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燕風的特殊嗜好(中)
今天的第二章來了,小三努力一些,爭取晚上10點左右再發一章上來.嘿嘿,大家多多收藏,多多投票吧.

----------------------------------------------------------------------

正如念冰判斷的那樣,雪靜眼睛一閉,竟然就那麼撞向燕風手中短刃,時間緊迫,燕風根本來不及反應,就在這危機關頭,念冰的手到了,他的手直接抓上了燕風的短刀,而雪靜則直接撞在了他的手背上。鮮血,順著念冰的手掌滑落,染紅了燕風的短刀,短刀似乎有靈性一般,竟然在微微的顫抖著,仿佛很興奮似的。雪靜感覺到不對,當她睜開眼睛時,正好看到那鮮紅的血液向地面滴落,她楞了。

念冰輕歎一聲,有些無奈的看著雪靜,“你這又是何苦呢?這麼點打擊都禁受不起麼?你在撞向刀刃的時候有沒有想過你的家人和朋友?雪靜,雖然你有著瘋女的外號,但瘋卻並不是沒有限度的,生命,是上天所賜,每個人都只有幾十年而已,珍惜你自己的生命吧。”

燕風左手連點,封住了念冰手腕處的血脈,冷淡的道:“她要死,就讓她死好了,你又何苦救她呢?”

念冰微微一笑,道:“燕兄,你偏激了。我說過,生命是寶貴的,更何況,她也只是一時氣迷心竅而已,雪靜小姐曾經幫過我,而我卻一直隱瞞著她自己是魔法師的事實,這一刀,就算我還給她的吧。雪靜小姐,從現在開始,我不欠你的,你也不欠我的,請回吧。”

血流的雖然慢了,但卻依據一滴滴的落向地面,雪靜眼中的憤怒在看到鮮血之時就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複雜的光芒。咬了咬自己的下唇,一步步向後退去,猛的將手中斷劍扔在地上,轉身就跑,漆黑的夜空中,飄蕩著兩串晶瑩的淚珠。

“念冰,你怎麼樣?我的霜炎刀是非常鋒利的,恐怕已經傷到你的筋骨了吧。這可怎麼辦,刀還不能拿出來,我立刻帶你去找大夫。”燕風眼中已經沒有了先前的冷傲,關切之情溢于言表,看著他那關切的目光,念冰心中突然升起一絲不妥的感覺,趕忙道:“多謝燕兄關心,你放心,沒你想的那麼嚴重,你這刀確實鋒利的很,連我手中的冰都切開了。”一邊說著,他緩緩張開手,兩塊被染紅的堅冰掉在地面上,血雖然流的不少,但其實傷口並不深,雪靜那一撞,只不過將將使燕風的霜炎刀將冰斬開刺破了念冰的皮膚。

“生命的源泉啊!請湛放你的光芒,將帶有生命印記的治療之水賜予我,解除傷痛吧。——水療術。”藍色的光點在念冰手上凝結,光點如絲如縷般向他掌心處湧去,血頓時止住了,那並不很深的傷口,在藍色光點的作用下,幾乎用肉眼都可以看到,它正在不斷的愈合著。

念冰滿意的一笑,道:“果然是書中自有黃金屋啊!昨天真是沒白看,這二階的水療術可比一階的治療術好用多了。”這個二階魔法,正是他昨天才在魔法師工會的一本水系魔法書上看到的。冰系魔法,是從水系魔法衍生而來的,不但擁有著冰的能力,同時也可以說是一名水系魔法師,但如果只是水系魔法師,卻不能使用冰系魔法,這就是為什麼冰系魔法在大陸魔法界有著超過普通四系魔法地位的原因了。

燕風贊歎道:“魔法真是神奇的東西,單是這治療之法,就是武技所不能達到的。”

念冰微笑道:“多謝燕兄相救,魔法雖然有魔法的好處,但武技也同樣有著它的特點。”

燕風此時哪里還有冷酷的樣子,笑道:“客氣什麼,其實,我已經看出你有所准備了,但所謂關心則亂,還是忍不住出手,那瘋女真是太瘋狂了。竟然因為這麼一點小事就要殺人。”

念冰心中不妥的感覺越來越強,從燕風眼中,他已經看出了些什麼,勉強一笑,道:“燕兄,我還有事,要先回魔法師工會了。”

燕風有些不舍的道:“念兄,我們已經是朋友了,以後我能去魔法師工會看你麼?哦,對了,你也可以叫我的小名。我,我小名叫菊花、燕菊花。”

念冰全身一陣發冷,但他此時也無法拒絕剛剛救了自己的燕風,只得強忍著想嘔吐的感覺頷首道:“當然可以,燕兄,那我們後會有期。”說完,他向燕風微微頷首,轉身朝魔法師工會的方向而去。一邊走,一邊心中暗想,雪靜啊雪靜,你喜歡什麼人不好,卻偏偏喜歡上這麼一個玻璃。想到這里,念冰不禁感覺到全身一陣發冷,今後千萬不要再見到這位燕兄才好。

一邊向魔法師工會走著,念冰腦海中不斷回蕩著燕風在自己離去時那幽怨的目光,全身一陣發冷,撩起魔法師袍,發現皮膚上已經出現了一層雞皮疙瘩。難怪那家伙會一見面就對自己與眾不同,難怪他連雪靜那樣的美女都不稍加辭色,原來竟然有那種惡心的愛好。還好自己從他眼神中發現的早,否則,真要被纏上就麻煩了。很明顯,那家伙的武技很高,除非自己用出冰雪女神的歎息加上冰火同源魔法,否則很難贏的了他。何況他也沒有惡意,自己根本就無法向他出手,現在就希望他不會再來找自己,否則,要是被別人誤會了,真是跳到天青河里也洗不清了。

緩慢的在街道上走著,念冰心中很輕松,雪靜的事終于解決了,雖然她可能很難接受,但至少自己替她擋了一刀,她就算再瘋,也不會仇視自己了吧。

急促的馬蹄聲突然響起,念冰趕忙向一旁讓去,他現在走的這條街道並不算寬,要是被撞到,可就倒黴了。

希津津兩聲長嘶,兩匹駿馬在念冰面前停了下來,他驚訝的發現,馬的主人竟然是龍靈和師九。兩人翻身下馬,師九不滿的道:“我說兄弟,你怎麼連招呼都不打一聲就走了。”

念冰苦笑道:“那種情況我還能不走麼?”

龍靈原本溫柔的目光中多了幾分寒意,“念冰,我需要你解釋一下和靜靜的事。”

念冰苦笑道:“解釋?容易的很。你應該也知道,是她讓我假裝成她男朋友與她一起前來赴會的。在沒有加入魔法師工會前,我剛到冰雪城,人生地不熟的,在經過清風齋和大成軒的時候,本想先找份工作安頓下來,可誰知卻被大成軒的那個什麼三掌櫃為難,雪靜正好經過,懲罰了那掌櫃一下,帶我進清風齋,讓我暫時劈柴。或許是因為我長的還可以吧,她才會選擇我來裝成她的男朋友。”

龍靈一楞,道:“就這麼簡單?”

念冰聳了聳肩,道:“就這麼簡單。不信你可以去問雪靜。”

龍靈秀眉微皺道:“讓一名大魔法師劈柴,真是可笑。不過,既然靜靜當初幫了你,那你今天為什麼會在宴會讓她難堪呢?就為了她讓你裝扮成她的男朋友麼?”

念冰搖了搖頭,道:“我對洛柔曾經說過,我只是想給雪靜一個教訓而已,她曾經對我的侮辱我可以忍受,但是,我不希望她永遠這樣下去,如此自以為是的瘋女,總有一天會受到更大挫折的,與其如此,到不如我刺激她一下,更何況,你覺得我對她的刺激很強烈麼?真正說出我是大魔法師的還是靈兒你啊!”

龍靈楞了一下,仔細回想起來,念冰確實並沒有做什麼,他只是為洛柔切蛋糕,並陪洛柔跳了支舞而已,到是雪靜,一發現念冰的真實身份,頓時大為震怒,驟然離場而去。想到這里,龍靈眼中的光芒頓時變得逐漸柔和起來,輕輕的點了點頭,道:“那這麼說起來,還真的不能怪你了。不過,我想知道,你有沒有把雪靜當成朋友看待過?”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