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自由之風的輕吟(下)
加精大會12.05照常舉行歡迎大家參與,同時,在得到精華時也希望書友們多多投票,收藏,尤其是VIP票,謝謝.

----------------------------------------------------------------------

陰謀,絕對是陰謀。龍智看著一臉高深莫測的雪極,心中一陣不滿,他在提出送刀給念冰的時候,一定早已經算好了念冰不會要,真是一只老狐狸啊!“不錯,單是風吟石就值十萬紫金幣這個價錢。即使念冰為你工作五年,也完全值得了。但是,工會需要念冰,雪大哥,你就別讓兄弟為難了。”

雪極微微一笑,道:“龍兄,你別誤會,我讓他去幫我,其實也並不是全天都要在我那里,你應該知道,明元現在也只是偶爾動動手而已。念冰如果肯去我那里,所有待遇同明元一樣,每天只需要晚上去待會兒就可以了,其他時間大可以在你工會之中,這個條件不算苛刻了吧。五年的時間其實也並不算長。”在提出價格的時候,雪極就已經想到,念冰根本不可能有十萬紫金幣來買刀。

龍智無話可說,如果他是念冰,也肯定會選擇這五年的。畢竟,一柄絕世寶刀的到來,本就是絕好機緣,換了旁人,雪極絕不會出這麼大代價。可惜,他畢竟不是念冰,不錯,念冰確實很喜歡自由之風的輕吟,但是他卻已經有了能力絕不在傲天刀之下的晨露刀,冰屬性的晨露更適合念冰,再加上有可能達到與晨露同級別的正陽刀,他對傲天刀的渴望並不是那麼強烈。更何況,他還有著自己的本錢。

念冰開口了,平靜的一笑,道:“這柄刀我要了,它的價格遠不止伯父說的價錢,我知道,伯父是要給我一個機會,如果再不領情,我也不配成為您的朋友了。”

雪極大喜,“好。這麼說,你是同意到我那里工作五年了。你放心,薪水我同樣會發給你的,只要有你在,清風齋一定會更加紅火的,將來,不論什麼時候,就算五年之約完成後,只要你在外面倦了,清風齋永遠都是你的家,你可以在這里養老,這句話我說出來,不論是我在清風齋,還是今後靜兒掌管清風齋,都會履行。”

念冰微微一笑,道:“伯父,我想,您是誤會了,我確實是要這柄刀,但是,卻不是您現在想象的這種要法,我可以為清風齋工作一個月,同時,提供十萬紫金幣。也就是您先前提到的第一個條件。”

雪極一楞,道:“你有十萬紫金幣?難道是鬼廚前輩留給你的麼?”

念冰搖了搖頭,道:“不,不是的,師傅雖然留給了我不少財產,但作為一個男人,我絕不會用別人的錢來買自己想要得到的東西,我會憑自己的本事來得到這柄自由之風的輕吟。雖然我現在還沒有十萬紫金幣,但是,如果我能提供等額的物品來交換,應該也可以吧。”

事情已經超出了雪極先前的算計,他不禁皺了皺眉,道:“你想用什麼東西來交換呢?”

念冰微微一笑,道:“伯父,我想,您或許對魔法也有所了解,珍貴的魔法卷軸一向價值連成。如果是一個僅次于神降術的十一階魔法卷軸,是否能價值十萬紫金幣?”

點了點頭,雪極道:“十一階的魔法卷軸恐怕還不止這個價錢,可是,據我所知,就算是冰雪女神祭祀大人,也不可能制作出十級以上的魔法卷軸吧,難道你有?”

念冰搖頭道:“不,我沒有。但是,我卻可以制作卷軸,雖然在階段上達不到十一級的高度,但是,我制作出的卷軸,卻可以有等同的價值。我願意提供給您十個卷軸,十個在我三個月內做出最得意的卷軸。我想,它們的價值應該足以頂的上至少兩個十一階卷軸了。這也算我還您一個人情吧。”

雪極有些疑惑的道:“念冰,不是我信不過你,但是,看你的樣子,也只是一名大魔法師,據我所知,大魔法師能做出四級卷軸,而且幾率很低,相差了七階,卷軸的價值卻……”

念冰打斷雪極的話,微笑道:“不錯,我是一名大魔法師,但是,我卻能做出六階的卷軸,而且,我之所以認定自己的卷軸能值那個價錢,它自然有一定特點,它所能發揮出的威力,一定會令您驚訝的,最為珍貴的,就是這種卷軸別人不可能做的出來,即使是現在號稱魔法最為強大的冰雪女神祭祀大人也不能,除非我將卷軸制作的方法說出來,否則,誰也達不到我制作的程度。”為了得到傲天刀,念冰已經顧不得隱瞞自己剛剛學到的秘密了。

雪極笑了,“念冰,我相信你,從龍智如此重視你就可以看出,你在魔法界同樣有著非同一般的成就,但是,你卻忽略了最重要的一點,我們雪家都是以武技來保護自身的,就算有了你的強大魔法卷軸,對于我們來說也沒有任何作用,難道,你指望著我拿它們來換錢麼?如果你認為自己做出的東西值那個價錢,為什麼自己不賣呢?”

念冰淡然道:“因為,我還不想讓外人知道這種卷軸的秘密,所以,我不希望將它們賣出去,而是用來直接與您交換傲天刀。既然我敢提出這樣的交換,自然會考慮清楚一切,我做的這種卷軸,有一個最大的特點,就是可以被任何人所使用,哪怕只是一個剛懂事的小孩子,一旦我教給他使用的方法,同樣能夠發揮出卷軸的威力。”

“什麼?”雪極和龍智同時驚呼出聲,在他們看來,這是絕不可能的事。

念冰微微一笑,從懷中摸出一個卷軸,這個卷軸是用最低級的白卷軸制作而成的,他把這個卷軸交給雪靜,微笑道:“我們來做一個實驗吧,事實往往能證明一切。雪靜小姐,請你按照我說的,將卷軸沖天花板打開。”

雪靜一楞,道:“怎麼打?”

念冰道:“你只需要把卷軸像打開畫軸那樣展開,使畫面朝上,就可以了。”

雪靜眼中流露出驚訝的光芒,按照念冰所說,緩緩將卷軸開啟。奇異的一幕出現了,當卷軸完全展開的時候,整個卷軸突然變成了一片白色的霧氣,噗的一聲,數十柄冰刀驟然而出,化為數十道寒光直接插上了房頂,就在眾人還沉浸在驚訝中的時候,房頂上的數十柄冰刀突然同時化為一片冰霧,是房頂處凝結出一大塊冰。

龍智雖然已經聽雪靜說過念冰能夠做出融合卷軸,但第一次目睹,還是不禁驚訝的張大了嘴,更重要的是,這個卷軸是由根本不會魔法的雪靜打開的,單是這一創舉,已經使這種卷軸的價值足以翻上一翻了,如果將這種卷軸賣給各個帝國的皇室和王公大臣,銷路一定會非常之好,誰不希望身邊帶著可以保命的好東西呢?

念冰目光轉向有些呆滯的雪極,微笑道:“伯父,我的這種卷軸您已經看到了,如果有十個這樣的卷軸在身邊,對您和雪靜小姐的生命安全,都會起到很好的保障作用。當然,您大可以放心,我提供給你們的卷軸,一定是六級加六級的,我會說明每個卷軸所擁有的兩個魔法是什麼,當遇到危險時,只需要打開卷軸,自然可以護得你們安全。”

雪極苦笑著搖了搖頭,道:“念冰,雖然我不知道這樣做有多大的難度,但是,連龍兄弟都如此驚訝,可見這種卷軸的價值了。十個六級加六級的卷軸,賣到十萬紫金幣絕不困難。但是,你應該知道,我想要的並不是這些,我真的很希望你能來清風齋幫我。”

念冰看著雪極眼中的渴望,淡然一笑,道:“傲天雖然可貴,但是,對我來說,自由的價值卻更高,我不可能為了得到自由之風的輕吟而放棄自己的自由之身,五年,對于我來說實在是太長了,其實,如果不是有些特殊原因,我現在早已經離開了冰雪城。我師傅曾經對我說過,八年練廚、八年悟廚,只有在整片大陸上游曆,我才能做到悟這個字,希望您能理解我的苦衷,如果您不願意交換,那我也不勉強,我依然是清風齋的朋友。”

雪極歎息一聲,道:“說過的話就像潑出的水,我雪極既然已經說出了條件,就絕不會反悔,就照你所說的吧。你將卷軸做好後,直接教給我的女兒,我想,將來這十個卷軸就做為靜兒的嫁妝好了。你准備什麼時候開始到清風齋工作呢?雖然只有一個月的時間,但是,我還是要好好利用一下,我想,你不會拒絕我的一些安排吧。”

念冰自信的一笑,道:“如果您的安排是指讓我與其他廚師切磋廚藝,我求之不得,又怎麼會拒絕呢?不過,我希望您找來的廚師不要太差勁,否則,我很難提的起興致。從明天開始,每天傍晚,我會准時到清風齋報道。”

雪極點了點頭,將手中的錦盒交給念冰,道:“現在,它雖然還不完全是你的,但是,我可以將它先交給你使用,我信的過你的人品。坦白說,念冰,與你說話真的很省事,有很多東西都用不著明說,我現在終于明白,為什麼我們冰雪城的智女小姐都會敗在你手中了。靜靜,我們走吧。”

雪靜顯得很高興,絲毫沒有因為原本應該是自己繼承的寶刀落入念冰手中而不滿,美目流轉,白了念冰一眼,道:“那我們明天見嘍,到時候我會給你找一套適合你的衣服來穿。”

雪極和雪靜走了,手中托著沉甸甸的錦盒,念冰同樣很高興,雖然傲天刀的作用不如晨露那麼重要,但是,現在他需要隱藏晨露的氣息,沒有一柄趁手的好刀,總是遺憾,而傲天,卻在此時到來,正好彌補了這個遺憾,有傲天在手,念冰深信,自己的刀功一定會更進一步,以前有些不敢嘗試的刀法,現在可以開始鍛煉了。

龍智眼中光芒連閃,看著念冰,歎息一聲,道:“坦白說,剛才我真的很怕你答應那五年的約定,但是,我又沒有權利要求你拒絕。念冰,我發現,現在更加看不透你了。你的大腦究竟是什麼東西做的呢?從你到來以後,魔法中的奧妙一一被你探索,我知道,你總有一天會離開冰雪城的,我並不阻攔你,我只是希望,當你離開的時候,想我告個別,永遠都記住,自己是冰月帝國魔法師工會中的一員,這就足夠了。”

念冰點了點頭,道:“會長,您放心,我既然加入了工會,就是工會中的一份子,您對我那麼多幫助,我一定會有所回報的。我想繼續看書了,您忙吧。”

龍智道:“那我不打擾你了,有什麼需要盡管向靈兒說,我會盡可能滿足你的要求。”說完,他拉著龍靈下樓而去。

念冰拿起先前自己看的那本書,仿佛先前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似的,錦盒就放在身旁,他繼續著自己的學習,對于魔法陣,研究的越深,他越發現其中有著很深的奧妙,那些,都是他最需要的東西。

龍靈跟著父親出了圖書館,龍智看了看周圍沒人,低聲道:“靈兒,我想與你商量一件事。”

龍靈一楞,道:“爸爸,有什麼事您就說吧,只要靈兒能做到的。”

龍智輕歎一聲,道:“我現在越來越發現這個念冰很不簡單,他給我帶來的驚訝實在太多了,這樣的人才正是我們工會所需要的,如果,他能代表工會去參加三年一度的大陸五大帝國新銳魔法師大賽,必然能改變我們冰月帝國魔法師工會在大陸上的地位。可惜,我就怕他不肯留到那個時候啊!本來,我是想讓你去參加的,但念冰的出現,卻讓我改變了主意。”

龍靈皺眉道:“爸爸,那個新銳魔法師大會雖然我們可以參加,但每次都是冰神塔的附屬,有冰神塔的傳人在,我們根本發揮不出什麼啊!”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