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藍田日暖玉升煙(下)
一旁的服務員聽念冰手菜難吃,早就不耐煩了,沒好氣的道:“干什麼?我們這里的菜就這個味道,要吃好的,你們可以去城里的大成軒或者清風齋,那里好吃,就怕你們吃不起。”

查極冷冷的掃了她一眼,隨手扔出一個金幣,“少廢話,帶我們去廚房,只用你們的材料,我們自己做個菜吃,只是一道菜。”

看著手中亮閃閃的金幣,服務員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先生,您,您這邊請。”一枚金幣可以吃一桌酒席了,只做一道菜,哪怕用好些的材料,也絕對有很大賺頭。

廚房與餐廳之間只有一牆之隔,廚房雖然不能說簡陋,但看到那些明顯已經用了很久的廚具,查極不禁皺了皺眉。廚房里只有兩名廚師在,顯然剛才查級與念冰所吃的東西就是他們所做。

服務員走到其中一名廚師身旁,在他耳邊低語幾句,那名廚師皺了皺眉,有些好奇的看了查極一眼,不耐的道:“隨便吧,材料都在這里,我們也樂得清閑,兄弟,走,咱們休息會兒去。”說著,和另一名廚師一起離開廚房,到後院乘涼去了。

查極目光落向念冰,低頭在他耳邊問道:“今天我就教你做第一道菜,你的火焰術能支持多久?”

念冰想了想,道:“如果只用火焰術,一個小時都沒問題。”

“好,那我們現在開始。拿一鐵鍋刷乾淨。”

念冰答應一聲,他雖然不知道查極要干什麼,但還是立刻從旁邊取出一個鐵鍋,立刻洗刷乾淨。在這個過程中,查極已經走到放材料的地方,這些材料顯然都已經是洗乾淨的,眼睛一掃,從中取出一些,放到案板上。再辨別了一下廚岸上各種調料的味道。

“切菜,除了番茄以外,一律切成條狀塊。”

“是,師傅。”念冰隨手拿起一柄菜刀,刀一入手,他的神情頓時變得專注了,一年的苦練並沒有白費,人刀合一的感覺令只有十一歲的他眼神頓時變得犀利起來。各種材料在他眼中,與柴並沒有太大區別,只是大小不同而已。胖乎乎的小手將材料一一拿到自己面前,刀光閃爍,那名服務員根本沒有看清念冰是如何出手的,不論是土豆、胡蘿蔔還是洋蔥,盡都化為整齊的一塊塊,前後只不過幾次眨眼的工夫,念冰就已輕易的完成。

查極微微一笑,將一個空的調料盒遞給念冰,“調料,在廚藝中是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之一,這道菜對工藝的要求並不高,就全都交給你了。番茄,蝦,牡蠣,分別剁成醬。都放在這個調料盒里。”

“哦。”答應一聲,念冰按照查極的吩咐,揮刀入飛,細密的刀落案板聲富有清脆的節奏,查極也並沒有閑著,用另一個調料盒分別將不同的調料放入其中,隨手攪拌均勻,當念冰完成自己的工作時,他也已經做好了一切,將調好的料汁倒入那混合著番茄、蝦和牡蠣的醬中。扔給念冰一雙筷子,“攪拌均勻了。”

做好一切,查極微微一笑,道:“下面,就要正式開始了。”取過一個小刷子扔給念冰,他的眼神流露出專注的目光,語速驟然加快,“三分之一料汁鋪底,切好的東西放在上面,將三分之一料汁刷于其上。”

念冰雖然是第一次做菜,但平時他耳濡目染之下,對于這些廚師的工作並不陌生,雖然稍顯生疏,但很快就完成了一切。

查極取過一盤切好的魚段,放在已經鋪好醬汁的鍋中,“服務員,請你先出去。”他可不願意被服務員發現念冰會魔法。

服務員楞了一下,“可是……”

查極不耐的道:“放心,我們不會燒了這廚房的。”

由于先前查極那一枚金幣,服務員也不敢多說什麼,只得退出了廚房,使廚房中只剩下念冰和查極二人。

查極微微一笑,“剩余的醬汁都刷上去,火焰熱鍋。”

“熱情的火元素啊,請求你們,凝聚成火焰的光芒,給世間帶來溫暖吧。火焰術。”紅色的火焰從念冰右手處亮起,左手端鍋,讓火焰在鍋下正中燃燒。

查極微微一笑,道:“你這魔法火焰比普通火焰的溫度要高,而且熱量更均勻,我們也能快些吃上。記清楚我剛才教你的步驟了吧,這是最簡單的一道菜,就叫三汁悶魚。由于這里的材料一般,味道恐怕會差些,不過也將就了。”

念冰一邊維持著火焰,一邊向查極道:“師傅,您就不怕被剛才那服務員學去麼?”

查極微微一笑,道:“調料的搭配都是我自己做的,一共用了十多種,她能記的住麼?何況,每一種調料放的多少也非常講究,想學可不是那麼容易。穩定住你的火,最多有半柱香的時間我們就可以吃了。這道菜的關鍵在于調汁,所謂三汁,就是醬汁、海鮮汁和番茄汁,再以土豆、胡蘿蔔和洋蔥撲底,三層三汁同時入味,加上魚本身的鮮味,就能體現出這道菜的精髓,至于三汁具體的調配方法,回去我再詳細教你。”一邊說著,他從旁邊拿出一個鍋蓋蓋在了鐵鍋上。

念冰用出一個低階的冰系魔法護住自己的左手,不至于被熱鍋燙到,在火焰的灼燒下,一會兒工夫,香味已經漸漸從鐵鍋中逸出,撲鼻而至,令念冰不禁大咽口水。

半柱香的時間後。

“好香啊!這是什麼味道。”

“是啊!太香了,我還從來沒聞過這麼香的菜,難道是那老頭做的?”

先前出去乘涼的兩名廚師跑了回來,一進門,就看到念冰雙手端著鐵鍋,香味正是從其中而來。查極瞥了那兩名廚師一眼,淡然道:“不用品菜,看其人就已經足夠了。”

兩名廚師似乎並沒有聽到查極的話,目光都落在那鐵鍋上,就像先前念冰似的大咽口水,其中一名廚師道:“喂,你們做的這是什麼,真香啊!”

念冰剛要回答,卻被查極組織了,他看著念冰,道:“記住,做菜也要看對象,不是每一個人都有吃的權利。廚師有廚師的尊嚴,我們做出的東西,只個配的上的人吃。走吧。”

三汁燜魚好不好吃,從念冰的吃像就可以看出來了,整整一大鍋,他自己至少清掃了八成,再加上兩個饅頭,吃的不亦樂乎,當奮戰結束時,他身上的衣服已經多處被醬汁所沾染,除了魚刺以外,鍋里也只剩下一些殘汁了。看的旁邊的服務員瞪大了眼睛。

“師傅,我越來越佩服您了,這簡直太好吃了。真不知道以後離了您我該怎麼辦。”念冰滿足的拍著自己凸起的小腹,舒服的呻吟著。

查極嘿嘿一笑,道:“不用急,很快你就會知道該怎麼辦了。想一輩子有好東西吃,靠別人是沒用的,只能依靠你自己。”

念冰隱隱感到幾分不妙,但熟悉查極的他知道,自己問師傅也不會說,看來,回去以後自己的日子恐怕會不太好過。

看著髒兮兮的寶貝徒弟,查極沒好氣的道:“你是現在回去睡覺,還是跟我出去賺賺武器鋪,給你找把合適的刀?”

念冰眼睛一亮,“去,當然去。師傅,咱們現在就走吧。”

查極故做深沉的道:“吃飯前好象有人還說自己累的走不動道了,怎麼現在又有精神了?”

念冰嘿嘿笑道:“師傅,我知道您最好了。這不是有動力了麼?早點得到屬于我自己的寶貝刀,我也可以多熟悉刀性啊!”

查極站起身,“那你就快回去換衣服,這樣出去還不夠給我丟人現眼的。”

“是,是,我現在就去。”念冰展現出與他身材截然不成比例的速度,飛快的向旅店的後院跑去拿衣服了。

當查極和念冰出現在冰雪城的大街上時,天,已經漸漸的黑了。遠方一片云霞在太陽余輝的映照下帶來落幕前的最美夕陽紅,給大街上留下殘余的光輝。

走了一會兒,念冰指著前面不遠處一間很大的店鋪,道:“師傅,那家是武器店吧,我們進去看看啊!”武器店門口的劍形牌子非常醒目,上面寫著寶器軒三個大字,雖然天已傍晚,但來往客人依舊絡繹不絕,顯現出紅火的生意。

查極隨手捏了一下念冰臉上的肥肉,“笨蛋,你到這種地方買菜刀,不被打出來才怪。”

念冰揉著自己胖乎乎的小臉,“我怎麼知道,您不是說要去武器店麼?”

查極辨別了一下方向,“跟我來吧,武器店是武器店,但不是這里。”一邊說著,他拉著念冰拐進了旁邊的一個小胡同,對這里他似乎很熟悉,帶著念冰穿街繞巷,大約走了頓飯工夫,當天已經黑下來時,查極終于氣喘籲籲的停了下來,指著前面道:“就是這里了。”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