,你好慢啊!我都等你半天了。”這個聲音再熟悉不過,聲音在興奮中多了幾分期待。

本以為擺脫了冰雪城一切的念冰下意識的向路旁的一棵大樹處看去,有些無奈的道:“貓貓,你怎麼沒有跟鳳女在一起,反而跑到這里來了?”他心中不無驚訝,畢竟在冰雪城的時候他飛行了一段時間,飛行的速度自然不是走路可比的,但貓貓卻跑到了自己前面。

貓貓巧笑嫣然的從樹後面蹦了出來,“念冰哥哥,難道你不想見到我麼?爸爸經常說貓貓很可愛呢。”一邊說著,她那白皙的小臉上不禁流露出委屈的表情。

念冰眉頭微皺,道:“貓貓,你先回答哥哥的問題。”

貓貓低下頭,道:“姐姐要送人家回去,可是我不想回去啊!要是回去了,恐怕爸爸就不會讓我再出來了。哥哥,我誰都不認識,身上有沒錢吃飯,你就讓我跟著你吧,貓貓一定會很乖,很聽話的。”

念冰苦笑道:“我和你認識不過才兩個時辰不到,為什麼你就認准了我呢?”

貓貓嘻嘻一笑,道:“因為鳳女姐姐說你是好人啊!當然,更重要的是,你會做好吃的東西,剛才那一頓,是貓貓吃過最好的飯菜呢,只要跟著哥哥你,不但有好玩的,而且還能吃到好吃的東西,貓貓當然會賴上你了,哥哥,你不會拋下我吧。”

念冰把心一橫,擺出一副冷酷的樣子,“為什麼不會,我跟你又不是很熟。看在我們相識一場的份上,這些錢給你在路上買吃的,趕快回家吧。我還有好多事要做,怎麼能帶著你。”一邊說著,他從懷中掏出錢袋,從里面抓了一把紫金幣重新揣入自己懷中,將剩余的連錢袋一起遞到貓貓手中後,轉身就走。他隱隱感覺到,這個貓貓對于自己來說,絕對是一個巨大的麻煩,還是離她遠一點比較好。

貓貓手中拿著錢袋,看念冰頭也不回的走了,突然放聲大哭,“哥哥不是好人,哥哥欺負貓貓。貓貓一個女孩子,一個人在外面好可憐啊!沒的吃,沒的穿,要是遇到壞人,貓貓就要死了。哥哥好壞,哥哥好壞,哥哥害死了貓貓。嗚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