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鳳女.離天劍(上)
請大家多多投票收藏,VIP票還是投給空速就可以了,等這套書上架再轉過來,多謝.

---------------------------------------------------------------------

通知:今晚12.05的加精大會將轉到這邊來舉行,歡迎大家到時來冰火魔廚的書評區參加.

----------------------------------------------------------------------

念冰畢竟多年修煉魔法,精神力已經強大到了一定程度,咳嗽一聲,以掩飾自己的尷尬,道:“姑娘,你好,我是來找華天前輩的,他在麼?”

少女上下打量了念冰幾眼,有些疑惑的道:“你是什麼人?找他干什麼?”

念冰聽了少女的問話,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師傅,輕歎道:“我是奉我師傅的遺命而來,特地拜會華天前輩的。”

少女依舊不相信念冰,追問道:“你師傅是誰?”

念冰眉頭微皺,道:“徒弟不應提師傅名諱,我師傅以前有個外號,名叫鬼廚。”

聽了鬼廚二字,少女驚啊一聲,將門打開,從里面走了出來,念冰此時才能完全看清她的樣子。她穿著一身藍色的衣褲,除了頭部以外,全身都在衣物的包裹之中,衣領很高,護住脖子,玲瓏的身段凹凸有致,一雙漂亮的藍色大眼睛正一瞬不瞬的看著自己,她那雙眼睛的藍與自己不同,自己是深邃的大海之藍,而她則是澄澈的碧空之藍,目光中沒有半點雜質。念冰驚訝的發現,少女的身材極高,以自己超過普通人不少的身高,竟然只比她高小半個頭而已,她那雙修長的大腿在長褲籠罩之中,給人一種驚心動魄的美感。

少女看出念冰在打量自己,俏臉上羞澀之意更盛,試探著問道:“你,你是查前輩的弟子麼?你剛才說遺命,難道,難道查前輩已經……”

念冰黯然頷首,道:“我師傅剛剛去世了,姑娘,華天前輩在麼?”

少女有些疑惑的看著念冰,道:“你說的華天前輩是我師傅,但是,我聽我師傅說過,查前輩只有一名弟子,是個胖子,可是,你並不胖啊!而且我師傅說過,查前輩身體很好,怎麼會輕易死了呢?”

念冰看著少女認真的樣子,因為查極之死而產生的悲傷竟然淡了幾分,失笑道:“人有旦夕禍福,誰又能說自己肯定能活多久呢?怎麼,你以為我是騙子麼?上一次華天前輩見到我的時候我才只有十一歲,那已經是七年以前了,那時候胖,不代表長大以後一樣要胖,我就是你口中的那個胖子沒錯。”

少女眼中閃過一道冷光,堅持道:“除非你取出能夠證明你身份的東西,否則,我不會讓你見我師傅的。”


念冰無奈的道:“記得上回來時,華天前輩好象還沒有收徒弟,既然你要證明,那就看看這個吧。”一邊說著,他伸手入懷,取出了當初由華天加工而成的晨露刀。

少女看到晨露刀,眼中頓時光芒大放,一把將刀接過,輕輕的撫摩著那似乎是鏽跡的刀鞘,感受著刀鞘內的陣陣寒意,喃喃的道:“沒錯,沒錯,就是它,就是它啊!晨露刀。”她的手移到刀柄處的寶石處,摸到那散發著冰涼氣息的菱形寶石,她已經信了幾分。

念冰看著少女手中的寶刃,道:“我叫它冰雪女神的歎息。”

少女一楞,道:“好美的名字,不過聽起來有些淒涼,為什麼要這麼叫呢?”

念冰微微一笑,道:“這個我不能告訴你,算是我自己的秘密吧。美麗的小姐,現在你可以帶我去見華天前輩了吧。”

少女點了點頭,緊握晨露刀向里走去,“跟我來吧。”

念冰跟隨著少女走入水貨鐵器鋪的院子,這里依舊像上次時那麼空蕩,那爐子在院子中央擺放著,旁邊還有些其他的東西,看上去似乎是助燃之物。

少女帶著念冰向里面的房間走去,這次是白天,念冰更能清楚的看到那兩間平房表面的破敗,似乎隨時都有倒塌的危險似的。少女走到房門口處突然停了下來,扭頭看向念冰,道:“請進吧。”說完,她將門推開,沖念冰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念冰看著少女澄澈的藍眸,不知道為什麼,心中升起一絲強烈的信任,沒有任何懷疑,大步走入了房間之內。

“啊!”念冰驚呼一聲,剛進入房間,他的腳步就停住了。房間中只有一扇窗戶,天光透過窗戶給著陰暗的房屋中帶來幾分明亮。念冰看到的,是在櫃台上擺著的一塊牌子,那分明是一塊靈牌,上面寫著:“恩師華天之靈位。”

猛的轉過身,念冰目光看向少女,“華天前輩死了?”

少女眼圈內水影朦朧,“是的,兩年前,師傅就已棄我而去。”

念冰閉了下眼睛,心中的悲傷再次被調起,重新面對華天的牌位,走上前,雙手垂于身體兩旁,恭敬的向那靈位接連三鞠躬。“前輩,沒想到當日一別,竟無再見之日,願前輩在天之靈早些安息吧。我師傅也去了天堂,或許,您見到他時,還能讓他為您做些美食。”

少女一直在背後看著念冰,見他對華天如此尊重,心中不禁增加了幾分好感,走到念冰身旁,道:“師傅的人雖已經去了,但他的精神還在。他永遠都活在我心中。五年教導之恩,我永不敢忘,可惜,師傅連讓我多侍奉他些時日的機會都沒有給。”

念冰深深一歎,“人總有一死,誰也控制不了自己的壽命,華天前輩如此,我師傅也是如此,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輪到我身上吧。”


少女看著念冰眼中遠與他年紀不符的深邃,藍色的眼眸中閃過一道淡淡的紅光,“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

念冰從自己的思索中清醒過來,“啊!那是我施禮了,我叫念冰。姑娘,你呢?”

少女喃喃的念叨著,“念冰,念冰,這個名字聽起來回味很深,我叫鳳女。”

念冰贊道:“果然如人間彩鳳,姑娘人如其名。真沒想到,七年前第一次來此時,師傅和華天前輩還相互取笑。可如今一切卻都變了,他們已經不在,卻只剩下你與我。男女共處一室有些不妥,既然華天前輩已經去了,那我也告辭了。鳳女姑娘,以後有緣再見吧。”

鳳女看著念冰從自己手中拿過晨露刀向外走去,她突然叫道:“等一下。”

念冰回首看去,“鳳女姑娘,還有什麼事麼?”

鳳女臉上流露出一絲淡淡的紅暈,幸好房間內光線並不充足,所以不容易發覺,“我,我只是想問你,這次來找我師傅,是不是有什麼事?”

念冰心想,鳳女既然是華天的徒弟,說不定她也能幫上自己,想到這里,他從懷中取出正陽刀遞了過去。“這柄刀姑娘應該也聽華天前輩講過,當初,這曾經是華天前輩最得意的作品。”

鳳女不用看,只是手一搭上刀柄,眼中頓時光芒大放,甚至比剛才拿著晨露刀時還要明亮幾分,“正陽,是正陽刀麼?”

念冰點了點頭,道:“正是正陽刀,師傅在臨終之前,將他最心愛的伙伴傳給我。我一直將它帶在身上。這次我來找華天前輩,除了來看看他,還有一件事就是為了這正陽刀。正陽刀雖好,但與晨露刀始終有著差距,而這差距就是因為它沒有真正屬于自己的靈魂。火龍角雖然是稀世珍品,但它並沒有火龍的靈魂存在,所以,我想給這柄正陽刀附著上一個靈魂,如果是那樣,它一定能夠成為不遜色于晨露的寶刀。”

鳳女目光灼灼的看著念冰,“你的意思是說,在你手上還有著一顆不次于那冰石的火屬性寶石麼?”

念冰微微一笑,探手入懷,將火焰神之石掏了出來,那火焰形態的寶石散發著淡淡紅光,它一出現,連房間內的空氣似乎都變得有些躁動了。



精品文學網 www.Bestory.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