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集 星辰霧海 第二十七章 密地
“離開淚羅島?”林雷一聽就疑惑了。

上一次大戰才過去幾天。塞希莉也是剛剛和塞克拉結婚不久。怎麼就突然離開淚羅島了?即使是真的離開。也應該有人看到才對。可是這幾天。自己可是問了很多人。

沒人知道塞希莉的消息。也沒人看到她。

“他在撒謊!”林雷心中判斷。

為什麼撒謊?一瞬間,林雷心中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大家跟在我身後,出發。”塞克拉此刻臉色也陰沉的很,說完便當先一個人朝琢陽峰深處走去,林雷雖然心底疑惑,可也只能跟上。

山路崎嶇,可林雷等九人卻是飄然前進。

片刻,林雷他們便來到了一處幽深地洞穴,這洞穴內沒有一絲陽光,塞克拉當先便竄入幽深洞穴內,林雷等八人略微遲疑。可也是進去了。

“塞克拉少爺。”有一位上位神開口道。“這西島密地究竟在哪啊?這洞穴好像深不見底似地。”

“跟著我就行了。”塞克拉淡漠道。

林雷、絡繆他們卻是平靜地跟著。怕什麼?這塞克拉就在他們面前。他們二人都可以輕易地殺死塞克拉。完全不怕塞克拉玩手段。而且林雷也從塔羅沙知道。那密地中藏匿著浮影。

“林雷。”一道聲音在林雷腦海中響起。

林雷轉頭看了身旁的絡繆一眼,剛才傳音地正是絡繆。絡繆嘴角上翹,繼續神識傳音道:“看了你出手,我才肯定。四神獸家族果然是名不虛傳。不知道四神獸家族,其他三脈實力如何?”

“問那麼多干什麼。”林雷傳音道。

實際上,林雷自己對四神獸家族也是知道地很少。

“對。不需要問,真正交手就知道了。等這一次我們從密地出來。先比試比試。等以後。我再去血峰大陸幽藍府。找你們四神獸家族其他三脈高手比試。”絡繆表情雖然冷漠。可是雙眼卻是精光閃閃。

對和高手對戰,絡繆是非常期待地。

林雷不由一陣頭疼。

從密地中出來。和這個瘋子比試?不是不喜歡比試,而是林雷自己清楚自己實力。遇到擅長物質攻擊的還好。遇到擅長靈魂攻擊地,那可就慘了。

林雷心底暗罵:“還真是,比當初那里爾蒙斯都瘋狂,遇到高手就想挑戰。”

和這絡繆神識傳音談話地這點時間。以林雷他們前進地速度。也足以前進數里地了,可是怪異的是。沿著這洞穴下行了數里。依舊沒發現盡頭。

“按照這深度,應該淚羅島內部了。”林雷心中暗道。

忽然林雷發現。這一直下行的通道前方竟然滿是水。

“下面都是水了。還下去?”有人忍不住開口道。

“跟著我就行了,別廢話。”塞克拉心情很不爽。林雷在琢陽峰地問話,讓他的心情變得極度糟糕,塞希莉臨死前說地那句話,比塞希莉懷別人孩子。更讓他感到屈辱!

“汩汩~”

林雷他們幾人跟隨塞克拉進入水中。八人身體周圍都形成一個護罩。輕易的抵擋住水。

“當初也沒仔細問塔羅沙,這西島密地究竟在哪。”林雷也感到疑惑了。這浸水地通道牆壁上都滿是一些綠色植物,很顯然這通道浸水是很久很久了。

突然——

那洞穴從下行變得平直。這條平直的通道盡頭竟然還隱隱光芒。

“終于到盡頭了。”林雷也忍不住心底一陣愉悅。出了這水底通道。便是無邊無際的水地世界。

“恩?這西島密地,竟然在海洋中?”林雷不由驚訝開口道。

塞克拉冷笑道:“很奇-隆?”

林雷也發現了。自從自己問話後,這塞克拉臉色就一直難看,脾氣也特暴躁。林雷也懶得回應,和這塞克拉斗起來,還真是得不償失。

在海底中飛行片刻,林雷他們便震住了。

遙遠處。一座黑色的足有數十里方圓地龐大城堡屹立在海底深處。猶如一個龐然怪獸潛伏在那,最駭人地是,密密麻麻地身影在城堡周圍巡邏著。人手極多。

“這才是我們西島的密地。”塞克拉自豪道。“我巴格肖家族的密地!你們有機會過來,也是運氣。”

說著,遠處便有一隊黑色鎧甲,披著黑色披風地護衛飛過來了。看到這一隊護衛。林雷等幾人都感到心底一陣發怵,這十個護衛自然散發著煞氣,一個個表情冷漠。

“每一個都是高手。”林雷驚異之極。

和淚羅島的護島戰士相比,這些穿黑甲、披黑色披風地戰士給人地氣息就要強大、悍勇、冷漠,連那絡繆也是雙眼眯起。仔細地看著遠處地黑色城堡。

“一個家族地人馬,竟然這麼多!”林雷心底震駭。

單單眼睛看到的便有數千人。每一個都是上位神,而且都算是不錯的上位神。不是護島戰士。那種隨便一個上位神都能擔當地水平。

“塞克拉少爺。”那小隊的為首一人行禮道。

“他們都來了。走吧。”塞克拉淡漠道,那十名黑甲護衛立即引領著林雷他們一群人。朝黑色城堡前進,黑色城堡的城門也是大開。

海底深處。這一座黑色城堡不知道存在了多久。

最詭異的是——

黑色城堡似乎有一種詭異地力量,竟然將海水都摒棄在外,所有的海水都無法靠近黑色城堡一里,就好比,有一個透明罩子,保護著古堡,將所有海水都撐在外。

林雷他們進入無水區域內。

“咦?”大家都驚異了。絡繆也是驚異地眼睛一亮。

林雷回頭仔細看了看。可是根本沒有發現有什麼特別罩子:“真是無奇不有。”隨著進入黑色城堡內。見到黑色城堡中大量護衛。林雷也震驚了。

“這。恐怕才是巴格肖家族真正地力量。”林雷心底暗。驚。

黑色城堡內。一處空曠的廣場上。林雷他們八人便呆在這。

“你們等一會兒,過會兒就有人來了。”塞克拉冷漠道。“你們是不是有機會去密地中。還要經過檢驗。”說完,這塞克拉本人掉頭就走。

他地任務完成了。

“檢驗?”頓時有人疑惑了。

“不是說我們百戰勝就能來密地觀覽嗎?怎麼還要檢驗?”

聽得那些人議論。絡繆和林雷都保持沉默。林雷他是清楚有檢驗這一關,林雷環顧周圍,廣場上方地城樓上也有著大量黑甲護衛巡邏,整個城堡就好比軍事堡壘,很是森嚴。

僅僅等了片刻。廣場前方地足有十米高地古老地暗青色大門轟然開啟。

“吱~”暗青色大門開啟。發出摩擦地面的難聽聲音。

從大門內走出了六人。為首地一人白發白須,(圈子網)穿著紅色鎧甲、身披紅色披風,身後的五人都是黑色鎧甲。但是他們卻也披著紅色披風。

“歡迎各位!”這白發白須地老者當先走來,朗聲笑道。“來到漢帝賽城堡!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尤賴!”

漢帝賽城堡?

林雷心底湧出一絲疑惑。

“雖然說斗武場百戰勝強者,都可以來密地。”尤賴笑道。“可是密(手機 閱讀 1 6 k . c n)地中地浮影。也不是來人都能看到地。想看,還需要經過檢驗。”

“浮影,什麼浮影?”絡繆道。

“七星惡魔的對戰,修羅的對戰。位面戰爭。乃至主神出手地浮影!”尤賴微笑道,“這可是我巴格肖家族無數年地積累!”

此話一出。那幾人眼睛都亮了,連絡繆也是雙眼亮起來,林雷暗歎,這種超級強者對戰的浮影。的確有著驚人的吸引力。

“現在你們一個個出來,和我地人比試,我會根據你們地表現。判定你們是否有資格進去觀看。”尤賴瞥了一眼身側一人。頓時那穿著黑甲,披著紅色披風的冷酷光頭壯漢便上前。

尤賴伸手指向一位百戰勝上位神,說道:“你先來。”

“好。”那位百戰勝上位神笑了兩聲,便走上去。“我殺死了他,可不能怪我。”這位百戰勝上位神,穿著藍色長袍。濃眉大眼。

“你能殺死。盡管下手。”尤賴淡笑道。

頓時,這位藍袍上位神。和那光頭壯漢都到了廣場中央,二人相對。

“開始吧。”尤賴一聲令下。

“轟!”那藍袍上位神整個人瞬間化為無盡熾熱火光,熾熱地熱量連空氣都發出‘嗤嗤’的聲音,隨即,那無盡火光竟然收斂化為一柄火焰箭矢,這柄火焰箭矢便懸浮在廣場半空,散發著讓人心悸地成壓。

“嗖!”

火焰箭矢如流星般,激射而出。

“哼!”那光頭壯漢一聲低哼,全身立即浮現了土黃色鎧甲,碩大地拳頭上更是流轉著波紋,悍然一拳狠狠地砸在了那火焰箭矢上。

“蓬!”低沉轟鳴聲,廣場都隱隱震顫了下。

那光頭壯漢拳頭上地流光碎裂。連整個拳頭都爆炸成碎粉。甚至于連體表地土黃色鎧甲都有了裂縫。整個人不由後退數步。地面都被踏碎。

而那火紅色箭矢也是潰散。那名藍袍上位神此刻滿臉煞白,卻毅然站著。

“還行。”白發白須地尤賴點頭道。“你有資格進入第二密室。”

“第二密室?”藍袍上位神疑惑。

“對,密室分為第二密室。第一密室,第一密室中浮影更多。浮影中高手實力也更強。”尤賴淡然道。

“那怎麼才有資格進入第一密室?”那藍袍上位神有些不甘。

“一擊。殺死他。”尤賴指向那光頭壯漢。

那藍袍上位神頓時放棄了。

林雷聽到這話不由一怔:“難道這城堡地首領不將人命(手 機閱 讀 1 6 k . c n)當回事?自己地人也能隨便犧牲?”

“下一個。你。”尤賴指向了一個中位神。

“別那麼麻煩。”冷漠地聲音響起,絡繆直接走上前去。淡然看著尤賴,“讓我先來,你不是說了,一擊殺死他。就可以進入第一密室。對嗎?”

那尤賴驚異看了一眼絡繆。然後笑道:“你叫絡繆。對吧?”

絡繆淡然點頭。

“你不用檢測地。”尤賴搖頭笑道,“你們八人中,你以及紅袍長老林雷。都不需要進行檢驗。就可以直接進入第一密室進行觀覽。”

林雷不由笑了。

“不過開啟密室。是非常重要事情。我們需要向堡主申請。然後統一時間,你們先去休息吧。我們會很快去通知你們地。”說著,尤賴便安排了一人引領林雷、絡繆二人先離開了。

跟隨這黑甲、紅披風的護衛。林雷心中也恍然。

“不是城堡首領不將人命當回事。而是遇到真正高手,都不需要檢驗。”林雷心底也期待著。去那密室觀覽諸多浮影地一刻能早點到來。

黑色城堡非常大。厚實地牆壁。條條通道,很複雜。

“莫布隊長。我在這都等了快一個月了。大人他怎麼就不見我呢?”

“你急什麼急,大人要見你就會見你。否則你就在這待-=j占"侶。

林雷聽到前面岔道周圍傳來聲音,不由眉頭一皺:“這聲音好熟悉!”

前面正是四岔路口。有兩人從前面岔道口一端走出。其中一人穿著綠色長袍。臉上還有著魚鱗,他此刻正和另外一個穿著黑色鎧甲、披著紅披風的護衛不斷說著。隨即這二人進入了岔道口另一端。

“甘蒙廷?”林雷滿臉地難以置信,“他怎麼在這?”

止匕人正是星辰霧海上劫殺林雷他們,要將奧利維亞獻給‘統領大人’地甘蒙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