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集 幽藍府 第五十九章 猜疑

雖然在大峽谷內生活甯靜,可是林雷心卻不平靜。他一直關注著布魯長老等人。這些長老們甯可犧牲最強神分身。也要爭一口氣。知道一項項戰績。林雷也忍不住熱血,同樣也有些悲驚,

“實力,還是實力不如人啊!”林雷站在屋前。仰看著上方心中感歎著。

從玉蘭大陸到地獄,一路來經曆這麼多,林雷也明白。被尊敬、榮耀。那不是別人給地。而是需要自己努力爭取的,靠地是實力!四神獸家族如今實力弱了,還想保持當年地榮譽,也只是做夢罷了!

有實力。別人自然尊敬你。

如貝魯特一人。就足以令八大家族畏懼。貝魯特一聲令下。八大家族便不敢逾越天祭山脈一步!

四神獸家族遇到困境。林雷心底也想幫家族,可他地實力。比族長蓋斯雷森都要差一些,怎麼幫助家族?終究起根源,林雷還是實力不夠。

“什麼時候。我也能修煉到貝魯特大人的層次。”林雷心中充滿渴望。隨即林雷搖頭一笑。

貝魯特、丹甯頓,都可以說達到了上位神地最巔峰,要和貝魯特一個層次,太難!

“等我修煉到上位神境界。實力應該能接近族長了。”林雷有些期待,一旦達到上位神境界。雖說身體強橫上可能比族長弱。可是林雷有‘黑石牢獄’。

上位神地林雷,施展‘黑石牢獄’。威力可是接近‘煉獄統領’雷斯晶的,這黑石牢獄的真正威力。到那時才能真正展現!

林雷轉頭看向不遠處。貝貝正躺在草地上。

“貝貝,在干什麼呢?”林雷笑道。

“看天上。”貝貝躺著一動不動。眼睛盯著上空,透過霧氣。也能看到那彎曲著地龍道。

貝貝經常躺著呆呆看一個地方。或者看著草帽發呆。偶爾會和其他人玩鬧。不過以林雷對貝貝地熟悉。很清楚貝貝的心思,隨著時間越長……

貝貝反而越來越思念那妮絲了。

“貝貝。”林雷走過來。也坐在草地上。笑看著貝貝,“是不是想妮妮了?”

貝貝略微一怔,可還是輕輕點頭:“恩。就是有些控制不住地去想,一旦不專注做一件事情,胡思亂想開來,就經常會想到了。不過想又有啥用。妮妮都以為我死了。”

“貝貝。等過段日子,你達到上位神了。或者我達到了……就去一趟碧浮大陸吧。”林雷開口道。

“呼!”貝貝一下子就坐起來,驚愕地轉頭看向林雷。

“怎麼。你不想去?”林雷笑道。

貝貝表情有些尷尬:“老大,這說起來有點複雜,我。的確有點想去見她,可是當初她大哥‘薩洛蒙’那麼對你。那麼對我們,如果當初不是普斯羅手下留情。老大你和迪莉婭,估計都死了。”

林雷和迪莉婭當初。真地差點死了。

一旦真的死了,薩洛蒙的確算是元凶。

“想起那個薩洛蒙,我就一肚子火。”貝貝雙眸中都不由冒出凶光,隨即無奈道。“你說我去找妮妮,見到那薩洛蒙,我怎麼辦?”

林雷不由笑了,原來貝貝心里有這麼一個疙瘩。

“不管怎麼說,貝貝,我和迪莉婭畢竟沒死,更何況。你喜歡的是妮絲,又不是她大哥,無視她大哥就是。”林雷勸說道。

“無視,這說無視就無視了?”貝貝無奈一撇嘴。

林雷忽然轉頭朝半空中看去,只見一巡邏戰士正飛了過來,這巡邏戰士一眼就看到了下方的林雷,直接降落到林雷的身旁。躬身道:“林雷長老。山脈外圍有一個女子,她說是你地朋友。名叫妮絲,想要見你!”

林雷一怔。

“妮絲?”貝貝一下子就站了起來。雙眼瞪得滾圓。連道,“你說那個女子,叫妮絲,沒措?”對。”那巡邏戰士有些納悶。

“告訴我,她什麼樣子?有什麼特殊的地方?”貝貝說道。

巡邏戰士微微遲疑,描述女子?有些難度。隨即這巡邏戰士瞥見貝貝手中地草帽,不由眼睛一亮,連道:“對了,那女子頭上也是戴著一頂和你手中一樣的帽子。”

貝貝激動地一下子臉都漲紅了。

林雷也感到驚喜之極。怎麼這妮絲就跑過來了?

“老大!”貝貝連轉頭看向林雷。“你打我兩下,看我有沒有在做夢!”貝貝此刻的確腦子發暈。整個人都飄忽忽地,似乎分不清夢境現實了

林雷很干脆地“蓬”的一聲。一巴掌拍在貝貝肩膀上。直接將貝貝拍一個跟頭。

“哈哈,我沒做夢,我沒做夢。”貝貝一骨碌爬起來了。

林雷見到貝貝興奮地都開始發癲了心中暗歎,這麼多年。貝貝都沒這麼激動地發瘋過,外面的動靜,也令在屋內的迪莉婭走了出來:“發生什麼事情了?”

“妮絲來了。我和貝貝出去迎接。”林雷笑著,抓著貝貝就直接飛了起來。

“妮絲來了?”

迪莉婭微微錯愕,隨即才反應過來,“妮妮竟然從碧浮大陸趕過來了?”天祭山脈山腳。妮絲不停地朝山脈深處觀望心中滿是憂慮:“貝貝他會不會不見我?他和林雷會不會還未當初在火山群內發生的事情生氣?”

擔憂、焦慮。

妮絲也知道。當初自己大哥冤枉了林雷,甚至于要害死林雷他們。

“哈哈,妮絲!”一道爽朗的聲音響起。

妮絲不由轉頭看去。只見兩熟悉的身影正並肩飛了過來。特別是貝貝。也和她一樣。也戴著一頂草帽,貝貝看到妮絲。一下子雙眼放光,激動地速度大增——

“嗖!”

“貝貝!”妮絲也激動地連飛竄過去。

可是當靠近地時候,貝貝身體卻是微微一怔。速度銳減。妮絲卻是不顧一切直接沖到貝貝身邊。直接抱住貝貝:“嗚嗚……我還以為你不會來見我地,嗚嗚……”說著竟然都哭了起來。

貝貝張了張嘴巴。最後卻是說道:“你哥呢?”

林雷聽到不由哭笑不得。這貝貝竟然提這尷尬事。

妮絲身體一顫,放開貝貝。盯著貝貝的眼睛。似乎想從貝貝眼睛中知道些什麼:“我哥他還在碧浮大陸。”貝貝似乎想到什麼。低聲道:“這次,是你一個人來地?從碧浮大陸到這?”

“恩!”妮絲輕輕點頭。

“我差點,就見不到貝貝你了。”說著,妮絲眼中再次泛起淚花。

林雷聽到這也不由倒吸一口氣,妮絲這才中位神,從碧浮大陸驚安府,再穿過星辰霧海。趕到這血峰大陸幽藍府,一路之艱難可想而知。妮絲竟然獨自一人就過來了。

“你……”貝貝也完全震住了。

他還以為是薩洛蒙護送妮絲的,貝貝心中原本存在的疙瘩。一下子就完全沒了。

“你,你真不要命。”貝貝一下子將妮絲抱住了。

妮絲雙眼都哭泣地紅了。可她臉上卻滿是開心地笑容。林雷就在一旁笑看著,貝貝和妮絲能有這麼一個結果,他也為他們開心。

“哈哈,你們兩個都抱了好一會兒了。還想讓巡邏戰士們這麼看戲?”片刻後,林雷揶揄笑道。“走吧。先回去。”

妮絲和貝貝這才驚醒。

千年的分別,再一次相見。他們激動地根本感覺不到時間了。

時間流逝,妮絲和貝貝這麼一相聚,自然不再走了。貝貝也變得喜笑顏開,成天得意地笑著。開心地要命。不過林雷、貝貝他們過地愜意。

可是八大家族卻有煩惱了。

波林家族大殿。

四位族長,以及另外四位族長的傀儡分身聚集在一起。這八大族長開始商議起來。

“這數十年來,那四神獸家族竟然龜縮不出了。任憑我們家族人馬挑釁,他們都沒一點反應,這是怎麼回事?難道這四神獸家族屈服了?”一道渾厚的聲音響起。

“不可能。”沙啞地聲音響起,“在這之前的三十年中。那四神獸家族那股瘋狂,大家應該還記得。讓他們龜縮屈服?沒那麼簡單。”

“波林族長。這可不一定。”妖異地聲音響起。

“冥蛇。這無數年來,四神獸家族可曾屈服過?別想地那麼簡單。”波林族長沙啞聲音再度啊起。

四神獸家族一直高傲,一直強硬。從未屈服。這是無數年來,四神獸家族給人的感覺。因為四神獸家族地高傲已經深入人心。短時間內,八大家族中。許多人也不敢相信四神獸家族會屈服。

“我看,那四神獸家族可能有什麼陰謀。”鏗鏘有力地聲音響起,“最近他們反應太奇怪。大家還是小心點。”

“陰謀,能有什麼陰謀?”高亢地聲音響起,

“好了,各位。”溫和的聲音響起。“且不管那四神獸家族是屈服。還是有陰謀。我們先等一等。仔細看看。

等再過百年,就可知曉……他們是屈服,還是有陰謀。”

“恩。我贊同。”波林族長也開口道。

“我贊同。”

四神獸家族地龜縮。短時間內是令八大家族有些猜疑,不過一旦四神獸家族龜縮時間長些。八大家族就能完全肯定了,到時候,他們自有另外對付手段。

天祭山脈。大峽谷。

今天這大峽谷內歡聲笑語不斷,族內幸存地一位位長老,以及四位族長等一群人。甚至于許多失去最強神分身地長老也都聚集過來。

因為今天……

是貝貝和妮絲結婚的日子。連貝魯特、卡萊羅娜、普斯羅也趕了過來,今天貝貝穿地很是整齊,很難得地那麼謙遜有禮的向一位位客人打招呼。

“結婚還真累人啊。”貝貝悄聲和旁邊的林雷說道。

林雷不由笑了,忽然瞥見旁邊貝魯特走過來:“你爺爺過來了。”

“哈哈……”貝魯特仔細打量了一下貝貝。滿意點頭,“今天還有點樣子,不過林雷,你和貝貝還真夠厲害的。貝貝和妮絲在一起幾十年了。你們竟然都沒告訴我,等要結婚了,才通知我。”

林雷只能笑笑。

妮絲在大峽谷中的確呆了數十年。本來妮絲和貝貝根本就沒想到。要辦什麼婚禮。可是……就在數月前。妮絲忽然發現,自己懷孕了!

貝貝和妮絲,這才愣了……不結婚就生子?二人緊急商量後這才決定——趕緊結婚!

兩人立即想辦法通知一些人。不過貝魯特離這距離太遠,所以才決定半年後大婚!

今天雖然大婚。可妮絲其實已經有好幾個月身孕了,已經挺一個大肚子了。林雷每想到這,都不由想發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