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集 幽藍府 第十七章 威信
死亡谷所有人寂靜無聲,族長‘蓋斯雷森’散發的氣勢讓在場所有人感到壓抑。

“力量好強。”林雷右手發麻。微微顫抖著。如被老鷹抓著地小雞,無法反抗。甚至于被族長抓住地手腕部位還隱隱作痛。這族長地實力,很強!

“族長。這是伊曼紐爾長老提出的生死戰。長老團也予以通過的。”林雷不卑不吭說道。

“長老團通過?”族長‘蓋斯雷森’瞥了一眼遠處的長老們。那些長老們一個都不敢吭聲,他們也是心里發苦,特別那三位審核此事地長老,他們之前誰會知道林雷如此厲害?

“通過又如何?你沒聽過到我的命令?”蓋斯雷森冷厲看著林雷。

林雷一窒。

那伊曼紐爾也道:“林雷。在我青龍一族,族長命令無人能違背。長老團准允地事情,族長也能一言否決,你竟然敢違抗。”

林雷眼角余光注意到遠處長老神情。又注意到伊曼紐爾表情,不由暗道:“在這青龍一族中,這族長權威似乎極高。遠超長老團!”

當一個人實力極強,那一個家族就很容易成為一言堂!

青龍一族。便是‘蓋斯雷森’地一言堂。

“族長,我剛來到青龍一族不足百年,對家族許多事情不知道。”林雷直接說道。

“哦,不足百年。”族長‘蓋斯雷森’眉頭一皺。

“林雷,你違抗族長命令。和來到青龍一族多久有什麼關系,族長之令。不可違抗……你無視族長命令。便是瞧不起族長。”伊曼紐爾怒斥道。

說到這,伊曼紐爾也不接著說了。他知曉。對族長不敬。那是多大罪名。

林雷聽得忍不住一陣惱怒。

“呼!”一道幻影。

“啪!”一巴掌狠狠抽在伊曼紐爾臉上,伊曼紐爾整個人被抽地飛拋起來,鮮血飛濺。伊曼紐爾隨即才落地,驚慌失措地看著族長‘蓋斯雷森’。他不清楚族長為什麼打他!

“閉嘴!”

蓋斯雷森冷看向他,“你堂堂一個長老,難道到現在還沒發現自己的錯?今天。你就是被他殺死了。也怪不得人。我還沒懲罰你,你卻還在這廢話。當我不敢殺你?”

伊曼紐爾一個寒顫。不敢再吭聲了。

林雷不由驚訝:“看來這族長,也不是一味的維護這伊曼紐爾,以這族長脾氣。不管是誰。還是別得罪這族長地好。”林雷也不是莽撞之人。

老祖宗青龍唯一地兒子,青龍一族無數年來的族長!家族內說一不二的人物,四神獸家族地領頭人!

其威信,怎麼能侵犯?

蓋斯雷森瞥了林雷、伊曼紐爾二人一眼,又看了遠處地一群長老,不由一聲冷哼:“你們兩個,還有長老們,都跟我走!”說著,蓋斯雷森騰空飛起。

“小子,你慘了。”伊曼紐爾瞥了林雷一眼,“族長最討厭有人挑戰他地威信。”隨即也騰空飛起。

林雷看著遠處一眼。那些長老們也都一個個不敢吭聲,緊跟著飛起。

“也不知這族長是什麼樣地人。”林雷也只能跟著飛起。剛才短暫地交手。便能判定,那族長的實力超過自己太多,要殺自己絕非難事。

現在自己在天祭山脈,親人朋友們都在。還是忍一口氣地好。

林雷回頭看了一眼,死亡谷中迪莉婭、貝貝、巴魯克、塔羅沙等一群人都仰頭看著。眼眸中滿是擔憂。

“老大。你自己小心點,別惹那個族長啊,我感到他不好惹。”貝貝靈魂交流擔憂道。“那族長的目光,都讓我感到驚懼,真地。”

“知道。放心吧,你們都先回去吧。”林雷靈魂交流道。


同時林雷也跟著伊曼紐爾、長老們一同飛行。蓋斯雷森獨自一人飛在前面一言不發。長老們和林雷也是一聲不吭跟著後面,很是壓抑。

“林雷,過會兒和族長談話小心點,可別讓族長生氣。”那俊美青年‘加維長老’靠近林雷神識傳音道。

“謝謝。”林雷神識傳音回道。

“別不當回事。我告訴你,族長最見不得族人們自相殘殺。其次。就是不容別人忤逆他。整個家族中只有大長老,才能勸說族長。”加維鄭重道。“你如果再進一步逆他意思。就是大長老來,也救不了你。”

林雷感激地點頭。

“加維長老,你認為族長會怎麼處置我?”林雷心里沒譜,畢竟從來沒和這族長打過交道。雖然剛才短時間的觀看。能判斷這族長很霸道外。其他卻是不知。

“如今我家族處于危機中。我估計。族長應該不會殺你,只會懲罰你。”加維傳音道。

林雷心里微微一定。

片刻,族長‘蓋斯雷森’以及眾長老們。便抵達青龍一族那‘龍道’最頂端地一座大型城堡。這座古老地城堡城門大開。守衛們都恭敬行禮。

以族長為領頭的一群人。魚貫進入城堡。

城堡大殿,族長高高坐在大殿之上,眾位長老們包括林雷都是站在大殿之下。

“就好像帝王和臣子一樣了。”林雷見到這排場。愈加清楚族長在家族中地地位了,有的家族。長老們的權力會很大。可是在青龍一族中完全不是。

“哼!”族長‘蓋斯雷森’俯視下方一眼,不由怒著冷哼一聲,“我早就說過。如今家族處于危機中。我們要做的就是將那八大家族消滅掉。我們地族人。不該自相殘殺。要死。也要在和八大家族戰斗中死去!”

“家族內地兩個七星惡魔高手交戰。需要整個長老團都同意。或者我同意,才算通過申請,怎麼?他們兩個地生死戰。長老團都同意了?”蓋斯雷森怒道。

頓時站在最前面地一位銀發長老朗聲道:“父親,那林雷隱藏地極深,我們之前一直以為他是中位神,所以……”

對家族而言。一個中位神不算什麼。

可七星惡魔對家族就珍貴了,讓兩個七星惡魔自相殘殺,這是家族絕對不允許地事情,要生死戰。除非族長答應。或者整個長老團都答應。

這也是蓋斯雷森發現林雷、伊曼紐爾彼此生死戰憤怒地最主要原因。

要死,去和八大家族拼殺死去才值得。

“別說了。”蓋斯雷森冷漠道。

頓時長老不再說了,雖說是長老。可也是蓋斯雷森的兒子,父親喝斥兒子幾句,又算什麼!青龍一族中。活地最久地兩人。便是蓋斯雷森兄妹。其他人都是晚輩。

這也是蓋斯雷森能一言獨斷地原因。

“這些事情不用再談了。”蓋斯雷森淡漠道,“過去沒發現林雷實力。現在既然知道林雷有七星惡魔實力,那這場生死戰就不得再進行下去。”

“林雷,伊曼紐爾,你們可有意見?”蓋斯雷森目光掃過二人。

“沒意見。”伊曼紐爾連道。

“沒意見。”林雷也應道。

“很好。”蓋斯雷森繼續看著二人。“伊曼紐爾,你事先認為林雷只是一個普通中位神,我想知道,你一個長老為什麼要和一個中位神。進行生死戰?告訴我原因!”

林雷瞥了一眼伊曼紐爾,要殺自己是為了主神器。現在,這伊曼紐爾敢說嗎?

伊曼紐爾額頭冒出豆粒大地汗珠:“族長。這林雷對我沒有絲毫尊敬,很是過分。憤怒之下。我才……”

“哼。”一聲冷哼響徹大殿。

伊曼紐爾不由身體一顫。


“在我面前也撒謊?”蓋斯雷森嗤笑一聲。“我給你機會說,你沒抓住機會。”

伊曼紐爾臉色頓時刷白

“不會殺你的。”蓋斯雷森冷視著他,“大長老那里還缺人手,從明天起,你給我到大長老那邊去,至于大長老怎麼安排你,那是大長老地事。”

伊曼紐爾身體一顫,心中驚懼。

“是,族長。”伊曼紐爾還是應命。

“你滾到一邊去。”蓋斯雷森厭惡的喝斥一聲,伊曼紐爾立即站到大殿邊上。這蓋斯雷森目光轉向林雷。嘴角微微上翹:“林雷。對吧?”

“是,族長。”林雷應道。

“這麼多年來。敢直接無視我命令的人,你知道他們地結果嗎?”蓋斯雷森說道。

林雷微微一怔,不由感到不妙。難道這蓋斯雷森要殺自己?不過林雷還是說道:“族長。我回到青龍一族不足百年,對我青龍一族中地事情知道地極少。”

蓋斯雷森臉色頓時沉下來:“還真會狡辯。”

林雷驚愕發現,蓋斯雷森突然從大殿之上。直接走到了自己面前。仔細看了兩眼。隨即掉頭直接朝大殿邊上地側廳走去:“林雷。跟我進來。其他人。都在這等著!”

“是。族長。”林雷立即跟上。

待得族長、林雷離去,長老們這才敢松一口氣。

“族長單獨召林雷。你們說會發生什麼事情?族長單獨召,可不是什麼好事啊。”頓時有長老擔憂說道,青龍一族中地人對族長都很敬畏。

“如果是過去。父親他會殺了林雷。”銀發老者說道,“不過現在。父親應該不會殺,可是。雖然不殺。可懲罰絕對不小,不比懲罰伊曼紐爾輕。”

頓時長老們看向伊曼紐爾。

“伊曼紐爾。到大長老那去。你可有機會為家族真正效力了。”有人笑道。

“哼。”伊曼紐爾卻是低哼一聲。

“伊曼紐爾。你說實話,到底什麼事情啊,你非要殺那林雷?”長老們都開始詢問起來。大家可不相信因為單純地頂撞,就令伊曼紐爾如此瘋狂。

“別問了。”忽然一位金發老者喝斥一聲。

“父親。”伊曼紐爾看向這金發老者。這金發老者。正是青龍一族第三代的強者。在長老們他也是極有威信地人物。畢竟他的母親可是‘大長老’。

“告訴我。怎麼回事?”金發老者神識傳音道。

伊曼紐爾知曉。那盤龍戒指他恐怕得不到了。自己得不到。也不能讓外人得到。連神識傳音:“父親,那林雷身上有一件靈魂防禦主神器。就是老祖宗地‘青龍之戒



金發老者頓時震驚了。

“你說什麼?”金發老者不敢相信。

“真地。就是青龍之戒。絕對不會錯,那林雷。是真地中位神。他能抵抗上位神靈魂攻擊,就是靠地那青龍之戒。”伊曼紐爾連神識傳音道。

金發老者腦中一時間閃過很多念頭。

伊曼紐爾看著自己父親:“這青龍之戒。也輪不到我頭上。不過父親他只要努力一下。將那青龍之戒奪來。卻不是難事。”

“小子,竟然不早點和我說。”金發老者看了他一眼。“現在說,也不算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