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集 幽藍府 第六章 最弱小的支脈
“歡迎你回家!”這一句話讓林雷胸膛中一陣滾熱。

感受著巴魯克家族其他人看向他地關心目光,林雷忽然意識到,這近七百年來自己從紫荊大陸。橫穿星辰霧海,趕到血峰大陸所經受地苦難,都是值得的!

在地獄中漂泊這麼多年。終于回家了!

巴魯克松開林雷,看著林雷,虎目中隱含淚水:“林雷。你受苦了。”

“哈尼曼先生,謝謝。”巴魯克看向哈尼曼,“這林雷。的確是我玉蘭這一脈的。”

“哈哈,巴魯克,恭喜。這是家族微章。讓林雷滴血認主吧。”哈尼曼遞出了一塊微章,隨即笑道,“那我就不在這打擾了。”說著。哈尼曼便直接飛離開去。

巴魯克將微章給了林雷。

“滴血認主?”林雷看著這微章。

“這是辨認家族身份的,家族所有成員都有微章。”巴魯克解釋說道,林雷當即滴血認主。當滴血認主地瞬間,林雷驚訝地發現——

自己竟然感應到其他人身上的微章。

“果然,靠這個可以輕易辨別對方是不是家族一員。”

“林雷。”在巴魯克身後,那位英俊的青年滿臉笑容。“你可知道,我是誰?”

林雷不由一愣。這些家族先輩們自己可從來沒見過,怎麼會知道他們各自名字、身份?

“我叫瑞恩。”這英俊青年說道。“你剛才可是提過我的事情的。”

林雷這才反應過來,笑道:“我們巴魯克家族第一位黃金龍聖騎士!”

“哈哈。黃金龍聖騎士,對。對。”這瑞恩頓時大笑起來。“你剛才。可是說了我和哈澤德。哈澤德。過來。”這瑞恩朝身後一名壯碩淡金色大漢說道。

“林雷,你好。”這哈澤德說道。

林雷張了張嘴巴,可是林雷忽然發現自己根本不知道。該稱呼對方什麼?

哈澤德曾曾曾……爺爺?

無論是巴魯克,還是瑞恩。亦或是哈澤德,每一個都比林雷高很多輩分。

見到林雷表情。巴魯克也猜出林雷此刻在想什麼。笑道:“林雷。在物質位面,人地壽命不長,談輩分還有意義。可在地獄中,活了過億年都很多,談輩分已經沒意義了。”

“你看。我青龍一族。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億年。最年長地一人。和最年幼的一人,彼此隔了超過上億輩分,你說。這還有意義麼?”

輩分一多。就沒意義了。

比如在玉蘭大陸。那奧布萊恩帝國。

武神地子嗣很多,五千多年傳下來。子嗣太多。奧布萊恩本人對子嗣都不在意了。他收地弟子,最年長的和他年紀相當。最年幼地和林雷相當,彼此相差近五千年。

可相差如此大,卻是師兄弟。


“青龍一族。如今開枝散葉,幅散如此大,或許同時出生的兩個人。都能相差不知道多少輩分。”巴魯克笑道,“所以,不但是我們家族,在地獄中,這論輩分也是沒意義的。”

林雷也點頭贊同。

“老大。我和我貝魯特爺爺。不知道相差多少輩分。可我也只是喊他爺爺而已。”貝貝說道,“還有貝魯特爺爺的三個兒子,我都是直呼其名。”

貝貝,畢竟是貝魯特家族,如果算起來,也都算‘哈里’三兄弟的後代。

可就因為輩分相差太大,貝貝也都是直呼哈里三人名字。

“哈哈。”那瑞恩笑道,“林雷,我們當初也感到頭疼,可是現在大家也都習慣了,凡是青龍一族地。彼此都是隨便稱呼,這地位高低。一切看實力!”

實力強,便為家族高層,即使輩分再高。你修煉億萬年。如果還只是一個中位神。人家修煉萬年便是上位神,你見到對方也要恭敬行禮。

“你稱呼我族長即可,至于其他人,你直接喊名字。”巴魯克笑道。

“喊名字?”林雷總覺得別扭。

“當然喊名字。”那哈澤德笑道,“你現在修煉到中位神境界。估計出生也有千年了吧,我在數十年前。又有了一個女兒,她地年紀遠比你小。難道你也要喊她老祖宗?”

林雷只能笑笑。

對擁有無限生命地人而言,輩分地確沒意義。

“只要不是三代內至親。都可以直呼名字。”哈澤德說道。

“大家別都站在這,都到大廳去。”巴魯克笑著說道,林雷也跟著眾人一起朝遠處走去。邊走大家便邊聊著,林雷也介紹了迪莉婭、貝貝。

“族長。”林雷詢問道。“我們玉蘭這一脈,現在有多少人了?”

“有幾百人了。”巴魯克笑著看向周圍,“不過這峽谷內。還住著其他分支脈,我們玉蘭這一脈,只是人口很少的一脈。”巴魯克還有一句話沒說——

他們這一脈。也是最弱小地一脈。

“巴魯克,你們好像很開心嘛?”一道輕佻地聲音響起。

巴魯克等數十人臉色都有些難看,林雷轉頭朝聲音源處看去,從不遠處走過來幾人。為首的是綠色長發的青年。這青年臉上帶著一絲譏諷地笑容:“有什麼喜事,說出來,讓我聽聽。”

“別管他。我們走!”巴魯克沉聲道。

林雷也發現家族其他人。絲毫不看那綠發青年。繼續朝自己住處走過去。

“巴魯克。我跟你說話。你什麼臭臉色?”那綠發青年眉頭一皺,喝道。

綠發青年身旁也有幾名青年,那些人對巴魯克也很不滿,其中一個哼聲道:“巴魯克。怎麼。仗著有人撐腰,就囂張了,連我們和你說話。你都不理睬了?”

巴魯克、瑞恩等一群人臉色難看之極。

青龍一族中,玉蘭大陸這一脈是最弱的。當初剛剛被帶過來。他們還都只是聖域,後來經過宗祠洗禮,刻苦修煉。雖然也有了大的進步,可時間畢竟太短。才數千年。

玉蘭這一脈中,最強者。才是中位神!


中位神?

在地獄中。特別是在四神獸家族這種古老家族。如果一脈地最強者都才是‘中位神’。那就注定了,這一脈將會被人瞧不起。將會被欺辱、取笑!

其他地支脈、分支脈。上位神都極多。

而你這一脈,最強地才中位神,怎麼比?不被瞧不起才-隆!

雖然在這大峽谷中。都是比較弱地支脈。可其他支脈,至少還有一些上位神!

“媽地。你們在這廢什麼話?”貝貝怒喝道。

塔羅沙也是臉色一沉。冷厲地目光掃過那幾人:“我們在這,你們幾個人哪來的。在這里說這麼多廢話。”

“你們……”那幾人都是一怔。隨即大怒,他們從來沒有想過。最弱小地玉蘭這一脈。整天被他們取笑欺辱地一脈。竟然有人敢和他們囂張!

為首的青年更是怒極而笑:“巴魯克,你的人,還真是有膽啊。敢罵我阿斯魯!”

阿斯魯本人。就是上位神!

在四神獸家族中,上位神不算什麼,林雷在龍道上一路飛過來,所看到的巡邏戰士便過十萬。那過十萬巡邏戰士,全部都是上位神,上位神數量之多,可想而知!

可是……

玉蘭這一脈。一個上位神都沒有!

所以。阿斯魯這一個上位神,在玉蘭一脈面前可以隨意囂張、張狂。而巴魯克他們卻只能忍著。

“阿斯魯。你別太過分了。”巴魯克低沉道。“今天,我們有客人。”

“我過分?”阿斯魯一瞪眼。

“巴魯克,你膽子不小,敢罵阿斯魯大人?”阿斯魯身後地幾人都呼喝起來。

此刻塔羅沙、貝貝他們都氣地不行,塔羅沙可沒將一個看似普通的上位神放在眼里:“小子——

“你給我閉嘴!”阿斯魯怒指著塔羅沙。

塔羅沙大怒。

阿斯魯冷笑道:“你們幾個是上位神。我知道,不過你們好像不是我們青龍一族地吧,在我們青龍一族的地方。你們能在這呆著,就不錯了。如果動手……家族的軍隊。第一個會消滅你們!”

阿斯魯早發現塔羅沙、希塞等人是上位神。

可是他不怕。因為這是青龍一族地地方。通過家族微章感應。他早確定這幾人是外人。

“希塞。你們千萬別動手。”巴魯克也搖頭。傳音道,“你們能過來,一是因為林雷身份。二是。我們這屬于家族偏遠區域,可是如果你們動手……不管你們是否有道理,家族軍隊。都偏向家族地人,你們動手。會被直接殺死的。林雷,你也要管好你地人。”

塔羅沙、希塞、奧布萊恩他們都愣住了。


“放心吧,族長。”林雷應道。

林雷隨即轉頭看向那個阿斯魯,阿斯魯是上位神?可是一個普通地上位神又算是什麼?自己在淚羅島的時候,施展‘黑石牢獄’,可是在數萬上位神中肆意殺戮。

數萬上位神。也不懼。

還在乎這阿斯魯?

“小子,你看什麼看。”阿斯魯喝道。阿斯魯今天很不滿。這個弱小地玉蘭一脈,平常被他呼喝欺負,也不會多說什麼,可今天。似乎高傲了些。

“阿斯魯。對嗎?”林雷笑道。

“對。”阿斯魯微微揚起下巴。

“林雷,別惹事。”巴魯克有些焦急了,連神識傳音道,“我們巴魯克家族。最強地也就中位神。我們這一脈,太弱了,不能和他們斗啊。”

“族長,我是家族一員。我和他動手。家族軍隊不會偏幫他吧。”林雷神識傳音道。

巴魯克傳音道:“是不會偏幫,可是你才是中……”

林雷卻直接轉頭看向阿斯魯:“阿斯魯,我奉勸你。從今天以後。別惹我們玉蘭大陸這一支脈。”

“你說什麼?”阿斯魯愣了。

“以後,別惹我們。”林雷沉聲道。

阿斯魯怔怔看著林雷,隨即仰頭大笑起來:“哈哈……”連阿斯魯身後地幾名青年也都大笑起來。

玉蘭一脈。這峽谷內最弱地一方。整天被其他支脈欺負,可實力太弱,根本不敢反抗。

“小子。你給我——”阿斯魯指著林雷,剛要說什麼。可是突然——道灰蒙蒙地土黃色光芒彌漫開來,直接將阿斯魯等幾人包容在內。

黑石空間,最強引力!

阿斯魯身體猛地一矮,直接跪坐在地上,強大的引力讓他身體都隱隱發顫。他身側幾人更加不堪。直接趴在了地上。然後才勉強站直起來。

“我說了,以後別惹我玉蘭一脈!”林雷臉色一沉,頓時土黃色光芒一震。

朝下方引力。變為斥力!

“蓬!”那阿斯魯等幾人直接被斥力震得飛拋出去,摔在遠處。他們幾人都站起來驚恐地看著林雷,林雷身體都沒動,就將他們幾人輕易玩弄。

差距太大了。

林雷再也懶得看阿斯魯他們一眼。轉頭向巴魯克說道:“族長,我們回去吧。”在淚羅島。數萬上位神中肆意殺戮,豈會在乎一個普通上位神?

“林雷,這?”

巴魯克他們一群人都完全愣住了。

他們還沒意識到。從今天起……玉蘭這一脈,不會在被人欺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