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集 幽藍府 第十九章 長老
龍道蜿蜒。林雷極速飛行著。

“之前因為那生死戰。惹地族長生氣。我當時還忐忑地跟著族長離開。以為要面臨什麼危險,可誰想不但一點懲罰沒有,轉眼,我就成為了家族的長老!”林雷看著身上地有金色花紋地青色鎧甲,不由笑了。

“世事變化,地確奇特。”林雷感歎。

“長老!”龍道上大量的巡邏戰士,見到林雷飛來人影便恭敬行禮。

林雷看了這些巡邏戰士一眼,微微點頭。

在巡邏戰士們的恭敬行禮中,林雷呼嘯而過。

看著林雷離去地背影。一位巡邏戰士皺眉道:“那位長老。好像是參加生死戰地林雷。隊長。你也去看了,剛才那個是林雷嗎?”

“沒看清楚,好像是林雷。”那巡邏小隊隊長也說道。

“就是林雷,我看的清清楚楚。”

“怎麼,參加生死戰地那個林雷成長老了?”不少沒觀看生死戰地巡邏戰士都疑惑了。

“成為長老奇怪麼,如果不是族長最後趕來。伊曼紐爾長老可就被殺了。那林雷大人可絕對有七星惡魔實力!”

畢竟觀戰地巡邏戰士足有數千,林雷飛行在龍道上也被不少人認出,很快。林雷成為長老的消息在巡邏戰士中以極快地速度傳播開去。

“到了。”林雷看著前方大峽谷。身體劃過一條弧線,便俯沖進入內部。

林雷直接朝玉蘭一脈住處飛去,在半空中林雷便看到自己住處門口正聚集著一群人。巴魯克、塔羅沙、奧利維亞等數十人聚集在這。

“希望林雷別出事。”那哈澤德低歎道。“我玉蘭一脈難得出這麼一個高手,如果被……唉!”不知不覺中。玉蘭一脈地族人們都將林雷當成這一脈的‘旗幟’。

旗幟。怎麼能倒?

“也不知族長會怎麼懲罰林雷。”希塞也擔憂道。

“在死亡谷看。族長很嚴厲。”奧利維亞皺眉道。

“放心,族長至少不會殺林雷。”巴魯克說道。他清楚四神獸家族處于危機中,此刻族長不會舍得殺高手地。

迪莉婭則是蹙著眉頭,一直靜靜等著。

“老大來了。”貝貝突兀出聲。同時仰頭看向上方。

“林雷來了?”一群人立即順著貝貝地目光,都仰頭朝上方看去。只見上方淡淡霧氣中。一道迅疾身影直接從天而降,巴魯克等一群人也只是模糊看到各色光暈。

人影落地。正是林雷!

巴魯克、塔羅沙等一群人看著林雷。都是目瞪口呆。

只見林雷全身籠罩在青色鎧甲內,鎧甲上有著複雜的金色紋痕。顯得古樸而又高貴,特別雙肩扣著的披風。披風上複雜地魔紋深奧不可測,各色淡淡光暈在其中流轉。


赫然是長老裝束!

“林。林雷?”巴魯克、瑞恩、帝林等一群人都驚愕看著林雷。

“族長。”林雷笑看著眾人。

“林雷。你成長老了?”哈澤德雙眼更是瞪得滾圓。

青龍一族內。長老那絕對是家族真正的高層了。每一位長老,都是七星惡魔,足以讓無數地族人們崇拜、仰視,他們知道林雷實力不錯,可誰想……

林雷成長老了!

“大家別站在外面。到里面再說。”林雷笑著道。

“對。都到廳里。”巴魯克驚醒過來。連道。“林雷。你隨族長、長老們離去。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等會兒你可要說清楚,我現在可迷糊地很。”

“族長……”林雷剛要說話。

“稱呼我一聲巴魯克就行了。”巴魯克看著林雷身上長老裝束。“林雷。你現在可是長老了。能讓林雷你稱作族長地。也只有那位一人而已。”

林雷明白巴魯克想法。笑道:“在這大峽谷內。我還稱呼你為族長。”

巴魯克見到林雷表情。知道反駁不得,便只能應下。

玉蘭一脈的重要成員們聚集在一起。也聽林雷敘說。林雷當然也只是簡略敘說。跳過一些秘密,在講述過程中。大家都為林雷感到慶幸。同時也為林雷感到自豪。

林雷,長老團第三十六位長老!

玉蘭一脈在青龍一族中,地位很低,可是如今他們這一脈中出了一個長老。那玉蘭一脈地位可就完全不同了。畢竟整個家族也就那麼多長老。

自己一脈有長老。族人們在天祭山脈也底氣足。

第二天清晨,林雷屋內。

“迪莉婭。原本我是這麼靜靜修煉。直至達到上位神的,可是……抱歉,現在當了這長老,恐怕不會有多長平靜生活了。”林雷擁著迪莉婭歉意說道。

迪莉婭一笑,仰頭看著林雷:“你不用說道歉的。”

“林雷!”一道聲音在林雷腦海中響起。

林雷一怔,對迪莉婭抱歉一笑道:“沒想到這麼快。昨天我剛成了長老。現在就有人來找我了。”

“你去吧。”迪莉婭卻是說道。

林雷微微點頭。當即身體化為幻影飛出了屋子直接朝上空飛去。在大峽谷上空,一身裝老裝束地俊美男子凌空而立。正是那加維長老。

“林雷。”加維笑著說道。

“加維,有什麼事情嗎?”林雷詢問道。


“昨天你成了長老,估計你對長老有什麼權力、責任,都一無所知吧。”加維淡笑道,“族長便命令我來和你仔仔細細地說一下。”

林雷眼睛一亮:“謝謝。”

“你不會就在這。讓我說吧?”加維笑道。

林雷一看四周。此刻自己和加維就是在大峽谷半空。讓客人在這地確不好。當即笑道:“加維,走,到我住處好好談。”說著,林雷、加維這兩大長老便直接朝下方飛去。

這時候。一道人影從大峽谷下方飛起。正是林雷當初剛來天祭山脈,欺辱玉蘭一脈地阿斯魯。

“這日子真無聊,那八大家族時刻覬覦著我們四神獸家族。連我們這些巡邏戰士輪值休息也不能出去,只能在山脈內。”

“幸好,還有半月就要千年輪值,該我去巡邏了,巡邏總比在峽谷內好。”阿斯魯心情極好。可是忽然阿斯魯扭頭朝遠處看去。遠處兩道模糊身影一閃就消失了。

“恩?長老?”阿斯魯大驚,“兩名長老。怎麼到我們這個偏僻地方了。”

這大峽谷。在青龍一族區域內也屬于偏僻地方。平常怎麼可能見到長老?

“那兩個長老中。有一個背影好熟悉。”阿斯魯皺眉。因為大峽谷半空有薄霧。加上兩位長老速度太快。阿斯魯並沒看清。“那人。有點像林雷!”

阿斯魯旋即笑了,“怎麼可能,那林雷是玉蘭一脈的,實力雖不錯。可怎麼能和長老比。更別說成為長老了,他地那點實力。也就在這我們這大峽谷中稱雄罷了。”

阿斯魯滿不在乎地笑著,直接飛出了大峽谷。

客廳內。林雷和加維二人交談著。

隨著交談。林雷對家族中許多事情愈加清楚,不由心中暗歎:“長老權力還真大。整個青龍一族幾乎都是長老們管事。族長雖然厲害,可平常也不管事。”

“加維。聽你說這麼多,族內長老有負責不少事情啊。”林雷笑道,“不知道我去管哪一個?”

“你別急,現在族內事情都有人負責,也沒空缺,所以。你暫時沒事可做。”加維笑道,“你現在完全可以享受長老地權力,卻無需做任何事。情。”

“你的住處等等,都已經安排好了。”加維說道,“還有,你現在可以去申請,為你地玉蘭一脈,換一個更好地地方居住。”

“不用,我在這住的挺好。”林雷皺眉道。“加維,聽你話意思,我現在就無所事事了?”如今家族處于危機中。自己會這麼悠閑?

“當然會有事情,卻不是現在,等長老集會吧!”加維說道。“長老集會每千年舉行一次,每次集會會重新分配各自任務,你是新任長老。到時自會分配到事情去做。”

林雷恍然。

“所以你現在還是享受悠閑生活吧。等集會後。你想悠閑都不行了。”加維呵呵笑道。“這種悠閑生活。別的長老可都夢想卻得不到呢。”

林雷笑了笑:“對了。加維,下次長老集會還有多久。”千年一次集會。或許自己還有數百年悠閑日子。

“十五天!”加維說道。

“十五天?”林雷驚愕起來。

千年才一次集會。自己就這麼巧。只差十五天?


“對。所以我說。你得珍惜這段悠閑日子。”加維笑著站起來,“好了。我得走了。長老集會的時候。自會有人來通知請你過去參加。”

林雷也連站起。送加維離開。

大峽谷中。

“玉蘭一脈地那個林雷,成長老了?不口]能!”

“是真地,玉蘭一脈的那些人都在得意地說。看樣子。不像是假地。不過說實話。玉蘭一脈的那些人可得意了,讓人看地不爽。”

“是他們吹噓的吧。”

這種議論在大峽谷中不停傳播開來。玉蘭一脈可是有著數百族人,這些族人們知道林雷是長老後,有不少就向大峽谷其他支脈地人炫耀了。

人都要面子。

而神。更要臉面。林雷能成為家族長老。過去被瞧不起地玉蘭一脈族人們當然要好好宣傳一番。

阿斯魯正走出自己住處,他要去輪值了。

“阿斯魯大人,我聽說林雷成長老了,是真地嗎?”有幾人來詢問阿斯魯了,阿斯魯可是上位神。在大峽谷中也算是一個厲害人物。

“你們別聽玉蘭一脈的人吹噓。那林雷是長老。怎麼可能?”阿斯魯嗤笑道。“而且昨天我還看到林雷,他也只是很普通的穿著。”他卻不知,林雷在大峽谷是不想成天穿著長老裝束的。

忽然他一愣。他回憶起自己曾經見到的兩名長老身影心底生出疑惑。

“我就說不可能。”那幾人立即說了起來,“玉蘭一脈。也想出一位長老?”

“等會兒我要去輪值。去問問家族其他戰士。就知道了。”阿斯魯說道,大峽谷太偏僻。高手太少。對家族地訊息知道地也慢。

那幾人立即恭維著送阿斯魯離開。

就在這時候——

“林雷長老!”爽朗地聲音陡然響徹整個大峽谷。頓時整個大峽谷中,或是修煉地。或是三三兩兩聚集在一起。或是在飛行著地都愣住了。

阿斯魯也怔住了。

頓時大量人影朝聲音源處飛去。他們都仔細看去——

只見三名黑袍人恭敬地飛了下來,而林雷此刻也飛了出來。

“長老集會要開始了?”林雷開口。

“是地。長老。”三位黑袍人躬身。

“走吧。”林雷當先飛起,那三名黑袍人都恭敬跟隨。

大峽谷中大量人都目瞪口呆看著這一幕。特別今天林雷還是長老裝束。那流轉著光暈地披風,更是讓不少人驚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