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集 巔峰(結局卷) 第十九章 奧夫的邀請
虛空中,一身白袍的命運主宰依舊靜靜站著。

“呼!”“呼!”……

在命運主宰體表周圍,不管是大腿周圍,還是肩膀周圍,全部有著迷蒙的光暈蒸騰著。好像水被煮沸一樣,沸騰了。那些迷蒙光暈就在命運主宰體表蒸騰著,而命運主宰那雙眼眸盯著那刺來的一槍。

黑色長槍,刺來。

這一刻,命運主宰目光陡然銳利起來。

“嘩他的右手猛地揮動,卻仿佛攪動了天地一樣,周圍被定住的空間都震顫了。

“啪!”

命運主宰的右手,赫然抓住了那柄黑色長槍的槍頭。

毀滅主宰駭然看著這一幕,隨即,無奈歎息一聲:“我還是輸了。”

“烏特雷德。”命運主宰那雙眼眸卻是泛著奇異的色彩,連道,“你創的這招,叫什麼?”

“這是借鑒四神獸的絕招所創,名為時空錯亂。”

“時空錯亂?很厲害地一招。多少年了。我終于感覺到。死亡地氣息。”命運主宰感歎道。

毀滅主宰落寞地嗤笑一聲:“好了。奧夫。我輸了就是輸了!這一招時空錯亂。絕對是我到如今最強一招。提高我實力千倍都不止。然而。這一招。卻沒能擊敗你。哈哈……”毀滅主宰笑地有些悲涼、無力。

“烏特雷德。”命運主宰卻是鄭重道。“我可以明確告訴你。你這一招。主要是作用是靈魂攻擊!而我。有靈魂防禦至高神器!所以。你這時空錯亂地最強攻擊對我無效。這時空錯亂除了靈魂攻擊外。還有對時間、空間地影響。不過。我無數年來。研究地主要方向。就是物質方面地。身體強化、物質攻擊等等。可即使如此。我也是拼盡了全力。才能在那束縛下。擋住你這一槍。”

毀滅主宰歎息一聲。

他也明白。

當創出時空錯亂後。他就明白。其他兩位規則主宰。絕非他地對手!

以時空錯亂對靈魂的沖擊,若沒有靈魂防禦至高神器,絕對擋不住。可剛好。命運主宰有!命運主宰當年完成至高神任務,選擇這靈魂防禦至高神器。許多人還認為他傻,選的沒用。

畢竟,其他主宰,怎麼能威脅到他靈魂呢?

可誰想,此刻起作用了。

“你應該記得我們的約定。”命運主宰目光熾熱。

毀滅主宰看了看他,苦笑一聲:“我當然會遵守。”

遠處觀戰的十位主宰級別強者,當看到戰斗結束,也都傻眼了。“怎麼可能?奧夫大人,在那樣地天地束縛下。還能擋住這麼快的一擊?”那水系主宰無法相信,剛才時空錯亂一招,對周圍天地束縛能力。其他主宰都是感覺到地。

“奧夫大人,竟然贏了。”

眾多主宰們震驚不已。

“可怕。”林雷心底只有這麼一個詞。

生命主宰微笑道:“四神獸當年的聯合攻擊,雖然對時空有影響,可主要作用還是靈魂攻擊!奧夫他有靈魂防禦至高神器,所以,這一招在他身上。也就起到束縛作用。可他能在束縛的情況下,擋下那一槍。”

“真沒用。”

死亡主宰忍不住咒罵一聲。

林雷不由看向死亡主宰,他還從沒見到這個可愛的俏麗少女如此氣急敗壞。

“林雷。”死亡主宰陡然傳音給林雷。

“怎麼了?”林雷疑惑看向死亡主宰。

“有一件事情,我希望答應我。”死亡主宰鄭重傳音道。

“請說。”林雷連道,可心底忍不住疑惑,死亡主宰拜托自己什麼事情?

死亡主宰傳音道:“你得記得,無論如何……你們玉蘭一系的三個人,無論如何,都不能將四神獸精血。給奧夫!”

“恩?”林雷疑惑不解。“主宰,能告訴我原因嗎?”

“唉。”死亡主宰歎息一聲。“林雷,你可知道,剛才烏特雷德為什麼將至高神器,換成主神器?”

“我還真的不清楚。”林雷之前就疑惑,為何將至高神器,換成主神器。這不是降低實力嗎?

死亡主宰傳音道:“其實,這一次我們四位規則主宰聚集在一起,在審判了你的事情後。你們一個個離開,而那毀滅主宰烏特雷德就提出,想要和命運主宰再一次比試。不過命運主宰不同意,因為……命運主宰不屑比試。”

“之後,毀滅主宰便提出,他創出了類似于四神獸天賦神通地絕招。”死亡主宰感歎道,“當時我們都大吃一驚,而奧夫這個瘋子,卻心動了。只是,類似于四神獸聯合天賦神通的絕招,威力完全能想象。奧夫這個瘋子,也沒十足把握。所以,雙方有了約定。”

“什麼約定?”林雷連道。

“約定便是,一旦毀滅主宰施展那絕招後,只能使用主神器攻擊。一旦命運主宰沒用手擋住這主神器,便算命運主宰輸掉!若命運主宰在中招情況下,還用手擋住。那便算贏了。”死亡主宰說道。

林雷也明白。

命運主宰,靠法則玄奧,靠自己實力,憑借手掌是能擋住至高神器的。

而一旦中了時空錯亂,命運主宰速度變慢,如果沒擋住這一招。一旦毀滅主宰使用至高神器,命運主宰便會身死!

“在施展那一招的時候,毀滅主宰不允許用至高神器。二人,只是比試罷了。”死亡主宰搖頭歎息道,“可他們比試,卻是有一個賭注的。”

“什麼賭注?”林雷疑惑道。

“若毀滅主宰贏了,命運主宰,就必須將他的絕招的原理,講解給對方。而命運主宰贏了,毀滅主宰。也必須將剛才那絕招的原理,講解給對方聽。”死亡主宰不由歎息一聲。

“這……”林雷有些震驚。

“原本烏特雷德是不願意談那賭注的。可奧夫,顯然很想知道,那絕招原理。所以,他說,如果不答應賭注。他就不答應這比試。”死亡主宰歎息一聲,“畢竟,烏特雷德是有求于奧夫。加上。處于對自己的自信,所以答應了這賭注。”

林雷微微點頭。

“林雷,我知道。天賦神通似地攻擊,即使明白原理,即使懂得一切。可是想要施展……如果沒有精血血脈,就算能施展,威力也會很低很低。”死亡主宰看著林雷,“所以,林雷,你們玉蘭一系三人。千萬別將四神獸精血給這奧夫。”

死亡主宰無奈一笑:“你不給他四神獸精血,面對這奧夫,我還有自保能力。可一旦。他也會這一招……”

死亡主宰說的很直接。

“我明白,我不會給他四神獸精血地。”林雷點頭。

“唉,其實我囑托你這些……”死亡主宰遙看遠處虛空中地毀滅主宰、命運主宰,“自從創出剛才那一招,毀滅主宰,已經超過我和薇薇亞了。我們四位規則主宰彼此之間。實力不再平衡。”

林雷點點頭。

命運主宰有靈魂防禦至高神器,可死亡主宰和生命主宰沒有,誰擋得住毀滅主宰地時空錯亂?

“這……”林雷不由看向死亡主宰。

“烏特雷德和奧夫,彼此能制約。應該還不會瘋狂到對付我和薇薇亞。”死亡主宰傳音笑道,“就好像,我們四位規則主宰,也不會對付法則主宰一樣。既然都戰在最巔峰了,如果殺死自己的同等級人物,不是更寂寞了麼?”

死亡主宰這話。其實也是在安慰自己。

“他們能研究。主宰你不能研究?”林雷安慰道。

“我耐心沒那麼好。”死亡主宰輕笑一聲,“可若真正戰起來。我只要和薇薇亞聯手,誰生誰死還不一定!”

此刻,死亡主宰也和生命主宰彼此相視一眼,似乎交流了什麼。宰,正神識傳音交流著。

“哈哈,真是巧妙。”命運主宰眼眸中有著奇異色彩,“你這時空錯亂,的確巧妙的很。雖然威力不及四神獸聯合天賦神通,可剛好繞過了靈魂差異的難點。烏特雷德,我也得佩服你啊。”

“哼。”毀滅主宰臉色不太好看。

“可惜,這一招,得借助于四神獸血脈地能量才發揮出來。”命運主宰歎息一聲,說完,命運主宰不由轉頭看向遠處十人中的林雷。強者也都離開了空間亂流,回到了最近地風系神位面。

涼爽的海風吹拂著,懸浮在高空的十二人隨便聊著也准備分開了。

“咻!”在不遠處海面上,也有金屬生命飛竄而過。那金屬生命內部的神們,朝遠處的十二人看看,也沒在意。他們怎麼會想到,懸浮在高空的十二人,會是十二名主宰級別強者?

“奧夫,上次你就說拼盡全力。這一次,也說是施展所有實力了。”紅發俏麗少女看著奧夫,哼了一聲道,“你的實力,有沒有隱藏起來部分?”

奧夫這個老頭無奈一笑道:“我這一次可真地拼老命了,你可不知道……這烏特雷德剛才施展那一招,我都嚇得一大跳。那靈魂攻擊之強,如果不是靈魂防禦至高神器。我可真地完蛋了。就是那時空的影響,我也是勉強才接住那一槍地。”

“哼,你就得意吧。”紅發俏麗少女哼了一聲。

而林雷等其他人,只是靜靜看著。

畢竟四大規則主宰關系是最好的,其他人也不好插嘴。

“林雷。”那命運主宰奧夫突然轉頭看向林雷,笑呵呵道,“你可有時間?要不,去我那天界奧古花園逛逛,怎麼樣?”

奧古花園,是天界中的聖地般存在。

這是一座懸浮著極高空地花園,也是命運主宰奧夫的住處,就是一般主神,若沒有奧夫的允許,也根本不敢進入這奧古花園。而平常,命運主宰奧夫就在那花園中整天研究著。

“林雷,記得答應我的事。”死亡主宰傳音道,不單單死亡主宰,連毀滅主宰和生命主宰也連看向林雷。

在這三位看來,奧夫的防禦堪稱無敵。

如果再讓奧夫,學會時空錯亂這一招,誰還是他對手?雖然他們都知道,以奧夫的性格,不會去殺其他人。可是……大家是不願意,讓奧夫實力再大大提高地。

林雷苦笑著無奈道:“奧夫大人,真的抱歉,我還有重要事情。”

“哈哈,不急,我不急。你什麼時候有時間,完全可以去找我。”奧夫微笑道,“好了,各位,那我就先走了。”

命運主宰奧夫笑吟吟的,當先獨自一人飛離開去。

“林雷。”一直處于沉默中的光明主宰奧古斯塔笑看向林雷,傳音道,“你不是要去我光明神位面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