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集 幽藍府 第五十二章 兩滴主神之力
普斯羅、蓋斯雷森等一大群人一時語塞。

“爺爺!”

貝貝這時候滿臉喜色連道,“我知道他們疑惑原因。因為他們都說……傳說中,只有達到大圓滿的上位神,才能做到完美控制主神之力。”

貝魯特環顧向屋內一大群人。

“傳說……你們也知道是傳說啊。”貝魯特淡笑道,“大圓滿上位神的確能做到,可是除了大圓滿上位神,其他上位神就一定做不到?你們太武斷了!”

傳說,畢竟是傳說!

事實不一定完全和傳說相同。

“貝魯特,佩服,佩服。難怪偉大的主神會如此待你。”普斯羅笑道,主神使者對主神,也就一個手下罷了。一個主神使者死了,主神完全可以再收服一個使者。

可有些使者,主神卻會很看重,很重視。

如大圓滿上位神,貝魯特雖然不是大圓滿上位神,可是主神對他,卻依舊非常看重。

“也別說我,你那位主神,對你也是很重視的啊。”貝魯特笑道。

普斯羅聽了不由笑了起來,那位火系主神可是曾經和他親自比試,從物質攻擊、靈魂攻擊等各方面,到後來火系主神才公布身份。這主神能放下身份,和普斯羅如此切磋,當然不會將普斯羅當一個普通棋子。

普斯羅和貝魯特談話,那四位族長、諸位長老在一旁只能聽著,不敢插嘴。畢竟人家二人都是主神使者。

貝魯特回頭看了一眼林雷,而後便對蓋斯雷森一群人吩咐道:“好了,你們一大群人也別都擠在這屋里。林雷他們夫妻二人肯定有許多私密話要談,你們都出去吧。”

蓋斯雷森等一群人這才驚醒。連點頭。

“府主大人,這一次你來我們這,剛好林雷妻子又治療好了。今晚,我們四神獸家族便舉行宴席慶賀一番,怎麼樣?”蓋斯雷森說道。

“恩,好吧,晚上你們派人過來。現在我還想和貝貝聊聊呢。”貝魯特笑著看向貝貝,摸了摸貝貝腦袋。

貝貝卻是腦袋一歪,躲閃開來。

“府主大人!”忽然一道清冷的聲音響起,“有一件事情想求府主大人。”

“妹妹。”蓋斯雷森不由連傳音道,“我們還是快點走。”顯然貝魯特剛才都讓他們離開了。再在這就是不識趣了。

貝魯特不滿地一皺眉頭,看了過去。說話的正是青龍一族大長老。大長老正容道:“府主大人。這一次和林雷妻子同樣昏迷的,還有不少人!不知府主大人能否出手幫忙“哼!”貝魯特一聲冷哼,那粗黑的眉毛陡然豎起。目光冷漠地掃過他。

“妹妹。”蓋斯雷森也喝了聲。

“可笑!”

貝魯特目光銳利看著這大長老,“治療一人,消耗的是主神之力!耗費地是我的精力!你說的簡單……更何況,你族人死關我何事。按照你這說法……是否整個地獄中,有人受傷,有人處于危境,都要讓我貝魯特出面去救啊!”

貝魯特一發怒。卻是將四神獸家族地族長、長老們嚇得一大跳。

老天啊。他們四神獸家族如今還有天祭山脈藏身,可都是因為貝魯特。貝魯特單單不幫忙。四神獸家族在八大家族圍攻下,都要完蛋。

面對貝魯特發怒,大長老也不敢吭聲了。

“府主大人,抱歉,我妹妹也是擔憂族人。”蓋斯雷森抱歉一聲,隨即便立即帶著其他人都離開了。

“貝魯特,你這一發火,嚇得那個女長老都不敢吭聲了。你也是的,拒絕了就是。又何必發火。”普斯羅笑著說道。貝魯特臉上又恢複了笑容。

“普斯羅,對這些外人,不必總是笑臉相迎。否則,有些人就會越加過分的。”貝魯特淡笑道。

貝魯特可不是那等心軟之人,當初玉蘭大陸戰爭那般慘烈,死再多的人,貝魯特都絲毫不在乎。在他看來,生死,本來就是這天地法則一部分。

人,本就該有死的一天。

即使成神,雖說理應擁有無限生命,可是整個地獄,每一刻都有大量神在厮殺中死去。若非跟他有關系,若非他看重的一些人,他豈會出手?

“爺爺,我們快出去吧。”貝貝連道。

貝魯特笑了起來:“對,打擾林雷他們夫妻二人了。”

“貝魯特大人,真的很感謝。”林雷牽著迪莉婭的手,向那貝魯特感激道,這一次貝魯特救了迪莉婭,這恩德林雷便已經無以為報。

“哈哈……”貝魯特笑著,“好了,不打擾你們夫妻二人了。”

貝魯特當即和普斯羅、貝貝一起離開了,整個屋內只有林雷和迪莉婭二人。時間發生的事情,迪莉婭在一旁聽著,林雷雖然說地平靜,可是迪莉婭卻能從林雷的字里行間中感受到那種驚恐、絕望以及絕處逢生地興奮激動。

“迪莉婭,若非貝魯特大人這次救你,我真地無法想象,你死後,未來會怎麼樣?”林雷低聲歎息道,“修煉嗎?我為什麼修煉,即使實力強了又怎麼樣?沒有你在,我實力再強,還有什麼意義?”

迪莉婭死去,對林雷而言,未來便是一片黑暗。

沒有任何希望!

沒有任何動力!

迪莉婭聽了眼睛斗都濕潤了,連伸手抱住林雷,連道:“林雷,不要說了,我現在已經好了,已經好了!”

“對啊。好了!”

林雷也撫摸著迪莉婭的臉龐。點頭道,“迪莉婭,我從來沒有過那麼的激動、開心、興奮!我看到你睜開眼睛。看到你眼眸中那一片色彩……我整個人似乎都獲得了新生!”

“為了你,為了我們地孩子,我會努力不斷地前進,變得更強!”林雷看著迪莉婭,“有你在我身後,就沒什麼可以讓我畏懼!”

迪莉婭聽了眼淚都流下來,臉上滿是幸福笑容。

“迪莉婭!”林雷一翻手,手中出現了一滴水系主神之力,“這是水系水系主神之力。這一次,如果我事先將這一滴主神之力。你便不會有危險了。幸好你好了,可是我不會讓這樣的事情再次發生,這一滴主神之力你自己收下吧!”

“林雷。不……”迪莉婭一看是主神之力,連拒絕。

“收下!”

林雷嚴肅道,“迪莉婭,經過這一次我明白,有時候我也無法保護你。你擁有一滴主神之力,關鍵時刻就可能保住性命。這主神之力,無論是靈魂防禦、物質防禦。都非常有效。迪莉婭。別拒絕!”

迪莉婭看著林雷,她很熟悉林雷。知道林雷脾性。

“恩,我收下。”迪莉婭沒再拒絕。

林雷這才臉上露出笑容,旋即伸手攏著迪莉婭,迪莉婭也依偎在林雷懷里:“當失去,才會愈加感到重要。我嘗過那失去的滋味了,不想再嘗了!”

“不會,不會了。”迪莉婭臉上浮現笑容。

“恩。”

林雷應了聲,一時間二人都安靜了下來。

就這麼地,兩人依偎著,感受著彼此的呼吸,享受著那份溫馨、甯靜……乃至于許多失去最強身體地長老,也都聚集來參加宴席。畢竟此次地客人可是拯救他們四神獸家族地幽藍府主!

當他們知曉了貝魯特和貝貝、林雷的關系,一個個也是驚異不已。

推杯換盞,大家正喝地歡。

“林雷長老!”坐在大殿之上地蓋斯雷森朗聲道,“這一次你迎戰敵方八位長老,雖說消耗了一滴主神之力。可是也殺死敵方足足五位七星惡魔。”

林雷不由看過去。

“我知道你擅長大地法則,這一次,我和玄武族長商量過了,你殺死足足五位敵方長老,的確是大功勞。家族便賜予你兩滴主神之力,一滴水系主神之力,一滴大地主神之力。”蓋斯雷森笑著說道。

“林雷,你使用這大地主神之力,配合你那重力空間。威力可要大的多啊。”渾厚粗狂的聲音響起,正是那玄武族長。

林雷連起身大殿中央。

同時,蓋斯雷森、玄武族長二人手中盡皆漂浮出一滴主神之力,分別是青色液滴和棕黃色液滴,兩滴液滴林雷連收下,存入盤龍戒指中。

“謝兩位族長。”林雷躬身道。

“有功便要獎勵,這是家族的規矩。”蓋斯雷森笑道,“好了,坐回去吧。大家繼續喝酒。”

同樣坐在大殿之上地普斯羅、貝魯特二人相視一眼,都笑了。

而坐在大殿之下,在長老中不起眼的弗爾翰心中卻是不滿。

“父親。”伊曼紐爾神識傳音道。

這一次因為是大喜事慶賀,所以來地人極多,家族中對于那些,在戰斗中損失最強神分身,實力已經不配為長老地人,還是極為重視的。畢竟那些人都是為家族損失了最強神分身。那些人,在家族中地位還是比較高,此次也是過來參加宴席的。伊曼紐爾便是其中之

“族長這次似乎太偏袒了。”伊曼紐爾神識傳音道,“按照家族慣例,長老在外戰斗,損失一滴主神之力,一般會再補充一滴。即使功勞大點,最多言語上誇贊些罷了。畢竟家族現在主神之力已經不多了。”

“哼。”弗爾翰神識回應道,“還不是因為幽藍府主?否則,怎麼可能給兩滴主神之力。真不知道這林雷走了什麼狗屎運,竟然和幽藍府主也牽扯上了!”

弗爾翰心底極度地不滿。

林雷得到青龍之戒,弗爾翰便有些不滿,現在林雷和這幽藍府主關系還鐵地不行。他自然更加氣。可氣歸氣,他也不敢表現在臉上。

臉上還需要笑著,同時舉杯:“林雷長老,真的恭喜,來干一杯。”

林雷坐在左首位置,距離在大殿之上的貝魯特很靠近。貝魯特看向林雷,傳音道:“林雷,我聽說你這次回去,是遭到了敵方八名長老的圍攻?”

“是的。”林雷對此也有些疑惑,神識傳音道,“這事情的確有些怪異。一來,我變幻了容貌,二來,我剛出來他們就合擊。三來,敵方更是出動八位長老。沒有十足把握,他們會這樣?”

貝魯特沉默片刻,才神識傳音道,“普斯羅也跟我談過這事情,我仔細研究了一下,我懷疑……家族內很有可能有人將你出去訊息泄露出去。”

林雷一怔。

“林雷,你告訴我,你有沒有懷疑的人?”貝魯特傳音道。

林雷心中當然有懷疑地人。

“貝魯特大人,我可沒一點證據。而且這事情,是不是有叛徒,也無法百分百保證!空有懷疑,說出來又有什麼用。”林雷傳音道。

“你不需要想有沒有用,你就告訴我,你有沒有懷疑地人!懷疑誰,直接告訴我!”貝魯特說道。

林雷斟酌一下才說道:“有,那次我乘坐金屬生命離開,他也的確看到我離開。而且家族中,和我有矛盾地,也就他們父子。”

“那人是誰?”貝魯特問道。

“弗爾翰!”林雷終于報出了名字。

“哪一個,在這大殿里面嗎?”貝魯特詢問道。

“在。”林雷回應道,“就在對面前排,第五個。”

貝魯特順著林雷的指示,轉頭看去,此刻弗爾翰正在和其他長老推杯換盞,嘴里還說著:“家族是越來越難了,我上一次遇到敵方長老,差點就完蛋了。”

“哦,就是那個金頭發的?”貝魯特神識傳音詢問道。

林雷應道:“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