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廚師的修煉(下)
魔法的使用讓他的精神有些萎靡,靠在一旁的樹上,開始了短暫的冥想。

冰雪女神之石不愧為最頂級的冰系寶石,短短一個小時的時間,就幫助念冰恢複了不多的冰系法力,從消耗到恢複的過程,再加上昨天晚上的冥想,使他的法力有了些微進步。

查極剛剛做好午飯,站在木屋前活動著自己有些僵硬的身體,他覺得有些奇怪,為什麼念冰去了這麼半天還不見回來呢?難道他真的能用那斧子砍柴?不可能吧。自己讓他帶斧子去,只是想看看這孩子多長時間才會回來。時間越長,證明他在思考砍樹的方法就越久,一個善于思考的人,做廚師時對菜肴的理解就會越好,這也算是查極給念冰的一個簡單測試。但他這一去就是兩個多小時,太陽早已經高高的懸掛在半空之中,這讓查極不禁有些著急了。

正當查極准備出外尋找念冰的時候,清脆的聲音響起,“師傅,我回來了,您看,這些柴夠不夠?”

念冰滿頭大汗的從桃花林中走了出來,七、八根桃樹枝被他用林中的藤蔓拴在大斧子上拖了回來,重量顯然給了他不小的負荷,在說話時顯得有些喘息。

“你真的砍了柴?難道你能拿的動那斧子?”查極驚訝的道。

念冰小臉一紅,道:“不是,我用了魔法,才砍回來這些,不過我魔法比較弱,砍完後再恢複過來,就看到太陽升空,快中午了,所以就先回來,下午我再去好了。”

查極心中一動,“你用的什麼魔法?火系魔法能砍柴?你不是想把這里燒了吧。”

“當然不是?我用冰刀砍的,您看,冰元素啊!我請求你,凝聚成鋒利的巨刃,斬開世間的束縛和枷鎖吧。”光芒閃爍間,一柄接近透明的冰刀出現在他身前。

“啊!你會兩系魔法?”查極眼中險些冒出光來,他不是魔法師,自然不知道冰系魔法與火系魔法是不能同修的,一心只想到自己揀了個寶,“冰,太好了,冰也可以應用在飲食上,看來,我對你的教導還要有所改變才行,冰與火如果運用得當,做出的菜將……。好了,走吧,咱們先吃飯去。”

中餐不算豐盛,只有兩個菜,和普通的米飯。但是,從查極手中做出的菜肴又怎麼會差呢,這一頓,念冰吃的更香甜了。自從與父親在大陸各地漂泊以來,他還是第一次如此穩定的吃飯,胃的滿足,使他的小臉看上去紅撲撲的。

“怎麼樣?感覺如何?”看念冰吃完了,查極急忙的問道。

“好吃,真的很好吃。”念冰發自內心的說道。

查極目瞪口呆的看著他,“又是這句?”

“哇,我忘了,可能是剛才用魔法砍柴,精神力消耗過度吧。師傅,晚上我一定會記得。”

查極無語的看著念冰,險些暴走,哼了一聲,道:“這次原諒你,事不過三。”

念冰嘿嘿一笑,道:“師傅,您別生氣嘛,其實這次我有感覺了。您這兩盤菜我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味道鮮咸,而且還有清香的回味,吃起來脆脆的,感覺很舒服。而且吃到肚子里還熱乎乎的。”

查極沒好氣的道:“就這些?真是白讓我費了半天勁,你知道它們為什麼會做的好吃麼?普通人做青菜,無非就是先放油,油熱後放蔥姜嗆鍋,再放入青菜炒上一炒,最後放調料出鍋。而我炒的菜之所以好吃,第一在用料,我用的,是最新鮮的蔬菜,剛從林中摘下後立刻入鍋,其次,我沒有用油,所以,你不會有油膩感,普通人不用油,恐怕菜都沒法炒了,但是我卻可以用水來代替,因為我這種水里添加了特殊的東西,其中有些藥物存在,經過混合後,這種水不但可以使菜不沾鍋,還可以使青菜變得更加香甜。同時,在翻炒時火候很重要,往往只差一瞬間,出來的味道就完全不同。你要記住,無論是什麼食物,想讓它好吃,就必須要把它的原味體現出來。你明白麼?”

念冰有些茫然的道:“老師,您跟我講這些是不是太早了,應該循序漸進吧。”

查極道:“我只是讓你先知道,好吃的菜自然有好吃的道理。好了,你去睡一會兒,下午開始劈柴吧。廚房左邊的牆角下有一把柴刀,那才是你要用的,以後砍柴、劈柴都不許用魔法,知道了麼?那完全是浪費,魔法要用在做菜最關鍵的時候,才能體現它的價值。要是我會魔法,該多好啊!”

從這一天開始,念冰過上了有序的生活。每天清晨早起,先簡單的收拾一下臥室和廚房,然後吃早飯,聽查極講一些關于廚藝的知識,查極似乎並不急于教他實際操作,只是將各種廚師需要掌握的知識仔細講給他聽。第二件事,就是去砍柴,砍柴並不困難,困難的是劈柴。在查極的教導下念冰才知道,劈柴是需要看木材紋路的,紋路不同,劈的方位也不同,想將柴劈的均勻,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中飯與早飯相同,除了說出自己對查極所做菜肴的感覺以外,就是聽查極講述,下午同樣是劈柴,查極並不要求他劈出多少數量,而是要求他劈的柴要細,越細越好。晚飯後,聽過查極的講述,念冰就回自己房間進行冥想,冥想不但是修煉魔法力最好的辦法,同時,也是最好的休息方式。

時間一天天過去了,念冰終于體會到,什麼叫由瘦變胖的過程,雖然他每天劈柴不斷,但運動量卻並不大,再加上查極換著樣的給他做美食,每一餐中都添加一些從林中采來的黃精、人參等補品,念冰的身體像氣吹的一樣,從原本的瘦小迅速橫向發展,當然,身材也在營養的滋潤下長高了不少,但與體重相比,就有些不成比例了。

一年過後,原本英俊的孩童消失,不論從哪里看去,念冰的身體都像一個球。當念冰問查極自己是不是太胖了時,查極只是告訴他,以後一定會瘦回去的。

“師傅,今天我還要劈柴麼?我現在劈的已經很細了啊!”念冰跑到查極的房間,有些不滿的說道。

“劈,繼續劈,你還差的遠呢。”查極沒有看他,躺在床上翻了個身。自從念冰來了以後,他輕松了許多,所有粗活都不用自己干,每天只需要給念冰做上三頓飯就足夠了。

“可是,師傅我這要劈到什麼時候次算完啊!”天天劈柴,足足一年的時間,恐怕誰也無法忍受了。

“完?完簡單啊!你現在劈的確實夠細了,不過,還不夠均勻,什麼時候你能劈到所有柴絲都一樣粗,那就算完了。”查極一點也不急,吧唧了兩下嘴,繼續睡他的回籠覺。

均勻,這兩個字讓念冰想起了自己體內的魔法力,在冰雪女神之石和火焰神之石的幫助下,這一年以來,他的魔法進步速度極快,現在他才明白,為什麼父親年僅三十七歲,就能成為一名魔導士,恐怕正是由于火焰神之石的原因。但是,問題也同樣擺在他面前,最開始時,只是憑借表面的感覺,覺得半邊身子涼半邊身子熱,但現在,身體兩邊的溫度明顯不一樣,左邊的身體浸入水中,甚至可以制造出冰水,右邊身體則燙的像發了高燒。一冷一熱,經常使念冰有著暈眩的感覺。尤其是當他使用了魔法,導致兩邊魔法力不均勻的時候,這種感覺就變得更加明顯。所以,後來再使用魔法時,用一個冰系魔法,幾必須再用一個同等的水系魔法,使魔法力消耗完全一樣,才能不受到影響。

這種情況念冰並沒有告訴查極,為了報仇,他明知道這樣下去恐怕自己會有危險,但還是義無返顧的修煉著,他相信,只要自己的法力能夠保持在均勻狀態,就不會出現問題,但事實真的是這樣麼?恐怕就算是神降師也無法給他答案。畢竟,現在早已經沒有人冒大不違來修煉兩種完全相反的魔法了。

無奈的走到院子里,拉過小木凳坐下,左手拽過柴刀,右手把柴擺在自己面前。當柴刀交由右手的時候,念冰的眼神變了,變得異常凝實,精神完全集中在面前的木柴上,木柴的紋理清晰的掃描在腦海中,他沒有動,只是靜靜的觀察著木柴,查極教導過他,只有在最適合的情況下出刀,才能達到最好的效果,最適合的情況,就是他完全掌握了面前木柴的一刻。

手翻,刀動,接連八刀,如同行云流水一般,沒有半點拖拉。木柴依舊立在那里,沒有絲毫移動,鋒利的柴刀在陽光照射下反射著金屬光澤。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