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智女洛柔(下)
這章字數多點,12.05,加精大會將准時開始,一共千余精華,麻煩大家多多投票和收藏本書,謝謝

----------------------------------------------------------------------

一首樂曲進入了尾聲,洛柔在念冰大手的牽引下美妙的轉了兩圈,念冰右手一探摟住她的腰肢,使她上身後仰,同時踏前半步,臉貼近洛柔,眼中流露出淡淡的笑意,用正常的聲音道:“洛柔小姐的舞姿真美,比起來,我卻是生疏多了。”手微用力,洛柔直起腰,掃了念冰一眼,眼中盡是嫵媚之色,“公子過謙了,你的舞雖生疏,但卻完全融入樂曲之中,稍加時日,洛柔定然不及。好了,各位貴賓,請大家盡情的跳吧。”宣布舞會正式開始後,洛柔牽著念冰的手向場邊走來,她實在忍耐不住心中的好奇,要向自己的好姐妹問個清楚。

雪靜此時似乎已經忘記了念冰,站在燕風身旁,低聲道:“你不跳舞麼?”

燕風冷冷的掃了她一眼,平淡的道:“對不起,我不會。更不會與剛剛羞辱過我朋友的女人共舞。”

雪靜微怒道:“你朋友?你和他才認識多久?難道在你心中,他比我還要重要麼?”

燕風有些不耐的瞥了雪靜一眼,“不,你錯了。不是重要,而是重要的多。”

聽了前幾個字,雪靜眼中還流露出一絲喜色,聽到最後一句,她那擁有健康膚色的俏臉頓時血色盡褪,險些暈倒。“好,燕風你給我記住。”

“靜靜,來,我有事要問你。”正在此時,洛柔的聲音適時傳來。雪靜回身看去,正好看到洛柔拉著念冰的手走到場邊,一看到念冰,她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心中暗道,臭念冰,死念冰,你今天死定了。一邊想著,也不顧自己先前裝出的淑女風范,大步走了過去。

師九本想請龍靈共舞,卻被洛柔阻止了,念冰微微一笑,道:“師九大哥,靈兒,你們好,沒想到今天會在這里見到你。”

龍靈秀眉微皺,道:“確實沒想到啊!念冰,你是冰系魔法師,今天怎麼卻穿了火系的魔法袍,而且,級別也不對啊!這衣服有些眼熟。”

剛走過來的雪靜只聽到了最後一句,哼了一聲,道:“當然眼熟,他身上的衣服和手中的魔法杖,不都是我向你借的麼?”

洛柔疑惑的看著念冰,卻並沒有開口。龍靈卻瞪大了眼睛道:“什麼?靜靜,這就是你說的那個劈……”

雪靜此時當著自己姐妹可不想給剛掃了自己面子的念冰留什麼情面,惡狠狠的道:“不錯,他就是那個劈柴的。沒想到竟然會玩花樣。”

念冰淡然一笑,道:“靜兒,我可並沒有玩兒什麼花樣啊!我幫你的好友切蛋糕,不是正符合了這個裝扮的身份麼?別忘記,我現在是你的男友。我知道你們想問,我為什麼會有如此熟練的刀功切蛋糕,其實很簡單,劈了那麼多年柴,手法自然就熟練了,不論什麼東西,其實劈起來都是一樣的。”他並沒有說謊,所以眼中的神色很坦然,原本已經認定一些什麼的洛柔一看到這坦然之色,心中不禁對自己的判斷升出疑惑。

雪靜怒道:“你,你是故意的對不對?你說,剛才你都對燕風說了什麼?”

念冰淡然道:“我只是和燕兄打了個招呼而已,他並不像你所形容的那樣,與他相處,給人很舒服的感覺。”

雪靜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滾,你給我滾出去,等回去我再和你算帳。”念冰的變化以及燕風的冷漠,徹底激怒了這位瘋女。

“靜靜。”洛柔有些不滿的叫了一聲,畢竟念冰剛剛與她共舞了第一曲,已經成為在場最重要的嘉賓,如果被雪靜趕出去,這宴會也就不用再繼續下去了。

念冰淡然一笑,道:“對不起,雪靜小姐,我並沒有賣與你為奴,每個人都有自尊,希望你說話能注意分寸。何況,你也沒有權力趕走一名大魔法師,我說的對麼?靈兒。”一邊說著,他將目光早已經因為驚訝而變得呆滯的龍靈身上。

雪靜的聲音尖銳起來,在怒火上湧的情況下,她已經忘記了此時的場合,“大魔法師?你在說你自己麼?你算什麼東西。”

“靜靜。”洛柔和龍靈異口同聲的叫道,龍靈此時已經清醒過來,走到念冰和雪靜中間,低聲道:“靜靜,不論你們之間有什麼矛盾,今天是柔兒的生日,不要掃興了。而且,念冰說的對,以他在我們工會中的地位,你確實沒有權力趕他離去。”

雪靜一呆,“靈兒,你真的認識他?”

龍靈點了點頭,道:“靜靜,雖然我不知道你們之間有什麼誤會,但有一點我可以肯定,記得我跟你說的那位新加入工會的大魔法師麼?就是念冰啊!他以比我還小的年紀,卻達到了大魔法師的境界,深受我父親和幾位魔導士的認同。”

洛柔點了點頭,將自己先前剩余的蛋糕托了出來,“這一點我可以證明,用這塊如同冰激凌一般的蛋糕證明。”

雪靜呆住了,完完全全的呆住了,她從來也沒有想到過,一直在自己眼中異常懦弱的念冰,竟然會是一名天才魔法師。這突然出現的反差令她極難接受,但她卻清楚的知道,龍靈和洛柔是絕對不會騙她的,一切都是真的,她的目光突然變得寒冷起來,盯了念冰一眼後,情緒反而變得平靜了,“柔兒,對不起,我不能繼續參加你的生日宴會了,改天我在來登門謝罪吧。我先走了。”說完,邁著平靜的步伐,優雅的朝外而去。熟悉她的洛柔和龍靈都知道,此時的雪靜已經到了火山爆發的邊緣,恐怕這件事無法善了了。

“念冰,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一直沒有開口的師九不禁問道。

念冰淡然一笑,道:“沒什麼,只是我與雪靜小姐之間有些誤會而已,師九大哥,如此優美的音樂中,你不邀請靈兒跳支舞麼?”

師九楞了一下,但馬上反應過來,向念冰報以感激的微笑,以一個紳士禮伸出了自己的右手,龍靈此時已經沒有理由拒絕師九,雖然仍想問清楚,但卻不得不先與師九一起滑入舞池之中。

念冰平靜的站在那里,看著舞池中一對對男女翩翩起舞,他的心情很輕松,這一次,自己可以完全離開清風齋了。

“你不覺得這樣對靜靜很殘忍麼?”洛柔站在念冰身旁,淡淡的說道。

“殘忍?我並沒有覺得。洛柔小姐,你有智女之稱,在你感覺,以雪靜的秉性,是否應該受些挫折呢?”念冰扭頭看向洛柔。

洛柔眉頭微皺,“這麼說,你還是在幫她了?”

念冰淡然道:“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雪靜曾經幫助過我,雖然我向她隱瞞了魔法師的身份,但是,我對她卻並沒有絲毫惡意。坦白說,如果她是一個男人,這些天以來她對我的種種侮辱,我或許真的會報複,但是,她畢竟是一個女人,與女人沒什麼好爭的,所以,我才選擇了今天表明自己的身份。或許你認為我傷害了雪靜,但其實我們之間根本連朋友都算不上,她並不是傷心,而只是憤怒而已。多一個人恨我,你覺得我會在乎麼?你是智女,而雪靜又是你的朋友,如果你能引導她改改現在的脾氣和說話方式,或許,今後她會少吃不少虧。”

洛柔的眼神中多了幾分怪異,“你到底是什麼人呢?我實在不明白,你做這些事的目的是什麼。”

念冰淡然一笑,道:“我只是一名普通的魔法師,你不是已經聽靈兒說了麼?一名剛加入魔法師工會不久的冰系魔法師。”

洛柔笑了,“念冰,這應該是你的名字吧。你已經引起了我的興趣。”就像老鼠聞到了貓的氣息一般,念冰沒來由的打了個寒戰。

“洛柔小姐,如果你想要查我的底細,那你盡可以施展所有手段,今日打擾了你的生日宴會實在不好意思,但能認識智女,我卻非常高興,以後有機會,念冰定當登門拜訪。麻煩你和靈兒說一聲,我先回工會了,她如果要找我,可以去圖書館。”

洛柔有些失望的道:“你現在就要走麼?”

念冰莞爾一笑,道:“就算我不走,恐怕洛柔小姐也不肯再陪我跳一支舞了吧。所以,我還是走吧,我並不喜歡成為眾矢之的的感覺。”

洛柔神色一動,“那你還會不會回清風齋?”她本想說,再陪你跳一舞又能如何,但話到嘴邊,卻還是沒有說出。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