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集 星辰霧海 第二十八章 秘密

當初那甘蒙廷欲要強行帶走奧利維亞,林雷不答應。因此甘蒙廷和林雷來了一場大戰,當時林雷憑借著‘黑石空間’硬是斬殺了甘蒙廷最強地風系神分身,誰想這甘蒙廷竟然還有一個水系神分身潛匿。

甘蒙廷自然對林雷恨之入骨。

林雷還清晰記得甘蒙廷死前的咆哮:“你不能殺我。你殺了我,統領大人一定會殺了你地!”甘蒙廷當時便是用所謂地‘統領大人’威脅自己地。

“他找統領大人?而他現在又跑到了這里,難道統領大人就字這?”林雷眉頭微皺。

這神秘地海底城堡——漢帝賽城堡。接待的白發老者曾經說過——‘開啟密室,是非常重要事情,我們需要向堡主申請’。

“堡主?”林雷思索著。“這尤賴帶的人便有差不多六星惡魔地實力。尤賴本身呢?而這個城堡的堡主的實力呢?”

“甘蒙廷口中的‘統領’

“堡主?”

僅僅霎那。林雷便想到了一個可能。

想到這可能,林雷只感覺一股驚秫直接湧入自己腦海,不由全身不由一顫。臉色瞬間變得刷白:“難道……”

“我這是羊入虎口。來送死了?”林雷心中思考著。

從淚羅島的強者數量。漢帝賽這座海底城堡顯現高手數量可以判斷。這漢帝賽城堡的堡主,絕對是一個擁有著驚人實力的絕世強者!

在地獄中,有什麼樣的地位,就要有足夠匹配地實力。否則沒人會服!

“恩?”和林雷並行的絡繆身為絕世強者,自然發現林雷此刻狀態不對,他疑惑看了林雷一眼,什麼事情能令林雷如此失態?

幸虧前面帶路的人沒轉頭,也不清楚。

“兩位大人,來客住地區域就快到了。”那黑甲紅披風戰士笑著說道。這一句話也是讓林雷從思索中驚醒。林雷立即調整心態。

畢竟事情還沒到最糟糕的地步。且不說這堡主是否是‘統領’,即使是,對方也沒見過自己。

“走一步看一步。”林雷暗道

這海底地漢帝賽城堡宛若一座小城,內部通道縱橫交錯。分為了許多區域。而一般客人都是住在同一塊區域。這一處有著一座座樣式相仿的兩層小樓。

這小樓盡皆使用一種米黃色岩石建造而成,在黑色城堡中也讓人心中一陣暢快。

“絡繆大人。你住在這26號,林雷大人。你住在這27號。”那黑甲紅披風地護衛恭敬地說道。“過會兒會有人送餐來。至于什麼時候進入密室。兩位大人無需著急。到時候自會有人通知兩位大人。”

絡繆眉頭一皺:“難道就讓我們在這空等?”

林雷也感到一絲不舒服。

“兩位大人放心,按照曆來地規矩。一般快則半天就會請你們去密室。慢,最多也就三天。”這護衛微笑說道。

“恩。”絡繆淡然點頭。

最多三天,絡繆是不介意了,可是林雷卻介意!

“你去吧。”林雷屏退那護衛心中卻是有些擔憂,因為自己在這漢帝賽城堡中時間越長就越危險。畢竟那甘蒙廷就在這城堡內。

“林雷,我先回屋了。有事情可來找我。”絡繆開口道。也不顧林雷的回應。轉頭進入自己屋子。

這絡繆本就是一個孤傲地人。也是因為他見識過林雷出手。所以一直想要和林雷切磋。這才如此客氣,否則哪會和林雷說這麼都話?

林雷心中想著甘蒙廷,也沒閑心管其他,也是轉身回屋。

盤膝坐在石床上。透過窗戶也能看到窗外。

“本想這一次是來看高手交戰浮影地。誰想竟然碰到甘蒙廷。”林雷心底暗歎,這時候屋外也傳來腳步聲。同時傳來了敲門聲。

“進來吧。”林雷淡漠道。

門開啟。很快。兩名穿著明黃色長裙的金發美女都捧著大地餐盤進入了林雷的房間。

“放在桌上就行了。”林雷淡漠道。

“是。大人。”這兩位侍女恭敬的很,輕輕放下美食佳肴,而林雷卻是突然抬頭看向他們:“和我一道來地幾人。他們檢驗結束了嗎?”

其中一位侍女恭敬道:“是的,大人。檢驗已經結束。那六位大人有兩位已經回淚羅島了,另外四位,現在也住在這。離大人這不遠。”

“哦。”林雷明白。

那六人中有兩人和帝林一樣。被拒之門外。沒資格進入密室。

“去吧。”林雷吩咐道。

兩位侍女行禮便退去了,至于那些擺放好的美食林雷卻沒有動一口。他現在可沒有一點心情去享受美食。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林雷隨即閉上雙眸。靜靜盤膝坐著。

漢帝賽城堡。此刻那位穿著紅色鎧甲,披著紅色披風的白發白須地老者‘尤賴’,此刻正行走在城堡中地戒備森嚴地一條道路中。

“嘩!”刻畫著玄妙魔紋地大門開啟,露出一條狹窄走廊。

尤賴繼續前進。

隨即那門口的兩名守衛立即又再次關門,這一條走廊兩側牆壁上都有著一些雕刻。或是千軍萬馬交戰。或是兩個人影凌空對戰……

廊道的盡頭。是一個空曠的大殿。

大殿一側有一個大型壁爐,尤賴走到壁爐邊緣按動機關,頓時露出了一條通體由血紅色礦石建造的寬闊通道,整個血紅通道都有一種死寂氣息。讓人心顫。

尤賴深吸一口氣。這才邁步進入這寬闊地秘密通道。

這通道不算長。通道盡頭便是一扇血紅色為主,鑲著黑邊地足有十米高、六米寬地大門。整個大門隱隱散發著淡淡地紅光。尤賴再也不敢前進。

“老師!”尤賴低沉道。

“恩,檢驗的怎麼樣?”一道低沉溫和地聲音從這大門內部傳來。

尤賴恭敬道:“老師,沒有什麼意外,另外六人中也沒特別有潛力的人,不過老師你關注地另外兩人,應該很強。那絡繆斗武場之戰。弟子親自看過。絕對是七星惡魔級別。至于那紅袍長老林雷,能輕易擊敗紅袍長老‘帕斯洛’,就不必多說了。”

“恩。”里面的聲音應了一聲。

尤賴斟酌一下。遲疑片刻才道:“老師。那林雷他可是四神獸家族子弟。”

“四神獸家族?”低沉地聲音忽然笑了,“哈哈……如果是萬年前。我還要在乎。

可如今地四神獸家族,他們可不敢來惹我!不用在乎,不過能有一滴主神之力。這林雷在四神獸家族中也應該是重要人物,可惜啊,現在是現在,不是萬年前了。”

“你明天。將林雷、絡繆帶來吧,先讓絡繆進來。再讓林雷進來。”低沉地聲音吩咐道。

“是。老師。”尤賴恭敬道。等了片刻沒等到老師再發話。尤賴便恭敬道。“那弟子先告退了。”

“退下吧。”

尤賴立即恭敬離開。他絲毫不擔心自己老師。主神之力?擁有一滴主神之力地確厲害。可是自己老師身為主神之下,最巔峰地存在。

別說是一滴主神之力。

就是在紫荊大陸能夠通過墨石。煉化出主神之力地艾肯大人。如此巔峰存在,他地老師也不在乎!

“主神之力,在不同人手中。威力也是不一樣地。”尤賴清晰記得自己老師當初說地一句話。

此刻的林雷正閉眼靜坐著,窗外的街道上時而有人路過,大多數都是侍女、護衛等人。當然偶爾也會有居住在這里地客人,每當有人路過——

林雷便會睜開眼睛!

“那甘蒙廷是客人。應該也是住在這一區域!”林雷心中暗道。“聽他和那護衛隊長談話內容,這甘蒙廷顯然一直在等著所謂‘大人’地接見。”

無聲無息中,時間流逝。

雖然在海底。從屋外無法辨別黑夜白天,可是林雷心中卻清晰知道日升日落。如今已經是黑夜了,忽然有腳步聲在窗外街道上響起。

林雷照舊睜開眼睛。仔細看著窗外。

一道人影從窗外一閃而過。

林雷眼睛瞬間亮了:“是他!”雖然只是看到一眼林雷也清晰辨別出來。那人正是甘蒙廷,心意一動。一道人影出現在屋內。正是林雷地其中一個死神傀儡

“嗖!”死神傀儡,瞬間到了門外,朝街道上看去。

死神傀儡不是生命,只有林雷地一絲意識。他在門口看著遠處地甘蒙廷。甘蒙廷也難以察覺,如果是林雷本人去盯著甘蒙廷。甘蒙廷就可能察覺。

畢竟死神傀儡不是生命。就如一件物體。物體在那,誰會在意?

“沒想到這甘蒙廷,竟然就住在那。”林雷透過死神傀儡。清晰看到那甘蒙廷進入了一套距離自己住處大概八百米左右的兩層小樓。

也對。這甘蒙廷比自己早來了一個多月,應該是住在最里面。

林雷雙眸掠過一絲殺意。

“這甘蒙廷還沒來得及去見那‘大人’,現在還是早點除掉禍患!”

留著甘蒙廷,那對自己很危險。對那奧利維亞也有危險。還是盡早除掉,這漢帝賽城堡巡邏人員,對于客人住宿區域巡邏倒是不森嚴。

更何況,即使森嚴也不算什麼。

“呼!”那死神傀儡直接收入了空間戒指,林雷本人則是瞬間起身。身體瞬間融入了地底一

地行術!

林雷也不敢散發氣息。直接施展地行術。來到了這兩層小樓地後窗戶下面。可是剛剛來到這,林雷就聽到甘蒙廷在房屋內罵罵咧咧的聲音。

“哼。一群混蛋。知道老子風系神分身被滅了,一個個都看不起老子了,說那麼多好話,一個個都還推延著,恐怕,大人都不知道我來!”

甘蒙廷一肚子火氣。此刻在房間內罵起來了。

來到這。他想見統領,可是損失風系神分身。實力大減的他,那些老朋友一個個都瞧不起他了。用熱臉卻貼人家冷屁股,這滋味怎麼好受?

“媽地。都是那林雷!”甘蒙廷永遠記得林雷,毀掉他最強風系神分身地林雷。

“等統領大人。知道有一個靈魂變異的中位神在,統領大人肯定會出手。那林雷也必死無疑!”甘蒙廷咬牙切齒,“最好,讓統領大人也通過‘魂種’控制了那林雷,讓那林雷沒有自由過上億萬年,然後再被人殺死!”

在牆外的林雷聽到這甘蒙廷的‘詛咒’。一陣心悸。

“魂種控制?”林雷清楚記得。當初在玉蘭大陸,自己地老兄弟‘耶魯老大’就曾經被魂種控制過。魂種控制過的人。記憶什麼都有。就是完全忠心服務于主人。

“魂種控制?”

林雷腦中仿佛一道閃電亮起般。瞬間想到了一種可能。

“淚羅島為什麼那麼大方,讓斗武場百戰勝強者來密地。看他們家族的珍藏浮影?”

“淚羅島為什麼讓紅袍長老來密地?”

“這甘蒙廷為統領大人尋找有潛力的強者,統領大人,要那潛力高的強者干什麼?難道自己培養。如何肯定忠心?”

“還有。為什麼那麼多七星惡魔,甘心為巴格肖家族服務?其他地七星惡魔,為何忠心于巴格肖家族?”

“還有。那塔羅沙、帝林,為什麼在塞克拉要殺希塞地時候。竟然難以置信地選擇巴格肖家族一方?而且他們兩個,剛好也來過這!”

林雷臉色瞬間變得刷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