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魔殺使(中)
第二章來了,請大家多多投票,多多收藏.

----------------------------------------------------------------------

“劈死我是麼?我看,恐怕先死的是你吧。”黑衣人抬起右手,火紅色的光芒驟然亮起,在他掌心處出現了一個火球,火球越來越大,只不過幾次眨眼的工夫,就變成了人頭大小,黑衣人臉上的骷髏面具在這火紅色的光芒照射下顯得更加詭異了。

廖三吃驚的後退幾不,色厲內荏的道:“你是魔法師。是清風齋的人讓你對付我,是不是?”

黑衣人冷然道:“不,是天要對付你。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誰,你的生命已經走到了盡頭,上地獄去問吧。”火光驟然大放,火球帶著嗚嗚聲響,急速朝廖三沖來。廖三怎麼說也是見過世面的人,全身亮起一團黃色的光芒,手中大扇子看准火球用力前揮。魔法師雖然地位尊崇,但只要不是超級魔法師,在一對一的情況下武士並不吃虧,所以廖三也沒有懼怕什麼,他相信,以自己的斗氣,破對方這個火球根本不算什麼,到時候再活劈了這個魔法師。

火球呼嘯而至,眼看即將被廖三的大扇子轟到之時,火球前進的方向突然變了,由直沖變成上飛,畫出一道優美的弧線,廖三這滿含斗氣的一扇頓時扇了一空,重擊在一旁的牆壁上,他的斗氣威力確實不小,煙霧彌漫中,街道旁的牆壁頓時被擊出一個大洞。這一擊,廖三含怒而出,轟上牆壁的一刻斗氣瘋狂的傾瀉而出,而此時,也只是他自身斗氣防禦最薄弱的時候。

幽藍色的光芒,是如此絢麗,但此時,卻如同地獄中的拘魂使者一般,光芒很細微,看上去在夜晚就像一道青藍色的發光絲線,廖三的扇子還沒來得及收回,那藍光已經從他眉心處一穿而過,消失不見。廖三整個人的身體都停滯了,全身開始出現劇烈的痙攣。先前上飛的火球在這一刻由後方而至,重重的轟擊在廖三的後背上,廖三頓時變成了一個火人,但由于他的生命已經在先前的青藍色光芒中結束,所以,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高壯的身體轟然倒地,黑暗的小巷被火光照亮,那頭帶骷髏面具的黑衣人用有些沙啞的聲音道:“對我有恩者,我必十倍償還,與我有仇者,我必毀滅。”他,正是念冰。早上的侮辱他清晰的記得,當初,在離開冰神塔後他就曾發誓,只要自己擁有了強大的實力,絕不再受任何人的侮辱,今天,是他第一次殺人,但是,他心中卻沒有一絲恐懼,仿佛廖三的死就像撚死一只螞蟻似的,與自己毫不相關。

心中多年的積郁,因為殺掉廖三而得以釋放,念冰心中說不出的暢快,內心中的黑暗一面充分釋放,在他身上,甚至散發出一絲邪惡的氣息。

突然,一道陰冷的氣息從背後傳來,氣息尖銳,雖未及身,但已使念冰感覺到背部隱隱做痛。沒有任何猶豫,右手閃電般從懷中抽出晨露刀,青藍色的光華布成一片光影撒向自己背後,此時此刻,在他心中,一切如柴。

叮的一聲輕響,念冰悶哼一聲,噴出一口鮮血,順著面具的邊沿流淌而下,接連倒退出十幾步,才勉強站穩。大成軒的二掌櫃出現在他先前的位置,手中還拿著一柄折斷的長劍,他此時清晰的感覺到一股冰冷的寒意順著斷刃處向自己流轉而來,全身不禁一陣發冷。在火球降臨到廖三的頭頂時,二掌櫃其實就已經來到念冰背後了,只不過,那時他已經來不及救廖三,為了不驚動念冰,他沒有發出任何聲音,當火球爆炸後,這才悄悄的催運自己的斗氣,抽出盤繞在腰間的軟劍從後面刺向念冰的要害。但是,他卻萬萬沒有想到,對方分明是一個魔法師,竟然能及時回身,還斬斷了自己手中之劍,那抹青藍色的光芒雖然一閃即隱,但他卻清晰的感覺到,那必然是一柄絕世寶刃。

緩緩放下抬起的手,二掌櫃全身散發出與廖三同樣的黃色光芒,一步步向念冰走來。同樣的斗氣,在他身上卻顯得比廖三濃厚的多了。一變走著,他雙目緊盯著念冰臉上的骷髏面具,冷聲道:“你是什麼人?為什麼向我三弟下黑手。說,是不是清風齋派你來的。”

“清風齋?你覺得他們能指使的動我麼?”雖然處于被動局面之中,但念冰卻絲毫不亂,站穩身體,透過面具上的窟窿凝視著面前的二掌櫃。

“不是清風齋?那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殺我三弟。你可以不說,不過,我會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二掌櫃的聲音更加冰冷了。

念冰平靜的道:“我是一名殺手,你可以稱我為魔殺使,今天我已經殺過了,不想再動手,後會有期。”紅色的火焰沒有任何預兆的騰空而起,如同一個巨大的平面般向二掌櫃轟去。二掌櫃很熟悉廖三的能力,雖然不如自己,但斗氣修為並不差多少,剛才就在這自稱是魔殺使的神秘人面前被殺,突然看到火焰牆向自己撲面而來,不敢有絲毫大意,趕忙丟掉手中斷劍,運集全身斗氣,猛的向火牆轟去。

沒有任何聲音,火星四濺,二掌櫃的斗氣不斷在窄小的巷子中回蕩著,他驚訝的發現,那火牆竟然沒有絲毫威力,但是,當火星消失後,先前就在自己不遠處的魔殺使已經不見了。廖三身上的火依舊在燃燒著,二掌櫃心中升起一絲恐懼,神秘莫測的魔殺使對他心理上產生了極大的壓力。他有些怕,惟恐魔殺使隱藏在暗處,用那詭異的魔法向自己發出攻擊。

念冰踉蹌著跑到大街旁一個角落處停了下來,接連喘息幾聲,將一個普通的治療術用在自己身上,這才舒服了一些,二掌櫃那一劍斗氣凝而不散,如果不是晨露刀及時將他的劍斬斷,念冰恐怕早已被一劍穿心了,即使如此,在他斷劍的瞬間傳入體內的斗氣也已震傷了內腑。他畢竟不是武者,作為一名魔法師,最弱的就是身體。火牆術是五級魔法,念冰能夠使用,但卻肯定需要一段時間來吟唱咒語,他剛才用來逃脫的根本不是真正的火牆術。既然能夠將暴風雪凝結,同樣的,憑借著強大的精神力,他也可以將一個普通的一階火球擴散成火牆大小。念冰並不知道,由于他體內的經脈不斷在冰火同源的魔法力鍛煉下,變得比常人不知道堅韌多少才能頂住那一劍傳來的斗氣,如果換做普通的魔法師,就算不死,也絕對沒有逃走的力量了。

喘息了一會兒,內腑中的疼痛減弱了一些,治療術正逐漸發揮著作用,魔殺使,這個臨時想出的名字深深的印在他腦海之中,他暗暗發誓,總有一天,魔殺使將降臨那超然的冰神塔,將死亡帶給那些曾經傷害過自己父母的人。一邊想著,他快速脫下身上的衣服,將面具裹在其中,緩慢的朝清風齋後門走去。

當念冰回到清風齋時,已經是深夜了,小心的推開後門,悄悄的朝柴房方向走去。從後門到柴房,需要經過後花園,李叔曾經叮囑過他,後花園是清風齋老板專屬的地方,未經吩咐,下人一律不許入內。後花園的牆高約有兩米,上面有著一個個梅花形狀的鏤空,青色的牆壁與周圍的環境融為一體,以念冰的身高,正好能夠從那梅花狀的鏤空處看到里面的情形,他順著小道正向前走著,眼角的余光無意中發現,在那梅花狀的鏤空處閃過一道紅影,好奇的心態使他下意識的湊到鏤空處向後花園看去。

------------------------------------

小三博客又更新了,大家有空去看看.呵呵.地址在作品相關里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