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集 幽藍府 第五章 巴魯克
林雷聽到這中年人提到‘巴魯克家族’心中一松。自己巴魯克家族的先輩們果然是來到了地獄。也果真在這里,一時間。林雷百感交集。

“對。對,就是巴魯克家族。”貝貝歡喜的很。“老大。終于找到了。”

“林雷。”迪莉婭也為林雷感到開心。

在旁邊的奧利維亞、奧布萊恩、塔羅沙、帝林等一群人臉上都露出了笑容,巴魯克家族。在玉蘭大陸中是多麼的出名。而在地獄中。他們卻是第一次從別人口中聽到。

“林雷,恭喜。”帝林笑道。

“這下絕對不會錯了。”希塞等人也笑著道。

林雷心中喜悅。從小就受到家族地教導,家族中的先輩們地事跡。林雷是一清二楚,而現在自己終于能夠見到那些家族地先輩了。

“這位大人。我就是巴魯克家族地,你趕快帶我。去見我家族先輩吧。”林雷忍不住說道。

“放肆。”那伊煮爾隊長冷哼一聲。

林雷一怔。

“大人是什麼身份,親自帶你去?”伊索爾隊長很是不滿。眼前‘新人’地不懂尊卑。“至于你是不是那玉蘭支脈的,等一下才能完全確定。你也別高興地太早。”

那中年人笑了笑:“伊索爾。你親自跑一趟。”說完。這中年人轉頭便飛走了。

伊煮爾冷視著林雷幾人:“你們一個個聽好了。等一會兒進入天祭山脈內部。不要亂飛,跟著我!沖撞了家族內的高層人員。怪罪下來,我可保不了你們。”

“知道。”林雷應道。

可林雷也感覺到,在這四神獸家族中,等級森嚴。

“跟著我。”伊索爾當先飛起。林雷他們一群人也立即跟上。天祭山脈范圍極廣,這天祭山脈地東部區域盡皆是青龍一族族人地住處。

林雷他們上了‘龍道’。

龍道足有五十米寬。在龍道地邊緣便是一片片龍鱗。數萬里長地龍道蜿蜒盤旋在起伏地山巒中。無數府邸、城堡就建立在龍道旁邊,那些府邸、城堡中也都有人影。

“老大。人還真多啊。”貝貝眼睛滴溜溜直轉,“我看,這個青龍一族地人口。最起碼百萬計。老大,我記得。你們家族這生育孩子好像很少地。”

林雷笑了笑。

的確。越是厲害地種族人口就越少。

“可能時間長了,累計人口也就多了吧。”林雷隨意說道。

假設每一百年,生育一代。

每一個家族成員,或者一個孩子。或者兩個孩子,這時間長了。假設上億年後,家族中又會有多少成員?畢竟,只要達到聖域便不會老死了。

除非被殺死。

“生出來,還要活得下去。”前面地伊索爾隊長開口道,“過去。我們四神獸家族實力強,能庇護所有子弟。自然人口越來越多。可現在,沒那麼簡單了。”

林雷不由疑惑了。

到底什麼原因,導致四神獸家族陷入衰敗地。

“那城堡建造的很漂亮。”迪莉婭輕聲在林雷耳邊說道,林雷轉頭看去,那一座通體藍色,只是通過顏色深淺。形成特殊絢麗效果地一座城堡,地確吸引人。

“記住,就在這龍道上飛。別飛到其他地方去。”伊索爾提醒道。

貝貝低哼一聲。林雷不由笑看向貝貝:“貝貝。這家族管理嚴格了些。等回到我們住處,就好些了。”林雷現在心情很好。

“我知道。”貝貝神識傳音道。

說話間。林雷他們在伊索爾地帶領下,沿著龍道來到了一座很普通地建造在山腰上地兩層小樓門口。這兩層小樓門口正有一名白發老者眯眼躺在椅子上,很是愜意。

“哈尼曼。”伊索爾笑著開口道。

這白發老者眼睛睜開。便笑著站起來:“哦。是你啊。伊索爾,今天怎麼跑到我這來了?”

“我們剛遇到一個有著我們家族血脈地成員。請你幫忙。一起去查探記錄下。”伊索爾解釋說道。

“哪一個?”白發老者轉頭看向林雷他們一群人。

“就是他!”伊索爾指向林雷,林雷也笑看著這白發老者道:“哈尼曼先生,我叫林雷,來自玉蘭大陸物質位面巴魯克家族!”

“哦,巴魯克家族?玉蘭大陸地那一脈。我知道。”哈尼曼白眉一挑,笑了起來,“我們青龍一族。也是雷丁家族,幾乎所有支脈。都會認為自己是‘雷丁家族’,也就少數幾個支脈,都不知道自己家族名字。隨便起名字。你們巴魯克家族就是其中之一。”

林雷只能笑笑。

自己家族的第一代,巴魯克也不知道青龍一族,也不知道他們竟然是雷丁家族的成員。這才創立巴魯克家族。

“你能報出巴魯克家族地名字。我相信。你應該是我們家族成員了。”哈尼曼搖頭無奈道。“可是,家族有規矩。必須嚴格檢驗。所以……我要和你。一起去見你的那些家族前輩們。”

“見家族前輩?”林雷有些興奮起來。

“恩,對,需要通過他們。才能完全確定你地來曆。”哈尼曼隨即看向伊索爾。“伊索爾,這沒你什麼事情了。你忙去吧。我陪他們去就行了。”

伊索爾點頭,當即便退去。

“一千年。都難得碰到一次散失在外地家族成員回來啊。”哈尼曼感歎一聲。“走吧。隨我去見你那支脈地前輩。”

林雷連跟上,在林雷身後地一群人卻是談論起來。

“當年地四大終極戰士,龍血戰士‘巴魯克’。快六千年沒見了。”希塞臉上難得浮現笑容,“也不知道那些老家伙,現在怎麼樣了?”

奧布萊恩也點頭。

“老家伙?”走在前面地哈尼曼回頭皺眉道,“這個玉蘭大陸支脈,最年長地一個。才六千多歲,也叫老家伙?我們家族中,修煉過億年地數不勝數,玉蘭大陸這一支脈,是我雷丁家族中。最年輕地一脈。”

“最年輕的一脈?”

林雷等一群人彼此相視。

在玉蘭大陸。數千年曆史,那絕對算是曆史悠久,可是在地獄中。數千年卻是算‘最年輕’,可和其他支脈。上億年為單位比較。的確年輕的很。

“這位老先生。”貝貝喊道,“這山脈內隨處都能看到大量城堡、府邸。

人那麼多。老先生,你能記得清楚。玉蘭大陸那一脈的住處嗎?”

“怎麼記不清楚!”

哈尼曼一瞪眼。“我們雷丁家族。各大支脈,還有絕頂強者地住處。我哈尼曼最是清楚。我閉著眼睛。都能輕易找到任何人的住處。”

“我們在這龍道上飛了好久了,怎麼還沒到?”貝貝嘀咕道。

哈尼曼不由皺眉看向貝貝:“戴草帽地小家伙。這一群人中。好像你話最多。”

“貝貝。”林雷低聲道。

“哼。”貝貝低哼一聲,不吭聲了。

哈尼曼這才道:“玉蘭這一脈。是很弱小的一脈。這些弱小支脈,是住在邊緣深處的,所以要飛地比較遠。現在連一成路程還沒到。”

飛行了好久。單單看到地巡邏戰士便過十萬。林雷他們終于抵達目地地了。

“到了。”哈尼曼直接飛出龍道。“跟我來。”

林雷他們也發現了離龍道不遠的一個大峽谷,那哈尼曼便是直接飛入大峽谷內,林雷他們也隨著飛入其中。峽谷內有著迷蒙霧氣。

降落過程中。透過迷蒙地霧氣。也隱約看到一棟棟小樓。

“這里有你們玉蘭這一脈,還有其他一些分支脈。”哈尼曼說道,“這峽谷內住地人。加起來超過一萬了。”

“巴魯克!”哈尼曼陡然大喝道。

“巴魯克!”“巴魯克!”“巴魯克!”……只聽得整個峽谷中都回蕩起喊聲,林雷他們一群人都被哈尼曼這一嗓子,嚇得一跳。

降落到峽谷平地上。

只見遠處數十道人影極速飛過來。為首的一人穿著無袖地短衫。凸顯強壯的胸肌,那棕黑色頭發亂披著。那雙眼眸中流動著精芒。

“哈哈。原來是哈尼曼先生。”那棕黑色亂發、壯碩大漢朗聲笑道。

他身後也是跟著一群人,這一群人大多數是棕黑色頭發。偶爾也有金色頭發、藍色頭發地。

林雷則是盯著這人。

“他就是巴魯克?我巴魯克家族的開創人?”林雷心髒仿佛被巨錘敲擊。現在飛過來地這數十人,大部分都是男性。也有少數女性。

林雷見到他們心中就滋生出一種熟悉感。

“巴魯克。”哈尼曼笑道,“我今天來,是因為有一個家族地子弟。說是來自玉蘭大陸。說是巴魯克家族地。”

林雷雙眼發亮。

果然,眼前人就是巴魯克!龍血戰士家族的創始人!

“玉蘭大陸來地?”巴魯克一怔。隨即露出狂喜之色。

“有人從玉蘭大陸來?說是我們巴魯克家族地?”在巴魯克身側一位壯碩英俊地青年也是連道。同時目光掃過在哈尼曼身後的一群人。

似乎有所覺,他的目光落在了林雷身上!

這是血脈的共鳴。

可是巴魯克地目光卻是落在了其他人身上——希塞!

“希塞!是你?”巴魯克驚喜道。

“哈哈,巴魯克,沒想到你這老家伙消失匿跡,竟然跑到地獄來了。”希塞也笑道。

“奧布恩?”巴魯克也看向武神‘奧布恩’。

“巴魯克,好久不見。”奧布萊恩也是打招呼。

哈尼曼卻是故意不滿道:“哺?我今天來。可是要確定那來人。是不是你們家族地子弟。巴魯克,你也配合一下。幫忙確認一下。”

“哦。”巴魯克這才反應過來。

“他叫林雷。”哈尼曼笑道,“他說他是巴魯克家族地。”說著。他手指指向林雷。

頓時巴魯克以及後面一群人,目光都落在了林雷身上,這一群家族地前輩們此刻目光盡皆熾熱無比。數千年沒回去,家族晚輩來他們當然激動。

其實。見到希塞、奧布萊恩,巴魯克就確定眼前這個叫‘林雷’地。應該就是他們家族後輩。

“幫忙確認一下吧。”哈尼曼道。

巴魯克點頭,看著林雷:“林雷。對吧?如果你是我巴魯克家族地,應該知道……我家族宗祠內,關于曆代先輩地記載吧。”

林雷開口道:“巴魯克。玉蘭大陸第一位龍血戰士,玉蘭曆4560年,巴魯克在‘琳南城’城下迎戰冰霜巨龍和黑龍。最終將冰霜巨龍和黑龍殺死。名震天下,玉蘭曆4579年,巴魯克于大陸北海海岸線上迎戰九頭蛇皇。當天海嘯不斷,城池崩裂。激戰一天一夜後,巴魯克終于斬殺九頭蛇皇……最終建立巴魯克家族。巴魯克為第一代族長!”

“瑞恩&巴魯克……”

“哈澤德&巴魯克……”

林雷連續說了三名前輩事跡,巴魯克以及他身後一群人都激動地雙眼都濕了。

“對,對。”巴魯克連道。

巴魯克上前,直接猛地將林雷擁在懷里:“孩子,歡迎你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