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清風齋(中)
更新來拉,小三真沒有勾引大家食欲的意思,嘿嘿.投票吧,收藏吧.VIP票給空速那邊.多謝.

----------------------------------------------------------------------

念冰站在中央大街上,看看左邊的大成軒,再看看右邊的清風齋,一時間心中不禁有些犯難,到底去哪一邊呢?以他自己的心願來看,他更喜歡清風齋那典雅的風格,但是,人家門上的對聯已經寫了,談笑鴻儒、往來墨客,自己雖然算不上白丁,但也只是幼時隨父親學過寫字而已,別說鴻儒了,連個儒丁都算不上。看來,也只有去大成軒一途了。想到這里,他轉身向街道左側的大成軒走去。

大成軒門口的八名少女正在接待著客人,當念冰走到她們面前時,少女們頓時被他英俊的面容所吸引,十六道曼妙的目光投射在他身上,頓時讓念冰有些不適應。其中一名少女看著念冰尷尬的樣子,不禁撲哧一笑,道:“哪里來的土包子,長的到還真不錯。”

另一名少女也開口了,只不過她的話就要尖酸的多,“是啊!長的真不錯,肯定有不少那種愛好的人喜歡,可惜咱們這里不是妓院。”

能到大成軒中吃飯的,無不是達官顯貴,衣著華麗,這些門前的領位少女早已經學會了察言觀色,一看念冰青澀的樣子,再加上他這身打扮,就知道他不是什麼貴人,自然開口取笑起來。

念冰心頭微怒,但他來此並不是斗氣的,強壓心中怒火,道:“請問,大成軒招不招廚師,我可以做配菜的。”所謂配菜,就是將菜切好,搭配出必被的各種材料,再給大廚,由大廚烹制成菜肴。

第一個少女笑了,“原來還是位廚師啊!不知道你是哪所廚藝學校畢業的呢?”

“廚藝學校?”念冰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詞,現在連廚師都有學校了麼?聽師傅說,應該是都是學徒的才對啊!

少女不屑的看了他一眼,道:“連廚藝學校都不知道,還想進大成軒麼?我看你還是趕快走吧。這里不是誰都能進來的。”

念冰正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之時,大成軒內走出一人,此人身材高大,看上去四十多歲的樣子,一臉橫肉,給人一種凶蠻的感覺,身穿紫色緞面長袍,右手拿著一把扇子,敲打著左手心,扇子很大,長度竟然有一尺五寸左右,從他敲擊的樣子可以看出,扇子的重量不小,絕不是木制的。剛一出門,他一眼就看到了念冰,幾步走了過來,問道:“怎麼回事?”

原本還一臉笑容的八名少女一見這中年人,立刻都站好自己的位置,臉上笑容也不見了,先前與念冰說話的少女道:“三掌櫃,這個人想到我們這里打工,但他連廚藝學校都不知道,我正讓他走呢。”

中年人橫了念冰一眼,不耐煩的道:“快滾快滾,別礙了老爺的眼。你這樣的窮鬼,給我擦鞋都不配。”

念冰眼中寒光大放,剛要發作,卻聽背後響起一個清脆的聲音,“呦,廖三掌櫃又開始發威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廖癩皮狗都開始穿鞋了呢。”

念冰回頭看去,只見一名少女騎在高頭大馬上不知什麼時候已經來到了他背後不遠處,那匹馬極為高大,就像當初銀羽騎士團那些騎士的戰馬似的,通體雪白,沒有一根雜毛,馬上少女穿著一身紅色的衣褲,身材修長健美,眉宇間英氣十足,腰間懸掛著一柄紅鞘長劍,雖然相貌比不上鳳女那種絕色,但卻給人一種活潑的美感,一頭褐色長發卷曲著披散在背後,紅衣白馬,頓時給中央大街上帶來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那廖三掌櫃一聽少女的譏諷,頓時大怒,站在原地恨聲道:“雪靜,你不要以為有你老爹給你撐腰我就不敢把你怎麼樣。”

雪靜從馬背上一躍而下,走到念冰身旁看著廖三掌櫃,微笑道:“是嗎?那你來啊!我到想看看,你能把我怎麼樣?也不知道上回是誰摔了個狗吃屎。大成軒,哼,我呸。”那廖三掌櫃顯然對少女雪靜很是顧忌,雖然丑臉已經被氣的通紅,但卻怎麼也不敢發作。目光一轉,怒氣頓時有了宣泄的對象,手中扇子驟然抽向念冰的肩膀,“小雜碎,還不趕快滾蛋。”

念冰心中本已被仇恨充滿,眼見廖三掌櫃這一扇所帶出的風聲,他很清楚,要是打實了,恐怕自己的肩胛骨都要碎裂。但是,心機深沉的他此時並沒有發作,哎呦一聲,一個踉蹌跌退到紅衣少女背後,紅衣少女手腕一振,一道紅色的斗氣驟然而出,砰的一聲,廖三掌櫃跌退幾步,險些摔倒在地。紅衣女雪靜不屑的哼了一聲,道:“癩皮狗又想咬人,今天我不給你點厲害,我就不叫雪靜。”

“雪姑娘,看在我的面子上就算了吧。”一個洪亮的聲音突然響起,從大成軒中又走出一人,此人看上去五十多歲的樣子,身材矮胖,穿著金色長袍,袍上繡著金色團花,臉上被肥肉堆滿,一雙在肥肉擁擠中的小眼睛開合之間精光閃爍。

“老大,雪靜又到我們門前鬧事,你一定要教訓教訓她。”廖三掌櫃急著向矮胖子求助。矮胖子眉頭一皺,一巴掌將他打了個趔趄,寒聲道:“給我滾回去,丟人還丟的不夠麼?”廖三臉色微微一變,卻再也不敢說什麼,灰溜溜的回了大成軒。他一走,矮胖子臉上頓時堆滿了笑容,臉上的肥肉不斷的在笑容中顫抖著,“雪姑娘,我們大成軒與你們清風齋一向井水不犯河水,我們還是和氣生財吧。”

雪靜冷笑一聲,“原來是大掌櫃出來了。好,打狗也要給主人幾分面子,這次就算了,你讓廖三給我記住,再看到你欺負人,哼。”轉過身剛要離開,卻正好看到背後的念冰,看著他臉上的慌張神色,雪靜沒好氣的道:“虧你還長了這麼大的個子,真夠廢物的。現在的男人啊!”

念冰本來對雪靜有幾分好感,但一聽她這跋扈的語言,好感頓時少了幾分,剛想說什麼,卻聽雪靜繼續道:“找工作是吧,跟我來吧,我們清風齋正少一個劈柴的。”說完,過去牽好自己的白馬,向清風齋一旁的側門走去。

劈柴?不會吧,劈了這麼多年,怎麼出來了還要劈柴。念冰臉上不禁流露出一絲苦笑,雖然他對劈柴早已厭煩,但想在不顯露自己廚藝的情況下進入清風齋,恐怕也只有這樣了。無奈中,他跟隨著雪靜一起從清風齋側門走入。

一進側門,念冰頓時聞到一股淡淡的清香,那是屬于植物的味道,空氣仿佛都清新了許多,放眼看去,除了一條石字鋪成的小路以外,周圍盡是一片綠色,在綠色中,前方有一個小湖,湖不大,只有三、四百平米,上面長廊蜿蜒,四個亭子交叉坐落,別致之處,典雅氣息極為濃厚。

“喂,看什麼呢?趕快走。”雪靜不耐的向念冰道,此時她才看清念冰的相貌,心中暗道:英俊到是英俊了,只是一點本事都沒有。上天白白賜予了他這樣的樣貌,真是糟蹋了。

兩名身穿青衣的下人走了過來,其中一人接過雪靜手中的缰繩,恭敬的道:“小姐,您回來了。龍靈大魔法師已經等您半天了。”

“靈兒姐姐來了?太好了,我正想找她呢,她在哪里呢?”雪靜臉上流露出興奮的光芒。

下人道:“龍靈大魔法師就在攬月閣。”

“好,我現在就去。哦,對了,這個人是我從街上救回來的,讓他到柴房去劈柴吧,我記得哪里缺個人。”

“是,小姐。”雪靜飛快的跑了,穿過走廊眨眼不見。一名下人牽著她的馬離去,而另一名下人則向念冰道:“跟我來吧。”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