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藝震清風齋(上)
看到很多書友留下的恭喜留言,小三真的很感動,在你們默默的支持下,小三寫書已經是第六套了,為了回報大家的支持,我從沒太監過一套書,以前不會,以後也不會,或許我寫的書會有所缺陷,但是,我會一直努力,爭取進步.本周日晚上12.05的加精大會將在討論區舉行,討論區經過起點的升級已經可以加精了,這樣大家留言起來也比較方便,歡迎參加.。

---------------------------------------------------------------------

是的,正是九青神龍冰云隱,這也是念冰成名之後,著名的七系大餐之一。

看著面前這云霧飄渺的九青神龍冰云隱,在場所有人都有些無法下口的感覺,畢竟,這已經不能用菜來形容了,分明就是一盤藝術品啊!珍貴的藝術品,念冰一共用了一刻的時間,才將這盤菜雕琢完成,看著那繚繞的冰霧,看著那栩栩如生的九條青龍,竟然沒有一人先動手。

念冰目光落向洛柔,“智女小姐,我想,現在你應該知道我是干什麼的了吧。不錯,我真正的職業其實是一名廚師。雪靜小姐,當初我之所以要選擇大成軒或清風齋其中的一家進入,為的就是能與主廚探討廚藝,並沒有別的目的,我想,我們之間的誤會也可以就此解除。一道菜,已經可以證明許多,或許你們會疑惑,我身為魔法師,又怎麼會學習做菜呢?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們,在我心中,廚師絕對是一個可以與魔法師相提並論的高貴職業,憑借我自己的廚藝,可以滿足無數人的口腹之欲,廚藝本就是一門藝術,將起發揚光大是我的目標,而魔法,只是輔助廚藝的一種技能而已。我離開師傅時間不長,對于我來說,追求廚藝的漫漫長路還很遠,好了,言盡于此,各位慢慢品嘗,如果冰霧散了,這道菜也就失去它應有的味道了。該解釋的我已經解釋清楚,各位再見,靈兒,你留下吧,我先回去了。”收好自己的東西,將布囊揣入懷中,念冰向眾人微微頷首後,轉身而去。沒有人攔阻他,所有人的心神還都在眼前的這道菜上,念冰的聲音不斷在他們的腦海中回蕩著。

還是同為廚師的明元第一個反應過來,從旁邊拿過一把筷子,分別遞給雪極和三女,他第一個動了,筷子前探加住一片黃瓜,筷子剛一接觸到黃瓜上,黃瓜片自然與“青龍”脫離,一點連帶的感覺都沒有產生,可見整條“青龍”的連接是多麼巧妙了。

見明元動了,其他人也先後動手,加起幾片黃瓜送入口中,薄入紙的黃瓜入口即化,化為一股清甜的液體滑入腹中,那是一種無法形容的味覺感觸,全身三千六百萬毛孔仿佛在這刹那之間完全張開一般,冰涼的氣息與天地相接,清爽的感覺使人飄飄欲仙,不但身體的燥熱之氣消失了,就連心神也得以恢複,在清甜中清醒過來。

洛柔、龍靈、雪靜三女眼中異彩連閃,這種美妙的口味,女孩子最為喜愛,沒有停頓,筷子在冰霧中飛馳,一會兒的工夫,九青神龍在冰霧消失前,已經完全進入了五人的腹中。清涼、香甜、爽口、提神,全身清爽的感覺是如此美妙,更巧妙的是,清風齋本就以素雅為主,這道材料簡單的菜肴正符合了清風齋的特色。

明元放下手中的筷子,合著雙眼,喃喃的道:“黃瓜的清香完全在冰冷中釋放,再加上甘蔗的甘甜之氣,清爽通透,好一道神奇的菜肴。”

雪極看向明元,道:“小明,這道菜如果由你來做,能夠達到這種效果麼?”

明元睜開眼睛看向雪極,搖了搖頭,道:“絕無可能。此菜最關鍵之處在于兩點,一點是刀功,而另一點,就是魔法。是魔法散發出的冰之氣息恰倒好處的激發了黃瓜的清香之氣,這一點,我絕對不可能做到,如果後天用冰塊來鎮,味道就要差的遠了,更何況,那甘蔗形成的冰粉誰有能做的出來呢?以魔法入廚,恐怕,也只有他的師傅能夠想出來了,好一位魔法廚師啊!看來,廚藝界又要掀起軒然大波了。不久的將來,他必將成為廚藝界的泰斗。看來,廚無止境,我需要學習的東西太多了。”

雪靜眼中閃爍著怪異的光芒,喃喃的道:“真沒想到,他竟然是廚師,到清風齋居然是為了切磋廚藝的。黃瓜這種低成本的青菜都能做的如此美味,要是他肯來幫我們,恐怕我們清風齋就發了。爸爸,我們請他回來協助明叔叔好不好?”

雪極一聽女兒的話,頓時心中大動,扭頭向明元看去,明元輕歎一聲,道:“大哥,如果他真的願意來,我可以將廚師長的位置讓出來。雖然他年紀不大,但畢竟達者為先,不過,先前他說過的話你們也已經聽到了,他志向遠大,絕不會偏安一隅的,恐怕不會答應留下來。”

雪極歎息一聲,道:“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我就看出了他的與眾不同,但卻萬萬沒有想到,他的出色竟然是在廚藝上,不管怎麼說,我也要盡力試一下,所謂盡人事而聽天命,如果他實在不願意留下,至少我雪極也要交這個朋友。哦,對了,明弟,他的師傅究竟是誰?”

明元眼中流露著尊敬的光芒,道:“大哥,你應該聽說過廚藝界的五大廚神吧。”

雪極頷首道:“當然聽說過,早年我還曾經研究過他們,可惜,這五大廚神似乎都已經歸隱了,無法請到他們主廚。你指的五大廚神,應該就是鬼、烈、駝、靈、妙五位吧。”

明元道:“不錯,正是他們。其中的妙廚神正是家師,排名按照先後而分,雖然並列為五大廚神,但他們之間卻依舊是有差距的。剛才那個小伙子,就是五大廚神之首,鬼廚的傳人。當初,正是鬼廚前輩的幫助,才使我師傅有了後來的成就,師傅一向將鬼廚視為自己的恩人,同時,也是師傅一樣的存在,師傅的年紀比鬼廚前輩還要大上不少,但他每次一提到鬼廚前輩,都會極為恭敬。可惜,後來鬼廚前輩因為某件事情離開了廚藝界,從此再無消息,真沒想到,他的徒弟竟然出世了,比起鬼廚前輩,或許他的火候還有差距,但是,他卻多了魔法。我相信,經過幾年的曆練,他不難達到鬼廚前輩顛峰時期的成就,甚至,還有可能超越。”

雪極眼中流露出極為驚訝的神色,“鬼廚,竟然是鬼廚的弟子,哎,我真是太糊塗了,放著如此人才竟然不知道珍惜,如果讓同行們知道鬼廚的弟子竟然在我們清風齋砍柴,不知會怎麼笑話我呢。靜兒,你去准備厚禮,我們到魔法師工會登門賠罪。”

雪靜出奇的並沒有發脾氣,輕輕的點了點頭,朝大廳後面走去。

洛柔和龍靈對視一眼,向雪極道:“雪伯伯,我們也先走了,他竟然是一名廚師,大出我意料之外,我一向自詡聰慧,卻接連兩次都輸在他手中,看來,這智女的稱號應該取消才對,麻煩叔叔跟靜靜說一聲,叔叔再見。”洛柔此時的心情比雪靜還要複雜,念冰已經用自己的行動向她證明了一切,賭約已經輸了,洛柔卻沒有絲毫遺憾,她輸的心服口服,是太履行約定的時候了。

念冰在冰雪城的大街上走著,自從離開桃花林以來,他還是第一次全力來制作一道菜肴,他現在的心情非常好,不光是因為解決了雪靜和洛柔的事,更是因為他發現自己的魔法知識提高後,竟然對廚藝也有所幫助,在制作九青神龍冰云隱的時候,魔法使用已經可以達到無形的境界,雖然只是最低級的冰系魔法,但是,能做到如此程度,他對自己已經非常滿意了,除了火候還無法與自己的師傅相比以外,在魔法與廚藝的融合上,已經又近了一步。廚藝到了他這個境界,已經不需要用反複的鍛煉來增強,他現在需要的是機遇,能夠帶給自己明悟的機遇。

正走著,背後車輪聲突然響起,念冰下意識的向道路旁邊靠了靠,卻發現,先前自己乘坐過的馬車停在了身旁,洛柔從馬車中探身而出,聲音有些怪異的道:“大廚子,上車吧。我送你們回去。”

念冰微微一笑,並沒有拒絕,蹬車而上。龍靈此時正坐在馬車的最里面,低著頭,並沒有看自己。

“又要麻煩你了,智女小姐。”念冰客氣的道。

洛柔沒好氣的道:“你是在嘲笑我麼?你放心,輸了就是輸了,我會履行約定的,你現在可以提出要求了。”

念冰楞了一下,道:“我從來都沒想過要你答應什麼條件,一句戲言而已,又何必當真呢?”

洛柔哼了一聲,道:“願賭服輸,我既然已經輸了自然要履行諾言,誰跟你說是戲言了,雖然我是女子,但也不會畏縮。”

念冰笑了,搖首道:“不必了,我確實沒有什麼想要求你的。”

洛柔眼中流露出一絲怪異的光芒,挑釁道:“你當初不是問過我,如果你的條件是要我嫁給你會怎麼樣麼?你大可以這樣要求。”

念冰嚇了一跳,笑道:“不,我可不願意被一群你的追隨者跟在背後追殺。何況,你不是已經有了未婚夫麼?”

洛柔道:“你是不敢麼?有未婚夫又如何,我又沒嫁人呢,你大可以追求我,只要你提出條件,我自然會給你個機會。”

念冰楞了一下,他看出,洛柔似乎是當真的,將手臂伸到洛柔面前,道:“你掐我一下,看看我是不是在做夢?智女小姐居然主動要求我追求,實在令人難以相信。”洛柔撲哧一笑,在念冰小臂上用力擰了一下,念冰吃痛,趕忙將手臂收了回來,苦笑道:“不用那麼大力吧。”

洛柔哼了一聲,道:“誰讓你隱藏的那麼深,竟然連我都騙過了,這還是輕的呢,我恨不得殺了你,贏我的感覺很舒服麼?”

念冰心中微微一蕩,點了點頭,嘿嘿笑道:“不得不承認,確實很有成就感,不過,我並沒有以此為豪的意思。”

洛柔瞪視著他,道:“你現在可以提出條件了,難道,我對你就沒有一點吸引力?”

看著洛柔那澄澈的藍色眼眸,刹那間,念冰突然明白了許多事,洛柔並不是看上自己,而是想與自己在另一個舞台上重新進行爭斗,如果自己提出追求她的條件,或者提出娶她的條件,恐怕,接踵而來的麻煩會一個比一個困難,好一個智女,果然不簡單。她的好勝之心尤勝男兒,不過,既然明白了這一點,自己又怎麼會上當呢?“智女小姐,你欠我的條件已經履行了。”

洛柔一呆,但她很快就明白過來,瞪著念冰,道:“你好奸詐。”念冰先前讓她擰的一下,不正是一個條件麼?

念冰擺出一付無辜的樣子,道:“我奸詐?我贏了,卻沒有為難你,你還說我奸詐,真是沒有天理了。我看,我還是下車的好。”

洛柔終于保持不住冷靜,嗔道:“你給我坐著,不許動。我值得你這麼防備麼?難道我是洪水猛獸不成?”

念冰微笑不語,坐在那里不再吭聲。洛柔面對面前這軟硬不吃的英俊男子,即使滿腹智計,卻根本無用武之地,一時不禁氣結。

一路上,三人都沒有在開口,馬車穩穩的停在魔法師工會門口,念冰第一個下了車,扶著跟隨在自己深厚的龍靈平穩落地,向車中的智女道:“多謝小姐相送,我們有緣再見吧。”

洛柔惡狠狠的道:“念冰,你給我記住,我跟你沒完,總有一天,我們還會再見的。走。”

馬車飛馳而去,念冰無奈的搖了搖頭,“女人心,海底針,真是摸不透啊!似乎我與她之間並沒有仇才對,又何苦老是與我為難呢?”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