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集 巔峰(結局卷) 第二十八章 開始行動
一個月後,至高位面地獄,血峰大陸幽藍府,天祭山脈。

“哈哈……”一個兩三歲的孩童正歡快的在草地上奔跑,霍格和琳娜正在旁邊,陪著這孩童玩耍。

林雷、沃頓、貝貝三人坐在一起,遙看這一幕。

“哥,你看父親……自從母親回來後,父親開心很多啊。”沃頓笑著說道,“過去父親雖然見到我們,偶爾也算開心。可經常記掛著母親,整個人都有些頹廢。現在好了。”

“是好了。”林雷也微笑著感歎一聲。

母親琳娜回來一個月了,這一個月時間,進展最大的是母親和父親的感情。

琳娜潛意識里就很信任霍格,自然在交流中,很自然的二人關系遞進著,水到渠成般。

可對林雷、沃頓,琳娜接受起來就明顯有些艱難。雖然經常和林雷、沃頓露出笑容,關系也親近些。可對林雷二人態度,明顯無法和對霍格相比。可能是琳娜前世死的時候,林雷只是四歲孩童,沃頓只是嬰兒。

琳娜潛意識里,根本沒有林雷、沃頓成年後的模樣。

“過段時間,父親會帶母親回玉蘭大陸。到時候,見到烏山,見到老家。母親估計會想起些什麼。”沃頓說道。因為林雷在玉蘭大陸的特殊地位,當年家族的祖屋一直保持地很好。

“到時候,我和父親母親他們一起回去。”林雷淡笑道。“我也要,開始開辟風系神位面了。”

“老大。我也去。”貝貝連道。“我也很想看看老大你開辟神位面。”

“我只是風系主神分身回去。其他分身並不去。”林雷笑著說道。

就在這時候。林雷不由抬頭。心中一動:“帕什來了?”

林雷神識發現。血峰主神正朝這趕來。

“你們在這。我先回住處了。”林雷說一聲。身形一動。便已經到了自己修煉常在地院落內。林雷地住處。即使是侍女們在沒有允許地情況下。也是不得隨便進入地。

林雷坐在石桌旁坐下片刻。那道血袍身影便從天而降。正是血峰主神帕什。

“帕什。請坐。”林雷笑著道。

“林雷。這僅僅一兩個月時間,我可是第二次到你這了。”血峰主神笑道,“對了,上次我跟你談完那第十次位面戰爭地一些事情,你似乎遇到麻煩。現在,麻煩解決了吧?”當初林雷臉色突然變得難看,那麼失態,血峰主神當然意識到了。

這才沒有和林雷談妥,就立即先走了。

“抱歉。上一次的確遇到了些麻煩。”林雷一笑道,伸手為血峰主神和自己倒下酒,“不過,現在已經解決了。”

“解決了就好。”血峰主神笑道,“林雷,你什麼時候出去尋找主神使者?”

“帕什,你對這事情很關心啊。”林雷舉杯向血峰主神略微示意,血峰主神無奈一笑,也舉杯。二人當即都飲了一杯。血峰主神無奈道:“不是我關心。這是毀滅主宰交給我的任務。他知道,我和你關系比較好嘛。”

林雷微微點頭。

“而且其他主神們。幾乎都有主神使者了。那些主神使者,都是主神們精心挑選地。主神們不願讓那些使者去冒險送死,即使主神們願意,那些主神使者們,恐怕也不會接受。”血峰主神說道。

主神的命令,使者並不是百分百遵從。

主神讓使者去送死?使者難不成也去做?

“我就讓我的使者去送死?”林雷反問道。

“林雷。”血峰主神連道,“我們不是這意思。你現在去隨便選些使者,你就跟他們說,要當你的使者,必須經過考驗。去位面戰場經過考驗。你先給他們主神器!他們活下來,就是真正的使者。至于死了……以後你再去找新的使者就是。”

血峰主神一笑:“我想,為了當主神使者,願意去拼一把的人,不少。”

“你們啊,真是讓那些人去送死。”林雷真想罵一聲。

“他們去,當然是心甘情願的去。”血峰主神得意一笑,“我們可不會強迫他們。”

對,是沒強迫。

那些已經是主神使者地人,當然不會為一點主神之力就去冒險。

可沒成主神使者地人,為了當主神使者獲得一件主神器,去冒險,可能性卻極大。

敢在至高位面、神位面闖蕩的眾神們,大多都有著冒險精神。在關鍵時刻,他們都會賭一把。成功了,他們擁有主神器,成為主神使者,地位甚至于比一般修羅還高。成為神中的巔峰存在,輸了,自然殞命。

“別的主神,使者都有了,沒空的名額。可你有,而且足足六個名額。”血峰主神感慨一聲,“這一戰,進入其中的統領級別人物,將會極少!所以,六個主神使者在其中,充當尖刀、先鋒!只要不發傻硬碰,這六人發揮作用,將極大。”

林雷微微點頭。

統領級別人物,在位面戰爭中作用當然大。作用最大的,還是大圓滿!“你們何不找幾位大圓滿?大圓滿作用更大。”林雷說道。

“過去大圓滿們不怕,可這一次……林雷啊,那是每個進入的人,都將擁有主神之力的。”血峰主神不由笑道,“使用主神之力全力攻擊。而且群攻。就是大圓滿……也有生命危險啊。那些大圓滿,你說主神,拿什麼吸引他們進去?沒足夠條件,他們不可能進去地。”

林雷也點頭承認。

主神們,地確沒足夠好處。讓大圓滿進去。主神器?主神賜予使者主神器是有限制的。除了主神器,還有什麼能吸引大圓滿呢?

“大圓滿在其中,面對鋪天蓋地。都使用主神之力的上位神們,死亡概率,估計有五成。”血峰主神道,“而統領人物,即使小心點,那般慘烈情況,死亡概率也有九成。如果發傻硬碰硬,必死無疑。”

血峰主神無奈一笑:“所以。請你請幾個使者進去了。如果到時候功成。我想,毀滅主宰也會感激你的。”

林雷明白,血峰主神過來說話,可實質上,卻是毀滅主宰請自己辦事。

“好,我答應。”林雷點頭。

讓毀滅主宰欠自己點人情,也是好事。

至于主神使者?這雖然極度危險,可同樣是機遇。就看那些使者們,有沒有能力活著度過了。

“哈哈。這才爽快。”血峰主神很是欣喜,“對了,你什麼時候出發?”

“出發?不急,我現在在想,我到什麼地方去找主神使者?”林雷無奈道,“即使神識覆蓋整個地獄,我也僅僅能分辨對方是下位神、中位神、上位神,而玄奧高低,可無法從表面看出來。”

血峰主神一笑道:“我有兩個辦法。不知道。你願意聽哪一個。”

“說。”林雷眼睛一亮。背後乃是毀滅主宰,你要弄到七星惡魔所有資料,很輕松。”血峰主神笑道。

林雷微微點頭,同時心底也唏噓,原來,惡魔城堡背後是毀滅主宰,難怪能幅散整個地獄。

“第二個辦法呢?”林雷笑著問道。

“林雷,每一個主神,都有著各自勢力范圍。”血峰主神笑道,“比如我,我地地盤就是血峰大陸!如那紫荊大陸,就是紫荊主神地盤。比如光明系的七位主神,在光明神位面,也分別對應著七塊勢力范圍。”

林雷心中一動。

“同樣道理,風系七位主神,地系七位主神,水系七位主神,在各位神位面,也有著對應的地盤。”血峰主神笑道,“你在風系神位面地地盤,就是之前被你所殺特雷西亞地的地盤。在地系神位面、水系神位面一樣。”

“每塊勢力范圍內,那些府主、領主等人物,還有軍隊等,都聽你命令。”血峰主神淡然一笑,“你完全可以去你地地盤,然後輕易知道地盤境內,有哪些高手。”

“我的地盤?三塊?”

林雷不由笑了。

“主神死,可地盤不會改變,府主也不會改變。比如我帕什,就是有人殺了我,新的毀滅系下位主神誕生。可那人,也依舊管理血峰大陸。血峰大陸的所有府主們,乃至血峰軍也聽他命令。”血峰主神解釋道。

“哦……”林雷哈哈笑道,“我選第二個辦法!這選使者,也當熟悉我的領地嘛。”

這種制度,也是理所當然。主神世界地戰斗,是不影響勢力范圍分割地。

“林雷,我知道你成主神晚,沒多少主神器。我這有一些,三件攻擊主神器,三件防禦主神器,三件靈魂防禦主神器。”血峰主神很是隨意地一揮手,頓時九件主神器就懸浮在一側。

物質防禦主神器盡皆為鎧甲,而攻擊主神器,卻分斧頭、長劍、戰刀這常見三種樣式。

至于靈魂防禦主神器,則分戒指、耳環、項鏈三種。

“還真不少。”林雷不由一笑。

血峰主神滿不在乎道:“主神器對主神而言,根本是要多少有多少。就好像神器對神一樣,你說在地獄,神器算什麼?”

林雷也點頭承認,在地獄中,神器那就是普通工具,隨處可見。別說神器了,就是神格,都是不計其數了。

“我們就怕主神器泛濫成災,所以當初主神們才有約定!給予主神使者最多一件主神器,給予自己的子女、妻子或丈夫,一人最多一件主神器。除了主神使者和至親外,再也不得給其他人主神器。”血峰主神說道。

林雷也記住這一點。身和父親、母親一同回到玉蘭位面,父親和母親當然是去烏山鎮,至于林雷的風系主神分身,則是撕開位面,來到位面外面。又開始了開辟風系神位面的過程。

唯有提高在風系法則方面的成就,林雷在四種法則融合道路上,才會走的更輕松點。

風系主神分身開辟神位面。

而水系主神分身和火系神分身,則是坐鎮地獄,也是陪陪妻子迪莉婭。

至于林雷的本尊和大地主神分身,則是離開了地獄。

“嗡

迷蒙光芒亮起,林雷和貝貝二人正在傳送陣中。

“老大,我們這次去選主神使者,你可得留兩個名額,給我來選,嘿嘿,我也想嘗嘗選人當主神使者的滋味。”貝貝傳音道

“沒問題。”林雷一笑。

沖天地迷蒙光芒消散,林雷和貝貝已經到了另外一個位面。

“到風系神位面了。”貝貝眼睛一亮,傳音道,“走,老大,去看看老大你的地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