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冰火同源(上)
晚上還有一章,歡迎大家多多收藏,多多投票.

---------------------------------------------------------------------

查極走到華天面前,將冰冷的寶刃拿過來遞給念冰,“那就不謝了。不過,你是不是給我們個刀鞘?”

華天戀戀不舍的看了寶刃一眼,轉身回屋,一會兒的工夫,拿出一個鏽跡斑斑的刀套扔給念冰。“這刀套乃是寒鐵所制,經過我的特殊加工,與寒刀相合,刃入鞘,不會碰及鞘身,還能掩蓋上刀本身的寒意,這次我真是虧大了。”

念冰將寒刀入鞘,果然,青藍色光芒盡斂,連寒氣也隨之不見,只有刀柄處的冰雪女神之石依舊散發著淡淡的藍光。看著手中刀,念冰恭敬的向華天深鞠一躬,“謝謝前輩賜刀,前輩,這刀鑲嵌上寶石,已經與以前不同了,就請您給它起個名字吧。”

華天眼中流露出朦朧的光芒,“秋水白露,寒天凍地,就叫它晨露刀吧。”

查極贊歎道:“晨露,真是好名字。”

念冰緊握晨露,心中暗暗的呼喚著,媽媽,您給我的冰雪女神之石鑲嵌在這柄刀上,您會怪我麼?我現在還記得,在離開之時您那充滿不甘的歎息聲,這柄刀又是以冰雪女神之石為其魂,就稱做冰雪女神的歎息吧。冰雪女神的歎息——晨露刀。一柄絕世神刃,就這樣出現了。

華天看向查極,道:“我累了,你們走吧。剛才刀光沖天,恐怕已經被武人注意,回去的時候小心一些。菜刀,可歎啊!竟然是菜刀。媽的。”罵出心中的不滿,華天步履蹣跚的向他那小黑屋走去。

查極拉起念冰的小手,道:“小破刀說的對,咱們快走,別被人注意到才好,真是便宜你這小子了。”一邊好所著,他從衣服下擺撕下一縷纏繞在刀柄上,掩蓋住冰雪女神之石的光華,將刀插入念冰懷中,拉著他匆匆而去。

冰雪城的人們大多數已經入睡了,街道上顯得有些冷清,一邊走著,念冰低聲向查極問道:“師傅,剛才那個華天前輩是修煉武技的麼?”

查極微微一笑,道:“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他雖然修煉斗氣,但本身卻並不會什麼武技,以他九離斗氣的程度,應該已經超過了武者中的大劍師,甚至有可能進入了武斗師的境界。但是,他卻不會絲毫武術技巧,他的九離斗氣,完全是為了煉制而修煉,你也看到了,作為火屬性斗氣的極品,還有什麼比那更適合煉制兵刃的呢?”

“師傅,那用斗氣做菜不行麼?斗氣也可以有各種屬性啊!”念冰問出心中疑惑。

查極搖了搖頭,道:“不行的,斗氣過于霸道,講究的是爆發性,而魔法卻可以隨心所欲,別多說了,快點走,先回旅店再說,明日一早,我們就回桃花林。在回去之前,你千萬不要讓晨露刀離鞘,一旦被人覬覦,我們可保不住這寶貝。”

當他們回到旅店時,已近深夜,查極走了一天的路,早已疲倦,將念冰送回房間後,自己就到隔壁休息了。

念冰雖然也累了,但新得了寶貝,少年心性的他一時竟然毫無睡意,從懷中摸出那晨露刀反複把玩著,如果不是有查極的叮囑,他肯定會抽刀離鞘,再次看看那青藍色的光芒。隔壁的呼嚕聲若隱若現,顯然查極已經睡熟了,念冰吐了吐舌頭,喃喃的自語道:“幸虧要了兩間房,否則,我今天晚上就不用睡了。師傅的呼嚕威力還真是大啊!”

懷抱冰雪女神的歎息,念冰緩緩閉上雙眼,開始了每天的必修課——冥想。一會兒的工夫,他就已經進入了入定狀態。在精神力的引發下,火元素和冰元素緩緩向念冰的身體凝聚著,今天實在有些疲倦了,再加上得到晨露刀的興奮,使他忘記了冰、火兩種魔法力此時已經處于不平衡狀態,並沒有太多的控制,人有魔法元素自然向自己的身體凝聚著。

冰雪女神之石和火焰神之石像往常一樣加快著念冰凝聚魔法元素的速度,沒用多長時間,他白天消耗的魔法力就已經完全恢複,只不過,這一刻冰與火兩種魔法元素處于一個微妙狀態,一年多的時間以來,念冰每天不間斷的在兩顆極品寶石幫助下修煉,使他的魔法力早已經積蓄到了一定程度,量的積蓄必然會引起質的變化。如果是普通魔法師,繼續修煉下去,自身的魔法就能突破瓶徑達到更高的境界,但是,念冰卻不一樣,他有著兩種屬性完全相克的魔法力,此時雖已達到瓶徑,但卻發生了特殊的變化。冰、火兩種元素在充滿了自己所屬的半邊身體後,為了得到更大的空間,開始了相互傾紮的過程,冰魔力尋著經脈由左向右攻,火魔力則尋著經脈由右向左攻,在兩種逐漸狂燥起來的魔法力相互攻擊中,念冰的身體發生了明顯的變化,以身體中央為分界線,左半邊身體完全變成了藍色,而右半邊身體則完全變成了紅色,一時間,紅、藍兩色光芒不斷的波動著,斗爭變得越來越劇烈。由極寒到極熱,強烈的刺激,使原本入定的念冰從入定中清醒過來。

神志清醒,念冰立刻發現了自己身上的不妥,此時,不論是冰魔力還是火魔力,都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狂暴狀態,兩種魔力相互傾紮,誰也不讓,冰雪女神之石和火焰神之石同時散發著淡淡的光芒,將自身所蘊涵的魔力注入到念冰體內,似乎都想協助同源的魔力將另一方壓倒。

冰、火交替,刺痛感令念冰全身不斷的痙攣著,但此時事態已經出了他的控制,即使是想痛呼出聲,卻連張嘴也無法做到,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身體忽藍忽紅,在魔法力的相互攻擊中不斷的變化著。隨著兩種魔法力越來越狂暴,念冰左半邊身體已經覆蓋上一層冰霜,而右半邊身體則其燙入火,身上的衣服已經發出了淡淡的焦糊味道。

在這極寒、極熱的兩種魔力沖擊下,念冰的神志漸漸有些模糊了,他想起了父親,想起了母親,想起了當初在冰神塔時發生的一切。

“媽媽,爸爸,我就要死了麼?我就要死了麼?不,冰兒不想死啊!爸爸,你不是曾經說過,冰與火之間並不是完全的對立麼?為什麼我會如此難過呢?您是火,媽媽是冰,你們都可以結合,為什麼我的魔法力卻不可以。爸爸、媽媽,你們教教冰兒,現在應該怎麼做?”

人的體質,根據出生時的情況,以及父母遺傳不同,本身所具有的屬性也不同。擁有什麼屬性,就適合修煉什麼屬性的魔法或者斗氣,如果一個火屬性的人想修煉冰系魔法或者冰系斗氣,那幾乎是不可能的,即使強行修煉,也不會有什麼好效果,窮其一生也難有小成。而念冰之所以能同時擁有兩種魔法力,固然是因為身上同時有著父親和母親在冰神塔時給他的冰雪女神之石與火焰神之石的刺激,但是,也和他自身的屬性分不開。一般來說,如果夫妻雙方屬性不同,孩子只會繼承其中一方的屬性。

但念冰的父母,本身屬性都極強,可以說是兩個極端,所以,當念冰出生之時,就同時擁有了兩個屬性,這樣雙屬性的人,萬中無一,如果屬性不相克,而修煉魔法,成為一名雙系魔法師,必然名震大陸。但是,念冰的雙屬性偏偏是相克的兩種,冰與火互為仇敵,念冰這一年以來,在無人指導的情況下誤打誤撞的同時修煉兩種相克魔法,因為一直保持著平衡狀態,而且他的魔法力又不強,才沒有出亂子,但是,經過一年的修煉,在兩塊極品寶石的幫助下,他的魔法力已經達到了瓶徑狀態,終于因為今天白天的魔法力不平衡而誘發了現在這種冰火互攻的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