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鬼廚查極(中)
“不。”念冰突然道:“爺爺,您錯了,其實她只是取巧而已,她做那肉條,一定是將魔法的控制達到極限,只是對肉本身的理解,再加上不同程度的火系魔法燃燒,自然就能出現那種奇特的味道,如果您也會魔法,做出的東西一定比她強的多了。”父親曾經多次對他講過,魔法力的大小雖然重要,但對魔法的控制同樣也非常關鍵,好的魔控力,可以使同樣的魔法力產生更強的效果。

查極歎息一聲,道:“是的,後來也有人跟我這麼說過。但是,當時那種情形,身為一個男人,輸了就是輸了。她問我,賭約還算不算數?我說,當然算。于是,我當眾宣布,鬼廚的名頭送給她,同時,我用自己的菜刀,割斷了自己的手筋,表示徹底退出飲食界。再後來,我就來到了這里,在這里,我已經生活了十年,現在你該明白,為什麼我看到你使用魔法會這麼激動了吧。如果當初我也會魔法,我的廚藝一定能達到一個新的境界,如果我也會魔法,她恐怕早已經是我的妻子。讓我記憶最深刻的,就是當初在我自己割斷手筋時她臉上的表情,那是複雜的神情啊!從她那雙美麗的眼眸中,我看出了後悔,但是,那又有什麼用呢?為了我自己的尊嚴,我必須要那麼做,沒有人能改變我。鬼廚查極從那一天起消失在廚藝的舞台中,只有新的鬼廚誕生。在我即將離開的時候,她突然找到我,對我說,她其實只會做那一道菜。之所以向我挑戰,是因為我以前曾經字廚神大賽上贏過她的父親。她父親臨死時,仍然不忘當初的比賽,希望她能在有一天通過廚藝戰勝我。父親的遺言,使她一直向這方面努力著,但是,她是一名魔法師,在那之前,她根本就不會做菜,她很清楚,想在廚藝上超過我,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她才選擇了以魔法入廚的方法。所以,我輸了。輸掉了我的一切。當時,她對我說,她只是想替父親贏得榮譽,並沒有想過要傷害我,我笑了,我告訴她,一切都不再重要,我這一生中唯一的一段感情也就以這種悲劇的方式結束了。留下那句話,我離開了那里,經過一段時間的迷茫,最後才選擇這個寂靜無人的地方定居下來。”

念冰已經被這個故事深深的吸引,“爺爺,那您後悔麼?”

查極搖了搖頭,“不,我並不後悔。雖然我失去了一切,但是,我卻看到了廚藝一個新的發展方向。那就是以魔法入廚,經過魔法的加工,廚藝就能提升到另一個境界。可惜,我雖然知道,但是,自己卻做不到了,也很少有人會去嘗試。畢竟,身為高貴的魔法師,又有誰願意成為一個地位低下廚子呢?”

念冰點了點頭,道:“我明白了,您是想讓我跟您學廚藝,將我的魔法與廚藝融合,成為一名魔法廚師,是麼?”

查極收斂自己悲傷的情緒,慈祥的一笑,道:“那你願意麼?”

念冰低下頭,此時,他的眼中不斷閃爍著各種複雜的神情,作為一個只有十歲的孩子,他想的確實太多了,只是,查極無法看到他此時的表情而已。很快,念冰做出了決定,他抬起頭,看向查極,“爺爺,對不起,我不能。”

查極眼中微微一亮,但光芒很快就隱沒不見,“恩,爺爺不會勉強你。現在,你已經聽了爺爺的故事,能不能讓爺爺也聽聽你的故事?你隨波逐流來到這里,究竟是為了什麼?”

念冰猶豫了一下,道:“爺爺,您救了我的命,我確實不應該再瞞您什麼。我的父母都是魔法師,我們本來有一個快樂的家庭。但是,就在不久前,我們路過冰月帝國一個叫什麼塔魯山的地方時,遇到了許多土匪,他們想劫掠我們的財物,父母不允,就動起手來。您也知道,魔法師雖然有著自己的能力,但吟唱魔法的時間卻是最大的弊病,雖然父母毀滅了一些敵人,但最後,最後……”說到這里,念冰痛哭失聲。

如果在平時,查極一定會發覺,正在痛哭的念冰此時正偷偷瞄著自己,但是,他剛剛講述完自己身上發生的一切,意念依舊沉浸在當初的那場比賽中,再加上天色昏暗,所以並沒有注意到這一點細節。

念冰的這個謊言其中包含著真實的成分,當初他隨父親在路過塔魯山的時候,確實遇到過許多土匪,試圖搶劫他們,但是,以他父親的魔法造詣,對付那些土匪太容易了。塔魯山是一個著名的土匪窩,由于這個原因,此時查極已經相信了念冰的話,畢竟,一個成精老人,對一個只有十歲的孩子,又能產生多大的戒心呢?

“冰月帝國一向有冰神塔守護著,真不知道冰神塔中的那些法師都是干什麼的,塔魯山也不是為害一天兩天了,早就應該將那些土匪徹底剿滅才好。孩子,別傷心了,不論你願不願意隨爺爺學習廚藝,都先在這里塌實的住下來再說,好麼?”

念冰此時本已無家可歸,輕輕的點了點頭,他幼小的心靈中充滿了仇恨,冰神塔,冰神塔,總有一天我會去的。

查極從一旁拿起一杯水,他的手在顫抖著,由于背對念冰,念冰並沒有發現,一些白色的粉末在顫抖中滑入了杯子中,他將水遞給念冰,“孩子,先喝點水吧。爺爺這就給你熱菜。”

念冰不疑有它,答應一聲,大口大口的將這杯水喝入腹中。

查極的眼神有些複雜,他的心中似乎在掙紮著什麼,但是,很快他就下定了決心。

喝了水,念冰乖巧的將杯子放在一旁,伸展著自己的身體,道:“爺爺,您怎麼還不熱菜呢?您做的菜一定很好吃的。”

查極歎息一聲,道:“對不起,念冰,但是,爺爺沒有別的選擇,你是我唯一的機會了。”

念冰楞了一下,他突然覺得腦海中傳來一陣暈眩的感覺,身體頓時一晃。

查極抬頭看向念冰,他的聲音變得低沉起來,“看著我,孩子,看著我的眼睛,你現在很困,很困,放松你的身體,放松一切,我是你最信任的人,睡吧,睡吧。”

念冰注視著查極的眼睛,他的眼神漸漸變得呆滯了,身體雖然依舊做在那里,但是,卻不再有任何表情。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