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銀羽騎士團(下)
查極曾為鬼廚,不論在什麼地方,都會受到極為優厚的禮遇,眼看幾枚銀幣拋來,看都不看一眼,冷哼一聲,道:“當我們是乞丐麼?官道兩旁,又不是你們家。”

那名騎士踏前一步,臉上神色不變,但無形的氣勢散發出淡淡的威壓,重複著先前的話,“請你們立刻離開。”

“你們憑什麼這麼霸道?”念冰憤怒的擋在師傅身前,雖然明知道對方有著劍師的實力,卻絲毫不懼。

看著面前的小胖子,那名騎士不禁皺了皺眉,手按腰間劍柄,第三次重複道:“請你們立刻離開。”很顯然,如果再遭到拒絕,他就會立刻動手。

此時,馬車上已經走下兩個人,兩個女人,那天籟般的聲音再次響起,“算了,這里又不是我們的地方,出門在外,何必與人家為難。”動聽的聲音吸引了念冰的目光,當他看清那兩個優美的身影時,不禁呆住了。

前面一名女子,看上去二十七、八歲的樣子,身穿淡藍色長裙,裙上用銀線刺繡著一個個美麗的花紋,柳眉瑤鼻,膚如凝脂,一頭墨綠色的長發如同瀑布般披散在背後,用一銀環束縛著,藍色的眼眸清澈見底,臉上掛著一絲淡淡的微笑,也正看著自己。

念冰的目光完全呆滯了,他那本來穩定的雙手此時在輕微的顫抖著。查極看到這名女子,也不禁心中暗贊,縱橫大陸多年,像這種極品相貌的美女,他也沒見過幾個。

“小色鬼,誰讓你這麼看我媽媽的。”美婦身旁的小女孩兒突然跳了出來,雙手叉腰,不滿的看著念冰。她看上去十二、三歲的樣子,穿著一套白色的連衣裙,眉宇間與那美婦到有七分相象,稚氣十足,雖然在憤怒中,卻依然不減其可愛之處,墨綠色的短發剛剛過耳,雙手叉腰,更顯其嬌憨之處。

“媽媽,媽媽。”念冰的眼中閃爍著朦朧的淚光,他突然發聲大喊道:“媽——媽——”查極一把沒拉住,他飛快的朝那美婦沖去。

原本在他們身前的騎士動作極快,橫跨一步,攔在念冰前進的必經之路上。但此時念冰眼中除了那美婦已經並無其他東西存在,看上去胖墩墩的身體快速的一側,右手下意識的從那名騎士腰間抽出他的長劍,劍做刀使,飛快的一連七劍朝那名騎士砍去。同時左手手指連彈,兩枚冰錐驟然而出,直襲那騎士的眼睛。

作為一名劍師,一名銀羽騎士團的騎士,必然要經過血與火的考驗,但即使如此,面對一個身高只及自己腰間的孩子,又能有多少防備呢?那柄跟隨了他多年的長劍在念冰手中猶如活了一般,接連綿密的七劍雖然沒有任何招數,但一個快字已經解決了問題,在自保的情況下,騎士下意識的身體向後一仰,閃躲著襲向自己的冰錐和長劍,冰錐確實躲過了,但長劍接連七斬,其速度已經不是反應慢了一拍的他能夠完全躲閃的,念冰經過一年的柴刀劈絲鍛煉,他的腕力已經接近成人,長劍頓時在騎士身上的銀甲帶起一串火花,雖然並沒有真正傷害到那名騎士,卻也逼的他狼狽異常。

時間對于念冰來說已經足夠了,繞過那名騎士,他飛快的朝美婦沖去,淚水滑過他那胖乎乎的小臉,全身都散發著一股悲傷之氣。

對于一名騎士來說,劍就是他的生命,配劍被奪,絕對是奇恥大辱,更何況,奪走他配劍的還只是一個孩子。那名原本冷靜的騎士怒喝一聲,一個箭步,已經從後面追上念冰,淡藍色的光芒向右手凝聚,直接拍向念冰頭頂。

“小心。”查極驚呼出聲。

念冰此時眼中、心中,都只有那名美婦,任何聲音在他耳中都被自然過濾,手中依然握著那名騎士的劍,依舊飛快的向前跑著,渾然不知背後足以殺死自己幾次的憤怒一掌正代表著死神朝自己招手。

“他只是個孩子。”悠然的歎息聲響起,身影一閃,一只纖細而優美的手散發著銀色的光澤擋住了那死神的召喚,騎士身形一個趔趄,臉上升起一團紅色,向一旁跌出數步才站穩身形。

這突然救了念冰的,正是那名美婦,她的身形突然在念冰眼中消失,使他頓時停頓了一下,發現美婦就在自己身旁,立刻扔掉手中長劍,悲呼道:“媽媽。”如同乳燕回巢一般,撲入了美婦懷中。當然,如果乳燕胖到他這種程度,恐怕就飛不起來了。

美婦有些愕然的攬著念冰的肩膀,一時間不禁有些無所適從。她在嫁人之前,脾氣是出名的火暴,嫁人後雖然有所收斂,但知道她名頭的人見到她,無不退避三舍。除了丈夫以外,別的男人如果膽敢碰她一下,恐怕立刻就會被斬成十塊八塊,可此時,充滿悲傷的念冰沖入她懷中,她卻不由自主的升起一種母性,不但沒有抗拒,反而下意識的將念冰摟入自己懷中。

“孩子,別哭,告訴阿姨,你這是怎麼了?”美婦柔聲問道。

“媽媽,媽媽,別離開我,別離開我。”念冰心中對母親的思念在這一刻澎湃而出,緊緊的抓住美婦的裙子放聲大哭。

那隨美婦一同下車的小女孩兒眼看自己的媽媽被別人霸占,頓時不干了,幾步跑過來,雙手推向念冰,“你干什麼,不許你抱我媽媽。”

小女孩兒力氣大的驚人,念冰就算有所防備也絕比不上她的力氣,一個踉蹌,頓時跌向一旁,但他此時手中還拽著美婦的裙子,破帛之聲響起,美婦驚呼一聲,裙子兩旁頓時各被念冰拽下一條,粉嫩的肌膚若隱若現,她的俏臉頓時漲的通紅,趕忙抓住裙擺,阻止春光外瀉。隨她而來的騎士們一個個慌忙的轉過身,心中暗暗祈禱著,我什麼都沒看到,我什麼都沒看到。要是被侯爵大人知道了,恐怕,至少也要挖掉眼睛吧。

“晨晨,你干什麼?”美婦掩住自己的嬌軀後,怒斥著身旁的女兒。

晨晨委屈的道:“媽媽,他為什麼叫您媽媽啊!您只是我一個人的媽媽。”

美婦有些寵膩的看了女兒一眼,無奈的搖了搖頭,銀色的光芒出現,破裂的裙子竟然在那怪異的光芒中沾合在一起,雖然看上去有些別扭,但至少算是恢複完整了。

念冰摔了這麼一下,反而清醒了一些,查極此時也已經跑了過來,將他從地上扶起,“念冰,你這是怎麼了?”他眼中流露出擔憂之色,現在,查極最怕的就是自己下在念冰身上的記憶封印被破解。

念冰站起身,任由查極拍打著自己身上的塵土,目光依舊癡癡的看著那名美婦,喃喃的道:“你,你不是媽媽,媽媽的頭發是藍色的。”

美婦此時已經處理好自己的裙子,溫和的走到念冰面前,道:“小朋友,難道阿姨和你媽媽長的很像麼?”

念冰用力的點了點頭。

美婦看著他那張胖嘟嘟的小臉,眼中不禁流露出一絲憐愛的光芒,“那你媽媽呢?”

念冰此時已經清醒,低下頭,輕輕的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我只有師傅。”

聽了這句話,查極頓時松了口氣,趕忙道:“夫人,對不起。我這徒弟父母雙亡,可能是他太思念自己的母親了吧,得罪之處,還望包涵。”

美婦微微一笑,道:“沒關系,這孩子真可愛。”

晨晨從一旁湊過來,不滿的撅起小嘴道:“那也沒我可愛,他胖的都像個球了。難看死了。”憑心而論,雖然念冰胖了些,但他畢竟年紀還小,加上原本英俊的面孔,真算不上難看。晨晨嘴上雖然說著,但心中卻在想,這個小胖子,到像很好玩兒的樣子。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