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觸發魔法陣(下)
龍靈感受著念冰大手中的熱度,“難道,你心中就只有廚藝和魔法麼?”

念冰點了點頭,道:“不錯,在我心中只有廚藝和魔法,其他的一切都可以過濾,我必須將心神專注,才能有所成就。”

龍靈輕歎一聲,強忍著不讓自己的淚水留下,她並沒有怪念冰,畢竟,每個人的追求是不一樣的,女孩子一生最大的追求,無疑是找到一個好的歸宿,而男人則不一樣,有些人偏安一隅,而有些人,卻注定了不平凡,念冰顯然是後者,他有太多的理想和追求了。

龍靈走了,念冰心中也不好受,有些煩悶的看著周圍的書架,拒絕一名溫柔絕色的少女,並不是件令人舒服的事。就在他心亂如麻之時,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絕望的眼神,念冰全身劇震,失聲道:“媽媽,媽媽,我錯了,我不應該為這些事而煩惱。冰神塔才是我的目標啊!”那絕望的眼神令他記憶如此深刻,那是母親最後的凝望,念冰深吸口氣,心中各種紛亂的念頭盡皆消失,盤膝坐好,開始了冥想。

從早上到中午,再從中午到晚上,經過整整一天的修煉,念冰才從冥想中清醒過來,冰火同源的魔法力變得更加凝實了,雖然進步速度很慢,但它們運行的還算平穩,那巧妙的旋渦有機的結合在一起,彼此間氣息相通卻絕不沖突,這就是冰火同源的威力。抬頭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此時,天光已經漸漸的暗了下來,圖書館中的魔法燈就要開啟了。念冰從懷中取出一個雙四階的魔法卷軸,這個卷軸是他目前制作出最得意的作品了,緩緩將卷軸打開,藍色的魔法力注入其中,沒有任何猶豫的,那淡藍色的光線交織于卷軸之上,藍光不斷的閃爍著,每一條紋路都是如此的奇妙,沒有任何停頓,在卷軸原有的魔法陣中穿插交錯,完美的作品逐漸在念冰的手中完成了,精神力的感覺令念冰清楚的知道,自己手中的這個卷軸,已經擁有了觸發的功效。一晚的研究加上一白天的冥想,已經使他真正掌握了這門技能。但是,念冰卻很清楚,自己的成功非常僥幸,正如注解上所說,這種觸發法陣極難完成,即使自己已經弄清了它的原理,先前還有幾次險些失手。

站起身,將卷軸小心的放入懷中,從地面上拿起那個鉛制的長條盒子,簡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容,念冰悄然離開了圖書館。

龍靈除了中午送飯給自己以外,並沒有在出現,念冰知道,她雖然嘴上不說,但自己已經深深的傷了她的心,不見也好,以免陷入的太深。

剛走出魔法師工會,一輛馬車就來到了念冰面前,駕車的車夫念冰見過,正是當初在自己與雪靜去洛柔家赴宴之時的那位老車夫。雪靜從馬車中探出頭來,“大廚子,上車吧,爸爸讓我來接你的。我都等你有小半個時辰了,你還真是慢啊!”

念冰心中暗暗苦笑,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龍靈已經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可是這瘋女就沒那麼好打發了,希望她還是恨自己多些才好,可惜她喜歡的燕風竟然是個燕菊花,否則到可以撮合一下,也省得雪靜將注意力都放在自己身上,“有勞雪靜小姐親自來接我,念冰真是不敢當啊!”嘴上雖然這麼說著,但他還是蹬車而上。

雪靜坐在念冰身旁,臉上流露出一絲甜甜的微笑,“不敢當,你什麼時候這麼客氣了?不是你欺負我的時候了?”

念冰苦笑道:“我不都已經解釋清楚了麼?雪靜小姐,你放過我好不好?我們之間,本就沒有什麼仇恨。”

雪靜微微一笑,道:“放過你啊!那我可要考慮考慮。不過,我們之間的稱呼先要改一改,我都直接叫你名字了,你又稱我父親為伯父,以後你就叫我靜兒或者靜靜吧。我們也算是朋友,這麼個小小的要求你不會拒絕吧。我看你叫靈兒的時候,可是親切的很啊!”

念冰可不想多做糾纏,趕忙道:“好,我答應就是了,靜靜,以後就不用派車專門來接我了,我自己走過去,也可以活動活動筋骨。”

雪靜嘻嘻一笑,道:“活動筋骨麼?晚上可有你活動的時候。”話一出口,她立刻覺得不妥,頓時弄了一個大紅臉。

念冰假做不懂,道:“活動筋骨?今天晚上伯父不會給我出什麼難題吧?”

雪靜吐了下可愛的小舌頭,道:“難題到是沒有,父親不過是請對面的大成軒老板來做客而已。順便向他們發了一張挑戰的帖子。”

念冰眼中一亮,“挑戰大成軒的主廚麼?好,這正是我所盼望的。”強烈的戰意從念冰身上勃然而起,在有些昏暗的馬車上,他的眼睛就像黑夜中的寒星一般,閃爍著自信的光芒。將裝有傲天刀的盒子平放在自己腿上,“今天,也正好讓我試試這柄刀。”

感受到念冰身上冰冷的氣息,雪靜心中一陣波動,好強烈的自信啊!原本,她還以為念冰會因為雪極安排的挑戰會使他為難,卻沒想到念冰如此輕易的就答應了,而且還很興奮似的。她當然不明白一個廚藝界頂尖高手的心,對手難求的感覺是最痛苦的,有了機會,念冰又怎麼能不興奮呢?他當初選擇第一站到冰雪城來,為的就是要與清風齋和大成軒中的廚藝高手切磋啊!

“你似乎對自己很有信心啊!”雪靜看著念冰,心中一陣搖曳。

念冰微笑道:“難道你對我沒信心麼?那大成軒的廚師有什麼特殊的本事麼?我想,能與清風齋一直抗衡,他的能力應該不在明師傅之下。”

雪靜點了點頭,道:“大成軒能成為達官顯貴們最喜歡的地方,當然有他的道理,不單是因為他們有些特殊服務,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在菜肴的味道上,他們的廚師長很年輕,大概只有三十多歲的樣子,師承不詳,明叔叔曾經與他比過一次,結果是以平局收場。那個家伙似乎比較擅長各種肉菜的烹調,不得不承認,他做出的菜肴從色、香兩個字上更在明叔叔之上,只是口味偏重一些而已。”

念冰頷首道:“聽你這麼說,那位廚師長應該走的是華麗路線,華麗的菜肴主要講究的就是色、香二字,那好,今天我就和他比一下,看誰作出的菜肴更華麗。靜兒,最近你有沒有看到燕風?”

雪靜楞了一下,她突然發現,自己自從恨上了念冰以來,燕風這個名字竟然始終沒有出現在腦海中,“他麼?最近到是沒見。我很奇怪,為什麼那天你們第一次見面,他就會把你當成朋友呢?以他的心性來看,似乎不是那麼容易接近的才對。”

念冰想起燕風看自己的神態,心頭一陣發冷,苦笑道:“靜兒,我給你個建議,你最好還是放棄他吧,你與他不會有任何結果的。”

雪靜好奇的道:“為什麼這麼說?難道你在嫉妒我喜歡他麼?”

“嫉妒?”念冰笑道:“這個詞彙似乎還從沒在我腦海中出現過,我是為了你好。在人背後說閑話,不是我的風格。以後你會明白的。”

雪靜哼了一聲,道:“事無不可對人言,你不說清楚,那我就只能當你是嫉妒了。”

念冰微微一笑,道:“那就算是我嫉妒好了,畢竟,你這麼漂亮,就算我是嫉妒,也是理所應當的吧。”

當馬車停在清風齋門口時,念冰驚訝的發現,街道上出奇的肅靜,和雪靜一起下了馬車,他驚訝的發現,這條冰雪城最繁華的街道上竟然連一個人都沒有。雪靜微笑道:“為了今天的比賽,爸爸特意邀請了城主和幾位有身份的人來做評委呢,大成軒和清風齋暫時停業,街道已經派遣官兵封鎖了。”

念冰驚訝的道:“不用這麼大張旗鼓的吧。清風齋和大成軒一天的營業額應該不少,為了這麼一個簡單的切磋而停業,難道不怕損失麼?”

雪靜道:“這你就不明白了吧。不論是我們勝,還是大成軒勝,都會立刻將對方壓倒,成為整個冰雪城中的第一飯店,這個榮譽所能帶來的收益,又豈是一天的營業額可以相比的呢?大成軒等這次機會不知道等了多久呢,他們的老板曾經多次向父親提出,想進行這麼一場比試,卻都被爸爸拒絕了。大成軒那名廚師長畢竟年輕,明叔叔曾經說過,三年之內,他必將超過自己,所以,父親為了保護清風齋的名譽,一直沒有應戰,這也是為什麼清風齋始終被大成軒壓上一頭的原因,今天,可是我們揚眉吐氣的時候,念冰,你可要加油啊!”

念冰點了點頭,道:“我盡力而為吧,我就知道,這柄自由之風的輕吟不是那麼好拿的。好了,我們進去吧。”

剛一走入清風齋,念冰立刻感覺到一股凝重的氣氛,在通道兩旁,不僅有清風齋的仆人,同時,還有一些衣著普通的陌生人。這些人驟一看去,並不起眼,但憑借念冰的精神力卻清晰的發現,這些人絕不像他們表面上那麼普通,一個個精華內斂,都是擅長武技的高手。

清風齋的大廳依舊是原來的樣子,只不過,大廳中的近百張桌子已經被騰空了,最前方中央的位置上擺放了一排長桌子,桌子後面的椅子空著,在大廳兩旁,各有一個堆廚房專用的工具,左邊的只有些普通的工具,而右邊的,正由一些人在布置著。

雪靜低聲道:“你看,正面的就是評委席,左邊是你操作的地方,而右邊,則是大成軒那廚師長操作的地方,他們已經開始布置了。你有什麼要求,現在趕快提出,我立刻叫人去辦。要不,待會兒就來不及了,各種材料你用不著擔心,只要你能說的出名字,我差不多都能找來。”

念冰點了點頭,伏在雪靜耳邊低語著,雪靜臉上不斷流露出驚訝之色,“就要這些麼?都是很普通的東西啊!”

念冰微微一笑,道:“普通中顯華麗,才是真本事,你照我的話去安排吧,放心,我有分寸。”

雪靜點了點頭,道:“你去換衣服吧,衣服在我的房間床上放著,是我親自給你准備的哦,換好衣服就回這里等待比賽開始就行了。”

念冰看了雪靜一眼,道:“又進你的房間啊!”

雪靜笑道:“難道你怕了不成?我要給你准備東西,你趕快去吧。”說完,如同一片紅云般飄然而去。

念冰看著雪靜興奮的樣子,知道自己與她之間的芥蒂已經消失了,但是,這種芥蒂的消失似乎並不是太妙。一邊想著,他來到後堂,輕車熟路的來到雪靜的房間,房門沒鎖,熟悉的清香再次出現在鼻端,走到床前,念冰不禁想起上次為了躲避雪極,自己曾經隱藏在這里的尷尬。

一身雪白的衣服整齊的疊放在床頭,念冰展開一看,不禁嚇了一跳,這那里是什麼廚師的衣服啊!分明是一件華服,白色的長袍上用銀線刺繡著龍形圖案,刺繡並不多,但卻起到了畫龍點睛的作用,使整套衣服在華貴中不失典雅,束腰的帶子很簡單,同樣是白色的,兩邊各有一條微寬的銀線,在腰帶的正中央,有一塊乳白色的玉石點綴,雖然不是羊脂白玉,但觸手溫潤,顯現其不凡之處。廚師穿這樣的衣服?這分明是貴族子弟才會穿的啊!心中雖然這樣想,但他還是脫下了自己的魔法袍,將這件銀白色的長袍穿在身上。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