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魔法師工會的試探(下)
希望大家多多收藏.謝謝.

----------------------------------------------------------------------

雪靜回過神來,暗罵自己,這是怎麼了,他不就是長的好看些麼?只不過是個繡花枕頭而已,雪靜啊雪靜,你可千萬不要被他的外表所迷惑了。這樣的男人,是不值得自己產生好感的。深吸口氣,走到念冰身前仔細的看了看,道:“不錯,還挺合身的,這不,穿上好衣服也人模人樣的,對,你就要保持這樣的神態,有點傲氣的樣子,到時候在宴會上,沒有我示意,你就不要隨便開口,只跟著我就行了。”

念冰點了點頭,道:“小姐,宴會晚上才開始,那我現在干什麼?”

雪靜道:“要做的事情還很多呢,我先教你一些宴會上的禮儀,哦,對了,你會不會跳舞。”

念冰心道:跳五?還跳六呢。搖了搖頭,道:“我不會。”

雪靜道:“就是嘛,這就要學很久了,希望你能學的快點,晚上也好用的上。我們現在開始吧,我先教你禮儀。”

半個時辰後,雪靜驚訝的聲音從木屋中傳出,“念冰,你以前是不是學過禮儀,這些你怎麼都會,似乎做的比我還好。”

“不,我不會啊!您剛才怎麼做,我只是有樣學樣而已。”他真的不會麼?當然不是,早在小時候,他就在父親的教導下就學會了這些,父親說過,這些都是社交場合必不可少的,此時跟著雪靜學,他自然回想起兒時的情景,做起來非常自然而流暢。

雪靜有些疑惑的看著念冰,道:“好啊!看不出你悟性還挺高的,禮儀不用學了,我們開始學跳舞吧,要是跳舞你也能學這麼快,中午我就請你吃好東西。”

正在這時,一個清朗的聲音從外面傳出,“靜兒,你要的衣服做好了。”

雪靜嚇了一跳,“壞了,我爸爸來了,念冰,你先躲一下,可千萬別讓我爸爸看到。”

念冰楞道:“可是,你這房間就這麼大,我躲到哪里才好?”

外面的聲音再次響起,“你這丫頭,連院門也不關,這麼大了,還是如此馬虎,看將來誰敢娶你。”這一次,聲音距離木屋已經近了許多。

雪靜焦急的四下看去,突然,她眼睛一亮,趕忙拉著念冰來到床前,將他推到床上,連鞋也來不及脫,趕忙將兩旁的幔布放下。做好這一切,外面的房門正好打開。

雪靜有些慌亂的迎了上去,“爸爸,您怎麼親自送來了?”

躺在柔軟的床上,聞著那淡淡的香氣,念冰心中不禁一蕩,只聽那清朗的聲音道:“你這丫頭,最近天天出去瘋,也不見個人影,爸爸都想你了。你媽媽去的早,爸爸就你這麼一個親人,難道自己的父親看看女兒還不行麼?”

雪靜的心情已經平靜下來,撒嬌道:“爸爸最好了。那我最近一定多陪陪您。哦,對了,今天晚上的宴會您去不去?”

“我?我當然不去了,那是你們年輕人的宴會,你呀,多和人家靈兒學學,你看看靈兒多溫柔乖巧,像你這樣瘋瘋癲癲的,誰敢接近你,要是將來嫁不出去,老爸可不負責。”

雪靜嗔道:“爸爸,你怎麼能這樣說自己的女兒呢?你女兒這麼漂亮,追我的人可多了,我只是看不上他們而已。”

清朗的聲音戲謔一笑,道:“是麼?我怎麼聽說,現在城里那些公子們看到你就跑,都被你打怕了呢?”

雪靜哼了一聲,道:“那是他們太沒用了,就算我將來要嫁也要嫁有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連我都打不過,他們都沒資格。”

清朗的聲音無奈的道:“可是上次我給你介紹那幾個小伙子,一個個都有著不弱的實力,你不也一樣不要麼?”

“當然不能要了,那幾個家伙,一個個眼睛都長在頭頂上,而且長的也太丑了,五大三粗的,怎麼配的上我?”

“那我就沒辦法了,還是你自己找吧,只要你願意,老爸我無條件支持,這總行了吧。”

雪靜嘻嘻一笑,道:“那您就別管了,反正我才十八歲,不急呢。這兩天您又清閑了吧,您先回去吧,我要換衣服看看是否合身呢。”

躺在床上,聽著雪靜父女的交談,念冰心中說不出的羨慕,曾幾何時,自己也有著同樣關心自己的父親啊!但是,現在卻……,想到這里,他的身體下意識的動了一下,發出極為輕微的聲響。

“什麼人?靜兒,你床上怎麼有人?”清朗的聲音頓時冷了下來。

雪靜明顯大急,“爸爸,沒什麼,是一個丫頭而已。”

“丫頭麼?我到要看看這丫頭長什麼模樣。”幔布猛的撩起,念冰抬頭看去,只見一名大約三、四十歲的英俊白衣中年人正站在床邊,從他那冷酷的眼神可以看出,隨時都有將自己撕碎的可能。

平靜的從床上坐起,念冰站了起來,他很能理解中年人的心情,看到一個陌生的男人在自己女兒床上,換了誰心情也不會好。

中年人扭頭看向雪靜,冷聲道:“這就是你所說的丫頭麼?”本來他確實很生氣,但當他真正看到念冰的樣子時,心中的怒氣卻小了一些。床上這年輕人相貌英俊,而且突然看到自己,卻沒有一絲驚慌之色,再加上身穿象征著高級魔法師的火系魔法袍,這些已經足以證明,他配的上自己的女兒。女兒畢竟長大了,有些異性朋友也並沒有什麼,他雖然躺在床上,但衣著整齊,顯然是因為自己突然的到來,才會如此的。

雪靜尷尬的看著父親,扭頭怒視了念冰一眼,道:“爸,他,他只是我的一個朋友而已,剛才您突然來了,我是怕您誤會,才……”

中年人哈哈一笑,“誤會?我雪極至于誤會自己的女兒麼?你這樣做,反到是欲蓋彌彰了。傻丫頭,我到不知道你什麼時候認識了這麼一位火系魔法師。給爸爸介紹一下吧。”

雪靜剛要說話,念冰卻開口了,“您好,我叫念冰,其實,我並不是火系魔法師,這衣服是小姐借來的。我只是清風齋一名砍柴的下人而已。”既然雪靜已經看不起自己了,又何必讓他父親誤會什麼呢?

雪極眉頭一皺,道:“砍柴的?我沒聽錯吧。靜兒,我需要你一個解釋。”雖然他的聲音依舊平靜,但身上散發出的氣勢卻讓念冰清晰的辨認出,這位清風齋的老板,必然有著不弱的武技。至少也是一位大劍師。雪靜和他相比,僅從氣勢上看絕不是一個檔次。

雪靜狠狠的瞪了念冰一眼,“這里哪兒有你說話的份,給我滾出去。”

念冰沒有吭聲,同樣深深的看了雪靜一眼,大步走出了房間。

雪靜轉向父親,低聲囁嚅道:“爸爸,您也知道,我一直都沒有男朋友,念冰是剛來咱們家不久的砍柴工人,今天晚上的宴會,人家那些女朋友們都有自己的男伴,我卻沒有,念冰長的還可以,所以我就想讓他冒充一下,就向靈兒借了一套魔法袍,這不,我正教他禮儀呢。”

“胡鬧,真是胡鬧,這種辦法你也想的出來,你難道沒想過,這樣人家公平麼?人家是來工作的,不是讓你耍著玩兒的。”雪極雖然在斥責雪靜,但臉上卻已經多了幾分笑意,心中暗想,這種鬼主意,也只有自己這個女兒想的出來了。

雪靜看父親似乎並沒有真生氣,頓時拉住父親的手臂,嘻嘻笑道:“有什麼不公平的,幫我做事總比他劈柴輕松多了吧。”

雪極眉頭微皺,道:“話不能這麼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生存的權力,你一個姑娘家要注意一些,我看那小伙子人還不錯,看上去比較沉穩,他真的只是一個砍柴的?”

雪靜道:“當然是真的了,他是我招進來的呢,那天他本來想去大成軒,結果遇到廖三那個勢力小人,如果不是我救了他,他恐怕就會被暴打一頓了,雖然長的還不錯,但我才不會喜歡上這種繡花枕頭,爸爸你放心好了,不會有事的。”

雪極苦笑道:“你這丫頭要是真能讓我放心就好了。行了,我走了,你自己看著辦吧。注意點分寸,你畢竟是女孩子,要注意點規矩,省得被人笑話了。再跟你這里待下去,恐怕我的心髒病就要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