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第二位師傅(上)
清晨。

伸了個懶腰,念冰只覺得全身一陣酸疼,緩緩從睡夢中清醒過來。溫暖的陽光照射在身上,說不出的舒服,一個多月了,這還是他第一次沒有在冥想中休息而是真切的睡眠。

隨著意識的逐漸清醒,念冰想起了昨天晚上發生的一切,在與龍智的一戰中,由于龍智的留手,念冰並沒有真正的受傷,只是魔法力消耗過大,精神力也過度耗費,這才吐血昏迷的。此時雖然還沒有恢複,但已經不礙事了。

緩緩從床上坐起,念冰驚訝的發現,自己身上已經換好了清爽的衣服,他趕忙向懷中摸去,驚恐的發現,火焰神之石、晨露刀、聖耀石,裝有鬼雕和一些小工具的布囊,以及傲天刀都不見了,連那些辛苦制作出來的魔法卷軸也已經消失,全身上下什麼東西都沒有。朝胸口處摸去,幸好天華牌還在,或許,正是它的緣故,才能讓自己的心神如此穩定吧。

冷汗順著額角流淌而下,自從離開桃花林以來,念冰還是第一次如此惶恐,火焰神之石和冰雪女神之石是父母在冰神塔留給自己的最後東西。如今竟然就這麼消失了,該如何是好呢?是龍智拿去了麼?不,不會的,自己對于龍智來說還有很大的利用價值,昨天晚上最後扶住自己的似乎是龍靈和師九,最怕就是師九,如果是那樣的話,恐怕……

正在這時,開門的聲音響起,聲音雖然很小,但還是引起了念冰的注意,他趕忙躺回床上,保持好先前的姿勢。

輕微的腳步聲響起,咯的一聲輕響,似乎什麼東西被放在桌子上了,淡淡的清香告訴了念冰來者是誰,那是蘭花的香氣,在自己認識的女孩子中,只有龍靈是用的這種香料。

“念冰,你怎麼還不醒啊!爸爸說,以你的能力,早上應該就會清醒過來了啊!”果然,聲音正是龍靈的,她那柔柔的聲音中充滿了關切。聽著她的聲音,念冰只覺得心頭一陣溫熱。龍靈是真的喜歡上了自己,其實,她真的是一個好女孩兒,或許……

“念冰,你快點醒過來吧,好不好?你難道不知道這樣會讓我很擔心麼?爸爸曾經對我說,讓我多接近你,他對你非常看重,甚至,甚至希望你能成為我的丈夫。可是,你對我的態度和對靜靜並沒有什麼不同,甚至連一向眼高于頂的柔兒都被你所吸引。我現在也弄不清自己對你是什麼感覺,或許,我真的有些喜歡你,但你卻總是那麼神秘。我有些怕,昨天,我想了一晚上,決定把自己的感情埋藏在心底,因為,我不希望有一個時刻需要擔心的丈夫,擔心你會突然有什麼變化,擔心你被別的女孩子搶走。或許,一個平凡的丈夫才更適合我吧。其實,你知道麼?靈兒真的很脆弱,很怕受到傷害,我不希望自己會產生那種心痛的感覺。從今天開始,我一定會把你當成朋友看待,或許,這樣對你,對我都好。我比不上柔兒的智慧,也比不上靜靜的剛強,所以,我只有退縮了。”

說到最後,龍靈的聲音已經哽咽起來,而念冰剛剛溫熱的心也漸漸的冷卻了。是啊!我能給龍靈什麼呢?她那麼溫柔,那麼善良,根本就不適合與自己在一起,如果強自為之,恐怕結果只會是讓她受到傷害,她的決定是正確的。難道真的是一直自己的態度很曖昧才惹得這些女孩子對自己有了感覺麼?念冰啊念冰,對你來說,爸爸、媽媽才是最重要的。既然不能真正的給予,就像靈兒說的這樣,早些拋棄這些才好。男人,就該走自己應走的路。

額頭上突然感覺到溫溫的濕潤,念冰只覺得全身一僵,香氣撲鼻而來,那竟然似乎是龍靈的唇,她輕輕的吻著自己,用呢喃般的聲音道:“念冰,我祝福你,永遠都祝福你。”

龍靈走了,房間中重新變得寂靜,念冰重新坐起身,看到在床邊的桌子上放著一個托盤,托盤中同樣的一碗粥,兩個饅頭和一碟咸菜,每天念冰的早飯都是相同的,但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發現,原本餓了的自己竟然出現了食難下咽的感覺,咽喉中仿佛梗著些什麼似的。

“靈兒,對不起,我也同樣會永遠永遠的祝福你。如果,當我有一天回來時還不算晚,那麼,我一定會來找你的。天天吃你送來的早飯。”

新的一天,陽光明媚的一天,也是冰雪城沸騰的一天。

一大早,大成軒被清風齋在比試中擊敗的消息就傳遍了整座冰雪城,不知道是誰傳出的消息,念冰的廚藝被神乎奇技般形容著,冰火魔廚四個字,傳遍了城中的每一個角落。

雖然雪極早就預料到會有這樣的情況出現,但也沒想到會來得如此瘋狂,一大早,清風齋門口就已經被有資格前來吃飯的客人堵住了門口,大家都爭相想見識一下這位以魔法來做飯的廚師是什麼樣子,能令金廚廖風主動認輸的人是什麼樣子。清風齋的生意數以倍計的增長著,雪極無奈之下,只得發布了一條消息,稱冰火魔廚念冰每天只會親自做一道菜,而這道菜將以拍賣的形式給客人們品嘗,至于其他的清風齋菜肴價格一律不變。這才逐漸將洶湧的人氣平複下去。當然,如果不是清風齋有著背後勢力的支持,那些貴族們早就要鬧事了。

與之相反,清風齋的繁榮正映襯了大成軒的衰落,整整一天時間,大成軒的客人只能用門可羅雀來形容,客人少的可憐,整個大成軒都顯得異常冷清,就連門口負責迎客的少女們也一個個無聊的打起了哈欠。

白天的時間,念冰並沒有再到圖書館去,而是在自己的房間中冥想了一整天,因為他需要恢複自己失去的法力,同時,也需要靜下心來,將晨時的煩惱忘卻。

當晚,恢複了部分法力的念冰被馬車悄然接到清風齋,前來接他的還是雪靜。

“喂,你是木頭啊!一路上一句話都不說。”馬上就要到清風齋後門了,雪靜不滿的向念冰道。這一路上,她把今天清風齋的熱鬧詳細的向念冰說了一遍,幾乎就沒有停止說話,但念冰卻連一點反應都沒有,只是坐在那里聽著。

“你想讓我說什麼呢?靜靜,其實我最怕的就是這樣。師傅曾經對我說過,如果在哪個地方顯露過廚藝就要立刻離開,當初與雪伯父的約定,已經違反了師傅的話。這一個月恐怕會很難熬。”

雪靜楞了一下,道:“難道你不希望自己出名麼?”

念冰眉頭為皺,看著面前英氣逼人的少女,道:“你以為我學廚是為了名利?我從來都沒有想過這些,如果你是這樣認為的,那麼,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你錯了。不過,你可以放心,我既然答應過雪伯父以一月為期,就一定會完成這一個月的工作。”

雪靜看著念冰,突然關切的道:“你今天這是怎麼了?我怎麼覺得你有些怪。”

念冰搖了搖頭,道:“放心吧,我沒事的。坐完一道菜後,請讓馬車送我回工會好麼?順便幫我謝謝雪伯父,謝謝他的理解。”

雪靜道:“其實這也沒什麼可謝的,爸爸說物以稀為貴,每天只做一道菜才更能顯示出你所做之菜肴的高貴啊!而且,我們也不希望你太累了。”

馬車到了,念冰隨雪靜進入了清風齋,遠遠的,他已經聽到了嘈雜的議論聲,心中沒來由的一陣煩躁。頓飯的工夫後,當念冰重新從後門離開時,他只是隱隱聽到清風齋中有人大喊著價錢,最高的,已經叫到了二十個紫金幣。一道菜,真的值那麼多錢麼?

雪靜因為清風齋的繁忙沒有送念冰,他獨自一人乘坐著馬車回到了魔法師工會。今天一天,他都沒有見到過龍智父女,冥想結束時已經是傍晚,只能離開工會跟雪靜來到清風齋。因此,他那些貴重的東西依舊沒有下落。

“兄弟,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我還以為你至少要一個時辰以後呢。”念冰剛一下清風齋的馬車,就聽到師九的聲音從工會門房處傳來。

“大哥,你特意在這里等我?”念冰有些驚訝的問道。

師九笑道:“是啊!是師傅讓我在這里等你的,他讓我告訴你,回來後立刻到圖書館三層去找他,他在那里等著你呢。對了,你可欠我一次哦,昨天晚上是我替你換的衣服,還幫你簡單洗了洗。還好,你身上不算太髒。哎,不知道為什麼,靈兒這幾天好象很不開心似的,我哄了她一天都沒什麼變化。”

念冰突然發覺,師九似乎也不那麼討厭了,至少,他對龍靈的感情是真的。告別了師九,念冰朝圖書館走去。回到魔法師工會,他的心情已經平靜多了。他現在最想做的事,就是早日離開這座冰雪城,離開這喧囂的一切。而在這之前,學好需要的魔法自然是最重要的。

蹬上圖書館三層,念冰一眼就看到站那里的龍智,他手中正拿著一本天痕很熟悉的書,正是他昨天所看的魔法陣那本。

合上書,龍智目光轉向念冰,“你回來了。”

念冰走到龍智面前,“您一直在等我麼?”

龍智淡然一笑,道:“今天我在這里待了一天,因為,我很想知道為什麼同樣的東西,你就能做出不同的結果,能告訴我答案麼?”

念冰微微一笑,道:“悟。”

“就這麼簡單?”

念冰點了點頭,從龍智手中拿過那本魔法書,微笑道:“其實答案並不在這里,而在二層,那里有一本魔法陣基礎理論,有機會會長可以仔細看看。其實,我能做出各種功效不同的魔法陣並不全是因為我有超出自己魔法力很多的魔控力,這一點您應該也明白,更為重要的是,我並不是在死記這些東西,而是加入了自己的理解。無感悟這些魔法陣中的內涵。”

龍智眼中光芒連閃,“悟,好一個悟字。”

念冰微笑道:“其實,從我與師傅學習廚藝的第一天,師傅就教導我,學習廚藝並不能只靠練習,練習固然重要,但如果能找到好的練習方法,那麼就能事半功倍,而方法就需要憑借悟性去自己尋找,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路,尋找到直路,就能用最短的時間達到目的地。廚藝如此,魔法也是如此。”

龍智笑了,“小子,你知道我今天在這里等你是為什麼嗎?”

念冰搖了搖頭。

龍智微笑道:“我要做你的老師,但卻沒想到,你先給我上了一課。現在我都有些懷疑,自己有沒有做你師傅的資格了。”

念冰眼中一亮,“當然有,單是您這麼多年對魔法的理解就是我遠遠不及的。”

龍智歎息一聲,道:“不,或許在魔法總體的理解上我要強于你,但是,對于理解魔法的真諦,你卻已經在我之上。念冰,我希望你答應我一個條件。”說到這里,他停頓下來。

念冰看著龍智,他知道,這個條件對自己與龍智的關系非常重要,只要自己答應了,龍智就會毫無保留的幫助自己,現在這種情況,自己有選擇的余地麼?沒有。能得到一位魔導師的幫助,還是一個與自己有著共同敵人的魔導師,會讓自己節省無數時間和精力,自己沒有任何理由拒絕他的條件。點了點頭,念冰道:“您說吧,只要我能做到。”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