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生日宴會(上)
晚上的一章來了.麻煩大家多多收藏,周日的加精大會不變,還是老時間.

----------------------------------------------------------------------

雪靜吐了吐舌頭,親自送父親到門口,一出門,只見念冰正在石字路上站著,目光落在那株大樹上,不知道想著什麼。

雪極走到念冰身旁,微笑道:“小伙子,好好在清風齋干吧,我女兒雖然胡鬧些,但品性還是好的,剛才的事是誤會,我已經了解了,就算你幫他個忙如何?”

念冰微微一楞,雪極乃是清風齋老板,他跟自己說話竟然不是要求的語氣,更像是懇求,只是這一點,就足以顯示出他的風度,不禁心中好感大增加,恭敬的道:“這是我應該做的,東主不用客氣。”

雪極深深的看了念冰一眼,突然,他手腕一翻,向念冰肩頭抓去,念冰沒有動,他只是來得及看清雪極的手,那白皙有力的大手就已經抓上了他的肩膀,並沒有疼痛傳來,雪極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了,我走了,你繼續跟她學吧。”說完,轉身大步向外走去。念冰並沒有看到,雪極的眼中此時正流露著疑惑的光芒,剛才那一試,他已經清晰的發現,念冰體內連一絲斗氣都沒有。雪極始終感覺到這個年輕人並不簡單,但又說不出是為什麼。走出院子,他並沒有把院門帶上。

雪極走了,念冰目光轉向雪靜,只見雪靜正拍著自己高聳的胸脯,“真是嚇死我了,還好老爸似乎被你的外表所惑,你這笨蛋,剛才誰讓你說話的,少說一句你會死啊!快給我死進來。我們繼續學,這下可以明目張膽的了。”

念冰重新回到房間中,這次不用再繼續學禮儀了,直接開始學跳舞。

一個時辰後。

“念——冰——”當念冰第十四次踩在雪靜的腳上時,她實在忍無可忍了,“我要掐死你,你怎麼這麼笨啊!教了這麼多遍還學不會。”

念冰一邊躲閃著,一邊委屈的道:“我本來就笨,你現在才知道是不是有點晚了。小姐,現在是上午,你換人應該還來得及。”

“換人?換你個頭,連衣服都是按照你的尺碼,現在讓我到哪里找人去,你等一下,我去去就回來。”狠狠的瞪了念冰一眼,雪靜轉身跑出了房間。看著她那急匆匆的背影,念冰眉頭微皺,“這丫頭,要是有她爸爸一半的涵養,怎麼看也算的上是個美女了,可惜啊!”

時間不長,雪靜回來了,臉上還帶著一絲怪異的笑容,腳下竟然發出叮叮的聲音,“這回好了,隨便你踩,只要你還踩我,就不許休息,一直練下去。”

念冰定睛看去,吃驚的發現,在雪靜腳上竟然換了一雙鞋,一雙鐵鞋。睜大了眼睛,道:“小姐,你不用這麼誇張吧,難道你不覺得沉麼?”

雪靜哼了一聲,道:“當然沉了,不過,總比你老踩我要強的多,這雙鞋我曾經穿了五年,專門為練習輕身工夫而打造的,每只鞋重十五斤,我現在可是帶著三十斤的重物在和你練舞,你給我認真一點,聽到沒?”

念冰剛才一聽雪靜說練不好就不許休息,就已經打定主意要認真了,雖然摟著一名美女的感覺很不錯,但老這麼站著,對于他這麼一名魔法師來說,也不是什麼輕松的事,無奈的點了點頭,繼續開始舞蹈的練習。

兩人一直就這麼練到下午,念冰才勉強掌握了舞蹈的步伐,雖然說不上飄逸自如,但也將就著能上場了,兩人甚至連中午飯都是在房間中吃的,不論是念冰還是穿著三十斤重鞋的雪靜,此時都已經是滿頭大汗。

雪靜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一屁股坐在自己的床上,“終于勉強算是合格了,就這樣吧,再練下去,就算你能堅持,我也堅持不了了,念冰,你也休息會兒,先喝口水。待會兒先去洗個早,換身乾淨的內衣,然後我們就該准備出發了,這次,我到底要看一看,他心中有沒有我。”

念冰看著雪靜執著的樣子,心中突然升起一絲異樣,這時的雪靜似乎是最漂亮的,如此敢于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這一點令念冰非常佩服,“小姐,如果他不嫉妒,我們該怎麼辦?”

雪靜沒好氣的道:“閉上你這張烏鴉嘴,本小姐美麗動人,他怎麼會不心動呢?要是萬一他真是木頭人,我就拿你是問。”

念冰無辜的道:“我又不是他,這又關我什麼事?”

雪靜有些煩惱的揮了揮手,道:“我隨便說說的,反正盡人事,聽天命吧。如果天神沒有把我們的緣分之繩系在一起,我又有什麼辦法,還是靈兒好,從小就有她師兄在一旁寵著她,愛護她,也不用為這方面煩心了,我現在都快郁悶死了。念冰,如果你真要是一名魔法師該多好啊!”

念冰看了雪靜一眼,“如果我真是一名魔法師,又有什麼好的呢?”

雪靜嘻嘻一笑,道:“如果是那樣,你就可以追我了啊!魔法師的身份怎麼說也能配的上我,哪怕你只是一個中級魔發師也無所謂。坦白說,我見過這麼多男人,你到是最漂亮的一個,說不定,你穿上女裝之後,能成為比我和靈兒還漂亮的大美女呢?”

念冰聽的雞皮疙瘩掉了一地,苦笑道:“小姐,用漂亮這個詞來形容一個男人,似乎不太妥當吧,我們現在去洗澡吧,我實在是難受的很。”

雪靜俏臉一紅,道:“你說清楚了,什麼叫我們去洗澡,走吧,還好,在學習跳舞前我讓你把魔法師袍換了下來,否則弄髒了可就麻煩了,你知不知道,這種魔法師袍可是很名貴的。”

念冰心中暗道,我知道了,原來在你心中,我還不如一件魔法師袍,看來,在這個社會上,沒有實力,就什麼都沒有,如果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平民,恐怕就真要任你如此侮辱了,可惜,我不是,雪靜,記住你自己所說的每一句話吧。像你這樣刁蠻任性的大小姐,又有誰會喜歡呢?

當夜幕漸漸降臨時,一輛豪華的馬車行駛在冰雪城的大街上,馬車由四匹黑色高頭大馬拉著,車身很大,里面就算坐上十幾個人也毫無問題,駕車的,是一名老者,他的姿勢很怪異,手腕微抖,手中的缰繩就會自然而然的抽在馬背上,指引著馬匹前進的方向,速度控制的很合適,不快不慢,向冰雪城西方駛去。

車內,雪靜極不適應的看著自己這一身銀色長裙,這種裙子與她平時穿的可不一樣,是專門為宴會而定做的,裙字里面,光是各種固定裝置就有三、四件,穿這件衣服的,手,足足三名丫鬟弄了小半個時辰才完工,一向喜歡簡潔的雪靜穿上這種衣服,簡直就是在受罪。

“念冰,你看我這衣服好看麼?”雪靜下意識的向坐在自己對面的念冰問道。

念冰微微一笑,由衷的道:“很漂亮。小姐一頭棕色長發配上這銀色的長裙顯得非常高貴,比您平時的裙子要好看多了。”

雪靜眼中一亮,道:“真的麼,要是真的漂亮,也不白費我忙活一場,這衣服穿著好緊啊!真是難受死了,幸好我還不是很胖,真是不知道那些胖婦人們穿這種衣服時要受多大的罪,還是你好,這魔法師袍不論出席什麼場合,都是最合適的裝扮。”

念冰微笑道:“反正我也只是冒充的,小姐,您要是覺得不舒服,穿普通裙子來不也一樣麼?難道你對自己的美貌沒有信心?”

雪靜哼了一聲,道:“怎麼會沒有信心呢?不過,今天不是為了試探那個討厭的家伙麼?要不是為了他,鬼才願意穿成這樣呢,在冰雪城的上層社交場合中,我是有名的隨意女。哦,對了,從現在開始,你不要再叫我小姐了,要是到了宴會上你這麼叫,笑話就大了。”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