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鳳女.離天劍(下)
這章長一點.加精大會12.05准時開始,大家努力的砸啊!幫小三沖榜,呵呵.多謝了,兄弟姐妹們.

---------------------------------------------------------------------

“鳳女,你每天吃什麼?怎麼只有米?”念冰疑惑的問道。

鳳女低著頭,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每天都喝粥啊!師傅在時也是這樣。師傅說,粥是最好消化的。有的時候,我們也會買些菜,撕碎以後放在粥里煮,師傅說,那樣營養就夠了。菜我昨天吃完了,我現在去買吧。你需要什麼?”

“只喝粥?”念冰目瞪口呆的看著鳳女,苦笑道:“你們的生活還真是簡樸。不用去買了,我們先出去。”

兩人重新走到院子中,鳳女看著念冰,不好意思的道:“本來想留你吃飯的,但我卻忘記了沒有菜,對不起。”

念冰微笑搖頭,心中升起一絲莫名的憐惜,“沒關系,我有辦法的。如果連這都克服不了,我也不配是鬼廚的弟子了。”一邊說著,他目光四散,朝空中看去,很快,他就在牆頭找到了自己的目標。眼中藍光一閃,手腕向牆頭輕指,兩道藍光電閃而沒,頓時,正在牆頭玩耍的兩只鴿子被藍光洞穿,掉了在院子內的地面上。

鳳女吃驚的看著念冰,“你也會武技麼?干什麼殺了那兩只鴿子,它們多可憐啊!”

念冰道:“我不會武技,那只不過是低級的冰系魔法冰箭術而已。人是殺不了,但殺個鴿子問題才不大。鳳女,你要知道,在一名廚師眼中,只要是能吃的東西都是材料,你這里既然沒材料,我也只好自己弄些了。”

鳳女不滿的看著念冰,“沒想到,你竟然是這麼一個殘忍的人。”

念冰微微一笑,道:“我殘忍麼?那待會兒你不要吃就好了。”一邊說著,他走到牆角處,將兩只鴿子拎了起來,經過八年修煉,他的精神力已經達到了很高的層次,先前發出的冰箭,直接將兩只鴿子的頭部打碎,並沒有讓它們多受到什麼痛苦。

拿著兩只鴿子從鳳女身旁走過,看著她有些呆滯的目光,念冰微笑道:“鴿子的營養價值非常豐富,有強身益腎之功效。你既然說我殘忍,就不要看我怎麼處理了。”說著,他直接走向廚房。

“不,我要看。”鳳女倔強的瞪了念冰一眼,跟著他一起進入了廚房。

念冰取過一個盆,倒了些水,回到院子里,動作極快的將鴿子身上的毛全部去掉,再將其五髒取出,把鴿肉洗乾淨。

看著面前血腥的場面,鳳女連連皺眉,勉強堅持著留在念冰身旁繼續觀看著。念冰微微一笑,手腕一翻,從懷中取出晨露刀,魔法力在他精神力的指揮下,輕易的將盆中血水和五髒凝結成冰,將盆倒轉輕磕,冰從盆中而出,念冰一手抓著兩只洗好的鴿子,輕聲吟唱道:“灼熱之火,迸發你們內心的熱情,爆發于天地之間,爆炎術。”一顆凝實的火球出現在他面前,念冰眼中精光一閃,直徑達五寸的爆炎之球轟然而去,砰的一聲,整塊血冰完全消失了,除了一股淡淡的水汽流逝以外,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鳳女呆呆的看著念冰,“你,你會兩種魔法?冰與火,這怎麼可能?”

念冰微笑道:“世間本沒有什麼不可能的,只要敢想敢做,幻想就有可能成為現實。我和師傅學習廚藝的時候,也經常用這種方法來毀滅垃圾,怎麼樣,沒給地上留下痕跡吧。冰與烈火,會化為水汽,我先前凍住那血水的時候,已經將里面的鴿子五髒與冰完全融合,在爆炎的轟擊下,自然就會消失了。”爆炎,三階魔法,需要中級魔法師的實力才能施展,爆炸力極強。

拿著鴿子回到廚房之中,念冰抓住一條鴿子的腿,將其提了起來,鳳女由于念冰對鴿子的殘忍,對他的好印象此時已經降低了不少,靠在廚房門上,看著他到底要做什麼。她驚訝的發現,左手抓著鴿子,念冰整個人仿佛變了,他站在那里,竟然如同磐石一般穩定,犀利的目光完全落在鴿子上,似乎在觀察著什麼?突然,他動了,鳳女只看到一道青藍色的光華飄然而出,光華閃爍間是如此絢麗,念冰的右手此時竟然如同幻影一般,不斷的翻轉閃爍,一條條幾乎同樣的肉絲不斷在下方的案板上堆積,雖然看不清刀影,但是,鳳女卻吃驚的發現,在那青藍色光華閃爍中,念冰手中的鴿子已經漸漸變成了一個骨架。前後不過幾次眨眼的工夫,念冰就已經又換了一只鴿子,青藍色的光華依舊在閃爍著,當兩個骨架出現在案板上時,旁邊已經多了一堆均勻的肉絲。念冰從懷中摸出一塊白色的手帕,裹住刀身緩緩帶過,晨露刀上霜霧流轉,沒有留下一絲痕跡。

念冰微微一笑,走到灶台前,左手一指,一團火球撞擊在柴和上,火焰燃燒而起,爐上的鍋還算乾淨,兩只鴿子的骨架直接扔入鍋中,將一旁的清水注入,只是剛剛沒過骨架他就停了下來。將鍋蓋蓋好,微笑道:“原湯化原食,才能將營養完全吸收。”

鳳女目瞪口呆的看著念冰,喃喃的問道:“你真的不是學習武技的麼?你的刀好快。”她很清楚,雖然自己修煉斗氣,但手腕的速度絕對沒有念冰那麼快。

念冰笑道:“我這刀法只能切菜切肉,而且只是單純的刀而已,可不像你,修煉了華天前輩的九離斗氣。可惜,我想專注于魔法的修煉,否則,有可能會向你討教一些斗氣的知識呢。你這里只有鹽,所以我就不做燉鴿子了,簡單做一個鴿肉飯給你吃吧。”一邊說著,他從腰間摸出一個方形的小布囊,在案板上攤開,布囊里面是一個個小布袋,每一個布袋上都套著一樣東西,大小粗細不同,最大的是一柄小刀,而最小的,則是一根長針。一共十余樣,大多是針形物品。

鳳女好奇的道:“你這些東西是干什麼的?怎麼像是行醫的郎中。難道你還會針灸麼?”

念冰微微一笑,道:“針不只是可以針灸,用來做飯也是不錯的。”一邊說著,他從旁邊那出一個盆,舀了些米,用清水簡單的過了一遍,放在身旁,左手捏起一粒米,右手從布袋中拈出倒數第二細的針,針一入他手,針頭處頓時變成了紅色,散發著絲絲熱氣。手腕一振,那火系魔法燒紅的針直接紮向左手捏起的生米粒,同時左手小指一挑,一根肉絲從針尾處的孔中穿過,竟然如同絲線一般,針從米的另一端而出,米粒竟然被肉絲穿好。緊接著,念冰的動作開始快了起來,一顆又一顆米粒不斷的隨針穿插,竟然在那一根肉絲上巧妙的穿成一串。神乎奇跡處另鳳女眼中的驚訝越來越盛,這哪里是在做飯啊,分明就像是在做一件完美的工藝品。

複雜的工程在念冰手中不斷的施展著,雙手如同幻影一般伸縮,沒有一絲遲滯,沒有一絲錯漏。不過,即使以他的速度,所有肉絲完全穿上米粒時,也已經過去了小半個時辰。看著一排排的的米粒,念冰笑了,這種肉絲傳米的技術,是他結合了魔法才完成的,沒有灼熱的火針,根本不可能將每一粒米都穿的如此均勻,米粒如同珠簾一般平放在案板上,念冰回過身,打開鍋蓋,由鴿骨熬成的湯在騰騰熱氣中散發出淡淡清香,從一旁拿過一個勺子,小心的將兩具鴿骨從鍋中挑出,看著那乳白色的湯汁,他微微猶豫了一下,這才轉過身,喃喃的念叨了幾句什麼,淡淡的藍光包裹住案板上的米粒,竟然將那些肉絲穿好的米凍成了一塊,晨露刀出,輕輕一挑已經將冰凍成塊的米挑了起來直接順入鍋中,在冰塊上均勻的撒下一層薄鹽,蓋上鍋蓋,將晨露刀收回鞘中,轉身朝早已經陷入呆滯中的鳳女道:“好了,再煮大約小半個時辰,就可以吃了。鴿肉飯味道雖然不錯,可惜就是比較浪費工夫,還要麻煩你再等一會兒。”

鳳女目光奇異的看著念冰,“你,你這是在做飯麼?這要是普通廚師做,恐怕一天也做不完吧。”

念冰失笑道:“一天?要是用一天的時間,鴿肉絲早就不能吃了。光是做的好看沒有什麼實際意義,等你品嘗之後再下結論吧。”

兩人走出廚房,鳳女先前那一絲不快在念冰神乎奇技般的廚藝中早已煙消云散,搬來兩個木凳,兩人就在院子中坐下,念冰顯得有些疲倦,微眯著眼睛,看著院牆外那顆高大的古樹,肉絲穿米,是需要完全精神集中的,一下做那麼多,就像控制了一個大魔法似的。連他自己也說不清為什麼會為鳳女做如此煩瑣的鴿肉飯,聽起來雖然簡單,但越是這種簡單的烹調,越能顯示出廚師的技藝。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