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集 皇冠之謎 第十五章 主神降臨
大殿內,莫爾德依舊跪伏在那。

可他見到風系主神突然離開這一幕,心底卻是狂喜:“看那人和主神談話,很顯然,他也是一位主神!也好,雖然血峰主神他沒有相信我的話,可至少那一位主神去了……這林雷,哼哼,即使交出九顆靈珠,也難逃一死!”

莫爾德想起自己在那紙張上描述內容,不由很是得意。如果直白描述,或許林雷交出九顆靈珠,主神可能會放林雷離去。可是……莫爾德在這消息上面,稍微玩了一點小手段。

雖然短暫間計劃不夠完美,可莫爾德認為……足以讓林雷死去。

“林雷啊林雷……一個大圓滿,卻要這麼死了。”莫爾德心底暗道。

“莫爾德!”忽然一聲冷喝響起。

“主神。”莫爾德連頭磕在地面上。

血峰主神冷冽的目光居高臨下,俯視著莫爾德:“我問你,這紙張上所述到底是真是假,你可確定?”血峰主神對莫爾德能送來這麼一張紙,心底還是吃驚。風系主神說的沒錯,至高神發布任務,那是何等久遠的事情?

知道的人也極少。這莫爾德即使捏造,又怎麼會知道了這事呢?

“主神,屬下不知道真假。”莫爾德恭敬道,“屬下只是得到這紙張,因為這消息太過駭人,也知道……主神恐怕對這有興趣。所以立即就送給主神您了。”

莫爾德,死也不敢確定真假。

敢確定真假,就代表他莫爾德見過真正的原件!

“哼,滾吧。”血峰主神喝道。

“是。”莫爾德連恭敬退離開大殿。

可是大殿中,站在大殿之上的血峰主神眉頭卻是皺起:“這莫爾德早不送來消息。晚不來。剛好特雷西亞在這,他來了。這消息被特雷西亞知道。可是麻煩了。”隨即似乎想到什麼,血峰主神的神識猛地幅散開去。

很快,血峰主神神識便覆蓋整個血峰大陸。

片刻,血峰主神便收回神識,搖頭一笑,也跟著身形一閃。消失在大殿內。

莫爾德穿行在白茫茫的霧氣中。極速離開。

“哼,我取回主神器,就立即安排了這事情,又立即將這消息稟告給主神。即使按照林雷他們離去地速度,恐怕還沒來得及回幽藍府吧。”莫爾德辦事情效率很高,他唯恐時間長了生變。

所以是獨自一人極速趕到這,告訴主神的。

至于主神,再去追趕林雷。那速度當然快的可怕。山脈起伏,連綿不絕。

一道金屬生命穿行在天際。

“我們已經進入幽藍府境內。要不了多久。就能抵達天祭山脈了。”站在金屬生命內部前端,透過透明金屬遙看外界場景的林雷,淡笑著說道。

“幽藍府。”黛娜和奧利維亞也站在一旁,遙看遠處。

忽然----

“呼呼周圍天地憑空產生一股可怕的旋風,旋風直接包裹了林雷他們的金屬生命,一時間天地間渾渾噩噩。

“怎麼了?本書轉載拾陸κ文學網”貝貝大驚。

“不好。”林雷臉色大變,這突然降臨的襲擊,竟然連自己事情也沒有一點察覺。這來人未免太可怕了。林雷沒有絲毫藏拙,心意一動。大地主神之力便釋放開來。形成一個保護罩,將五人包容在內。

金屬生命整個一顫。而後化為齏粉。

林雷五人還有些懵懵懂懂,而這時,旋風已經消散。

“恩?”林雷看向前方,在前方半空中正懸浮站立著一人,來人銀色長發,鷹鉤鼻,雙眸狹長,那目光如刀子般時而泄出,看其面容就讓人感覺到心底發寒。這銀發男子便淡漠地看著林雷五人。

“老大,他是什麼人?”貝貝傳音道。

奧利維亞、黛娜以及他們地兒子代亞更是臉色大變。

“能是什麼人,除了主神,還有誰能讓我沒絲毫察覺,出現在周圍。”林雷傳音道,而後林雷微笑著向眼前人一躬身,道:“幽藍府林雷,見過主神!”見過死亡主宰、幽冥果樹地林雷,明白一點!

主神或許會以能量形態出現,或許以真身,也可能以人身。

總之,判斷主神標准,不是模樣,而是其實力。或許一個小女孩出現在面前,也可能就是主神。絕不能以外表來判斷對方實力。

銀發男子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哦,蘊含意志威能?不愧是達到大圓滿層次的,能這麼快知道我身份。這風系主神,從林雷布置的大地主神之力罩子中,便感受到一股意志威能存在。

最重要的是……

林雷使用主神之力,沒一絲浪費。判斷林雷實力自然簡單。

“不知道主神攔下我們,有什麼事情?”林雷微笑欠身道,“還請主神明示!”

“他們退去。”風系主神淡漠看了貝貝他們幾人一眼。

至高神信物的事情,在主神看來,越少的神知道越少。在主神眼里,這種任務,神根本沒資格知道。林雷是大圓滿上位神,他和林雷談還能語氣平和,可旁邊的另外四人,風系主神可不想讓他們聽到。

“你們先離開。”林雷看了他們一眼。

知道對象是主神,貝貝也不敢多說,和奧利維亞三人迅速地飛離了開去,而奧利維亞的兒子代亞則是震驚、難以置信地多看了風系主神幾眼,顯然,這代亞對傳說中地主神很是好奇。

片刻。貝貝等人到了數千里外。

“主神,周圍就我二人。”林雷看著眼前銀發男子。

“我的要求很簡單!”

風系主神淡笑著瞥了林雷一眼,道,“至高神地信物,落到神地手中是沒什麼用處的。你還是將你得到的至高神信物,交給我吧!”

林雷不由發蒙。

“至高神信物?什麼是至高神信物?”林雷反問道。

銀發男子眼眸中不由掠過一絲寒光,冷哼一聲:“怎麼。在我面前你還想撒謊。蒙騙過去?”其實主神此刻也有點疑惑了:“這林雷看起來,似乎真的不知道至高神信物。也不一定,大圓滿上位神如果要掩飾,我也不一定能看穿。”

“主神,我敢以至高神之名發誓,我是真的不知道什麼至高神信物。”林雷急道。

銀發男子心底更是疑惑了。

“主神,你說的這至高神信物,又是什麼?”林雷不解道。“而且據我所知,四大至高神乃是四大規則幻化。應該沒人類感情。怎麼會產生至高神信物?”剛開口。林雷就知道自己說錯話了。

沒人類感情,就不能發出信物?

那至高神器又從何而來的?至高神器能有,這至高神信物自然也能有。

這銀發男子,卻以為林雷不知道至高神器至高信物地存在,淡漠道:“至高神,既然能幻化**。又豈是你所能揣摩地?據我所知,三件信物之一地九顆靈珠應該在你手上。對吧?”

“三件信物之一地九顆靈珠?”林雷不由吃驚道。

林雷的確吃驚,因為他明白對方說地是什麼了:“這主神來找我,索要這至高神信物。原來……那能夠令莫爾德不死的九顆靈珠。就是至高神信物。難怪有那麼奇特不可思議的能力,原來是至高神信物。這至高神信物到底是干什麼用的?”

林雷此刻,很想神識探查空間戒指內地九顆靈珠。

不過此刻主神在面前,林雷可不敢那麼做。主神的觀察力,林雷不清楚。可以主神威能,想必能探查自己動靜。若自己探查空間戒指,主神怎麼會沒有聯想?

“這至高神信物,還有三件?”林雷一副震驚地表情。

風系主神仔細觀看林雷,冷漠一笑道:“林雷,你雖達到大圓滿境界,可依舊是神。至高神信物對你沒多大用處。我還是奉勸你將這至高神信物交出來,你也別再說不在你那,我知道…本書轉載拾陸κ文學網…這九顆靈珠就在你那!”

“我給你最後一個機會。”風系主神淡漠道,“現在交出九顆靈珠,我饒你不死。可如果你存有一絲僥幸,那就別怪我擊殺你,然後再取得至高神信物。”

風系主神,其實也沒十足把握,判定林雷有那九顆靈珠。

甚至于……

至高神是否發布了這麼一個任務,是否有那三件信物。有是未知。可是對擁有永恒生命地主神而言,很少有事情能吸引他們。這至高神信物,便是一件足以讓他們興奮癲狂的一件事情。

有這麼一點希望,風系主神也想詐一下林雷。假裝信心十足,若林雷有那九顆靈珠,心虛,估計就交出那物品了。

林雷心底疙瘩一下:“難道這主神,知道我從莫爾德那得到九顆靈珠?這事情,只有我們這一方人知道,以及那莫爾德知道。莫非,是莫爾德告訴主神的?可這莫爾德和我有大仇,應該沒那麼簡單!”

林雷心底遲疑。

“主神,我剛才都說以至高神之名發誓了,你怎麼還這麼說?難道,我敢對至高神撒謊?”林雷連道,“我林雷以命運至高神起誓,在主神告訴我至高神信物的秘密之前,我對至高神信物一無所知。若有虛假……甘願魂飛魄散!”

林雷鄭重看著風系主神。

果然,風系主神眉頭皺起了,這至高神誓言可不是隨便敢發的,畢竟這天地,就在規則控制下。

“莫非這林雷,真的不知道?那消息是假的?”風系主神疑惑道。

“特雷西亞!”一聲喝聲響起。

林雷也發現遠處一道血袍人影出現,血袍血發,來者氣息比之這風系主神,更加霸道。他不滿地飛過來:“特雷西亞,林雷他是我血峰大陸的。你可不能亂來,聽一個莫爾德亂說,你就相信?至高神信物?多少年沒有過了,怎麼可能說有就有?”

特雷西亞一窒。

血峰主神這麼一說,也等于告訴林雷,他們也是沒十足把握的。

風系主神特雷西亞傳音道:“帕什,你怎麼回事,當著這林雷面,將事情真相說出來?你不是存心幫他嗎,一個神而已,你何必這樣。”風系主神很不滿,他不明白,血峰主神這麼幫林雷。

在他看來,血峰主神和他一起,來讓林雷交出信物才對。

“林雷說地,我也都聽到了。”血峰主神掃了林雷一眼,而後看向他,“以至高神之名發誓,這還有假?而且那消息上也說了,九顆靈珠是和至高神鑒放在一起地。假設林雷得到九顆靈珠和至高神鑒,怎麼會不知道至高信物的事情?顯然,莫爾德在撒謊。或者說,他得來地消息是假的。”

風系主神,不得不承認血峰主神說的有理。

“至高神鑒?什麼東西?”林雷心底暗驚。

忽然林雷明白了……

“這莫爾德,是真的要害死我啊!”林雷心底大驚,“若是我一開始經不住嚇,就立即交出九顆靈珠。恐怕這銀發主神,也會緊接著要那至高神鑒。若我不交!得到九顆靈珠的主神,肯定相信那個消息是真的,為了至高神鑒,殺死我,查探我空間戒指也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