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集 幽藍府 第五十五章 貝魯特的狡猾

竟然是弗爾翰長老告密,這消息已經震撼不少人。而現在大長老突兀出手,親手擊斃了弗爾翰。更是讓整個大廳一時間寂靜無聲。

“沒想到還真是他!”低沉的歎息聲響徹大廳。

說話的正是蓋斯雷森,而林雷則是仔細審視著大長老:“這大長老竟然果決到擊斃自己兒子!”林雷也驚歎不已。

“大哥,弗爾翰已經受了族規!”大長老冷聲淡漠道,“此事已經了結,那我便退下了。”

“恩,你回去休息吧。”蓋斯雷森也明白自己妹妹心里不好受。

“等一下。”一道聲音忽然響起。

大長老原本已經要走,此刻也停下,轉頭看向坐在主位的貝魯特,低沉道:“府主大人,不知道你還有什麼事情?”語氣平靜淡漠,可是林雷卻感受到這平淡中蘊含的惱怒!

兒子都死了,還糾纏不休?

林雷不由朝貝魯特看去,貝魯特臉上帶著一抹淡笑,開口道:“按照你們四神獸家族規矩,這背叛家族者,分身盡皆處死,對吧?”

“是。”大長老仰頭看著貝魯特,“不知道府主大人問這干什麼?”

“我想知道,這弗爾翰有幾大分身?”貝魯特淡笑道。

大長老微微沉默,帶著面具讓人無法看清她表情,但是林雷卻看得到這大長老身體在微微發顫,顯然已經怒極。

“連本尊,一共三大分身。”大長老低沉道,“不過我兒他的本尊還只是聖域,所以,我擊殺他,只有兩顆神格。不知道,府主大人對我的回答。可還滿意?”

“妹妹。”蓋斯雷森低喝一聲。

這大長老態度語氣明顯不善。

貝魯特淡然一笑:“沒事,親手殺死自己兒子。心情不好我能理解。不過……蓋婭。我希望你記住,你兒子是個家族叛徒,他該死!”貝魯特說話毫不留情。

大長老身體一顫。

“好了。”貝魯特站了起來,“事情已經解決!丹甯頓,普斯羅,林雷,走,我們都回去吧。”

林雷等一群人立即起身。

貝魯特走了下來。瞥了一眼地上的血腥尸體,淡漠道:“還是盡管將尸體處理下吧,在這,汙人眼睛!”說完。貝魯特便走了出去,丹甯頓他們也一起跟著離開。

林雷在離開的時候,看了眼大長老,大長老卻是一拂手。地面上的尸體便化為齏粉。

“走吧,走吧。沒想到弗爾翰竟然是叛徒。”那些長老們一個個不忿的很,也都離開了大廳。大廳中片刻只剩下蓋斯雷森、大長老二人。

大長老站在大廳中央,一動不動。

“妹妹,弗爾翰他是家族叛徒,他死有余辜!”蓋斯雷森走過來,一拍大長老肩膀。一旦成為家族叛徒。四神獸家族的族人都會瞧不起弗爾翰。即使他死,也不會有人憐憫。

“我知道。”

大長老聲音低沉。“可是我還是難受。恩,大哥,我回去了。”大長老不再多說,掉頭便離開了。兒子成為家族叛徒,被她親手擊殺。弗爾翰這件事情,恐怕整個天際山脈最傷心地就是大長老了。

“哈哈,痛快,痛快!”貝貝大笑著,“我早就看那對父子不順眼了,當初他們就眼饞老大你的盤龍戒指。這次我也早懷疑他們了。還真地是他們。死地好!死的好!”

林雷笑了。

自己也懷疑是弗爾翰,可是卻也沒足夠把握。可是為什麼貝魯特敢那麼做,難道貝魯特大人就不怕……弗爾翰是冤枉的。那貝魯特大人如何下台呢?

林雷對此一直疑惑著。

貝魯特、丹甯頓、普斯羅以及林雷他們都在屋前的石桌圍坐了下來,林雷斟酌一下還是提出了自己的疑惑:“貝魯特大人,你怎麼那麼有把握,這弗爾翰就是叛徒?”

貝魯特看向他,眼眸中有著一絲戲謔:“這可是你告訴我的!”

“我當初說,我也沒證據,只是懷疑。”林雷連道。

“哈哈……”旁邊的丹甯頓似乎聽到什麼大笑話般,大笑起來。

林雷不由一頭霧水,這有什麼好笑的。旁邊地貝貝開口道:“爺爺,難道你真的和主神事先知道這事情?”

“我怎麼可能事先知道。”貝魯特笑道,“如果我事先知道,早就命人來提醒林雷了。實際上在今天之前,我也沒有十足的把握。”

林雷一怔,沒把握?

“可貝魯特大人你卻連丹甯頓都請來,還強行施展迷魂,如果那弗爾翰不是叛徒,那不是很難堪?”林雷連道。

“哈哈……”丹甯頓再一次笑了起來,他瞥了一眼貝魯特,“貝魯特,你就別在這故意戲弄林雷他們了。還是我來說吧!”丹甯頓開始揭曉真相。

林雷連仔細聽著。

“你們這位貝魯特大人,根本沒把握確定弗爾翰是否是叛徒。”丹甯頓笑道,“所以他就請我,再對弗爾翰施展迷魂後,先快速檢查一下弗爾翰的記憶!”

正常情況下,神地記憶,是無法查探的可是一旦被迷魂,沒有絲毫反抗能力,如丹甯頓這種可怕的人物,便能輕易查探被迷魂人物的記憶。

“在查探記憶地一瞬間,我就知道!”丹甯頓笑道,“他是叛徒!”

“可如果他不是呢?”貝貝連道,林雷也疑惑看著丹甯頓。

丹甯頓笑著道:“如果不是,那簡單!”

“那我就在一瞬間,立即讓弗爾翰恢複清醒。”丹甯頓瞥了一眼貝魯特,“然後,我就誇贊一番這青龍一族果然名不虛傳。連我也無法對他強行迷魂。”

丹甯頓此話一出,林雷、迪莉婭、貝貝都完全蒙了。

的確。迷魂狀態是失去意識的。如果丹甯頓在迷魂成功,查探記憶後又讓弗爾翰恢複清醒。弗爾翰只會覺得腦子一暈,沒太大感覺。

而林雷、蓋斯雷森、大長老在旁邊看的人,也不會知道在一霎那,弗爾翰曾被迷魂。

“厲害。”林雷暗歎。

如果弗爾翰不是叛徒,丹甯頓故意說迷魂不了。那只會蓋斯雷森、大長老等人覺得有面子。畢竟……連丹甯頓如此超級高手,都無法對家族長老進行迷魂。

“真是好主意。”貝貝也驚歎道。

“好什麼好?”丹甯頓摸了摸自己的八字胡,“如果那弗爾翰真不是叛徒。那損失的,可是我丹甯頓的名聲。”

“放心。”貝魯特笑了起來,“你地名聲不會受損地。即使你公開說,你沒辦法迷魂弗爾翰。別人只會認為青龍一族天賦厲害,而不會認為你實力差。”

丹甯頓揚眉一笑。

這實力是一場場驚天動地地大戰,得到大家公認地。混亂之海主神下第一人,誰敢看不起?

“林雷。貝貝。”貝魯特忽然說道,“經過這事情,大長老雖然無話可說,可心中肯定不甘,我看你們還是離開天祭山脈。去我那吧。”

離開天祭山脈,林雷不由轉頭看向迪莉婭。

“好啊!”貝貝卻是歡快道,“在天祭山脈有些無聊呢。爺爺的府主府邸。我還沒去過呢。要好好玩玩。”

“迪莉婭,你認為呢?”林雷看向迪莉婭。神識傳音道。

迪莉婭看了自己懷中的威迪,神識傳音回道:“威迪還小,還是別在外面折騰了,等以後威迪可以獨立了,我們出去逛逛也行。”

“恩。”林雷點頭,經過神識傳音交流,林雷打定主意。

“老大,去嗎?”貝貝連詢問道。

林雷笑著搖頭:“府主大人,貝貝,我就不去了。威迪還小……更何況,我和迪莉婭也就住在大峽谷里面。和玉蘭一脈的一大群族人住在一起,日子還很舒坦的。至于那大長老如何……我也不去血戰谷,她心里即使不甘,又能怎麼樣呢?”

“恩,那我也勸你了。”貝魯特淡笑著點頭。

“唉。”貝貝喪氣地哼了聲,“老大,你就陪迪莉婭,你兒子吧。我先出去了。”

林雷笑著點頭,他看得出來,雖然貝貝一直呆在這,可是心不在這:“估計貝貝他是牽掛著妮妮吧。”林雷暗歎一聲,“不過那妮絲,還在碧浮大陸。”祭山脈,送行的足有四大族長等一大群人。之後,林雷的日子便恢複了難得的平靜中。

在平靜中,林雷也陪著妻子、兒子,也安心修煉。

轉眼三年過去。

林雷正在屋內閱讀著書籍,而四大分身則都處于修煉中。

“父親,雪好厚啊,你快來看啊!”

忽然清脆地聲音從屋外傳來,林雷聽了不由笑著起身,朝外面走去。只見全身穿的臃腫的粉嫩地小孩子正歡快地抓著雪球,玩耍著,而迪莉婭也在一旁陪著孩子。

“父親,你看,那是我堆的雪人。”威迪見到林雷出來,連跑過來,嘴里還喊著。

威迪一蹬地面,直接躍起,同時一把抱住林雷:“父親,雪人在那呢,你看。”威迪小臉粉嫩地,紅潤潤的,一掐似乎能掐出水來。

林雷很喜歡威迪,而當初在玉蘭大陸。

莎莎和泰勒成長的階段,自己卻是在修煉中。根本沒有陪過自己子女。

“哦,威迪,這就是你堆的?”林雷看過去,那雪人也就一大一小兩個圓球,上面地圓球弄出鼻子眼睛的。雪人一共有三個,兩大一小。

“恩。”威迪鄭重其事地重重點頭,“父親,你看,這個是你,這個是母親,這個是我。”

林雷聽地不由笑了起來。

“威迪,別老在你父親身上,下來。”迪莉婭說道。

“哦。”威迪乖乖地松開林雷,跳了下來,可是腳下一滑,跌了一個跟頭,迪莉婭不由連去扶。

林雷笑了笑,隨即隨意閑走,走在這雪地上。一步一個腳印。此刻雪早就停了,可是地面積雪還是比較厚的,乍一看,視野范圍內盡是銀白色。

“父親,父親。”後面傳來威迪的喊聲。

林雷轉頭看過去,可是他卻瞥到不遠處自己腳印,那處積雪深深凹陷下去,可是卻有一點綠色頑強地從其中冒出來。在看到這點綠色的瞬間----

聽著兒子在遠處的喊聲父親!父親!

腦海中快速地掠過這幾年一幕幕的場景,從迪莉婭深陷危境,自己地絕望,從絕望中又逃脫出來,以及這幾年平靜卻幸福地生活。

“轟!”

林雷腦海中迸發出一點綠光,瞬間綠光化為綠色太陽,照耀整個腦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