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冰雪女神的歎息(中)
黑衣老人有些無奈的道:“我已經老了,雖然技藝隨著經驗而更加精湛,但體力已經不行,沒有精力再去采集好的材料,能打造出什麼好東西,說起來,我這一生中最得意的作品,就是給你的那柄附著有火魔力的正陽了。可惜,這一生,我也只出了那一柄滿意的刀而已。既然你要看,那就跟著來吧,隨便給你這胖徒弟選一柄先湊貨用著也沒什麼。”說著,他轉身向櫃台後的房間走去。

念冰和查極繞過櫃台,跟著黑衣老人走入里間,剛一進門,念冰的大腦再次出現了暈眩的感覺,冰雪女神之石這次的波動更為強烈了,冰冷的寒氣連修煉冰系魔法的他都有些無法承受,下意識的摸了摸懷中的寶石。

查極贊歎道:“好濃厚的殺氣,不愧是大陸第一神鑄師。”

黑衣老人走向旁邊的櫃子,打開櫃門,道:“我留下的就這七柄刀了,你看著挑選吧。價錢都給你一百好了。”

櫃子內懸掛著七柄無鞘刀,每一柄的樣式都不相同,在油燈的照射下,寒光四射,淡淡的冷意席卷而來,七柄刀的鋒銳處隱隱閃爍著幽藍般的光澤,樣式古樸,驟然看去,竟然找不出一絲瑕疵。櫃門一開,念冰的目光下意識的落在最左側的刀上,一瞬不瞬的注視著,那柄刀是全部七把刀中最不起眼的,也是最短的。在油燈的照射下,只有它沒有光澤反射,刀身光芒黯淡,長約一尺二寸,其中柄長五寸,通體黑色,刀身的流線型極為優美,刀身挺直,尖端處微微翹起,刃寬兩寸,刀背看上去很厚。念冰之所以被它吸引,完全是因為氣息,那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感覺,仿佛這把刀本來就應該是他的,冰雪女神之石的寒意也變得更加強烈了,仿佛在召喚著什麼似的。

念冰目光呆滯的一步步向櫃子走去,查極剛要拉住他,卻被黑衣老人阻止了,“畢竟是他用的刀,讓他自己選吧。恩,看樣子這小子的刀性不錯,已經有了自己的決定。”他剛說到這里,突然發現,念冰探手去夠櫃子中最左側的那柄短刀,不禁輕咦一聲。

查極很清楚,這七柄刀必然有好有壞,在價格都一樣的情況下,挑選自然是極為重要的,眼看自己的胖徒弟竟然選了那最不起眼的一柄,不禁心中暗罵,扭頭看向黑衣老人,在他想來,自己這位老朋友此時一定會是一臉幸災樂禍之色。但是,當他看到黑衣老人臉上的表情時,不禁一楞,此時的黑衣老人正瞪大了眼睛看著念冰的手,嘴唇嗡動,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來似的。

念冰個子不高,面前捏住刀尖向上一挑,將這柄毫不起眼的短刀摘了下來。刀入手,立刻傳來一股冷流,使他身心大暢,但體內的魔法力波動似乎也更為強烈了。握住螺紋刀柄仔細看去,只見刀柄處有一個菱形的孔,柄一入手,念冰頓時清晰的感覺到,自己體內的冰系魔法力仿佛與這柄刀完全相連一般,刀成了左臂的延伸,冰系魔法力不用催動,自然流轉而入,整個刀身上頓時散發出一層淡淡的藍光。

“師傅,我就要這個了。”念冰隨手揮動著短刀,帶起一道道淡藍色的光芒,整個房間中的溫度似乎都隨之下降了幾分。

查極一看到刀身散發出光芒,再聯想黑衣老人臉上的表情,不禁哈哈一笑,道:“你這胖小子,似乎是歪打正著了。小破刀,就要這個。”

黑衣老人驚訝的看著念冰,突然,他身形向前一閃,速度竟然如同電光時火一般,眨眼間來到念冰身前,探手抓向他手中短刃。

念冰嚇了一跳,幾乎是本能的反應,左手刀一翻,將刀刃朝向黑衣老人,冰冷的氣息散發而出,可惜,左手畢竟不是久經訓練的右手,只覺得手中一輕,刀頓時落入了黑衣老人手中。念冰一呆,“前輩,您干什麼?”

查極走到念冰身旁,按住他的肩膀道:“小破刀,你不會舍不得了吧。這到底是一柄什麼刀?”

黑衣老人輕撫刀身,無奈的歎息一聲,道:“坦白說,我怎麼也沒想到,你這胖徒弟會選這一把,這是七把刀中最差的一柄啊!”

查極皺眉道:“刀出異光,怎麼會差,你要是不舍得就算了,我也不會強人所難。”

黑衣老人沒好氣的道:“你以為我是不舍得麼?我神鑄華天說出的話還沒有不算過,既然說過讓你們自己挑選,選了什麼就是什麼。這柄刀確實是七把刀中最差的。而且,它也是唯一不是我所鑄造的。之所以會有光芒發出,那是你徒弟的原因,如果我沒看錯,你這徒弟應該修煉了冰系魔法才對,否則,不可能引出刀光。老鬼啊!沒想到你竟然真的培養出一個魔法師的傳人。”

查極嘿嘿一笑,道:“緣分而已。差就差吧,反正你說念冰也還小,以後再換就是了。”

黑衣老人道:“我話還沒說完。雖然這柄刀是七把刀中最差的,但是,它也可以說是最好的。因為,連我都摸不清它的刀性。當初,這柄寒刀,是我從一名落魄書生手中收購而來,只花了一個金幣而已。刀體是用一種特殊的礦物打造,非常堅韌,最為奇特的,就是它本身的寒性,如果有冰系魔法或者寒性斗氣激發,就會發出先前那樣的光芒,但你知道為什麼我說它是最差的麼?因為這柄刀無魂。”

“無魂?”念冰和查極異口同聲的道。兩人眼中都充滿了疑惑。

黑衣老人華天道:“不錯,此刀無魂。小胖子,你看我今年有多大歲數?”

念冰原本等待著黑衣老人解釋,一聽他轉移了話題,下意識的道:“您?您應該比我師傅大一點吧。”

華天哈哈大笑起來,“小胖子,你到是厚道,如果換了別人,恐怕會說我比你師傅大了十歲也不止吧。但其實,我比你師傅還要小上三歲。我從小修煉斗氣,按照正常情況來看,應該比普通人衰老的慢很多,但是,現在的我卻比實際年齡看上去老了足足二十歲。這是為什麼?因為我在鑄造的時候,以精血為魂,融入兵器之中所至。這奪天之法,使得我精元大損,變成了現在這樣。而這柄寒刀,卻無精血所引的刀魂,無魂之刀,就算材料再好,也終究無法達到極品境界。所以,它的材質雖然最好,但品質卻是最差的。”

查極道:“以你的鑄造工藝,將這柄刀重新打造一下也就是了,賦予它靈魂不就又成就了一柄極品麼?”

華天苦笑道:“你都能想到,我又怎麼會想不到。但我試過多次,即使用了九離天火,都無法將這把刀燒化,你讓我怎麼重新煉制?以我對金屬的認識,都無法辨別出它出自何處,也只有先收藏著。無魂就無魂吧,反正你們也只是用它當作菜刀而已。此刀鋒銳斬鐵如泥,切菜自然不在話下,不過,小心別把案板切斷。”一邊說著,他將刀重新遞給念冰。

念冰接過刀,與身體合一的感覺再次出現,“前輩,難道就沒有賦予它刀魂的辦法麼?”

華天道:“辦法也不是沒有。如果能找到一顆具有靈性的寶石鑲嵌在刀柄上的孔中,以石為魂,也不是不行,那樣的效果或許會更好。只是,如果寶石非極品,鑲嵌上去,途增累贅而已。”

念冰心中一動,冰雪女神之石不就是菱形的麼?大小似乎也與刀柄上的孔相似,猶豫了一下,他從懷中摸出冰雪女神之石,道:“前輩,您看這個行麼?”冰雪女神之石一出,整個房間中頓時亮起一團淡藍色的光華,寒刀發出叮的一聲輕響,竟然如同活了一般,在念冰手中微微的顫抖起來。冰雪女神之石平時雖然也有光華散發,但絕對沒有今天這麼明亮,石與刀交相輝映,似乎在相互呼喚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