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冰雪女神的歎息(上)
“這……里………?師傅,您沒搞錯吧?”念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確認自己並沒有看錯查極的意思。

也難怪念冰如此驚訝,呈現在他眼前的,是兩扇門,准確的說,是兩扇有些破敗的木門,門上的把手只剩下一個,門楣上的油漆早已經剝落了,旁邊斜斜的放著一塊牌子,依稀可以看出,上面寫著歪歪斜斜的五個字——水貨鐵器鋪。

就沖這個名字,恐怕也沒人會來光顧吧,更別說這個鋪面還在旮旯之中,恐怕一天也不會有幾個人經過,破敗的樣子,使念冰升起了轉身就走的念頭。

查極看著面前的招牌,臉上流露出一絲會心的微笑,“老伙計,我又來看你了。一年不見,不知道你死了沒有。”

念冰驚訝的道:“師傅,您認識這里的主人麼?”

查極道:“當然認識,否則,我又怎麼會帶你到這里來。念冰,你要記住,不論做什麼事,都不要被對方的外表所迷惑。這里雖然門面不濟,但除了我,又有誰知道,這所謂的水貨鐵器鋪中,竟然藏著一位鑄造大師,天下第一的鑄造大師呢?”

“天下第一的鑄造大師?師傅啊,您不是開玩笑吧,如果真的是天下第一的鑄造大師,會住在這種地方?”

查極微微一笑,“為什麼不會呢?鬼廚能住在鳥不生蛋的桃花林,為什麼神鑄就不能住在破敗的院落中。走吧,我們先進去再說。”一邊說著,他拉著念冰走到門前,也不敲門,沖著那破敗不堪的木門就是一腳。砰的一聲悶響,木門看上去雖然破敗,但在查極的一腳中竟然並無損傷,緩緩向里開啟,露出了黑洞洞的小院落。

“小破刀,你死了沒有?”查極大聲喊著。

一個蒼老的聲音從院子深處傳出,“我說誰這麼沒禮貌,原來是你這個老鬼又來了。”一個蹣跚的身影從院內走出,手中提著一盞昏黃的油燈,不用看相貌,他也給人一種風燭殘年的感覺。念冰心中暗想,這就是所謂的天下第一鑄造師?師傅沒有搞錯吧。

查極拉著念冰走入院子,借著那油燈昏黃的光芒,念冰依稀看清,那是一名老人,穿著一件黑色的長袍,身形已經有些佝僂了,頭發雪白,滿臉皺紋,看上去比查極還要老上至少十歲似的。

“老鬼,怎麼還帶了人過來,這小胖子是誰?”黑衣老人看著念冰,有些不滿的道。

“小破刀,這是我新收不久的徒弟,我看,你也應該找一個孩子傳你衣缽了,難道,你真要把所有東西都帶到地下去麼?”

黑衣老人哼了一聲,道:“你懂個屁,一切都是要看緣分的,你以為徒弟說收就收啊!看你這徒弟,到是一副吃相,跟你正合適。”

聽了這話,念冰雖然心中不滿,但畢竟是長輩間的對話,他也不好插嘴,極盡目力向周圍看去,他發現這個不大的院子幾乎是空的,連一個想象中的兵器架子都沒有,只在角落中有一個看上去像大爐子似的東西。

查極哈哈一笑,道:“你這老家伙,幾年不見,依舊是那副陰陽怪氣的樣子,行了,別羅嗦了,你也知道,我到這里來找你肯定有事。”

黑衣老人道:“那就進來吧。”說著,引查極走向了後面的房間。剛一進屋,念冰突然感覺到全身一冷,冰雪女神之石莫名的躁動了一下,腦海中似乎有些暈眩,體內的兩種魔法力不穩定的波動了一下。心中一驚,暗想道,這一定是因為自己使用了火焰術後沒有使用出相等的冰系魔法來平衡體內魔法力所至,但現在這時候,也不合適用冰系魔法,更何況,魔法力因為相互傾紮而有些混亂,他也不知道自己該用多少冰系魔法才能讓兩種魔法力保持平衡。憑借著自己的意念,強行控制著兩股魔法力,盡量將他們分離。正在這時,玉如煙送給他的天華牌散發出一股溫熱的氣流融入念冰體內,使他感覺舒服了許多,冷、熱兩種極端所產生的感覺頓時消減了不少。

黑衣老人用油燈點燃了桌子上的燈火,房間中頓時亮了起來,這是外屋,房間中央是一個高高的櫃台,櫃台後面似乎還有一道門戶。黑衣老人走到櫃台後面,向查極搓了搓手指,道:“拿錢吧。要多少錢的東西,就拿多少錢。”

查極沒好氣的道:“小破刀,這麼多年不見,還是那麼愛錢。”

黑衣老人哼了一聲,道:“朋友歸朋友,生意歸生意,既然你現在已經不能作出珍味八饈,那就只有拿錢換了。生意面前,人人平等。”

查極走到櫃台前,貼進黑衣老人,道:“別跟我裝模做樣的,給我這寶貝徒弟弄把好刀,等他學成出師了,你不就又可以吃到珍味八饈了?”

黑衣老人眼中一亮,但很快又變得黯淡了,“說的好聽,等你這寶貝徒弟學成出師,恐怕我這條老命也已經升天了。”

查極嘿嘿笑道:“那也不一定啊!幾年前我見你時你就這付德性,現在還是這樣,我看,你再活個十年、二十年的也沒什麼問題。”

黑衣老人歎息一聲,道:“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我這一生,犯天太多,你這徒弟十年之內要是能出師,或許我還吃的上吧。”

查極笑道:“死就死吧,連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活過十年呢。別廢話了,快給我這徒弟弄把刀,多少錢你說好了。”

黑衣老人看了念冰一眼,道:“不行。”

查極眉頭微皺,道:“小破刀,你不會這點面子都不給我吧?”

黑衣老人哼了一聲,道:“不是不給你面子,你懂不懂。不論是菜刀還是殺人的戰刀,都必須符合使用者,你這胖徒弟還沒長成,不論是身體還是持刀的手,今後都有很大的變化可能,現在給他打造一把刀,根本就沒有任何意義,等他長大後,就會不適用了。”

念冰一聽黑衣老人不肯給自己打造,頓時大急,“那您按照大人的樣子給我打造一把不就行了,我肯定能用的。”

黑衣老人看了他一眼,“真是有其師必有其徒,你以為我打造的刀和那些庸才的一樣麼?如果刀不與人合,要之何用。自己的刀就像內褲一樣,只有完全合適,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功效。如果你買了一條不合適的內褲,或許穿些日子也會感覺到舒服,那不是因為內褲有多好,而是因為你適應了它。適應出來的合適,與直接的吻合,有著天壤之別。等你長到十八歲以後,身體定了型再來吧,希望那時我還沒死。”

查極眼中流露出思索的光芒,“看來,是我大意了。老伙計,那就以後再說吧。讓我參觀一下你的兵器庫怎麼樣,最近有什麼好作品麼?”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