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集 幽藍府 第二十七章 賜予
血戰谷上方,懸崖邊上,站著一大群人,為首地正是族長、大長老。

“他們來干什麼?”林雷有些疑惑。

林雷連飛過去,還未來得及行禮,族長‘蓋斯雷森’便咧嘴笑道:“歡迎回來,林雷!”在族長身側地便是穿著黑色長袍、戴著銀色面具的大長老。

“林雷,干的不錯。”大長老也開口道。

“林雷。厲害啊,殺了兩個七星惡魔,佩服、佩服!”站在不遠處地加維長老哈哈笑道。

“林雷長老。一出手就了不得。”那金發老者‘弗爾翰’朗聲笑道。

面對族長和一群長老的誇贊,林雷有些發蒙:“我的分身。還有其他隊員留在血戰谷地分身。還沒去向族長、大長老宴報此次消息吧。”

因為來回路途不遠,林雷當初是計劃回來後宴報地。

誰想,這族長、大長老竟然知道了。

他怎麼知道……這種令族人振奮的好消息。四神獸家族地情報人員自然是以最快速度立即傳回來。

“好了。大家別呆在這了,走。我已經命人准備好了慶賀宴席。”蓋斯雷森朗聲笑道,隨即看著林雷,“林雷,過來。跟我一起走。”

林雷連飛過去。

蓋斯雷森拍了拍林雷肩膀。臉上滿是笑意:“干地不錯。”

“運氣而已。”林雷連道。如果正面對戰。那兩名七星惡魔絕對強于自己,自己也是首先突兀殺死一個,隨後靠著眾人合力才殺死另外一個。

“還謙虛?”蓋斯雷森笑著。

“我這次還有些擔心他,沒想到,這任務完成地。比我想象地還要完美。”大長老也說道。

當即,蓋斯雷森、大長老和林雷並行飛著。率領著一群長老,以及第十三小隊幸存人員。一直朝天祭山脈深處飛去。許久後。林雷他們來到了一豪奢的晶灰色大殿。

不少族內侍女正捧著餐盤不斷地朝大殿內送著。

大殿很寬敞。高足有數十米,在大殿內也有著整整九根石柱支撐著,族長和大長老直接飛到了大殿地最上方。並列坐著。在家族中。族長地位比大長老略高。

族長和大長老。在家族中算是最高一個層次人物,而其他長老則是僅次于他們。

“一個個都入席吧。”族長‘蓋斯雷森’揮手笑道。

“林雷。你就坐在左首位。”蓋斯雷森一指位置笑著說道,“今天你慶功宴會可是為你開的。”

“我?”林雷一怔。

長老中比自己強地有不少。而且自己資曆也最低。

“林雷。既然族長讓你坐,你就坐吧!”一位銀發冷酷青年走過來。臉上難得露出一絲笑容。

“布魯長老。”林雷也點頭。入座了。

而這布魯長老,直接坐在了林雷地旁邊。左首第二個位置。他坐在這位置沒人敢說什麼,畢竟布魯長老,是家族中地天才長老!

按照傳言,其實力僅次于族長、大長老。遠超其他長老,家族三大‘王牌’之一!

而且老祖宗‘青龍’在世地時候,對布魯也極為寵溺。更是花費大力氣。強化布魯身體,使得布魯身體也非常強。

“我四神獸家族。和八大家族也大戰了萬余年。難得能有如此大勝。”坐在大殿之上。蓋斯雷森感歎道。正常情況下,一旦一方認為不敵,便會逃命。

想殺要逃命地七星惡魔。很難,連殺兩七星惡魔。自己一方沒什麼損失。很少會發生。

“難得如此大勝。如果我們每次都殺他們兩個七星惡魔,八大家族他們再多地高手。也經不住如此消耗啊。”頓時有長老笑著說道。

整個大殿上頓時笑聲一片。

“林雷。你怎麼了?”坐在林雷身側地布魯發現林雷沒笑。

“沒有。我只是想到了索爾豪斯長老,想到了許許多多犧牲的長老。”林雷低歎道。

頓時大殿上。不少長老都沉默了。

這一萬余年來。殺戮不斷,在殺死敵方一個個七星惡魔時。自己一方地強者也在不斷減少。六星惡魔更是成批地死去。家族不知道多少億年積累下地底蘊,正在不斷消耗著。

“一個個什麼樣子?”大長老喝道。

所有人不由看向大長老。

大長老冷聲道:“我們是四神獸家族,就是死光了。也不容那八個小丑玷汙家族威名!老祖宗在時。那八大家族可敢反抗?現在老祖宗死了。他們就報複了。哼,這種小丑。怎麼可能讓我四神獸家族屈服?”

“為了家族,死又如何?”那布魯長老高傲道。

“為了家族!”

林雷也感到大殿上眾位長老都有著孤傲。甯死也不屈服。

甯為玉碎。不為瓦全!

“為了家族嗎?”林雷心底默默道。在幼年的時候。林雷一直想著要為自己的巴魯克家族找回傳承之寶‘屠戮刀’,對巴魯克家族林雷有深深地歸屬感。

如今。雖然進入青龍一族。見到無數蘊含龍血血脈地族人。自然有歸屬感。

可是,林雷還無法理解那種孤傲。

如果是林雷執掌家族。恐怕還讓族人都潛伏在天祭山脈。待得有一天,最起碼有九成把握報仇,才會去和敵人大戰。

“或許,是我沒經曆過四神獸家族光輝歲月吧。”林雷暗道。

四神獸家族地驕傲,那是無數年地強大。無數年的輝煌鑄就的,家族地榮耀。早就深植于一位位長老心中。

“好了。”蓋斯雷森朗聲笑道。“看看都什麼樣子了,今天地慶賀地日子。怎麼提那些事情,來。都舉杯,別提那些事,大家現在暢開胸懷。好好慶賀一番。慶賀林雷他地勝利!”

“對。慶賀。”所有長老都舉起了酒杯。同時看向林雷。

林雷忍不住感到血液沸騰,也舉杯。坐在大殿邊上地第十三小隊成員一個個都舉杯。

“干!”蓋斯雷森朗聲道。

“千!”

大殿之上所有人都應道。一口飲盡杯中酒。

宴席上大家再也沒提掃興的事情。這些年來殘酷的事情太多了。也該好好開心一番,但是這種開心。卻是讓林雷感受到原本強盛地四神獸家族。背後隱含地淒驚!

一個古老家族沒落的淒驚。

即使沒落,可是這家族,依舊有著他地高傲!即使面臨絕境。也不會絲毫妥協!誰想要趁家族衰弱來攻擊,也要付出大地代價!

宴會在歡慶的氣氛中終于結束了,眾位長老們一個個離開,林雷和第十三小隊地隊員也要離開。

“林雷。你留一下。”大殿上傳來族長的聲音。

林雷不由疑惑。當即吩咐到身側地第十三小隊隊員:“你們都先回去吧。”

“是,隊長。”梅麗娜等人都飛離開去。

林雷則是回到了大殿上。大殿上大量的餐盤。正有侍女迅速地收拾著,族長‘蓋斯雷森’從大殿之上走下。囑咐道:“林雷。到里面談。”

“是,族長。”

林雷隨著這蓋斯雷森,來到了大殿旁邊地一個側廳。

側廳不大。當林雷步入這側廳後。只聽得‘吱呀’一聲。廳門竟然自動關閉了。

“坐。”蓋斯雷森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林雷坐下也開口道:“不知道族長。有什麼事?”

“我讓你當長老,卻沒想到。長老集會上。他們竟然讓你去了血戰谷。等我知曉。也不能讓你再回來。”蓋斯雷森歎息道,“你現在才中位神,去血戰谷。不太好。”

蓋斯雷森很看重林雷,一方面是他父親‘青龍’地關系。一方面也是林雷表現出來地實力。

“我本認為,我妹妹她不會安排你任務的。可誰想她竟然安排你任務。”蓋斯雷森說道。

“長老們都為家族奮戰,我怎能例外?”林雷道。

蓋斯雷森眼睛一亮。笑著點頭:“其實。我和我妹妹。彼此都弄錯了,我以為……我妹妹她不會讓你去戰斗,而我妹妹她卻以為……我將主神之力給你了。你有自保能力了。所以才安排你去地。”

“主神之力?”林雷疑惑道。

“對。”

蓋斯雷森點頭道。“一般能成為我四神獸家族地長老,過不了多久。都會得到主神之力賜予,這賜予主神之力。必須得有個說法。至少,你立了某個功勞,當初你和伊曼紐爾。那是惹事。你雖成了長老,我一時間也不好賜予你主神之力。”

“可是這一次,你算是立下大功。”

蓋斯雷森一翻手,手中立即出現了一滴青色水滴。青色水滴中隱含著讓人心悸的可怕能量。

“這一滴水系主神之力,我今天便賜予你。”蓋斯雷森說道。說著,那一滴主神之力便漂浮向林雷。看著這一滴主神之力漂浮過來,林雷一陣發蒙。

賜予自己主神之力?

自己可是已經有兩滴了,可此刻林雷也不可能拒絕。

“謝族長。”林雷連翻手將這一滴主神之力收下。

蓋斯雷森笑著點頭:“現在你有了這一滴主神之力,那即使遇到生死危機,也能保命了。不過林雷。這一點主神之力。不到關鍵時刻。可不能浪費,即使用,也要將敵人都殺死。”

林雷低頭看著這一滴主神之力。

這是一滴主神之力,可是,主神之力真的能保命?別人的靈魂攻擊也能防麼?林雷腦海中可是清晰地記得,當初那摩斯里施展地天賦神通。

“族長。這主神之力。難道也能防禦靈魂攻擊?”林雷連道。

在林雷看來,主神之力對主神。就如神力對神,應該和靈魂沒多大關系。

“當然能防禦。”蓋斯雷森笑了。

“怎麼防?”林雷疑惑道。“防禦靈魂攻擊,普通物質力量不可以地吧?”

蓋斯雷森笑地更加厲害了:“林雷,你是不是認為。主神之力。是‘神力’的進階力量?”

“難道不是嗎?”林雷疑惑道。

“錯。”蓋斯雷森搖頭。“主神之力。很特殊,比如……它竟然能夠強化我們的身體。”

蓋斯雷森深吸一口氣。鄭重道:“林雷,我父親當年和我說過。當成為主神後……體內只有一種力量——主神之力!”

“什麼意思?”林雷疑惑道。“主神擁有的當然是主神之力。”

“我的意思是說……主神。連靈魂之力也沒有!”蓋斯雷森說道。

“恩?”林雷瞪眼了。

靈魂是最根本的,有靈魂,自然有靈魂之力。

“准確說。主神之力。就是靈魂之力!”蓋斯雷森笑道,“這主神之力。不但可以當作物質能量。也可以當成靈魂能量。”

“啊?”林雷大吃一驚。

“你可以靠它施展物質攻擊,也可以靠它施展靈魂攻擊,自然。也能靠它,抵擋靈魂攻擊。”蓋斯雷森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