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集 皇冠之謎 第三章 實力
奧丁驚恐地不由低頭看向下面的賽因特,傳音道:“府主,府主!”奧丁真的急了,見識過剛才林雷的實力,奧丁很清楚……他根本沒有還手之力。盲目之下,他只能期盼賽因特府主。

“閉嘴!”賽因特傳音怒喝道。

賽因特眼睛泛紅,心底盡是怒氣。在這麼多府兵觀看下,他被踢到地面上,這是恥辱!賽因特身份高貴,受了這等恥辱,當然想要報複。可他根本沒報複實力!

周圍很多士兵,都震驚看著林雷,偶爾看向身上滿是血跡的賽因特。

“現在報複,只有死路一條,忍住,忍住!”被眾人注視,賽因特愈加感到羞辱,“死了,那可全都完了。這林雷估計是真的大圓滿。就算傳出去,我敗在他手上,也不算丟臉。”賽因特如此安慰自己。

他賽因特是擔心臉面,可奧丁,卻是擔心小命。

“再不逃,沒希望了。”奧丁呼的直接朝下方墜去,欲要潛入地底逃跑。

“哼。”

林雷淡然一笑,只見一串模糊的幻影,林雷便到了奧丁的下方。

“啪!”林雷一巴掌,便揮在奧丁的臉上,直接將奧丁打的掀飛起來,仿佛破沙袋撞擊在城堡牆壁上,低沉的撞擊聲,城堡牆壁龜裂了開來。“速度太可怕了。”奧丁還沒從驚恐中恢複過來,林雷如影隨形,又到了奧丁的身側。

奧丁瞥見林雷,臉色頓時大變。

林雷卻是淡漠伸出手掌,同時108股土黃色氣流彌漫開,形成一個囚籠,將奧丁完全束縛起來。可怕的束縛力量,令奧丁根本撐不開。

連黑默斯那等物質攻擊堪比大圓滿的強者,在林雷這一招下,速度都受到巨大影響。

一個小小七星惡魔,根本反抗不了蘊含意志威能的壓力。

動彈不得!

“耶魯。讓他怎麼死,你說了算。”林雷轉頭看向耶魯,耶魯這時候飛了過來,眼眸中有著一絲瘋狂。

“啊奧丁則是瘋狂地欲要抵抗這擠壓的力量。

要知道,林雷達到上位神的時候,他地重力空間便能令一般七星惡魔抵抗艱難了。此刻蘊含意志威能,威力何止提高百倍。奧丁就好像囚籠中的困獸,雖然瘋狂怒吼,卻根本脫離不開擠壓范圍。

“你要殺我?哈哈……小子,你也配殺我?”奧丁赤著雙眸盯著耶魯,眼眸中滿是不屑。

“林雷。有本事直接殺了我。小說整理發布于”奧丁怒吼起來。

到了這份上,奧丁也明白他沒希望了。賽因特、阿妮塔等人,以及眾多府兵們只能在遠處默默看著如困獸的奧丁。剛才他們還想動手擊退乃至擊殺林雷他們,可林雷出手後,他們便沒有反抗的念頭了。

“直接殺你?”林雷淡漠一笑,“做夢。”

“哼。”奧丁陡然冷笑。一股透明波紋從奧丁眼中射出,射向耶魯。

“噗。”在奧丁周圍的土黃色光罩中,卻出現一柄透明劍波,直接將這靈魂攻擊擊潰。林雷冷漠瞥了一眼奧丁:“奧丁,你陷入我這引力牢獄內,你是沒一點反抗能力地。別想其他花招。”

“動手吧。”林雷看向耶魯。

耶魯微微點頭,手中出現了一柄深青色長槍。

“我的兄弟。我的妻子兒女,我的父母……”耶魯身體微微顫抖,嘴唇都發白了,死死盯著眼前的奧丁。隨即耶魯身體猛地弓起,仿佛一張勁弓在蓄勢,而後猛然爆發。手中的長槍也是攜帶著無盡力量。刺向奧丁。

嗖……

“噗!”深青色長槍刺在奧丁體表,可是卻連皮膚都沒刺破。

耶魯一怔。

“哈。哈哈……”奧丁卻是仰頭大笑了起來,笑得瘋癲,“林雷啊林雷,你讓你兄弟殺我?哈哈,他一個下位神,我可是上位神中的七星妖魔!我的能量防禦接近上位神器,他那點攻擊,連我皮膚都刺不破啊。哈哈,殺我?做夢吧!!!”

耶魯臉色刷的白了。

“我,我……”耶魯身體微微發顫,“我要報仇,可我……”

林雷都已經將奧丁束縛住了給他殺,奈何耶魯的攻擊力實在太低,而奧丁畢竟是七星妖魔層次。即使上位神力結合玄奧,物質防禦都接近上位神器了。若是靈魂防禦,修煉死亡規則地奧丁,那更是強。耶魯根本傷不了對方一點。

奧丁陡然惡狠狠盯著耶魯,仿佛要吃人:“小子,想殺我?做夢去吧!就你這點實力,連我一根汗毛都傷不了!”

“奧丁。”林雷冷漠看了他一眼。

“林雷,你囂張什麼?”奧丁自知必死,反而不怕了,睥睨著林雷,哈哈笑著,“你不是想讓你兄弟殺我嗎?可惜啊,他實力太弱,你這個做兄弟的抓住了我給他殺,他都殺不掉。發注定了,他不可能親手報仇!嘖嘖……還記得,這個耶魯那些親人死地樣子啊,一個個死去,精彩啊。”

“混蛋。”耶魯咆哮著。

“你殺不掉我的。你不可能親手報仇。”奧丁得意笑道。

林雷臉上如同覆蓋一層冰霜。“吸入體內,引動它。”林雷一翻手,一滴黑色液滴飄向耶魯。

“恩?”奧丁臉色一變。

“你不是厲害嗎?你一個普通七星惡魔,而且還是修煉死亡規則的。我看你的肉體,能否抵擋主神之力攻擊!”林雷淡漠笑道。

耶魯雙眼亮了起來。

“老三,謝了。”耶魯當即將這一滴主神之力融入體內,而後“轟”的一聲,耶魯體表彌漫出黑色光暈,可怕的氣息彌漫開來。耶魯持著深青色長槍。長槍上縈繞著黑色光暈,耶魯一聲低吼----

“死去吧!”

宛若閃電,耶魯持著深青色長槍,瘋狂刺向奧丁。

“不----小說整理發布于ωωω.ㄧб k.cn”奧丁只來得及慘叫一聲。

耶魯根本沒有直接刺向奧丁腦袋,而是瘋狂地亂刺。連續在奧丁身體上刺出數十個窟窿,而後才刺穿其腦袋!

“呼,呼……”耶魯瘋狂地竭力地連續刺出後,竟然微微顫抖了起來。

而奧丁整個人卻軟軟在那沒反應了,神器也從其體內浮出,卻因為斥力,排斥地靠在奧丁尸體上。

“死了,這奧丁死了,我親手殺死了。”耶魯仰頭哈哈笑了起來,可是眼淚卻是流了下來。此刻地耶魯癲狂了。

林雷見狀。卻松一口氣。

耶魯將心底最深處的仇恨發泄出來,以後就好多了。

許久後。耶魯終于恢複了平靜,他轉頭看向林雷,感激地看了一眼。林雷笑著飛過去,拍了他肩膀:“走吧!”從小玩到大的兄弟,許多事情不必多說。

喬治等一群人也為耶魯感到開心。

隨後,林雷他們一大群人也就乘著金屬生命離開了。

而北骸府主賽因特等人卻是彼此相視。暗松一口氣。

“府主,這個林雷,實在、實在太強了。”在其身側一名青袍壯漢低聲道,“奧丁可是七星妖魔,竟然被這林雷隨手困住反抗不得,這是什麼招數?還有,這林雷速度。簡直不可思議。”

速度快到如此地步,普通統領面對大圓滿,根本沒還手之力。

“速度這麼快,那能量竟然困住七星惡魔……而且使用的只是普通大地神力。”賽因特面容嚴肅,“這林雷,估計真的達到大圓滿了。”

身側幾人一怔。

大圓滿?

“走。都回去!”賽因特臉色陰沉。低喝道。

“呼呼狂風呼嘯,如一柄柄利刀刮過。

鐵刀峽。城堡內。

空曠的場地上,遍布著兩個巨型傳送陣,陡然其中一個亮起萬千炫目光芒,周圍地血峰軍戰士不由轉頭看過來。

光芒消散,出現了一群人。

那群血峰軍戰士中,其中有一個眼睛一亮,連微微欠身道:“見過大人。”上次林雷乘坐這傳送陣離去的時候,他顯然見過林雷,知道林雷有那血峰主神令牌。

“恩。”林雷微微點頭,“我們在這略等一會兒,過會兒再走。”

“大人輕便。”這血峰軍戰士微笑道。

林雷他們一群人便在這空曠場地上等待,貝貝嘀咕著:“老大,你們從玉蘭大陸速度過來,應該比較快吧。怎麼到現在還沒到?我都一千年沒見妮妮了,還有娜娜……”貝貝念叨著自己妻子和女兒。

“快到了。”林雷笑著說道,“一群人從玉蘭大陸飛到北極冰原要一段時間的……”

“林雷,小沃頓他也來的吧。”霍格有些忐忑激動。

“是的,父親。”林雷笑著點頭。

父親也很久沒見沃頓了,當初沃頓早早被送到奧布萊恩帝國,而父親死的時候,估計也只記得沃頓孩童時候模樣,林雷笑著道:“父親,恐怕你見到沃頓,一眼還認不出來呢。”

“我肯定認得出來。”霍格卻是萬分肯定。

“哦,進入傳送陣了。要來了。”林雷說道,他地火系神分身可是和一大群人一起過來地。

頓時林雷他們一群人都看著那傳送陣,只見傳送陣再度亮起萬千光芒,過了片刻,這光芒便完全消散了,只見一大群人盡皆聚集在其中。為首的便是林雷火系神分身和迪莉婭。只見火系神分身攸地飛向林雷,直接融入其中。

一融入身體,五大靈魂相近。

頓時……

林雷已經靈魂變異地四個靈魂,一股股靈魂之力傳遞向火系分身地靈魂,開始彼此緩慢改變。畢竟五大靈魂本是一體。

“父親。”威迪、泰勒、莎莎都朝林雷跑來。

“父親!!!”沃頓怔怔看著霍格。

霍格也盯著眼前這個壯碩的青年,沃頓地面容,依稀有著霍格的一絲痕跡,跟林雷也比較像。最重要的是……霍格看著沃頓那雙眼睛,似乎看到了當初那個孩童沃頓的大眼睛:“沃頓?”霍格輕聲道。

“是我,父親。”沃頓連上前,和霍格擁抱在一起。

“好,好。”霍格忍不住老眼泛紅。

許久後這父子二人才分開。

“父親,你看,這是你孫子威迪,這是泰勒,這是你孫女莎莎……”林雷走上去笑著介紹。

那沃頓也連介紹道:“父親,這是孫子西尼……還有那個,阿諾快過來。見過你太爺爺。父親,還有那個虎頭虎腦的小子,是阿諾的兒子。”這次來地人很多,凡是達到聖域的,幾乎都來了。只留下少數幾人。

“好,好。”霍格連點頭,只知道不停地笑了。

“好了,父親,我們先去天祭山脈吧。”林雷笑著道。

當即這浩浩蕩蕩一大群人,進入金屬生命,當即飛離了這鐵刀峽。

那些血峰軍戰士們則是一個個傻眼地彼此相視。

“這大人物就是不一樣!一口氣,將一大家子上百口人都接到地獄過來。爺爺、孫子的……人還真多。”

“對了,隊長,你叫那個棕發的男子大人,他什麼人物啊?”

“你們不知道,那天我輪值,那個棕發男子可是有主神令牌的,使用傳送陣那是免費!這主神令牌,就是一般主神使者都沒有,沒有一定身份,怎麼可能得到這寶貝?”血峰軍戰士們無聊地議論著。

而林雷他們一大家人,卻是朝天祭山脈趕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