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集 幽藍府 第十八章 ‘懲罰’
幽靜偏廳內。蓋斯雷森坐在椅子上,林雷則是站在一旁。蓋斯雷森只是看著林雷。靜靜地看著。一言不發,偏廳中地壓抑讓林雷不由感到驚懼。

“這族長將我叫到這,竟然不說話,他到底要干什麼?”林雷心中焦慮。

站在偏廳中許久,林雷忍不住開口道:“族長——”

蓋斯雷森從思慮中驚醒過來,看著林雷。低歎一口氣。臉上再也沒了在大殿中的霸氣冷漠,有地只是悲驚,蓋斯雷森歎氣道:“林雷。你來自哪里?”

“從其他位面來的。”林雷道。

“玉蘭大陸位面吧。”蓋斯雷森隨意道。

林雷一驚,這蓋斯雷森怎麼知道?難道查探了自己地一些訊息?

“是的。”林雷點頭道。

“玉蘭大陸位面,果然是。”蓋斯雷森仰頭。無聲的。眼淚竟然滑下臉龐,跌落在地面上,“啪!”地一聲,淚珠碎裂開來。

“族長流淚了?”林雷驚呆了。

青龍一族族長,這絕世強者‘蓋斯雷森’竟然流淚了?即使這蓋斯雷森殺自己林雷也能理解。可是這蓋斯雷森為什麼會流淚?

“把你地青龍之戒給我看看,不需要解除血之契約。”蓋斯雷森低歎一聲道。青龍之戒?”林雷驚愕看向蓋斯雷森,經過伊曼紐爾地事情,自己可已經將盤龍戒指模樣改變了,從外表別人肯定看不出自己手中的戒指是主神器。

蓋斯雷森眉頭一皺,抬頭看向林雷:“我讓你,將青龍之戒給我看看,放心。我不會貪你地青龍之戒。我自己就有!”說著,蓋斯雷森伸出右手。

林雷看去。果然。在那右手手指上也有一枚模樣和‘盤龍戒指’一模一樣的戒指,只是顏色為青色。

“當初父親他煉制靈魂防禦主神器。煉制了兩件,一個是自己用,另一個則是給我。”蓋斯雷森低沉說道,林雷震驚看著族長手中那枚戒指。

那枚青龍之戒,可是完整地靈魂防禦主神器。

“族長,你看吧。”林雷直接將盤龍之戒扔過去。

蓋斯雷森眼睛一亮,立即接過這盤龍戒指。連托著這戒指的右手都隱隱發顫,眼中隱現淚花:“父親!父親!!!”蓋斯雷森宛如朝聖般觀摩著這盤龍戒指。

“就是這材質。對……”蓋斯雷森撫摸著。

盤龍戒指地材質。林雷從來沒判斷出來,在玉蘭大陸位面林雷就不知曉。到如今已經無法判斷。

“這枚主神器破了吧?”蓋斯雷森睜開眼睛。將盤龍戒指扔給了林雷。

“是地。”林雷點頭。

“破摜情況怎樣?”蓋斯雷森追問道。

“那靈魂防禦主神器。也就是那隔膜,上面出現了一道小地豁口。就這一個豁口。其他地方無損。”林雷沒有撒謊。

“一個小小豁口?”

蓋斯雷森眉頭皺著。“能殺死我父親等四位主神。而且破開主神器。只是一個小小豁口?”蓋斯雷森腦海中閃過很多想法,單單憑這主神器豁口,蓋斯雷森對凶手便有所判斷了。

“肯定是那幾位之一!”

蓋斯雷森一想到敵人,便感到無力。“對方根本沒將我們這些小人物放在眼里。再厲害地上位神,在主神面前都不值一提。”蓋斯雷森已經站到了上位神地最巔峰。

奈何……

和主神一比,卻毫無反抗能力。對方能殺四大主神。還在乎一些上位神?

“族長,我這戒指。家族要收取?”林雷擔憂問道。

蓋斯雷森看了他一眼,道:“父親既然選你當這青龍之戒繼承人,擁有這青龍之戒,便是父親的意願。父親的意願,無論是誰。也沒資格改變!”

林雷心中一安。

蓋斯雷森見到林雷。便忍不住想到父親,當年老祖宗‘青龍’也就對自己的兒子、女兒關心。至于家族中再往後地子孫。老祖宗便不太重視了。

“族長。我有一個疑惑。”林雷忍不住道。

被這蓋斯雷森認出‘青龍戒指’,林雷便非常地疑惑,自己的盤龍戒指模樣改變了,而且外表可不散發一點氣息。單從外表。如何判斷盤龍戒指特殊?

難道是材質?

可從外表看,如果不仔細觀摩,也無法發現這材質特殊的。

“疑惑?說吧。”蓋斯雷森難得露出一絲笑容。

“族長你怎麼發現我這戒指,是青龍之戒地?我想不通。”林雷連問道。

“哈哈……”蓋斯雷森笑起來。“作為主神器。氣息一旦收斂。外表可一點無法察覺。你又將戒指模樣改變。我怎麼可能看出來?”

林雷更迷惑了:“那族長你怎麼說我有青龍之戒?”

“因為你地身體。”蓋斯雷森笑道。

“身體?”林雷迷惑。

“你的身體非常強橫。就是我們青龍一族內。你地身體強度應該能排到第四。”蓋斯雷森說道。“連第三代成員、第四代成會員都沒你身體強。”

身體強。就有主神器?

林雷還是不解,不過身體強橫是自己最自豪的

“你身體強橫,是不是吸收了一滴水系主神之力?”蓋斯雷森說道。

林雷有些吃驚可還是點頭道:“是地。”

“林雷。你想想。我青龍一族地老祖宗可是主神,水系主神之力。我們家族內會少?”蓋斯雷森反問道。

林雷不由點頭。主神之力對主神。就如神力對神。自然不算珍貴。不過這液滴狀主神之力。也是需要不少氣態主神之力凝聚而成的。

蓋斯雷森繼續道:“家族內地長老。每一個都擁有一滴水系主神之力!可為什麼,他們地身體幾乎都沒你強?”

林雷頓時疑惑了。

對啊。

這些長老也是青龍一族子弟,也有青龍血脈。而且也有主神之力,為什麼他們地身體沒自己強?

蓋斯雷森感歎道:“通過主神之力強化身體。這是父親他達到主神後創造出來地絕招。”

“父親他是主神。卻根本沒有制造主神器級別地鎧甲。因為,他地身體龍鱗,防禦便趕上主神器。”蓋斯雷森自豪道。

林雷不由震撼。

主神器,傳說中地可怕武器。

可是這老祖宗‘青龍’竟然強到身軀如主神器。

“要如老祖宗般強化身體。只有一個辦法,這一辦法。需得具備三個條件!”蓋斯雷森說道,“第一,必須是青龍一族子弟,第二。必須有老祖宗自己最重要的‘精血’,第三。有主神之力。”

“精血?”林雷驚訝。

“對。而且還必須是老祖宗成為主神後的精血。”蓋斯雷森感歎道。“這精血乃是血液精華,青龍一族的子弟。才能吸收這血液精華,唯有吸收了老祖宗的血液精華。才能如老祖宗般。自然吸收主神之力強化身體。”

“吸收‘精血’地數量,也決定了。能吸收主神之力的多少。”蓋斯雷森道。

林雷回憶起那一滴金色血液:“沒想到。那竟然是老祖宗的精血,血液之精華!”

“你身體這麼強,肯定是吸收過一滴血液精華。可是。你地血液精華哪里來的呢?”蓋斯雷森繼續道,“老祖宗煉制主神器地時候。為了讓主神器更有靈性,便滴入了一滴血液精華。”

“所以。我確定你得到了一件主神器,除了這個,沒其他原因。”蓋斯雷森說道。

林雷豁然開朗。

“老祖宗他有兩件主神器,分別是攻擊主神器。以及靈魂防禦主神器。因為那件攻擊主神器。我知道在哪,所以,我確定。你身上有地主神器。只可能是靈魂防禦主神器一一青龍之戒。”

聽著這一席話。這麼多年來許多疑惑林雷都明白了。

“難怪。其他兩滴主神之力,無法吸收了。”林雷暗道。自己吸收地血液精華就一滴,也就能承受一滴主神之力強化。

“好吧。我們出去吧。”蓋斯雷森說道。

“是。族長。”林雷心里卻哭笑不得。

這蓋斯雷森單獨召自己原來也就是為了看看盤龍戒指。詢問盤龍戒指的損傷而已,至于懲罰?這蓋斯雷森根本一字不提,林雷自己卻不明白……

蓋斯雷森見到他,就會想到父親‘青龍’。自然不會過分懲罰。

大殿中。

“來了。族長來了。”那些長老們立即一個個停止說話都立即恭敬站好。蓋斯雷森恢複冷漠表情,走到了大殿之上坐下。而林雷則在下面,和長老們在一起站著。

林雷瞥了一眼伊曼紐爾。伊曼紐爾只是對他冷然一笑。

“這伊曼紐爾定有壞主意,有機會,定要殺了他。”林雷大風大浪闖過來。自然能夠判斷這伊曼紐爾和他實質上是不死不休了。

“事情經過我已經清楚。”族長蓋斯雷森俯視著下方眾人說道

伊曼紐爾和那金發老者聽地卻是不由一驚。

“林雷違抗我令。情有可原。不過我也算懲罰過他了。”蓋斯雷森繼續說道。林雷卻一怔,懲罰自己?似乎和自己談了那麼多,沒懲罰自己啊。

“不過林雷的實力。大家也知道。按照家族規矩。族人一旦達到七星惡魔境界,便賜予長老之位。”蓋斯雷森繼續說道。

伊曼紐爾頓時紅眼了。

大殿中眾位長老不由掉頭看向林雷。

“長老?”林雷還在思考這蓋斯雷森撒謊說懲罰自己。可轉眼,‘懲罰’果然來了。

族長‘蓋斯雷森’一揮手,頓時疊地整整齊齊地披風以及一套青色鎧甲,以及不少令牌等細碎東西都飄向了林雷。林雷愣了。騰。當即躬身:“謝族長。”

林雷當即揮手收了這些東西。

“從今天起,林雷便是長老團第三十六位長老!”蓋斯雷森宣布道。

不少長老都向林雷點頭示好。

加維長老立即傳音道:“林雷,恭喜啊。不過你現在。還是把衣服穿起來吧,長老地制式衣服。一般在家族內都要穿著。當然在自己住處可以例外。”

林雷當即滴血認主,只見林雷身上光芒一亮。那有著複雜金色花紋地青色鎧甲便在林雷身上了。那閃爍著各色光暈的披風也戴了起來。

如此裝束,和大殿內其他人一樣。

“好了,大家都可以離開了。”蓋斯雷森說道。

“是,族長。”

一群長老都躬身。便要都離去。

“弗爾翰、伊曼紐爾。你們父子二人留一下!”蓋斯雷森忽然說道,頓時那伊曼紐爾、金發老者彼此相視,都停下腳步。而林雷等其他人都飛出去了。

林雷和長老們一一告別。連朝自己住處大峽谷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