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冰雪祭祀的追殺(中)
今天的第二章.大家空速看完了,可以轉到這邊來了,麻煩支持小三的兄弟姐妹們多多收藏多多投票.謝謝.

---------------------------------------------------------------------

剛才傳錯了,實在不好意思.

-------------------------------------------------------------------------

念冰緩緩站了起來,小小年紀,他的眼中卻流露出冷厲之色,深深的仇恨在他心中燃燒,“冰神塔的尊嚴?爸爸說過,外表光鮮的冰神塔,只不過是一堆垃圾。想得回冰雪女神之石?別做夢了,我就算死也不會給你們,那是媽媽最後給我的東西,你們都去死。”沒有任何預兆的,雙拳同時向前揮出,左紅右藍,兩道光芒分別帶著不同的氣息向面前的三名冰雪法師罩去。那是火球與水球,兩個只有一級的魔法,不需要吟唱咒語就可以使用的魔法,冰與火同時出現,是他自己也沒有想到的成績。

冰雪祭祀眼中光芒一閃,快速的吟唱了幾個簡單的字符,一面柔和的水牆憑空出現,水與火碰撞產生出一片水霧。他心中突然一動,暗道不好。再想出手時,卻已經來不及了。

幼小的身體,從峰頂隕落,在他跳出懸崖的那一刻,沒有任何的猶豫。撲通一聲,身影沒入那湍急的河流,只濺起淡淡的波紋。念冰的聲音依然在三名冰雪法師的耳邊回蕩著,他們終于明白了死也不交出冰雪女神之石的意思。

冰雪祭祀上前幾步,走到懸崖邊緣,輕歎一聲,“好剛烈的孩子。”

“冰雪祭祀大人,這怎麼可能?他才多大,怎麼會瞬發兩種魔法?而且還是彼此沖突的魔法。”左邊的冰雪法師驚訝的看著下方湍急的河水。

冰雪祭祀淡然道:“那不是因為他的法力高,而是因為他不但有著冰師叔的冰雪女神之石,還有著融天的火焰神之石,這兩塊極品寶石雖然他還無法應用其真正的能力,但激發出簡單的初級魔法卻並不值得驚訝。不過,冰火相克,但同時使用的兩種初級魔法卻似乎彼此並沒有沖突似的。這讓我實在有些不明白。看來,這孩子在魔法方面有著極高的天賦。”

右邊的法師恨聲道:“可惜,我們沒有足夠的魔力將湍急的河流冰凍,否則一定能得到這兩而況寶石。冰雪祭祀大人,我們的任務怎麼辦?先前,還不如直接搜他的身。”

冰雪祭祀看了他一眼,眼中的寒意使那名法師全身一個機靈,再也不敢多說什麼。

“記住,修練魔法先要修心,沒有一顆平靜的心,你們的魔法能力始終無法達到上乘境界。這次的任務以失敗而告終,一切責任,我自會承擔。我們回去吧。偉大的冰雪女神啊!請借我您的憤怒,送我們到達迷失的彼岸。”不知道什麼時候,他手上已經多了一根長約一米的魔法杖,杖身呈現出晶瑩的藍色,不知為何物所制,杖頭以八爪抓魔之勢,如同眾星捧月般探出八根精靈般的手指,抓住一顆透明的寶石。

法杖緩緩舉起,冰元素在空中逐漸變得狂暴,天空也隨之變得暗了下來,冰雪女神的憤怒是什麼?是冰雪風暴。

冰雪風暴,六級大范圍冰系魔法,攻擊力普通,范圍極廣。

雪片飄飛,使空氣中的溫度急劇下降,這是冰雪法師最喜歡的環境,昏暗的天空中,風雪肆虐,冰雪祭祀法杖前指,“走吧。”

兩名冰雪法師應了一聲,全身在淡淡的藍色光芒包裹中,猶如一片雪花般飄飛而起,隨風雪飄蕩,朝冰神塔方向而去。冰雪風暴最適合冰雪法師進行短距離飛行,雖然不能像風系魔法師那樣持續飛行,但在短途過程中速度卻要比風系魔法快上幾分。

同伴走了,冰雪祭祀冰魯的目光最後一次投向那寬闊的天青河,輕歎道:“一切都由上天來決定吧,冰師叔,我能替你做的,也只有這些了。”以他的魔法水平,原本可以在念冰逃離之時強行將他擊斃,但是,心中的善念使他沒有這樣做,給那失去父母的可憐孩子留下了最後一分生機。

……

查極從桃花森林中走向天青河畔,看了一眼手中的漁網,自言自語的道:“改善改善生活吧,天天吃青菜,即使再美味,身體總是缺乏營養的。網幾條青魚,滋補一下我這老邁的身體。”

清新的空氣微微有些潮濕,呼吸于鼻端,使他感覺分外舒適,今年已經五十七歲的查極在這里已經居住了十年之久,對于周圍的一切,他再熟悉不過。

雙手在顫抖中勉強抓牢漁網,以臂帶手,將漁網撒了出去,雖然只撒出四、五米遠,但對于漁產豐富的天青河來說,只要他有耐心等下去,就一定不會空手而歸。將漁網固定在身旁,將其中的一根魚線拴在自己的手腕上,查極倚靠著身旁的一棵大樹坐了下來,火熱的夏天,樹蔭下乘涼確實是不錯的選擇。

剛剛才坐定身體,查極手上的魚線突然猛的一震,他閉上的雙眼睜開,精光一閃而過,“不會運氣這麼好吧。平時,總要等上些時間才有貨的。壞了,怎麼不是魚,我可憐的魚網啊!”當他的目光落在河上時,看到的卻是一塊木頭,木頭不大,長約一米,人腿般粗細,正纏繞上了他那並不算很結實的魚網,不用看他也知道,恐怕這張魚網算是報廢了。

查極還沒來得及感歎自己可憐的運氣,卻發現,在那根木頭上有著一雙纖細的手臂,有人,河里有人。不敢怠慢,他將魚線飛快的纏繞在自己腿上,大步向岸邊更遠的地方走去,憑借著腿力,將那塊木頭連同人一起帶到了岸邊。

“不——”念冰猛的坐了起來,大口大口的喘息著。眼中流露著驚疑不定的神色。

鳥叫聲清晰的傳入耳中,柔和的光線照在他的身上,帶來幾分溫暖,用力搖了搖頭,心神稍微穩定了一點,從溫暖的感覺來看,他知道自己還沒有死,心跳漸漸平穩下來,觀察著四周。這似乎是一間小木屋,除了自己所在的床以外,周圍似乎沒有什麼過多的擺設,屋里有不少塵土,顯然是不經常打掃的。

“你醒了。”一個疲憊的聲音響起,木門在令人牙酸的聲音中打開,一個人從外面走了進來。

念冰下意識的蜷縮起自己的身體,“你,你是誰?”

“你的救命恩人。”查極走到床邊坐了下來,將手中的碗放在一旁的木桌上,微笑的看著念冰,心中暗道:好個俊逸的孩子。

腦海中回想起這幾天發生的一切,念冰全身微微一震,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懷中,那堅硬的物品還存在著,這才使他松了口氣,試探著問道:“是您救了我?”一邊說著,他一邊打量著面前的老人,他看上去六十多歲的樣子,黑色的頭發已經班白,皺紋顯示著歲月的風霜,臉上帶著慈和的微笑,相貌甚是普通。

查極理所當然的道:“當然是我,要不,你以為會是誰呢?算你運氣好,竟然能堅持的抱著木頭,你知道我把你弄回來費了多大勁麼?真是累死我老人家了。小家伙,吃點東西吧,你那破木頭撞壞了我的漁網,現在只有青菜粥可以喝。”

先前處于驚嚇中,念冰對自己的身體並沒有過多的感覺,此時一聽查極讓他吃東西,這才發現,自己的肚皮已經快與後背貼上了。當時,他躍入天青河後,被水面拍打產生的劇痛險些使他暈了過去,雙手連抓,竟然在被沖出數百米後奇跡般的抓到了一根木頭,強烈的求生欲望使他緊抱著木頭不放。也算他運氣好,天青河極為寬闊,沒有什麼突出的礁石,這才在撞上查極的漁網後得救。

他有些謹慎的看了查極一眼,這才將那碗並沒有香氣散出的菜粥端了起來。當他看到碗內的情形時,不禁楞了一下,白色的粥,看上去極為粘稠,似乎閃爍著淡淡的晶瑩光澤,一塊塊綠色的青菜,雖然大小並不均勻,但散布在年白粥之中,似乎竟然能夠感覺到它所包含著的生命氣息,離的近了,整碗粥都散發著淡淡的清香,使念冰不禁食旨大動。他哪里知道,當初,這麼一碗普通的菜粥,在大陸飲食界有著翡翠白玉粥的美稱,絕不是普通人能夠喝到的,其關鍵不在材料,而在于烹制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