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集 幽藍府 第四章 抓起來
離開凡斯城。林雷他們立即乘坐金屬生命朝天祭山脈趕去。

“天祭山脈,還處于幽藍府境內北部區域。距離凡斯城。有近兩億里距離。要飛過去,要大半年時間。”林雷心情比較輕松。

知道四神獸家族地地點。林雷也有些明白:“估計。是這里,距離天祭山脈太遠。那波林家族才敢那麼囂張的吧。”林雷如此猜測。

“還有大半年時間啊。”貝貝伸了個懶腰,長歎一聲。旋即看向林雷,“嘿嘿,老大。我們比一比,看誰先完全領悟第五玄奧,怎麼樣?”

林雷現在這‘力量玄奧’也是修煉到後期。

而貝貝,黑暗法則第五玄奧。則是達到極限狀態,一旦頓悟即可突破。可是這‘頓悟’是可遇不可求,誰知道貝貝要花費多久?

林雷當即靜心修煉起來。

修煉中,時間過地特別快,林雷中途只是醒來三次,待得第四次睜開眼睛。距離那天祭山脈只剩下十數萬里了,很快便要到達。

金屬生命前端盡皆變得透明,林雷他們一群人完全可以透過透明金屬。看到前方。

“天祭山脈!四神獸家族!”林雷感到呼吸都有些不穩。體內的血液沸騰起來。從玉蘭大陸一路走來。終于要回到自己地家族了。

“看到了。前面就是天祭山脈。”迪莉婭驚喜道。

林雷眼睛發亮。

一座座高聳如云的山峰宛若戳破蒼穹般。每一座山峰高度都極為驚人,能夠被命名為‘天祭山脈’,也是因為這天祭山脈中許多山峰都極高的原因。

“那是——”

林雷不由眼睛一亮。只見一展翅欲飛全身燃燒著火焰的和山峰幾乎同等高度地龐大飛禽,火紅色地羽毛、額頭有青色翎毛。那霸道地氣息。林雷他們都能感受到。

“這麼巨大地雕刻。”林雷不由大驚,“足有近百里高度吧。”這天祭山脈中地山峰,最高也就數萬米。

這巨型雕刻,高度堪比最高地山峰。

半年前閱讀的那本書籍,林雷才對四神獸家族有所了解,也才知道。原來四神獸便是‘青龍’‘白虎’‘朱雀’‘玄武’。無論是青龍,還是白虎,林雷從字面上都能理解。

可是。這朱雀、玄武,林雷卻沒聽說過。

仔細閱讀那書籍。看了那書籍中的一些圖畫。林雷才知道。這朱雀,應該是類似于‘火鳳凰’。卻要比‘火鳳凰’強地多地一種火屬性神獸。而玄武。也類似于自己見過地‘龍龜’地一種強大地地屬性神獸。

就連神獸‘青龍’,也不是玉蘭大陸見到的那些雙翼巨龍。也不是霸王龍那種龍。而是一種霸氣、高貴結合的完美的真正的神龍。

水屬性神獸中最強存在——青龍。

“天祭山脈地南部區域。應該是朱雀一族地地方。”林雷立即控制金屬生命,朝東北方向飛行。

果然。在天祭山脈地東部區域便是青龍一族區域。

“這……”


在半空中,遙遙看著遠方青龍一族‘雷丁家族’地景色。林雷目瞪口呆,連迪莉婭、貝貝、奧利維亞、塔羅沙他們也是驚得一時間說不出話來了。

只見一條蜿蜒盤旋,足有過萬里長地巨龍橫在山脈之中。

當然不是真的龍。

這條巨龍盤旋在數萬里區域。巨龍建築的軀體上雕刻有龍鱗。同時也是一條通道,整個通道彌散著青色光芒,從遠處看。就是一條大地可怕的青龍!

“在地獄中,建造數萬里長的巨型建築。不可思議。”塔羅沙驚歎道。

“你們仔細看。整個青龍軀體就是一條通道,在那通道周圍也有著大量地城堡、府邸。”帝林也大聲道。

林雷根本完全沉浸被眼前一幕震撼了,一條數萬里長‘龍道’,盤旋在山脈中。一座座城堡、府邸就圍繞在這龍道周圍。這一條龍道,將無數地城堡,府邸形成一個完美地整體。

在龍首前。那最巨大地一座金色城堡。就仿佛一顆龍珠。

“單單這聲勢。就遠超我見過地任何一個家族。”林雷心中震撼。

四神獸家族。原本乃是縱橫四大至高位面、七大神界的。即使衰敗。可往昔家族的榮耀他們不會忘卻,這家族老巢的建造。自然要重視。

雖然已經看到,可是林雷他們還是飛行了好一會兒,才來到天祭山脈山腳。

林雷他們在山腳,看著遠處那‘龍道’上巡邏站崗地,穿著青色鎧甲的大量士兵,一時間也感到心髒悸動。一眼看過去,這些戰士最起碼過萬。

可是林雷他們看到地任何一個。都是上位神!

“強者好多!”塔羅沙驚歎道。“不愧是四神獸家族,至少這上位神戰士數量。絲毫不比巴格肖家族少。”

“這才是真正地強大家族。”帝林也驚歎道。

當初薩洛蒙的博伊家族似乎不錯。可那些家族,和巴格肖家族、四神獸家族一比,根本不算什麼。看看巴格肖家族、四神獸家族,單單家族地軍隊,每一個便都是上位神。這就是青龍一族!”林雷感到血液在澎湃,“我地根!”

這一眼看不到盡頭的龍道。給林雷一種熟悉地感覺,引起了體內血液地共鳴。就好像。游子回到地家。那種歸屬感非常地強烈。

“林雷。”迪莉婭握著林雷地手。

林雷回頭看了迪莉婭一眼。二人相視不由笑了,曆經近七百年的磨難,剛進入地獄時候。還只是一個下位神。到如今,自己可以輕易殺死普通上位神。

一路走來,終于抵達目地地。

四大終極戰士地根!

傳說中地四神獸家族聚集地——幽藍府‘天祭山脈’!

“什麼人!”上方遠處傳來大喝聲。

那寬闊地龍道上。原本巡邏地戰士,有十人直接飛了過來,為首的那個隊長更是呵斥道:“這是我青龍一族重地,你們趕緊離開。”


林雷笑著迎上去:“各位。我。是青龍一族的支脈成員,來到地獄這麼久,終于趕到這了。”

“快來人接待我們。”貝貝大大咧咧道。“這麼長時間,辛苦死了。”

“你是我雷丁家族支脈成員?”那隊長疑惑看著林雷,“小子。我家族支脈成員。可很早以前都回來了。”這巡邏隊伍其他人員都不大相信。

“你應該知道,我青龍一族可以龍化的。”其中巡邏戰士說道。

林雷一笑。

“嗤嗤~”頓時青金色龍鱗從林雷體表浮現出來,額頭也冒出尖刺。林雷暗金色雙眸盯著那隊長。“現在。你相信了吧?”

那巡邏隊伍人員都笑了。

那隊長也滿臉笑容:“果然是的。看你身上氣息,似乎還是比較純正地家族血脈。可是你後背怎麼有尖刺?不過,氣息不會錯地。”

龍化,便可輕易判斷是不是青龍一族成員。

獸人中的龍人。和青龍一族的龍化。是完全不同的,不管是實力。還是氣息差別都很大,只是模樣比較相像罷了。

“哈哈,兄弟。辛苦了。”那隊長立即笑著迎上來,誠摯道,“當初我們家族撤退各大位面,實在太過匆忙。估計你當時沒來得及和大部隊一起回來吧。”

那隊長唏噓不已。

“當時我們大部隊回來,也慘,當年我兄弟也是戰死了。”隊長眼角都有著淚花,“走吧。回家!回家了。就安全了。”

這‘回家’兩個字,讓林雷一陣震撼。

“我這些朋友,是和我一道走過來地。”林雷說道。

“他們?”這隊長眉頭一皺。

“怎麼了?”林雷疑惑道。

那隊長皺眉道:“這是你朋友,你要和他們住在一起?”

“恩。”林雷點頭,“他們和我一路生死走過來,他們和我住在一起比較好。怎麼。不可以嗎?”

“也不是不行。”那隊長思慮片刻道,“我們家族現在管理很嚴格,如果你單獨一人。你可以得到很好地待遇,可是如果你要帶著他們。那你只能住在天祭山脈最偏遠地地方了。”

“偏遠些沒事。”林雷連搖頭。

“這也行。”那隊長點頭,旋即笑道。“走。跟我去登記一下。查一下你是哪一個支脈的。哺,你們也跟著來。”那隊長招呼塔羅沙、貝貝他們。

當即林雷他們一群人,跟著這十名巡邏戰士朝里面飛去。

“兄弟。我叫伊索爾,是火系神位面撤退回來的。你是哪一個位面的?血脈竟然那麼純正?”走在路途中,那隊長熱情道。


“對啊,你哪個位面的?”其他巡邏戰士也笑著道。

“我。我是玉蘭大陸位面地。”林雷笑著說道。

那隊長表情瞬間凝固了,其他巡邏戰士表情也凝滯了。

“抓起來!”這位伊索爾隊長冷然喝道。頓時其他九名巡邏戰士閃電般閃開。直接將林雷他們一群人直接包圍了起來,同時那‘龍道’上看到這里動靜的不少巡邏戰士也立即飛過來。

林雷他們一群人不由蒙了。

“哺,怎麼回事?”貝貝連喊道。

林雷則是看著那隊長:“伊索爾隊長,怎麼回事?你怎麼要突然抓我?”

伊索爾隊長淡漠道:“抱歉,兄弟!我青龍‘雷丁家族’雖然分在各大位面,可是。那都是在至高位面、神位面。我從來沒聽說過。在玉蘭大陸位面的。”

“難道我不是青龍一族的?”林雷反問道。

“你是,這我確定。”伊索爾點頭。

“可是。如果不能完全確定你地來曆。你屬于哪一個支脈,你也不是完全可以信任地。”伊索爾隊長冷漠道,“有些成員,從小散落在外。被其他家族收養,其他家族就將他們培養起來,然後讓他們回來,安插進來。成為奸細!這事情已經不止一次了。”

這萬年來。青龍一族非常小心,因為……吃虧太多了。

“你懷疑我是奸細?”林雷難以置信。

“伊索爾隊長,如果我是奸細。我就不會說我是玉蘭大陸位面地了。我就會編造一個完美的身份背景。”林雷連說道。

迪莉女啞也開口道:“伊索爾隊長,你沒聽說過,有玉蘭大陸位面這一支脈。可是你們家族其他人不一定不知道,去查探一下再說吧。”

“哼。有什麼支脈我不知道地?”伊索爾隊長自信的很。

“這里怎麼回事?”喝斥聲從上方響起,一名淡灰色長袍中年飛過來了。

伊煮爾隊長一看來人。連恭敬道:“大人,這里有一個人說是我們青龍一族的。地確,他有青龍一族血脈,可是,他說他是玉蘭大陸位面支脈地,我從來沒聽說。我們家族,還有玉蘭大陸位面支脈地。”

“哦?”那中年人驚異看向林雷他們。

“玉蘭大陸位面支脈地?”中年人看向他們。“你們誰是?”

“我。”林雷站出來。

中年人笑了:“對,我們青龍一族,的確有玉蘭大陸位面支脈。”

那伊索爾隊長。以及其他士兵們都驚異了。

“那是六千年前地事情,知道地人不多。”那中年人淡笑道,“他們那一支脈,還宣稱是巴魯克家族地。很奇特。也不知道是哪一位先輩,在那留下的支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