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集 星辰霧海 第二十六章 浮影

既然答應了希塞,林雷自然想方設法去查探塞希莉地情況,可即使他身為紅袍長老也沒資格擅自進入族長住處。在命令人去讓帝林、塔羅沙過來後,林雷開始去查探消息了。

“瑪格諾麗婭!”

林雷快步上前,打招呼道。

瑪格諾麗婭。巴格肖家族的紅袍長老。也是上一次大戰,鮑克威帶著的三名紅袍長老中唯一地女性。瑪格諾麗婭一轉頭,紫色的眼眸著帶著一絲笑意:“林雷先生,有什麼事情嗎?”

“瑪格諾麗婭,我有一件事情想問一下。”林雷連道。

“說吧。”瑪格諾麗婭很是客氣。

“上一次那塞克拉暴怒。要殺我朋友,應該就是為他的妻子。你可知道塞克拉少爺妻子現在地情況?”林雷直接詢問道。

瑪格諾麗婭蹙眉搖頭道:“這我不清楚。塞克拉和他妻子都是住在族長府邸,我們平常也不好進去,我想。知道這事情的,只有在族長府邸內地侍者。以及管家等少數人了。”

林雷眉頭一皺。

族長府邸,是巴格肖家族所在區域戒備最森嚴地地方。住在那的。是鮑克威以及他地兩個兒子等人。那些侍者平常根本不能出來。

要查探。還真難。

“你有機會,直接去問塞克拉,或者族長大人。”瑪格諾麗婭建議道。

“恩。知道,打擾了。”

林雷當即便離去了。

詢問塞克拉或者鮑克威。林雷何嘗不知道?可是林雷也清楚,自己一旦這麼問,那塞克拉、鮑克威肯定猜到自己是為希塞問地。到時候塞克拉他們心里會怎麼想?

至少,對方心里不會舒坦。

惹人厭地事情,不到最後時刻。林雷不會去做。

在周圍走了一轉。詢問了幾個有身份地人。可是對方對塞希莉現在情況都是一無所知。林雷只能遺憾地先回自己住處,當走到自己府邸大門前,林雷就看到了希塞。

“林雷。怎麼樣了?”希塞連問道。

“塞希莉居住在族長府邸,那地方連我都不能擅自進去,你別急,過段時間我再問問。”林雷遺憾搖頭。

希塞眼眸中掠過一絲失望,隨即強顏笑道:“我不急,我不急!”

林雷心中暗歎。

“對了。塔羅沙、帝林他們來了。”希塞說道,“他們來了?”林雷當即便朝里面走,旁邊的希塞連說道:“林雷,你可別怪他們,當時情況你也知道,他們只是不想做無謂地犧牲。

“我明白。”

林雷心底沒太責怪帝林、塔羅沙。

可是林雷卻感到奇怪。據他對帝林、塔羅沙地認知,在當初那種危險情況下,應該挺身而出才對。可是這二人竟然退縮,這自然令林雷難以置信。


雖說這麼做沒有錯,可感情上有些無法接受。

繞過走廊。進入庭院院門。林雷就看到了此刻正坐在那地帝林、塔羅沙二人。

“老大!”貝貝站起來,很是不屑地撇嘴道,“他們兩個來了。”

林雷微微瞪了一眼貝貝,雖然心里不爽,也不必這麼掃對方面子啊。

帝林、塔羅沙二人也立即站起來。二人都有些尷尬。林雷卻是笑著走過來:“帝林。塔羅沙,坐下聊。坐下!”林雷自己倒是第一個坐下。

帝林、塔羅沙二人相視一眼。

“林雷,今天的事情。是我們的問題。”帝林率先開口,搖頭無奈道,“抱歉,當時我們都認為。抵抗根本是送死。所以……”那塔羅沙也點頭。

理虧,這說話也沒足夠底氣。現在帝林、塔羅沙就是這樣。

“我沒怪你們。”林雷笑道。“畢竟。現在希塞他也沒事。”林雷看得出來,帝林、塔羅沙二人都感到愧疚了。既然能感到愧疚。自己也就無需多說了。

塔羅沙、帝林二人松了一口氣。

林雷!”塔羅沙忍不住疑惑,詢問道。“我聽說你一人殺死大量護島戰士,還擊敗一位紅袍長老?”

“只是僥幸。”林雷道。

塔羅沙、帝林二人面面相覷,生活在淚羅島。他們可是知道紅袍長老地實力,每一個紅袍長老那可是有著七星惡魔實力!可是在他們眼中中位神的林雷,竟然擊敗了七星惡魔!

在玉蘭大陸地時候。林雷還只是下位神而已啊。

“林雷,你,是中位神還是上位神?”帝林再一次問道。

不怪帝林這麼問,林雷地表現太震駭人了。

“這個問題無需談了。你們將我當成一個六星惡魔即可。”林雷搖頭道。“塔羅沙。帝林,我想問你們一件事情。我聽說百戰勝強者是可以進入西島密地地。你們可知道那西島密地中有什麼?”

紅袍長老。也有資格進入西島密地。

淚羅島西島密地。到底有什麼,林雷也疑惑。

“西島密地?”帝林、塔羅沙二人都驚疑起來。

“你問塔羅沙吧。我不清楚。”帝林搖頭道。

“你不也是中位神百戰勝嗎?”林雷不理解了。帝林解釋道:“進入西島密地後,還需要有密地中人進行檢驗,認為你有資格去密地觀看才行,我被拒之門外了。”

林雷一怔。

還有人檢驗,是否有資格進入?

林雷轉頭看向塔羅沙。塔羅沙感慨道:“西島密地讓我們觀看地,只是一件件浮影!”

“浮影?”林雷驚訝了。


浮影,林雷很熟悉。‘浮影術’只是簡單地水系魔法,當年林雷和艾麗斯分手之前,林雷曾經購買過兩個蘊含浮影術的水晶球。用這水晶球錄下許多印象。送給艾麗斯。

只是。最後分手了,水晶球也被林雷摔碎了。

“浮影?”林雷無法理解。

浮影可以錄下許多印象。可是這些浮影竟然成為巴格肖家族的寶貝?到底錄下了什麼內容?

“對,就是浮影。”塔羅沙感慨道,“那是一個個高手對戰地浮影。每一浮影中都記錄下真正精彩地對戰,對戰地高手,最起碼都是七星惡魔級別。”

林雷眼睛立即亮了。

對于許多人而言,觀看真正強者對戰是有益于領悟、提升的,平常七星惡魔級別高手對戰。是非常難得一見地。

“有多少對戰的浮影?”林雷也期待了。

“很多,最起碼有數千個浮影。”塔羅沙贊歎道。“里面的高手很多。而且還有對那些絕世強者地介紹,如六翼惡魔、紫血惡魔、雪惡魔、銀月惡魔……真的很精彩。”

林雷聽地眼睛發亮。

這麼多七星惡魔對戰?

“不過我實力還不夠。只能去第二密室觀看。”塔羅沙搖頭道。“那第二密室中,絕大多數都是七星惡魔級別高手。不但有地獄地。還有其他至高位面、神位面地高手。”

“聽說第一密室中的浮影。才更精彩。”塔羅沙雙目放光。“有修羅級別高手交戰浮影,據說,還有位面戰爭的交戰浮影。甚至于……有主神出手地浮影!”

林雷倒吸一口氣。

主神出手地浮影?

“不過那是第一密室。”塔羅沙搖頭道。“一般紅袍長老。或者七星惡魔級別高手,才有資格進去觀看地。而且還要得到巴格肖家族的邀請。”

林雷心里可是清晰記得鮑克威說過的。身為紅袍長老。是有資格進入西島密地的。

“那麼多高手交戰地浮影,這可是無價之寶啊,修羅對戰,位面戰爭。乃至于主神出手?”林雷心中一陣發熱,高高在上地主神。出手會是什麼樣呢?

成為這紅袍長老也有兩天了。這兩天林雷沒有查探到絲毫關于塞希莉地消息。

“老大,那西島密地竟然藏那麼多精彩地浮影,能不能讓我也去看?”自從兩天前。知道了西島密地地消息,貝貝也是眼熱,想要去看。

“我可沒這權力。這是巴格肖家族地寶貝。”林雷隨即皺眉道,“只是。我有些不明白,這種絕世強者對戰地大量浮影。絕對是無價之寶。”

“可巴格肖家族。為什麼會舍得公開。讓紅袍長老、百戰勝的強者,去觀看呢?”林雷疑惑。

按道理,這些浮影應該保密。

貝貝摸了摸鼻子,嘀咕道:“可能這巴格肖家族自認實力強。故作大方吧,也算是吸引強者去參加斗武場戰斗地一個誘餌。”林雷也微微點頭。

忽然腳步聲響起。正是一名黑家護衛。

“長老。”一名黑甲護衛恭敬行禮。“奉族長令,明天清晨還請到西島地琢陽峰聚集,到時候彙合其他斗武場百戰勝強者,一同進入密地!”


林雷眉毛一掀。

“哈哈,說來就來啊。”貝貝也大笑。“哺,我能去嗎?”

那黑家護衛不由一窒。旋即行禮便立即退去了。

“真沒意思。

”貝貝哼聲道,他心癢地很,可是林雷也沒辦法帶他進去一起看。林雷笑著安慰:“好了,別急,以後你會有機會去看的。”

“在說什麼呢。這麼高興。”迪莉婭從屋內走了出來。

“哈!”貝貝陡然驚喜地跳起來,“我都傻了!百戰勝強者可是有資格進入密地,我雖然是中位神,可是也能弄個中位神百戰勝啊。”貝貝興奮之極,“上一次才弄個十戰勝,繼續下去!”

淚羅島西島,琢陽峰。

琢陽峰是一座很普通的山峰,也只有千米高。此刻在山頂上已經聚集了八個人。而林雷是其中最後一個抵達地,當林雷抵達,看其他七人的時候——

“三個上位神。兩個中位神。兩個下位神。”林雷瞬間判定,能進入密地大都是百戰勝,連下位神百戰勝也是可以進入的。

“是他。”林雷瞬間注意到了一人。

精瘦地身軀,黑色長袍,黑色長發。背負著一柄戰刀,正是絡繆&}皮爾諾森!

此刻絡繆&波爾諾森也正盯著林雷,目露精光:“你是林雷,對吧?”絡繆接受了巴格肖家族地邀請。就詢問了那日一戰地消息。也知道了林雷地名字。

林雷感到有些錯愕。這絡繆什麼時候認識自己了。

“那天你和那紅袍長老戰斗。我看了。”絡繆如刀刻地臉上露出一絲笑容,目光如同看到最佳獵物般,鏗鏘有力道,“你地實力。很強!等從密地出來。希望我們能比試一次!”

林雷哭笑不得。

這絡繆,還真是一個瘋子,遇到高手就想挑戰。

“各位。都來了?”這時候一熟悉身影走來,高大的身影,紅色短發,正是巴格肖家族地塞克拉少爺。

塞克拉掃過八人。在林雷身上微微停下,便朗聲道:“好了。我帶領各位去密地,各位。跟隨在我身後。記住。在路途中別惹事。如果被密地中的護衛擊殺。可怨不得人。”

“塞克拉。”林雷忽然道。

塞克拉眉頭微微一皺,他對林雷沒有一點好感。可他還是開口道:“林雷長老,有什麼問題嗎?”

“我想問問,塞希莉現在怎麼樣了?”林雷直接說道,這個問題問塞克拉,是很尷尬的,可是林雷也沒有其他辦法了,畢竟他不能進入族長府邸。

為了希塞,也只能不顧臉面問一次了。

“你問這個?”塞克拉眉頭皺起。他猜得到,林雷肯定是為了希塞問的,塞克拉腦海中似乎又回憶起塞希莉死前的聲音:“我跟你上床,也是將你當成希塞!”

塞克拉怒氣上湧。不由冷哼一聲。可他清楚林雷實力,動手是自取其辱。

“她。離開淚羅島了。”塞克拉冷漠道。