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燕風的特殊嗜好(上)
這周本書要上架了,大概周二或者周三的樣子吧,希望大家多多收藏,投票.謝謝

---------------------------------------------------------------------

念冰搖了搖頭,道:“至少現在不會,但當我回清風齋的時候,絕不是以現在這樣的身份。”

洛柔微微一笑,道:“今天算你贏了,但你不可能永遠贏下去,當我知道了你的一切後,我會讓你輸的心服口服。”

念冰裝出一個惶恐的神情,“我現在已經心服口服了,小姐就不要為難我了。”

洛柔哼了一聲,道:“你是不屑與我這小女子斗麼?”

念冰微笑道:“不敢,只是我確實沒有時間與小姐斗,如果小姐有本事進入魔法師工會的圖書館,在那里你隨時可以找到我。至少一月之內,我絕不會離開魔法師工會。”

“這麼說,你算是接受我的挑戰了。那好,讓我送你出去吧。”說完,不等念冰反對,主動拉上他的手,與他一起從旁邊向外走去。

夜涼如水,空氣格外清新,洛柔牽著念冰在庭院的小路上緩緩向外而行,就像一對情侶似的,美女在側,念冰雖然感覺很輕松舒適,但心中卻沒有一絲欲望,“念冰,我們打個賭如何?”洛柔微笑著道。

她雖然說的輕松,但念冰卻能感覺到其中的機鋒,“打賭?對不起,我並不是一個賭徒。”

洛柔道:“你是不敢麼?怕輸給我?”

念冰微微一笑,“請將不如激將,這激將法在智女用來,恐怕沒什麼人能逃避吧。不妨說來聽聽,這賭如何打呢?”

洛柔道:“我們就賭這一個月,如果在一個月內,我不能摸清你真正的身份,就算我輸了,如果我摸清了,就算你輸,如何?”

念冰看著洛柔,道:“我真正的身份你不是已經知道了?我並沒有隱瞞什麼,不如這樣好了,你摸清我的身份實在太困難,困難到幾乎不可能。就賭我的職業吧,只要你能找出我真正的職業,並提供有利的證據,那就算你贏,可我們要賭什麼呢?”

洛柔微笑道:“好,就依你,這麼說來,你並不是一個魔法師那麼單純了。如果我贏,你就答應我一個條件,反之,我答應你一個條件。”

念冰有些好笑的道:“這一個條件說的太空泛了吧,如果我贏了,要求小姐嫁我為妻,難道你也會答應麼?”

洛柔松開念冰的手,銀鈴般的笑聲響起,“那也並沒有什麼不可以,不過,要你能贏的了我才行,我與人打賭,可還從未輸過。就送你到這里吧,我要回去了,還有許多賓客等著我。我們一定會再見面的。輸了可不許耍賴哦。”

看著洛柔返回的背影,念冰無奈的一笑,沒想到剛擺脫了雪靜,卻又招惹了這麼一個大麻煩,智女洛柔絕不是雪靜那麼容易對付的,真希望一個月的時間能夠快點結束,自己也好離開這紛亂的地方。

一邊想著,念冰向外走去,門口處那名管家已經不見了,士兵們依然把守著,伸展著自己的身體,看了看天色,今天確實有些累了,不過,回魔法師工會後還是先去看會兒書吧,那天的最後一本還沒看完,一想到看書,念冰的興致頓時高了起來,在書中的魔法世界里,他的思路會變得開闊起來,時間也會更快的過去。想到這里,他不禁加快步伐,走出院子後,辨別了一下方向,朝魔法師工會的方位走去。

剛走出沒多遠,念冰胸前所帶的天華牌突然散發出一股溫熱的氣流,念冰心中一動,頓時停下腳步,天華牌是一件寶物,往往在危險關頭會給自己示警,當初,自己在桃花林中遇到毒瘴蜂時,就多虧了它及時提醒,才讓自己來得及准備魔法度過危難。沒有多余的猶豫時間,淡藍色的光芒圍繞著念冰的身體凝聚起來,他一邊有節奏的念著咒語,一邊向空曠的大街遠方看去。

天華牌的預警是完全正確的,刺膚的氣流帶著強大的壓迫力突然從左邊房頂處瞬間下降,朝念冰所在的位置沖來,那是熟悉的紅色光芒,一感受到這攻擊的氣流,念冰頓時知道來的是誰了,此時,他的咒語已經完成,就在他剛要發出防禦力極強的四階冰棱盾之時,斜刺里突然亮起一道白色的光芒,白光並不強烈,但速度卻極快,後發先至,趕在紅色光芒之前擋在念冰身前。

叮的一聲輕響,尖銳的聲音震的念冰耳膜一陣發疼,下意識的向牆邊退去。一白一銀兩道身影同時落在地面上,銀色身影自然是念冰想象中的瘋女雪靜,而那白色身影,卻出乎意料的是燕風。先前念冰離開的時候,燕風似乎去了洗手間,使念冰無法與他打招呼就走了。

燕風手中那白鞘短刀連鞘舉起,“瘋女,你又在這里發瘋了,作為一名武技修煉者,居然在暗處偷襲一名魔法師,你根本不配修煉武技。”

雪靜眼中充滿了怒火,恨恨的看著念冰,“我就偷襲了,你管的著麼?你是他什麼人,用的著你來救他?你給我滾開,今天我要殺了他。”

念冰眉頭微皺,道:“雪靜,我想,我們之間應該沒有那麼深的仇恨吧。”

雪靜眼圈突然紅了起來,“沒有?今天發生的事,你讓我以後在姐妹面前如何抬的起頭?我問你,你既然是一名魔法師,為什麼要到我們清風齋去劈柴,為什麼還要騙我,以前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假裝的對不對,都是為了蒙騙我的對不對,我和你有什麼仇,用的著你這麼算計我。”

念冰也沒有想到雪靜會將這件事看的如此嚴重,眉頭微皺道:“雪靜,不錯,我是一名魔法師,但是,我去你們清風齋劈柴也完全是心甘情願的,我有自己的目的,我從來都沒想騙你什麼,你也沒有問過我會不會魔法,這如何談的上騙呢?你冷靜一點好不好。”

“冷靜?我冷靜不了,今天當著那麼多賓客的面,大多數人都看到是你和我一起來的,可是,你卻理都不理我,與柔兒跳了第一支舞,你這算什麼意思?是在想我示威麼?你這個卑鄙小人,今天我要殺了你。”手中長劍紅色的斗氣光芒大盛,明顯就要再次動手。

念冰突然升出一絲好笑的感覺,他清晰的發現,雪靜仇恨自己的原因,竟然有很大程度是因為嫉妒,想到嫉妒二字,連他自己都不覺得好笑,難道這一直瞧不起自己的刁蠻女竟然對自己有好感不成?

紅光暴起,長劍在雪靜手中如同長虹貫日一般向念冰劈來,氣勢之猛,很顯然,雪靜已經用出了全力。

一片白色的光幕從下方升起,清脆的聲音接二連三的響起,念冰只覺得眼前一花,雪靜和燕風都已經來到了自己面前五米處,只不過,現在的雪靜,臉色顯得有些蒼白,手中的寶劍只剩下半截,一柄散發著絲絲寒氣的短刀正架在她那修長的脖子上,殺機從燕風眼中不斷散發,冷冷的道:“瘋女,你瘋我管不著,但是,你想殺我的朋友,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別人顧忌你父雪極,但我卻不在乎。”

“燕兄,手下留情。”念冰趕忙喊了一聲,走到兩人面前,離的近了,他看到雪靜的目光一會兒落在自己身上,一會兒落在燕風身上,似乎根本句不知道脖子上有柄隨時可以取他性命的短刀似的。淚水,順著她柔滑的肌膚滾落,悲傷的氣息瞬間彌漫,突然,念冰從雪靜眼中看到了一絲怪異的神情,那是憤怒與悲傷中的絕望,心中暗叫不好。他的反應極快,意識到不妙的刹那,立刻抬手向燕風的短刀上抓去。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