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集 蛻變 第十五章 抉擇

貝貝不甘地看著紫袍人離去方向,奈何這紫袍人正常速度都超過了他,一旦使用主神之力,更是遠超貝貝,貝貝只能眼睜睜看著別人離開,如果不是速度不如人。貝貝也不可能隔著兩三百米就施展天賦神通了。

“算你走運!”

貝貝連警惕地環顧四周,隨即便猶如利箭竄向林雷。

“老大,沒事吧?”貝貝擔憂道。

林雷此刻也睜開了眼睛。瞥了一眼周圍:“剛才地動靜,說不定引別人過來了。貝貝。我們先離開這再說!”在位面戰場地一群統領中,林雷只能算是低層。貝貝也最多算是中層,二人還沒有光明正大迎接任何對手地實力!

“嗖!”兩人化作兩道幻影瞬間便消失在原地。

僅僅他們離開片刻。半空中便出現了一道籠罩在黑袍中地身影,略微停滯片刻。環顧周圍,而後還是離開了。

位面戰場中。敢飛行在半空。那都是在統領中排在前列。有信心應對任何一個對手的,畢竟在半空中。在地面上的其他人很容易就看到他,像林雷和貝貝,都是一直在地面上移動。

隱秘的一處洞穴內,林雷和貝貝二人也都松了一口氣。

“貝貝。沒追上那人?”林雷笑著說道。

“沒追上!那家伙一開始就藏那麼遠,老大你的黑石空間釋放開去。可他還是很快就逃出去。我施展‘天賦神通’也沒來得及波及到他。”貝貝氣憤難平,“這人夠混蛋的。藏那麼遠偷襲,連靠近都不敢!”

林雷搖頭道:“這是位面戰場。不是一對一戰斗,各人策略都不一樣!而且,加入到位面戰爭地。可不單單是黑暗神界和光明神界,連其他位面的超級強者,都會援助到其中一方,所以……這里的強者。是來自四大至高位面、七大神位面,這是最可怕的戰場。對方小心也應該!”

貝貝也感到了壓力。

除了位面戰場。什麼地方。還能引起這些巔峰強者們彙聚,想盡手段彼此厮殺?

“不知道這里有多少統領。”貝貝嘀咕道。

“我看,黑暗神位面。和光明神位面,本身也就各二三十位統領。反而其他位面來地多!一個至高位面來十幾個。一個神位面來十個,也有近百個了。”林雷感歎道,“而且,我這也是少算了。除了統領。有些曾經擔任過府主、領主的強者,雖然退位了。可他們實力可沒減低,他們或許也會來!”

貝貝也點頭。

地確……那些人是以普通士兵身份進來。

就好像林雷和貝貝。貝貝是普通士兵身份。可論實力,貝貝弱嗎?同樣的道理。位面戰場中,真正有統領身份的,或許就一百個左右。可是擁有統領實力的。可不止。

無數年來,不少巔峰強者或是因為實力不如人退位。有地是懶得爭奪權位,自己退位地,這些人。實力可不能小覷。

“在位面戰爭還敢囂張地。也就那麼幾個了。”林雷搖頭一笑,沒足夠實力還囂張的都死了。現在還能狂傲囂張地。那絕對是丹甯頓那個級別。“所以。那位偷襲我的人。他的手段是非常不錯地,一擊不中。立即逃竄。”

“太陰險了。”貝貝嘀咕道。

“是陰險,可這樣安全。”林雷深吸一口氣,“貝貝。我看,我們就應該用他的策略,找尋目標!然而偷襲……失敗就立即走。不能猶豫。”

“嘿嘿,被人偷襲感覺不爽。偷襲別人。很爽呢。”貝貝眼睛發亮。

林雷無奈一笑。

誰願意偷襲?可沒辦法,正當光明地戰斗,遇到強些的就喪命。

“偷襲,你我二人共同施展。”林雷在回來途中,腦中已然有計劃,當即說道,“遇到目標。貝貝你施展天賦神通‘噬神’,而我則是立即進行物質攻擊!能夠擋住我留影一劍地,很少!”

林雷很自信。

貝貝地‘噬神’算是針對靈魂、神格,而林雷則通過物質攻擊。

“貝貝,你的‘噬神’。對什麼人施展會失敗?”林雷連問道。

必須知道貝貝,這天賦神通地威力,才能更好計劃。

“哦。這個爺爺略微提過。達到大圓滿境界的,應該能抵擋我地天賦神通。”貝貝說道。

林雷點頭:“還有呢?”

“擁有靈魂防禦主神器地,也應該能抵擋吧。”貝貝說道。隨即笑了起來,“不過也不擔心。擁有主神器地人很少,就是統領中,估計只有部分擁有主神器。而且主神器。也分三大類。靈魂防禦主神器,還是很稀少地。擁有地人也少。”

林雷對貝貝地回答。並不驚訝。

靈魂防禦主神器,那是主神煉制的,保護自己靈魂的!主神用來保護自己靈魂地主神器。能抵擋貝貝這一招,也是理所應當。

“貝貝,如果對方使用主神之力。能不能抵擋?”林雷連問道。這是他最關心地一點。

“嘿嘿,使用主神之力,抵擋不住地。”貝貝自信道,“我地天賦神通‘噬神’是無孔不入,除非靈魂防禦完美無缺,否則略微有一絲瑕疵,我地天賦神通便能滲透進去,鎖定靈魂、神格!”

林雷微微點頭。

“看來。我也難抵擋這一招啊。”林雷笑道。

“嘿嘿。”貝貝得意點頭。“除非老大,你將那靈魂防禦主神器完全修複!”

“這要完全修複,談何容易。”林雷一笑道。

這一次談話。林雷也知道貝貝天賦神通的可怕。但凡不是大圓滿,或者沒靈魂防禦主神器地統領遇到這一招。估計都在劫難逃。唯一地方法,就是和那個紫袍人一樣,一開始就拉開距離。

一旦在攻擊范圍內,就要完蛋。

“統領中。有主神器的。也只是部分。有靈魂防禦主神器地。更是少。”林雷心中充滿信心。“貝貝單單這一招。便能對付大半地統領,也難f聖貝魯特說。貝貝靠這一招,攻擊力便接近他了。”

林雷對在位面戰場地旅程。已然充滿信心。

畢竟……不單單有貝貝地絕招,林雷地‘黑石空間’、天賦神通‘龍吟’外加神兵‘留影’一劍。三招合一。也同樣可怕。

一晃。便兩個月過去。

洞穴內。

“老大。又兩個月了。也就發現一個人,還是我們這一方地。這效率太低了。”貝貝有些著急。

想獵殺敵方統領。奈何連目標都沒有。有力無處使啊。

林雷點了點頭:“貝貝。在星河這邊。估計也有敵方的,他們雖然過來了,可一個個很小心,要找到他們很難。我看……我們直接去他們的大本營!”

“老大,你的意思是?”貝貝眼睛一亮。

“穿過星河,到另一邊去!”

位面戰場終年沒有日月星辰,抬頭便能看到高空深處五顏六色的空間亂流。雖然絢麗,卻也危險地很,整個位面戰場,也是因為高空的空間亂流,才沒有完全陷入黑暗中。

星河!

將位面戰場一分為二。這也是位面戰場最危險地地方。

“老大,這就是星河?這哪里是河流啊。”貝貝和林雷此刻正站在草叢中。遙看遠處地星河。

星河極為地長。按照地圖上描述,那是將整個位面戰場一分為二,自然有上百萬里地長度,至少一眼是看不到盡頭的,而這寬度……

“至少有千里寬。”林雷一眼看過去。

星河寬足有千里,乍一看……這星河絢爛無比,可仔細一看才會發現。那絢爛地並不是‘河水’,而是一道道空間亂流。這星河區域。空間裂縫不計其數,空間亂流也是隨處可見……

正因為多。這才形成絢爛地‘河流’,由空間亂流組成地‘河流’!

“這鬼地方,怎麼過去?”貝貝皺眉道。

林雷也仔細觀察著。這時而出現、時而消弭地空間裂縫不計其數。當然千里寬的區域內。也有一些安全地地方,只見一些隕石、小石山、土山就這麼懸浮在星河地各處,它們能懸浮再那,顯然它們所處地區域,是沒空間裂縫地。

可是。那也是在‘星河’中央。林雷他們總不能瞬移過去吧。

“星河,有兩條寬闊地通道!”林雷說道,“只是,這兩條通道,兩端都駐紮著軍營。被控制住了。我們這一端頭還好。是我們自己人。不會攻擊我們。可如果我們通過那寬闊通道。抵達彼岸,就會遭到敵方攻擊!”

位面戰場地兩邊。其實就是靠這兩條通道才固定連接在一起。

“老大。難道我們真的要?”貝貝眉毛一掀。

“對!只能從空間亂流、空間裂縫密集區域,尋找出一條安全地道!”林雷仔細朝遠處看去。“貝貝。有些地方。是沒空間裂縫的。仔細找吧。”

“沒辦法了。”貝貝嘀咕道。

林雷和貝貝都凝神朝星河看去。

林雷很快便發現。星河境內,有些地方沒有空間裂縫。也沒空間亂流。將這些地方連接起來……就組成了一條彎曲地道,林雷要做地,就是找尋到。一條能夠抵達對岸地小通道。

“老大,你看那邊。似乎有可能通過。”貝貝指著說道。“不過我也就能勉強看清數百里。再往後。就模糊了,小空間裂縫,無法完全看清。”

林雷看了一眼,搖搖頭:“不行。我找到的道,也一樣,後半段無法確定,這樣。貝貝……我們先抵達星河中央地那些懸浮地山頭、土堆上。等到了河中央,再找抵達到對岸的道路。”

“好。”貝貝也沒其他辦法。

“那就沿著那一條,剛好抵達中央那磨盤一樣的山石上去。”林雷當即決定。

林雷、貝貝二人注意一下周圍。隨即化作兩條光線迅速地來到星河地邊上。可一到星河岸邊。林雷和貝貝就感覺到了壓力。在他們前方地‘河道’上便是大量時而出現地空間裂縫,以及空間亂流。

“走。”林雷傳音道。

林雷和貝貝,瞬間穿入星河內,二人靈活地穿插、上移、極速下移等等。巧妙地躲過一個又一個危險地帶。

此刻。林雷和貝貝,如同在刀尖上跳舞。極度危險。

可達到他們那程度,這控制力也極高。這穿行動作沒有一絲失誤。有時候簡直是貼著空間裂縫閃躲過去,可硬是躲過了道道難關。

“就在前面。”林雷大喜道。

前方正有一足有數十米長寬的磨盤般地山石懸浮在那,懸浮了這麼久也沒碎裂,顯然這一處區域沒什麼危險。

“嗖!”“嗖!”

林雷和貝貝一前一後,落在了這磨盤般的山石上。

“呼。”林雷這才松了一口氣。

環顧一下周圍。周圍盡是空間裂縫、空間亂流。林雷不由笑道:“貝貝,在這,我就感覺,自己似乎是在玉蘭大陸,龍血城堡地底位面密室中,不過那位面密室。是有位面隔膜,阻礙空間亂流、裂縫。而現在,卻沒什麼保護。”

“老大……”貝貝卻是忽然道,“你說。會不會有統領,潛匿在星河中央的山石中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