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冰雪祭祀的追殺(下)
麻煩支持小三的兄弟姐妹們多多收藏多多投票.謝謝.晚上八點前還有一章.

---------------------------------------------------------------------

白粥的香甜,混合著青菜的清新,兩種不同的氣息完美的結合在一起,當一碗粥下肚後,念冰覺得自己仿佛力氣恢複了幾分,連精神都好了許多,普通的菜粥,給他帶來唇齒留香的感覺,味覺的極度滿足,令他對查極不禁增添了幾分好感。

“爺爺,謝謝您。這粥太好喝了,是您做的麼?”念冰好奇的問道。

黯然的神色從查極眼中一閃而過,“我現在,也只能做些這種普通的吃食了。”

“普通?怎麼會?這菜粥是我吃過的最美味的東西,味道真的太棒了。即使,即使以前媽媽做的飯,也絕對比不上它的味道。”提到自己的媽媽,念冰的眼圈不禁紅了起來,強烈的仇恨散發,使一旁的查極不禁暗暗心驚。

“小朋友,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又為什麼會落水呢?你家大人在哪里?”

念冰全身一僵,他雖然只有十歲,但這幾年以來,一直跟隨著父親東奔西走,比起同齡的孩子要成熟的多了,父親曾經告訴過他,逢人只說三分話的道理,在兩年前他無意中露出口風使自己和父親遭到了長達一個月的追殺後,就已經深刻的明白。低下頭,道:“我的名字好象叫念冰,其他的,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念冰畢竟只有十歲,在老于事故的查極面前,這種話又怎麼能讓人相信呢?不過查極也並沒有多問,微微一笑,道:“我叫查極,你可以叫我查爺爺。你說你已經忘記了一切,那你有什麼去處麼?”

念冰強忍著不讓眼淚流下,搖了搖頭,“我,我也不知道該去哪里。”

看著他那悲傷的樣子,查極心中升起一絲不忍,“算了,孩子,我知道你心中一定有著什麼秘密不願意說出來,爺爺不逼你,如果你願意,就暫時在這里住下來吧,反正這桃花林中,也只有我一個人在。”

念冰猛的睜大眼睛,堅定的道:“不,謝謝您查爺爺,但是我必須要離開,您救了我,我不能連累您。”

查極眉頭微皺,“這麼說,有人在追殺你了。是什麼人如此殘忍,連你這麼小的孩子都不放過。你在睡夢中,不斷的呼喊著爸爸、媽媽,難道你的父母已經遭難了麼?”

淚水再也控制不住,順著臉龐流淌而下,念冰痛哭出聲,查極趕忙將他摟入懷中,安慰道:“好了,一切都已經過去了。你一定受了驚嚇,我這個地方很秘密,又是所謂的禁地,一般人是不會來的,你先安心住下來。至少等身體健康了再考慮離開的事吧。再睡一會兒吧,晚上爺爺給你做點好東西吃。”在查極的安撫下,念冰又一次進入了夢鄉。

當十歲的念冰再次從睡夢中清醒時,他的神志已經完全穩定下來,原本從窗外撒入的陽光已經不見了,鳥兒們似乎也都回了自己的巢穴休息,周圍變得一片寂靜。

從床上爬起來,念冰發現自己身上穿著一件寬大的粗布衣,顯然是查極的,活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似乎已經沒有那麼疲倦了,輕手輕腳的打開房門走了出去。周圍一片漆黑,無法看清景物的樣子,夜霧彌漫,帶來幾分寒意。他下意識的緊了緊身上的衣服,朝旁邊另一間有著光亮的房間走去。腳下無意間碰到了什麼,發出一聲輕響。

“念冰麼?進來吧。”查極的聲音從房間中傳出。

念冰推門而入,這是一間比他那間房子大上一些的木屋,查極手里拿著本書,在明亮的油燈下看著,見他走進來,查極將書放在一旁,微笑道:“走吧,爺爺帶你去廚房。方才都已經准備好了,只要熱一下就可以。”

此時念冰才發現,查極的身材極為高大,但上身已經有些佝僂了。摟著念冰窄小的肩膀,查極帶他走出房間,一邊走,一邊說道:“我這個小院兒只有自己一個人住,多了你做伴,我也算是不寂寞了。來,看看爺爺給你准備了什麼好吃的。”

廚房在兩間臥房旁邊五米外,是一個單獨的房間,當念冰跟著查極來到這里時,他驚訝的發現,這間廚房竟然比自己住的那間房子與查極的加起來還要大。

查極點亮油燈,旁邊的案子上有幾盤被一個木罩字蓋住的菜,木罩子是由藤條編織而成,透過其中的縫隙可以看到,那些盤子中的明顯都是青菜。

查極打開罩子,里面一共是四碟青菜,樣子不同的四種綠色蔬菜,看上去都是簡單烹制而成。查極走到一旁的爐灶處頓了下來,摸出火石,雙手顫抖著才參差不齊的木柴上打火。“菜我已經做好一會兒了,可惜涼了,咱們熱一下,雖然味道會差幾分,但想來也不會差的太遠。”

念冰驚訝的發現,茶極的手一直在顫抖著,火石雖然在碰撞中激起火星,但由于他的手非常不穩,很難將柴火點燃。趕忙乖巧的走了過去,道:“爺爺,讓我來幫您吧。”

查極歎息一聲,黯然之色再次襲上他的面龐,將火石向念冰遞去,“老了,真的是老了,我應該用油燈才對。誰能想到,當初的鬼廚,現在竟然連火都無法點燃,一切都已經成為了過去。”

念冰並沒有去接火石,也沒有注意查極的話,他的精神完全集中,輕聲道:“熱情的火元素啊,請求你們,凝聚成火焰的光芒,給世間帶來溫暖吧。”他的聲音並不是平穩的,而是以一種特殊的音調發出,那是產生共鳴的音調,小手向爐灶下伸出,一團不大的紅色火焰升騰而起,雖然火光並不如何明亮,但是,爐灶中的柴草遇到明火,立刻就燃燒起來。

查極目瞪口呆的看著念冰,喃喃的道:“魔法,這是火系魔法。偉大的天神啊!是你將這個孩子特意送到我身邊的麼?謝謝你,謝謝你,我終于有了希望,太好了。”他語無倫次的歡呼著,看的一旁的念冰不禁有些發愣,查極此時的腰板似乎都已不在佝僂,站直身體,興奮的看著天花板歡呼著。

“爺爺,查爺爺,您這是怎麼了?”

查極回過神來,雙手抓住念冰的肩膀,興奮的道:“孩子,你是一個魔法師對不對,快告訴爺爺,你是一個火系的魔法師。”

念冰全身一震,這才意識到自己在一時興起的情況下泄露了魔法的能力,他用力的搖著頭,“不,我不是的,我,我不是的。”

“不,你是。”查極肯定的說道,“孩子,你放心,爺爺對你一點惡意也沒有。我只是太高興了。你這麼小,竟然已經是一名魔法師,這是上天對我的恩寵啊!”

念冰仿佛又看到了在冰神塔時的情景,激動的大喊,道:“不,我不是,我不是的。”

查極此時才意識到,剛從驚恐中恢複了一些的念冰在自己的刺激下,有些無法承受,趕忙道:“孩子,你聽我說,你先聽我說好麼?你看看我的手。”說著,他松開念冰,雙手向上一翻,露出了自己的手腕。

念冰被查極的話所吸引,下意識的向他的手腕處看去,“啊——”查極雙手的腕脈處各有一道傷痕,深約一厘米的傷痕,雖然傷口早已經愈合了,但傷疤卻觸目驚心的存在著。整個傷口向內凹陷,呈現出紫黑色,看上去極為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