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豪賭光明聖耀石(下)
今天加精大會照常舉行,還是12.05,歡迎書友們參加,請大家多多投票,謝謝.

----------------------------------------------------------------------

雖然在程度上這顆寶石和風吟石是一個等級的,但是,由于光系魔法師的稀少,所以,這顆珠子在應用程度上比風吟石還要稍微差一些,很少有人能將這樣的寶石中的魔法元素完全發揮出來。當然,這並不是說它的珍貴程度就差,光明的氣息不但可以助人穩定心神,同時,也可以驅除一切邪惡的氣息,就算普通人將它佩帶在身上,也能使自身抵抗力增強,平和心態。

“此珠是我從一個落魄的商人手中收購而來,珠名聖耀,是先天光明系寶石,我曾經找人驗過,這個珠子並不是任何礦石,而是完全由光元素凝結而成的,可謂得天獨厚,恐怕全大陸也很難找出第二顆。本來,我是想將它貢給國王陛下,不過,既然雪兄說我的大成軒比不上清風齋,那我也就只能將它拿出來,不知雪兄覺得,我這顆聖耀珠能否與你一賭呢?”

雪極的目光看向念冰,此時他也不禁有些猶豫,畢竟,清風齋是他半生的心血,如果輸了,今後又如何在冰雪城立足呢?

念冰此時腦海中,想的是幾個以光系魔法為基礎的超級魔法陣,光系魔法是一些複雜而強大的魔法陣不可缺少的媒介,而自己並不具備光系魔法的能力,如果能得到這顆聖耀珠,對于魔法陣的研究將極為有利,甚至,可以憑借這顆珠子的氣息制作出有著光明氣息的菜肴。看著雪極的目光,他大步走到評委席前,先遞給雪極一個自信的眼神,然後將手中裝有傲天刀的盒子放在評委席的桌子上。

“金老板,您這顆聖耀珠確實珍貴,但如果用來賭清風齋,未免傷了兩家的和氣,不如我來與你一賭,就用這盒中之物賭你的聖耀珠。”

金浩冷哼一聲,他早已經注意到念冰這個外人,念冰身上的氣質先前曾經令他驚訝不小,但是,以他皇親國戚的身份自然不會將念冰放在眼中,冷哼一聲,道:“你是什麼東西,有什麼資格與我賭?你這盒子里難道能有與聖耀媲美的物品麼?”

念冰並沒有為金浩的蔑視而生氣,淡然一笑,道:“值不值得一賭,還要請金老板看過東西在說,至于我,我是清風齋的一份子。”

雪極心中暗暗松了口氣,雖然傲天刀很珍貴,但畢竟已經給了念冰,更何況,傲天刀在他心中遠遠無法與清風齋相比,“不錯,念冰完全可以代表我,此盒中的物品,價值絕不在金兄這顆聖耀珠之下。”

念冰將長條錦盒開啟,與昨天同樣的情形出現了,青光沖天而起,瞬間將大廳中的金色光芒逼退一旁,金、青兩道寶光在大廳中並不排斥,各自占據了一個方位,光芒不斷的閃耀,念冰探手入盒,將傲天刀取了出來,將刀柄朝向幾位評委,淡然道:“此刀名為傲天,是雪伯父所擁有之物,刀柄上鑲嵌的風吟石質地絕不下于聖耀,刀身更是有青金石所鑄,它,應該足夠與聖耀珠相比了吧。”


貪婪的光芒從金浩眼中一閃而過,他剛要說什麼,一個急切的聲音突然傳來,“老金,這把刀我要了,真是好刀啊!”

隨著聲音的出現,廖風大步走到評委席前,貪婪的目光緊盯著念冰手中的傲天,“好刀,真是好刀,老金,我一定要這柄刀,跟他賭吧。”

金浩本來還想憑借聖耀珠爭取更多的利益,被廖風這麼一打斷,也不好再說什麼,將裝有聖耀的盒子合上,道:“好,那就此一賭,請侯爵、伯爵兩位大人做個見證。”一邊說著,他將手中的盒子推到了侯爵面前。

諾亞身為侯爵,一生中見過的寶物不計其數,但卻沒有能同眼前這兩件相比的,強忍著心中的欲望,點了點頭,道:“好,本爵就為你們這場賭約做個證人,這樣多好,賭東西總比賭身家要強的多了。也免得傷了和氣。那比賽就現在開始吧,老規矩,時間為半個時辰。”

廖風眼中充滿了自信,凌厲而充滿鋒銳的目光朝明元射去,明元臉上流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廖風,年輕人有本事是好事,但是,太過囂張總會摔跟頭的,而且會摔的很慘。你用不著看我,今天我又不是主角,和你比賽的人,就在你身邊。”

廖風和金浩同時一驚,兩人的目光落在念冰身上,廖風上下打量著外表如同貴族子弟的念冰,疑惑的道:“他?他這樣子也能當廚師麼?”

雪極微笑道:“為什麼不能?念冰是我新聘請的廚師長,與明兄弟職位一樣。今天就由他來代表清風齋參賽。我發出的挑戰上可沒有說是明元挑戰廖風,而是清風齋挑戰大成軒,念冰是我清風齋中的一份子,自然有參賽的資格。”

評委席上,侯爵、伯爵眼中都流露出驚訝的目光,侯爵諾亞還好些,他畢竟沒有見過念冰,而伯爵洛豪卻曾在自己女兒的宴會上看到過一身火系魔法袍的他,女兒生日的第一支舞,也是唯一一支,就是和這個年輕人跳的,以念冰的相貌,自然給他留下了極深的印象。扭頭向一旁的龍智問道:“會長,這叫念冰的小伙子不是你們工會的麼?怎麼又跑到清風齋來當什麼廚師了?”

龍智苦笑道:“我也不想讓他來,奈何雪極大哥出的條件太好啊!念冰手中的傲天刀就是他來此當廚師的價值。”

金浩眼中光芒連閃,原本的計劃全部被打破了,他萬萬沒有想到,雪極會另外請一位廚師與廖風對抗,從雪極自信的目光中,他明白,這看上去很年輕的小伙子必然在廚藝上有著不凡的造詣,“侯爵大人,清風齋臨陣換人,這恐怕不妥吧。”

諾亞此時正驚訝的看著念冰,聞言微笑道:“也沒什麼不妥的地方,雪兄不是說了,這次是清風齋與大成軒之間的比試,我也想看看如此年輕的小伙子,在廚藝上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別再耽誤時間了,比賽這就開始吧。”


正在這時,眾人眼前突然一亮,門口處,身穿一襲青色長裙的洛柔出現了,今天她穿的這條裙子看上去很樸素,沒有任何裝飾品,藍色長發用一根青色發帶整齊的梳攏在背後,她一進門,頓時引起了眾人的注意,念冰身旁的廖風,更是眼露迷醉之色。

洛柔走到評委席前,行禮道:“諾亞叔叔,爸爸,雪伯伯,金伯伯,柔兒來晚了,還請你們見諒。”

看到聞名全城的智慧之女,不論是金浩還是雪極,臉上的神色都緩和下來,洛柔是憑借自己的智慧贏得他們尊敬的,在冰雪城中,雖然她只是一界女流,年紀又不大,但得到的尊重絕不比他的父親少。諾亞哈哈一笑,道:“我就知道這種熱鬧少不了你這丫頭,快來,坐到你爸爸身邊,等著看好戲吧。今天的比賽一定很精彩,清風齋特意請了一名新的廚師呢。”

洛柔看向念冰,眼中流露出一絲挑釁的光芒,微笑道:“侄女已經見識過他的廚藝了,確實令人難忘。我也很想看看他與金廚到底誰能贏得比賽呢。”她的話很平淡,並沒有誇獎念冰什麼,但是,簡單的一句話卻已經將念冰抬到了與廖風等同的地位。

廖風微笑道:“智女小姐已經很久沒去過我們大成軒了,什麼時候用空來光臨,廖風一定親自下廚,專門做給小姐一個人吃。”

洛柔輕笑道:“那好啊!不過,洛柔要是霸占了鼎鼎大名的金廚,恐怕會有許多食客找我麻煩呢。”她故意做出害怕的表情,頓時逗得一眾評委們開懷大笑。廖風趕忙道:“不會,不會,我這點名氣算什麼,比起智女小姐可是差的遠了,頂多比清風齋大一些而已。”

念冰在一旁冷眼旁觀,雖然他以前並沒有見識過廖風的廚藝,但從他面對洛柔時所表現出的囂張,念冰明白,廖風在對廚藝的理解上還不如明元,之所以能有今天的成就,恐怕只是憑借天賦而已。懶的在多看他一眼,念冰朝著屬于自己一方的廚案後走去。

雪靜突然從一旁跑了出來,來到念冰身前,道:“低頭,沒事長那麼高干什麼?”

念冰楞了一下,但還是照做了,“似乎你也不矮啊!我比你也只是高一點而已。”

雪靜微微一笑,從背後拿出一頂雪白的廚師帽子,親手將念冰的金色長法系起,將廚師帽套在他頭上,“恩,這樣就像個廚師了。”

看到雪靜與念冰親密的樣子,龍靈黯然的低下了頭,而洛柔眼中則多了一抹奇異的光輝。


在諾亞侯爵一聲計時開始的命令下,廖風終于也回到了自己的廚案後,低聲吩咐著三名手下,開始了行動。念冰站在自己的廚案後,並沒有急于動手,而是觀察著自己的對手。他驚訝的發現,自己實在小看了廖風,站在廚案後,廖風熟練的揮舞著手中雪亮的菜刀,神情極為專注,各種材料在他手中不斷的變換著形態,能夠瞬間收斂心神,專注于廚案,確實不是簡單人物。

明元在念冰耳邊低聲道:“我們做什麼?我看了你讓靜靜拿來的材料,都是很普通的東西,你打算有什麼方法烹制呢?”

念冰微微一笑,道:“今天,我就要以華麗破華麗,要在每一方面都壓倒這位金廚廖風,不急動手。”

對念冰信心最足的不是雪極,而是明元,同為廚師,他很清楚,自己和念冰根本就不在一個境界,即使念冰再次做出那道九青神龍冰云隱也足以獲勝了,再加上念冰新得了傲天刀,這場比試根本沒有任何懸念。

念冰低頭看著手中的傲天刀,刀身上青光流轉,感受著那包裹著自己手的氣流和活躍的風元素,念冰突然感覺到,自己體內的冰火同源魔法力似乎在呼喚著傲天一般,原本應該無法使用的風元素,在冰火同源的召喚下,竟然與自己產生出親密的感覺,那是一種美妙的感覺,舒適的感覺,念冰的心神完全與刀融合為一體,他很迷戀這種狀態,似乎已經忘記了時間。

評委席上,諾亞侯爵向身旁的雪極問道:“雪兄,你新請的這位廚師怎麼只是在那里看刀,卻不動手呢?你看,廖風那邊熱火朝天的,半個時辰可並不長,要是因為動手慢而沒完成比賽,我就只能判你們清風齋輸了。”

雪極眉頭微皺,他也在擔心同樣的問題,要是念冰連比賽都沒有完成,那麼,誰也幫不了清風齋了。正想去提醒念冰,洛豪身旁的智女洛柔卻道:“不用管他的,他經常會做出出人意表的怪事,他既然還沒動手,自然有把握。讓他看下去好了。”

廖風那一邊,此時,他已經開始烹制第一道菜了,火光沖天而起,廖風神態瀟灑自如,各種廚具不斷在他手中上下翻飛,撲鼻的香氣傳出,晶瑩的菜肴不斷在鍋中翻炒著,他的動作很花哨,但偏偏又非常合理,每一個動作都暗含玄機,三名給他打下手的廚師不斷的提供著各種輔料。

比賽一半的時間已經過去了,廖風已經開始烹調自己的最後一道菜,而念冰依然站在那里看著自己的刀,他沒有動,他身旁的明元就那麼站著,此時,他的心情非常激動,他等待著,等著看這位鬼廚的傳人展現出屬于他自己的絕藝。他們不急,雪極卻急的不行,比賽時間已經過了一半,而念冰還沒有動手,這場比試關系到清風齋的名譽也關系到傲天刀的歸屬啊!一旁的金浩此時心中卻在暗暗冷笑,他巴不得念冰一直保持這樣的狀態直到結束,這次只要贏了清風齋,不但可以得到那柄寶刀,同時,清風齋在大成軒面前將永遠抬不起頭來。



精品文學網 www.Bestory.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