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集 蛻變 第二十章 甯靜的心
“沙沙陰冷的風呼嘯著,那些雜草被吹得低伏下去。

那狼斯洛和尤蘭德的尸體盡皆躺在地上,沒有了氣息。在這之前,他們都是各自位面中呼風喚雨的巔峰強者,統領人物!進入這位面戰場也是希望能夠更進一層,積累軍功換得主神器,能夠在統領中成為上層人物。

奈何……

有人成功,必定有人失敗。

一名統領的成功,那是十個統領的死去,或者十萬上位神士兵的隕落為代價!不幸的是,這狼斯洛、尤蘭德二人成了失敗的人。

“呼,呼!”

風動,風停!

兩道人影出現在戰場原地,這二人盡皆穿著青色長袍,盡皆是青色長發,連面孔、身高盡皆相同。外表,唯一的區別就是----他們的眉毛一個為金色,一個為白色。如果不認識他們的人從外表看,還以為這二人是同一個人的分身。

如果林雷在這,就會認出這二人,乃是風系神位面傳奇的雙胞胎統領強者。

“大哥,看到了嗎?”白眉青年鄭重道。

金眉青年也是看了看地面上兩個尸體,微微點頭:“看到了,雖然我沒見過傳說中那位貝魯特施展天賦神通,可是根據我們當初看的浮影判斷,剛才那道幻影,應該是噬神鼠幻影!”之前貝貝施展天賦神通,噬神鼠幻影足有百米高,也令別人老遠便看到了。

這也是林雷、貝貝立即離開原因。

白眉青年點頭道:“這狼斯洛。就是我兄弟聯手對付他都難。非常難纏----狼斯洛的靈魂防禦極強,要殺他,也就大圓滿上位神能做到,當然,還有那位擁有可怕天賦神通的貝魯特了。貝魯特地天賦絕招,無視一般統領的靈魂防禦。剛才出手的,十有八九是貝魯特!”

貝魯特成名,也才過萬年不久!

而貝貝,知道他的人太少。貝貝達到上位神。也沒有出個大的風頭。這些其他位面強者,怎麼會知曉?所以,他們也以為是貝魯特出手!

“這貝魯特,怎麼也來位面戰場了?”白眉青年皺眉道,“以他實力,不需要來這地方吧,他的拳腳,就足以趕上主神器了。位面戰場已經夠亂了,他也插進來……簡直是欺負人!”

“欺負你又怎麼了?你敢去和貝魯特大戰一場?”金眉青年淡笑道。

他們正是看到噬神鼠虛影,才故意等了一會兒才過來的。唯恐碰上貝魯特。

“好了。二弟,我們走吧,警惕點,遇到那貝魯特就躲得遠遠的。”金眉青年瞥了地面上的兩條尸體,當即飄然化作幻影離去,他弟弟也是連跟上。這片空地上,也只剩下那兩條沒了生氣地尸體。

低矮焦黑的山丘,在這山丘山腹地下,便有著一空曠的洞穴。

林雷和貝貝從地底竄上來,開辟了這麼一個洞穴。

“哈哈。老大,大收獲啊,大收獲!”貝貝激動的歡呼了起來,同時將手中的那重重的一件暗紫色盔甲放在地上,一枚空間戒指扔在旁邊。正當貝貝欲要再興奮地說幾句的時候,他忽然愣住了。

“老大!”貝貝怔怔地看著林雷。

此刻林雷看著手中的金色徽章。眼中滿是激動。依稀能夠看到淚花。

“終于,終于得到了一枚金色徽章了。”林雷將金色徽章死死握在手心,放在胸前,這一刻,林雷感覺這金色徽章,似乎變成了自己父親,變成了喬治、耶魯他們,不由腦海中浮現了童年時代、少年時代珍貴的記憶。

金色徽章。對林雷而言。是代表能積累換取主神器嗎?

錯了!

那是能讓少年時代就離他而去的父親,重新回歸。能讓他冤屈地絕望死去的兄弟回歸回來。

“父親。耶魯老大,喬治……”林雷閉上眼睛,喃喃道,“我,至少能救下你們其中一個了!我的父親,我的兄弟,你們必須等著我,等著我從位面戰場出去,你們已經堅持了近兩千年,再堅持最後一段時間吧!”

“等著我……”

淚水無意識的從眼角滑落。

自從踏入冥界開始,這數十年來,林雷的壓力一直很大。就好像心頭時刻壓著一塊大石頭!先是去幽冥山見死亡主宰,總算艱難地獲得了一絲希望,而後又在九幽域挑戰赤岩領主,終于成功,獲得能進入位面戰場的資格。

而這僅僅是開始。

在進入位面戰場後,林雷時刻感到壓力,他有一種茫然,心底深處甚至于有著一絲恐懼。

這看似寂靜的位面戰場,隱藏了太多太多強者!林雷恐懼自己會碰到真正超級強者,殺了他和貝貝。自己死並不可怕,只是貝貝死了,林雷會一直愧疚,而且這樣……他將再也沒機會去救自己父親,自己的兄弟。

初入位面戰場的大半年,一次次失敗,甚至于讓林雷心底開始懷疑自己。

忐忑、不安!這種情緒,一直包圍著林雷!

別看林雷一直冷靜地蹲守著,可是林雷的心是慌的,因為他沒有能獵殺一個統領。他懷疑自己無法取得統領徽章,在這種忐忑不安中,林雷熬著日子。然而……就在剛才,突如其來的一場大戰。

卻是帶來了驚喜!

“終于成功了,一枚金色徽章。”林雷心中對自己說著,“我和貝貝同心協力,一定行的。這才一年不到。我就得到了一枚金色徽章。而這位面戰爭可還有近九百年。我一定能獲得足夠的金色徽章。”

一次成功,讓林雷地心甯靜了下來!

即使將來地日子如何凶險,如何危機四伏,林雷都底氣去面對!

“對,還有一枚金色徽章。”林雷陡然轉頭看向貝貝,連道,“貝貝,那枚空間戒指,你趕緊打開看一看。那尤蘭德被殺的時候。那一枚金色徽章可是就被收在里面的。”林雷心中有些激動。

貝貝一直在注意林雷表情,頓時笑了起來:“好,我這就打開。”貝貝也知道,林雷剛才流淚,那是喜極而泣。

一滴鮮血被貝貝皮膚中滲透出來,而後滴落在那枚空間戒指中。

“恩?”貝貝一瞪眼。

林雷不由一皺眉頭。

那滴鮮血竟然在空間戒指表面滾動了起來,最後跌落了下來,啪的聲摔在地上。

“靠!那個狼斯洛,還有分身活著。”貝貝怒道。

“果然是這樣!”林雷心底早就有了這個准備。

一般進入位面戰場的統領,除了極少數.絕大多數人都是留著神分身在外面。畢竟在這位面戰場中死亡概率實在太高。而這狼斯洛……很顯然,他也有神分身留在外面。導致林雷根本無法開啟這空間戒指。

“啊!”貝貝陡然憤怒地叫了起來,“那防禦主神器,那件主神器,也用不了了!”

連空間戒指都無法滴血認主,這防禦主神器,自然也是如此。

林雷瞥了一眼那暗金色的鎧甲,淡笑道:“貝貝,被在乎這個。你也應該知道……這防禦主神器,也是主神賜予那狼斯洛的。即使我們殺了他。可這主神器,主神還是會收回的。最多暫時留在我們這。”

“我知道這個道理,可現在,這主神器不是在這麼,至少可以給我們用一段時間啊。”貝貝無奈說道。

“一段時間?誰知道主神什麼時候來,收回這件主神器。”林雷淡笑道。

林雷甚至于懷疑。這位面戰場根本就有主神監督著。主神可能會立即來收回主神器,也可能不著急……等一段時間再來收回。但是有一點是肯定地---殺人越貨得到地主神器,最終主神肯定收回。

“對我而言,最可惜的,是那枚統領徽章。”林雷搖頭歎息道。“對啊,那徽章也取不出來了。”貝貝無奈道。

按照軍功規矩,等戰爭一結束,出那空間之門地時候。就會立即按照徽章數目。統計軍功。自己即使以後找到狼斯洛剩下的分身,令其取出金色徽章。也沒用了。

“原來,徽章還會這樣浪費掉。”林雷苦笑道。

或許有的強者,殺了七八個統領。得到了七八枚徽章。可如果他被另外一人殺掉。另外一人也就得到一枚徽章罷了,至于那七八枚徽章則是在空間戒指中,無法被取出。只能浪費掉了。

“浪費掉肯定很多的,像最後的大決戰,是在星河通道區域。”貝貝感歎道,“在那地方玩命,說不定被打到星河混亂區域,還有掉落的徽章,遺失到星河空間亂流、空間裂縫中。”貝貝說道。

林雷微微點頭。

“看來投機取巧,並不是件容易事情。除非,對方並沒有神分身在外面。可這樣的人,太少。”林雷搖頭道。

這獲得足夠軍功,並非那般容易,還是要一步一步來啊。

“老大,這空間戒指怎麼處理,直接毀掉,還是收著?”貝貝說道。

“收著只有麻煩沒好處,毀掉吧。”林雷淡笑道“啪!”貝貝一用力,直接將那空間戒指給捏地碎裂開來,空間戒指內部地物品也就化為虛無了。

“這件主神器帶著,等主神來收取吧。”林雷淡笑道。

“嘿嘿,其實就是想毀掉,我們也毀不掉。”貝貝說著,不由踢了兩三下那暗金色鎧甲,“丫的,還真夠硬的……哼,我現在身體還沒修煉到極致,等以後,肯定不比主神器弱。”貝貝哼道。

貝貝身體防禦是強,可是他在吞噬一顆顆神格的同時,也在利用神格精華改造自身身體。

這是需要一個過程的,貝貝達到上位神境界,比貝魯特晚了百萬年都不止。這差距還是有的。

林雷安然在洞穴內修煉,本尊控制著那死神傀儡在外做誘餌。

這位面戰場依舊和之前一樣,表面一片寂靜,暗地里殺戮卻是時而的爆發。雖說位面戰場很危險,可已經成功一次的林雷,已然有足夠信心。不足一年就得到一枚金色徽章了,別說一年,就是十年得到一枚。那也能輕易完成目標了。

他平靜地慢慢等待,等待著大魚上鉤。

“心靜……這修煉速度也快了些。”林雷淡笑著睜開眼睛。

“恩?”貝貝有所感應地睜開眼睛看向林雷,“老大,怎麼了?”

“貝貝,准備一下,我已經發現有人在周圍了。”林雷眼眸中掠過一絲亮光。

“有目標了?”貝貝頓時興奮地一骨碌站了起來,“哈哈,這才半個月時間,就又有目標了。又到我大顯身手的時候了。嘎嘎!”貝貝興奮的很。

“別急,還要看看,是不是敵方地。走!”

林雷和貝貝立即悄然沿著地底通道,離開了這山腹。

Ps:很抱歉,今天就一章了!這兩天番茄感冒咳嗽,今天都加重了,腦袋也昏昏沉沉。寫了一章,實在抗不住了。抱歉……放心,定會補欠的。大家也小心點,這天氣變化無常,很容易感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